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配要上位 > 第五十章:不做炮灰皇后10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script>    说完这话,他甩袖转身离开,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推给其他女人有多么的伤心愤怒。

    司徒寒气冲冲的离开后,晴月走到娇玥的身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娘娘,您这么做究竟是为何啊?”

    虽然皇上背着娘娘私会婉嫔,可她觉得皇上最在意的还是娘娘,否则在知道娘娘主动提出选妃的时候,皇上会这么不高兴。

    她真的不明白,娘娘明明是爱皇上的,却将皇上推给别的女人。

    听得晴月的问题,娇玥轻轻一笑,转身看着晴月,“晴月,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也不是像你看到的那样。本宫这么做,自然有本宫的原因,以后你就知道了。”

    对于娇玥的话,晴月似懂非懂,却也不多问,只道,“娘娘,不管您做什么决定,晴月都无条件的追随娘娘,为娘娘效犬马之劳。”

    娇玥轻轻的点了下头,晴月和翠乐都是她的贴身婢女,从小一起长大,虽比不得翠乐聪明伶俐,但她的忠诚却是翠乐无法比拟的。

    是夜,晚风习习,虫鸣之声不绝于耳。

    一个人披着黑色头蓬悄悄出了凤栖宫后门,低着头快步走在砖石路上,借着皎洁的夜色可见她的脚有些跛。

    这人一直走到御书房门口,司徒寒的贴身内侍杨公公便将她领了进去。

    她脱下斗篷,清秀的小脸看上去有些苍白,正是脚伤还没好的翠乐。

    “奴婢给皇上请安。”翠乐恭恭敬敬的行礼,目光不自觉的偷偷的打量着司徒寒的俊脸,一想到不久之后她便会成为这个尊贵英俊的男人的女人,她的心就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仿佛小鹿乱撞。

    “最近皇后可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司徒寒的目光淡淡的落在翠乐的脸上,全然不知翠乐的心思。

    “娘娘和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异样。”翠乐恭敬的回答。自进宫那日起,她便被司徒寒收买,为司徒寒监视葛玥为司徒寒办事,对司徒寒也从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可这一次她没有对司徒寒说出实情,是因为在为司徒寒办事得到司徒寒的赏赐和做司徒寒的妃子之间,她选择第二者。

    因为即使司徒寒提拔她让她当宫正当尚宫,那也只是奴才,而做了司徒寒的妃子,那她便是主子。在做奴才和做主子之间,换做是谁都会选择住主子,而他翠乐,从来都不甘心做一个奴才……

    “真的没有什么异样吗?”司徒寒皱眉,眼眸沉了沉。

    “皇上,皇后娘娘这段时间一直在为死去的小皇子伤心,也为不能再为皇上生儿育女而难过。倒是在皇后娘娘坐月子那段时间,太后来找过娘娘几次,都是让娘娘劝说皇上选妃。”翠乐说道这里便没有再说下去了。

    关于选妃的事情,今天下午葛玥来找她说过,说这是太后的意思,现在的她不能再生育了所以不能像以前一样应付过去,告诉她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她们必须步步为营,小心行事。

    闻言司徒寒陷入了沉思,似乎是相信了翠乐说的话,吩咐了翠乐继续盯着娇玥的一举一动,便让翠乐退下了。

    因为选妃的事情,接下来这半个月司徒寒都没有来凤栖宫,娇玥乐的得自在,安安心心做自己的事情。

    宴会这天,娇玥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几套服装发给了那几个舞姬和翠乐,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去宴会场地了。

    娇玥到的时候那些大臣的女眷也差不多到齐了,占百分之七十的就是年轻的千金小姐,而且一个二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仿佛生怕被别人给比了下去。

    见到娇玥,所有人都恭敬的行礼,可一些千金大小姐看娇玥的眼里,是掩藏不住的敌意。

    司徒寒为葛玥空置后宫,独宠葛玥一人,所以娇玥便苦逼成了她们共同的敌人。

    而其中一个少女丝毫不掩饰对娇玥的敌意,她穿着一身绛紫色广袖宫衣,衬得她一张明艳逼人的脸越发的艳丽无比,颇为雍容华贵,生生的将周围的少女比了下去。

    这少女便是当朝丞相莫威的嫡长女莫雪莹,生母韩葳和先帝的表妹,当初惠后和司徒寒在宫中受人排挤欺辱,韩葳帮过他们很多次。有一次大冬天的司徒寒被人推进湖里,还是韩葳救了她。

    所以司徒寒登基为帝后,就封韩葳为一品夫人,而惠后和韩葳结拜成姐妹,前年韩葳重病去世后,惠后还吃斋念佛半年为韩葳祈福。

    惠后极是疼爱莫雪莹,好几次让司徒寒纳下莫雪莹,封莫雪莹为皇贵妃,但都被司徒寒拒绝了,而现在司徒寒答应选妃纳妃了,莫雪莹被选中为妃子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因着自己的身份,加上惠后这层关系,莫雪莹她确实有嚣张的资本。

    不一会儿后,司徒寒和惠后一起赶到了,娇玥起身和司徒寒扶惠后到主位上坐下,两人分别坐在惠后的左右侧的副位上。从头到尾,司徒寒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宴会开始后,这些千金小姐和前世一样,以为娇玥庆祝生日为理由,争先恐后的表演自己的才艺。

    司徒寒虽然一直在看,但对于这些千金小姐的表演很显然的兴致阑珊,直到那几个别出心裁的穿着打扮的舞姬和领舞的翠乐出场。

    不一样的舞步和优美的旋律将全场气氛推到最*,快慢结合的动作仿佛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领舞的翠乐和舞姬的舞大同小异,但异处便是令人惊艳无比,一支舞舞得纤腰细折,眼波流转,并有意无意的往司徒寒这边看来撩拨着他。

    司徒寒的目光从未离开过翠乐,娇玥知道翠乐已经成功的吸引住了司徒寒的目光,轻轻的松了口气,现在就等婉嫔出场了。

    婉嫔的表演在翠乐表演后的第三个,也就是最后一个。

    当她出场后,全场鸦雀无声,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因为婉嫔的穿着打扮以及出场方式,都和那几个舞姬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