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配要上位 > 第五十五章:不做炮灰皇后15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script>    按照大楚礼法,妃嫔每日早上都要向皇后请安,但由于葛玥身体时常不适就免了请安一事。但新妃进宫的第二日给皇后行叩拜大礼是免不得的,所以这日娇玥在晴月的伺候下早早就起床起床了。

    镜中的容颜五官精致,只是脸色略显憔悴皮肤暗黄,使她不复出嫁前那般美貌了。而这些都是药物所致,要想调理过来还得多花一些时日。

    晴月为娇玥扑了薄薄的一层胭脂水粉,遮盖住了她暗黄憔悴的肤色,穿戴妥帖后,颇为雍容华贵,美丽大方。

    用完早膳去大厅的时候,一众妃子除了婉嫔外都到齐了。

    众妃行完叩拜大礼后,婉嫔才匆匆赶来。

    “皇后娘娘,臣妾来迟了,还请娘娘恕罪。”婉嫔行礼道,即使涂了胭脂水粉,她的脸色看上去也略显憔悴,人也瘦了一大圈,一看就知道这些日子过得十分不如意。

    “免礼吧。”娇玥开口道,“我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身体不适?”

    “回皇后娘娘,臣妾身体无事,劳娘娘关心了。”婉嫔站起身,低声回答。

    娇玥点了下头,然后道,“无事就好,入座吧。晴月,给婉嫔娘娘上茶。”

    “皇后娘娘。”娇玥的话音刚落,坐在娇玥左下侧的莫雪莹就开口道,“今日是新妃第一次向皇后请安行叩拜大礼之日,按大楚礼法众妃不得无故缺席迟到,而婉嫔身体无不适却迟到,皇后娘娘宽厚仁慈,但此事不给大家一个说法,恐怕难以服众啊。”

    “是啊,皇后娘娘,礼法不可违啊。”德妃开口符合,随着好几个妃子都跟着符合,婉嫔再这一片符合声中脸色又憔悴了不少,拿着帕子的手捏的死死的。

    她一直觉得古代的女人很悲哀,成天围着个男人争风吃醋各种斗,她不想参与这些女人的斗争中,可这些女人偏偏不放过她……

    虽然婉嫔低着头一副恭敬的模样,娇玥还是感觉得到她在努力的隐忍和克制。以前的后宫只有皇后和三个妃子,虽然也免不了争风吃醋,却远远比不得现在,将来……就更比不得了。

    “婉嫔娘娘,你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么重要的日子给迟到了。”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贤妃开口,解围一般的问婉嫔。

    闻言婉嫔的头埋得更低了,因为新妃进宫,她昨晚晚膳也没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迟迟不能入睡,第二日自然就起不来,睡得太死门外绿意的叫喊都没听到,最后还是绿意叫人把门撞开了才进来把她弄醒……

    所以她总不能回答因为新妃进宫,她昨夜失眠早上就起晚了吧?

    于是在几秒钟的沉默后,她便向娇玥请罪,“皇后娘娘,今日之事是臣妾的错,臣妾甘愿受罚。”

    “既然如此,那就罚你一个月的月俸,面壁思过半月。”娇玥顺水推舟道。

    “是。”婉嫔行礼回答。

    婉嫔迟到一事暂告一段落,讲完一切事务后,娇玥开口道,“往后你们一定要好好的侍奉皇上,为皇上延绵子嗣,以后每日的请安便免了,今日就散了吧。”

    “是。”众妃起身,一同向行礼。

    “娘娘,那莫贵妃真是太可恶了,摆明了跟你过不去。”出了凤栖宫,绿意跟在婉嫔身侧,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绿意说的婉嫔又怎么会能没感觉,她在后宫完全就是‘不受宠’的妃子,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得罪莫雪莹,每次她都要找她的茬,想到这些事情她就特别的烦,沉声说道,“这话以后可不能再说了,当心让人听去了。”

    “是,娘娘。”绿意看着这一个月来一直闷闷不乐的婉嫔,心下叹气,走了一段路,她建议道,“娘娘,我听人说,御花园的牡丹都开了,不如趁着今日去御花园走走吧。”

    婉嫔点了下头,可一路上都是兴致缺缺的,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就被人叫住了。

    正是莫雪莹,她的身旁跟着惠嫔和丽嫔一行人。

    “婉嫔妹妹,这玉佩可是你的那一块?一个月前本宫见你戴过一模一样的。”莫雪莹手里拿着一块质地通透的羊脂玉玉佩,走到莫雪莹面前问道。

    这块玉佩一看就价值不菲,而这块玉佩是司徒寒送婉嫔的,她一直都随身携带好好的珍藏,现下见这玉佩在莫雪莹手里,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侧,果然玉佩不见了,她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恭敬的笑容,“回贵妃娘娘,这玉佩正是臣妾的,不知贵妃娘娘是在什么地方捡到的。”

    “刚刚在路上捡到的,既然是妹妹的,那本宫就物归原主了。”莫雪莹说着伸手将玉佩递给婉嫔,婉嫔礼貌的道了谢,伸手去拿,可她的手指刚碰到玉佩,莫雪莹就收了手,玉佩便从她的指尖掉落在青石板路上,‘啪’的一声脆响,上好的羊脂玉玉佩就这样四分五裂了。

    婉嫔唇角礼貌的笑意凝固在了她的脸上,莫雪莹一脸歉意,“婉嫔妹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这玉佩重要不重要?要不我赔一块血玉玉佩给你吧。”

    “娘娘,您只有一块血玉,那可是太后娘娘赠您的,您怎么可以赠给别人呢?”听得莫雪莹这么说,她的贴身丫鬟寒梅连忙说道。

    “无事,只要婉嫔妹妹可以原谅本宫,姐妹和睦,我想母后不会怪我的。”莫雪莹情真意切的开口,可她眼底眉梢都是藏不住的讥讽,而惠嫔和丽嫔一行人看着婉嫔的目光也是讥诮不已,不停的说着和事老的话,可却是拐弯抹角的说婉嫔配不上这么好的玉佩,所以这玉佩才碎掉了。

    后宫中就是这样,受宠的人会遭人嫉妒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不受宠的人便会受尽欺压侮辱。

    婉嫔仿佛没有听见她们的话,她缓缓的蹲下身,将玉佩的碎片一片片捡起来,咬住红唇,眼睛睁得大大的不让自己眼泪流出来,绿意也蹲下身帮她捡,捡完后放到婉嫔手里再扶婉嫔起来。

    “贵妃娘娘,你的玉佩如此珍贵,臣妾受不起。”婉嫔忍住将玉佩碎片砸在莫雪莹脸色的冲动,咬牙切齿的说完这话转身就走了,捏住玉佩碎片的手太过用力,鲜血渐渐的从她的指缝里渐渐地溢了出来,触目惊心。

    见婉嫔走远后惠嫔说道,“听说那次婉嫔被打三十大板卧病在床,皇上可是看都没去看她一眼。”

    “那是她活该,谁让她自降身份,和一女婢跳一样的舞想要迷惑皇上。”丽嫔不屑说道。(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