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配要上位 > 第五十三章:不做炮灰皇后13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script>    娇玥明白翠乐心中的疑惑婉嫔今日为何会跳那支舞,便编了个谎,说婉嫔自流产后安分守己仿佛认命了一样,她就想试探她是不是真的安分守己。

    于是她命一个舞姬将这舞无意泄露给婉嫔,令婉嫔以为这舞是这舞姬独创,想看看婉嫔会不会花重金买下这‘独创’借此争宠。

    娇玥的谎话说得天衣无缝,翠乐不疑有他。

    三日后,司徒寒颁布了圣旨,立莫雪莹为皇贵妃,御史大夫之女、兵部尚书之女分别为德妃和贤妃,其余三位分别为惠嫔、安嫔、丽嫔,一个月后入宫。

    第二日娇玥用过早膳后,便命人将刚炖好的人参汤打包好了,又叫晴月拿了那盒西域进贡的创伤药,开口道,“走吧,去看看婉嫔。”

    晴月愣了下,“娘娘,这支千年人参可是皇上赐给您的,您都没舍得吃,还有这上好的创伤药……”都要给婉嫔那迷惑皇上的狐*狸*精送去?

    娇玥明白晴月的想法,淡然一笑,道,“再贵重的东西也不过是身外之物,走吧,别磨磨蹭蹭了。”

    猗兰殿门口的奴仆见娇玥一众人走过来,恭敬的行礼,正准备通传的时候,却娇玥挥手制止了。

    “无需通传,本宫只是去看看婉嫔伤势如何。”娇玥说完又吩咐了一众奴仆在猗兰殿外守候,只让晴月带上人参汤和创伤膏跟她一起进去了。

    走到婉嫔的寝殿门口,便看到婉嫔有气无力的趴在贵妃榻上,绿意正在喂她喝药,听得有人进来的声音,她立马有些喜悦的看向门口。

    三日前被打了三十大板,她的心里是怨司徒寒不为自己解围的,可冷静下来一想其实司徒寒是想借葛玥之口免除她的责罚的,而昨夜司徒寒虽没来看她,却让人送来了上好的创伤膏药,他是爱她的,没来见她肯定是因为觉得责罚了她心里面很愧疚,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她。

    而她一直在等司徒寒来看她,心情又烦躁便命除了贴身婢女绿意之外任何人不能来打扰她,所以听得脚步声没有通传以为是司徒寒来看她来了,但看到来人是娇玥的时候很明显的一愣,心里很是失落的同时,还有浓浓的恨意。

    葛玥自己不能生育,而这具身体的原主又怀孕了,怕威胁到她的皇后之位,便残害原主腹中之子,害得原主一尸两命,三日前又打她三十大板,简直是丝毫愧疚之心都没有,如此狠毒丧尽天良的女人,简直就应该下十八层地狱!

    虽然心里面恨不得将娇玥撕成碎片,但她现在也只能忍着。

    “你有伤在身,就不必行礼了。”见婉嫔欲起来行礼,娇玥制止道。

    闻言婉嫔也不强撑着,在绿意的搀扶下又躺了回去,“臣妾谢皇后娘娘体谅。”

    “伤势怎么样了,太医怎么说?”

    “谢皇后娘娘关心,太医说休养一些时日就好了。”

    闻言娇玥轻轻的点了下头,示意晴月将人参汤和创伤膏拿到婉嫔的面前,“这是本宫命人为您炖的人参汤,是皇上赐的千年人参,喝了对伤口好,还有这创伤膏也是皇上赐的上好的创伤膏,是西域进贡的,总共只有这么一盒,涂了不留疤痕。”

    “皇后娘娘,使不得,这是皇上赐给您的,臣妾无德无能,受之有愧。”闻言婉嫔看了眼晴月提着的盒子和手里的创伤膏,开口拒绝道,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司徒寒私下也送过她补品,可却没送过千年人参这么珍贵的,还有昨日送来的创伤膏虽好,比娇玥的却是要差了很多。

    娇玥假装没有听出婉嫔语气中的酸意,命翠乐将人参汤和床上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认真道,“婉嫔,本宫今日来看你,其实是想跟你道歉,昨日之事,是本宫过分了,希望你不要怨本宫。”

    “皇后娘娘依法处事,没有过分不过分的。”没想到娇玥会给自己道歉,婉嫔神色微怔。

    “你明白就好。”闻言娇玥叹了口气,又道,“本宫身为皇后,最希望的就是希望后宫姐妹们和睦,不日后新妃进宫,还需要你们多多照料……”

    听着娇玥噼里啪啦的讲了一大堆道理,婉嫔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见此,娇玥讪讪,她猜得果然没错,这整个皇宫都传开了的事情,偏偏就婉嫔还不知道,看来司徒寒果真很在意婉嫔。

    “妹妹,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了?”娇玥关心的问。

    “臣妾没事,皇后娘娘不要担心。”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婉嫔敛了敛神色,强撑着笑意。

    “你没事就好,真是担心死本宫了。”娇玥松了口气,一副担心的样子,“你可要好好的养好自己的身体,有什么需要尽管派人跟本宫说。”

    “谢皇后娘娘,臣妾知道了。”婉嫔礼貌的道谢。

    娇玥点了下头,然后站起身来,“好了,你有伤在身,本宫也不打扰了,你好好的休息。”

    娇玥离开后,婉嫔的脸色就挂不住了,一挥手就将一旁的茶盏打落在地上碎了一地碎瓷片。

    绿意被婉嫔这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明白婉嫔是气娇玥说的司徒寒纳妃一事,赶紧安慰道,“娘娘息怒,身体要紧啊。”

    婉嫔伸手揉了揉眼睛,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呼吸,看向绿意,“绿意,你去给本宫打探清楚这事是不是真的。”

    明明知道娇玥不可能说谎,但婉嫔还是心存侥幸,她不愿意相信司徒寒背叛了她。

    他承诺过他会给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生活,为她空置后宫不选妃纳嫔,扳倒葛家后就立她为后,为她和他们的孩子讨回公道的……

    “娘娘,您不要太伤心了,皇上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皇上心里肯定是爱娘娘在意娘娘的。”看着一脸悲痛的婉嫔,绿意一脸认真的说道。

    闻言婉嫔微微一怔,看向绿意严肃的问道,“绿意,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绿意脸色一僵,连忙否认,“娘娘,您误会奴婢了,奴婢也是刚刚听皇后娘娘说才知道。”

    “绿意,你跟了本宫这些日子,也了解本宫的脾气,你还想骗本宫吗!?”婉嫔的脸色沉了沉,看着绿意的目光透着清冽的冷意,绿意见此知道瞒不下去了,便老实交代了出来。(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