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配要上位 > 第六十九章:不做炮灰皇后29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script>    莫雪莹被打入冷宫后,婉贵妃便落井下石,像前世对付葛玥一样,让人在冷宫里折磨羞辱莫雪莹,动辄打骂得咎,命莫雪莹干重活还不给她吃的,就算是给吃的是馊掉的。

    不仅如此,婉贵妃还买通了杀手刺杀离京的莫家人,如果不是有桂香这个眼线的话,那么莫家人就成了婉贵妃的刀下魂了。

    身为现代人,就因一己私欲就想谋害那么多条性命,实在是毫无人性和原则可言。

    这日上午,娇玥批阅完了奏折,娇玥就去了冷宫。

    但侍卫的带领下,一行人快便到了莫雪莹所住的院子外,就听到了从院子里传来一阵打骂声。

    门一推开,便看到一个老嬷嬷揪着莫雪莹的头发往墙上撞,听得动静她回过神来,看到为首的娇玥,虽然没见过娇玥,但在皇宫里能穿凤袍的除了皇后还有谁?

    她赶连忙住莫雪莹头发的手,突然失去重心的莫雪莹狼狈的跌倒在地,额头上被撞的青紫一片,唇角汨汨流出了鲜血,整个人已经昏了过去。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奴婢不知皇后娘娘驾临有失远迎,望皇后娘娘赎罪。”这老嬷嬷已经朝娇玥跪下,神色紧张。

    娇玥的目光从莫雪莹身上收回来,看着跪在地上的老嬷嬷,目光清冷,“不知莫雪莹犯了何错,竟遭你如此毒打?”

    娇玥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所有人听清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世上的事情,真是无巧不成书,这个毒打莫雪莹的老嬷嬷,恰巧是前世在冷宫虐待葛玥的那个刘嬷嬷。

    这刘嬷嬷为人尖酸刻薄、阿谀奉承,更主要的是她折磨人的手段简直是令人发指,莫雪莹这半个月,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

    这刘嬷嬷在宫里待了几十年了,最擅长的便是察言观色,听娇玥这样问,她害怕的浑身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心惊胆战的回答,“回皇后娘娘的话,莫雪莹出言不逊,辱骂皇后娘娘和婉贵妃,奴婢只是想训诫她一下,训诫一下。”

    “训诫一下?”娇玥冷笑一声,“莫雪莹虽被皇上废黜打入冷宫,可那也是皇上的女人,皇上的女人可是你一个奴婢能训诫的!?”

    刘嬷嬷被娇玥问得浑身一抖,不停的磕头求饶,“皇后娘娘,奴婢知错了,求娘娘饶了奴婢,娘娘饶了奴婢吧……”

    虽然在宫中,被废的妃子比奴婢还不如,可那始终是皇帝临幸过的女人,身份和奴婢始终是一个是主一个是奴。这刘嬷嬷的欺辱毒打莫雪莹不过是觉得莫雪莹失势了无人为她做主,而她又有婉贵妃撑腰,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可现下娇玥站了出来,追究起此事,那这刘嬷嬷便是犯了以下犯上大不敬之罪。

    看着把额头都磕破皮的刘嬷嬷,娇玥冷哼一声,“这嬷嬷以下犯上,毒打主子,按大楚礼法应乱棍打死,但本宫念在她年事已高,便仗打三十大板,以儆效尤!”

    三十大板虽要不了这老婆子的命,以她这把年纪也够她受的了。

    刘嬷嬷被人拖下去后,娇玥便上前走到莫雪莹的面前,看着衣衫破烂浑身是伤的莫雪莹,微微皱了下眉,便让人将莫雪莹抬到凤栖宫,并让晴月去请太医。

    莫雪莹足足昏迷了一天才醒了过来,醒后不久娇玥便过来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莫雪莹看着娇玥,不解的问道。醒来的时候听守在她身边的宫女说昨天娇玥处置了那欺辱她的刘嬷嬷,并且还让人医治她的伤。

    她父亲之前极力进谏司徒寒废掉娇玥,娇玥不落井下石已经是好的了,居然帮她……

    娇玥笑了笑,摒退了所有人,方才开口,“因为本宫需要你的帮助。”

    闻言,莫雪莹讥讽一笑,“皇后娘娘,我没听错吧?您居然需要我的帮助。”

    现在的娇玥已经掌控了大半个朝廷的势力,而另外那一小半的势力,也因为司徒寒废除她父亲丞相之位起,变成了一盘散沙。

    而莫家已经败落,她也被司徒寒废了,她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得到这权倾朝堂后宫的皇后娘娘?

    闻言娇玥只是淡淡一笑,语气中肯道,“本宫知道你因为莫家失势一事不待见本宫,也不相信本宫,但本宫对你说否认全是真心话,本宫想让你帮本宫协理后宫。”

    “……什么?”莫雪莹愣了下。

    “皇上现在沉迷炼制丹药、追求长生不老之术而荒废朝政,将所有的政务交给了本宫处理。本宫也知道后宫不得干政,但这是皇上的嘱托,本宫只能依从。”娇玥一本正经的说道,莫雪莹睁着一双美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娇玥看,半晌方才开口,“真的只是这样吗?”

    不待娇玥开口回答,她又问道,“皇后娘娘,你真的没有想过要把持朝政?只是依从皇上所托这么简单?”

    对上莫雪莹质疑的眼神,娇玥就知道自己瞒不过这心思细腻的女子,也不再狡辩了,点头承认,“是,本宫是想把持朝政。”

    莫雪莹没有想到娇玥会这么大方的承认,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那那个所谓的神医,是你的人?”

    “是。”娇玥点头。

    莫雪莹又是一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已经是皇后了。”

    “皇后又如何?还不是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娇玥冷冷一笑,悲从心来。每次想到那死去的孩子,她的心里就会很难受,有部分是她的情绪,还有大部分,是葛玥的情绪……

    闻言莫雪莹怔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孩子不是因为先天不足才……”说到这里她住了口,神色复杂的看着娇玥。

    娇玥将司徒寒对她下药之事告诉了莫雪莹,讥讽道,“所谓的恩宠都只不过是虚情假意逢场作戏罢了,皇上利用完我们葛家就想铲除葛家,期心之薄凉,令人心寒。”

    “……”莫雪莹还处于震惊之中,看着娇玥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母亲多次有恩于皇上,更是皇上的救命恩人,而你父亲更是全力助皇上夺嫡,可如今都落得什么下场?”娇玥顿了下,继续说道,,“不过和我们葛家一样,是被他利用的棋子而已。”

    莫雪莹被娇玥这番话说得哑口无言,娇玥见此继续说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你可知道现在等待你和你们莫家的是何结局吗?”

    莫雪莹陷入沉思。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说得不正是她和莫家现在的局面吗?

    娇玥从怀里掏出一支上玉簪,莫雪莹见到这支玉簪,脸色惊变,“这玉簪怎么会在你这儿!?”(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