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配要上位 > 第六十一章:不做炮灰皇后21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script>    婉嫔向司徒寒低头服软完全在娇玥的意料之中,因为即使一个人的忍耐也是有限的,莫雪莹那只猫抓伤婉嫔的脸娇玥已经察觉婉嫔快忍不下去了,而莫雪莹接着又害死了绿意,婉嫔还能忍得下去才怪。

    所以婉嫔这是要反击莫雪莹的节奏。

    婉嫔这些日子以来所受的屈辱司徒寒不是不知道,虽然很心疼,但一想到婉嫔不爱他要离开她,他就狠下心来不去过问婉嫔的一切,他想让她认清事实,死心塌地的留在他的身边,并且为了报复她临幸他看一眼都嫌烦的女人,可想而知他这段日子都过得有多煎熬。

    所以在收到婉嫔亲手做的鸡汤后,他处理完公务就立刻去了猗兰殿,早把答应了莫雪莹今晚去她那儿陪她过生辰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所以当莫雪莹忙活了一下午,张罗了一大桌司徒寒爱吃的菜,等了半天却等到司徒寒去了猗兰殿的消息的时候是有多愤怒,反正想把婉嫔弄死就差不多了。

    第二日司徒寒一下朝,就被惠后‘请’到长乐宫去了。

    原因是惠后得知了司徒寒昨日放莫雪莹鸽子,去猗兰殿留宿了。

    本来司徒寒第二天醒来想起来昨日是莫雪莹的生日,自己却失信去了猗兰殿而感到愧疚。但这一下早朝就被惠后叫去长乐宫训诫了一顿,觉得肯定是莫雪莹告的状,所以原本对莫雪莹的愧疚之心烟消云散了,觉得莫雪莹十分烦人。

    所以原本打算今晚去莫雪莹那里陪莫雪莹的打算就取消了,晚上又去了猗兰殿。

    但娇玥却知道告状的人并不是莫雪莹。莫雪莹虽然蛮横,却心思细腻,即使气得恨不得将婉嫔撕了,也不会去惠后那里告状的,因为她知道这样做会令司徒寒对她生厌。

    是婉嫔让人将这个消息透露给惠后的,目的就是想让司徒寒误会莫雪莹以为是莫雪莹告状,令司徒寒对莫雪莹生厌。

    莫雪莹生辰被司徒寒放鸽子不说,还莫名其妙的背了这么大一个黑锅,娇玥想想都觉得她好无辜。

    司徒寒接下来这几天都留宿在了猗兰殿。

    原本不受宠的婉嫔,突然得到了司徒寒的宠爱,这令后宫其他妃子是又忌惮又嫉妒,碰到春光满面的婉嫔的时虽然不敢想以前那样各种嘲笑羞辱,但说话的语气总是酸溜溜的。

    这日婉嫔穿着身十分华贵的锦绣宫装出来赏花,头上带着华贵的头饰,整个人看上去很是贵气逼人,美不胜收,站在花丛里竟是令那些鲜花失去了颜色。

    在‘碰到’莫雪莹的时候,她款款施礼,眉目之间难掩神气和得意,看得莫雪莹是恨不得扑上去就给她两巴掌,好好的教训她一顿。

    丽嫔见婉嫔春风得意的模样她心里亦是十分的不爽,瞧了眼婉嫔的宫装开口道,“婉嫔妹妹今日这身衣裳可真是好看,做工精湛细致,料子看着也不错,只是……”说到这里她就停下了,欲言又止。

    一看丽嫔这样就知道说不出好话,但婉嫔依旧面色如初,不瘟不火的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婉嫔妹妹气质淡雅,这身衣裳虽然好看,却与婉嫔妹妹的气质有些不搭……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丽嫔一脸认真而小心翼翼的说道,丝毫让人感觉不到冒犯之意,可言语深处却颇有些嘲讽婉嫔配不上这华丽的宫装之意。

    听完丽嫔的话,婉嫔冷笑,这些丽嫔就只会耍嘴皮子功夫,每次不是嘲讽她配不上这儿就是配不上那儿的,真是可恨又可悲。

    “丽嫔姐姐,您这话也太大逆不道了!”她的声音冰冷,“这宫装是皇上赐给我的,说这宫装最适合本宫,丽嫔姐姐您这话是质疑皇上的眼光还是想与皇上背道而驰忤逆皇上!?”

    闻言丽嫔一怔,“你是说这宫装是皇上赐你的?”

    “正是。”婉嫔眉梢微挑,得意的看了眼一脸怒意的莫雪莹,凌厉的对丽嫔说道,“所以丽嫔姐姐不就是质疑皇上的眼光或者是忤逆皇上吗!?”

    面对婉嫔的步步紧逼,丽嫔一口否认,“我没有!”她求救的看了眼一直沉默不语的莫雪莹,见莫雪莹没有要帮自己的意思,咬牙继续说道,“皇上眼光独到,无人能及,而我是皇上的妃子,皇上是我的天,所以我绝不会忤逆皇上。”

    “哦~”婉嫔点头应了声,语音上扬,好整以暇的问道,“那就是丽嫔姐姐眼光不行了?”

    丽嫔一噎,没有回答,但婉嫔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追问道,“丽嫔姐姐,妹妹我说得对不对啊?”

    丽嫔心里怒极,却不好发作,最终咬牙回答道,“婉嫔妹妹说得是。”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婉嫔满意的点了下头,看向莫雪莹,笑道,“我就说嘛丽嫔姐姐怎么会说这种话,原来是眼光不好。”

    闻言莫雪莹袖下的玉手握成了拳头。

    婉嫔话里有话,想阐述的无非就是丽嫔选择了她当靠山成一派是眼光不好,借此羞辱她不行。

    虽然很想反唇相讥,但一想到司徒寒这几日对她的刻意疏离与冷落,她就忍住下了,因为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和婉嫔争锋相对,传到司徒寒耳里只会令司徒寒越发的疏离冷落她,这倒是如了婉嫔的意了。

    见莫雪莹没反应,婉嫔又说了一些话中有话的话,可莫雪莹依旧没反应,婉嫔也觉得无趣,要走了还说了句司徒寒跟她约好了今晚要来她那儿,她得赶紧回宫去张罗些司徒寒爱吃的菜才离开了,气得莫雪莹的肺都快炸了。

    见婉嫔扬长而去,丽嫔一脸愤然道,“嘚瑟什么?皇上宠幸她还不是因为一时新鲜,等这新鲜劲过去了,我看她上哪儿哭去。”

    闻言莫雪莹没有说话,转身就走了,丽嫔见此无奈得剁了下脚,跟着莫雪莹离开了。

    接下来这段日子,婉嫔和莫雪莹便是各种的水火不容。。(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