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配要上位 > 第七十四章:不做炮灰皇后(完)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script>    十年后,司徒寒因病去世,封号楚宣帝,葬入皇陵。

    司徒熠带领文武百官去皇陵祭拜司徒寒,祭拜大典正要开始的时候,一个身穿粗麻布衣女人突然从人群里冲了出来,对着司徒熠又哭又喊,“熠儿,熠儿……我是你母亲啊,熠儿,十四年不见,你长大了,母亲好想你啊熠儿……”

    这女人正是被废的婉贵妃,十三年过去的她也才三十二岁,可苍老得看上去却像是四十几岁的人了。

    这十三年她在皇陵过得非常不好,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因‘逼宫谋反’被废的婉贵妃,对她是各种欺辱刁难,扫皇陵什么重活都让她干,每天都把她累得不死不活的说,那天活没做完管事的就不给她饭还用鞭子毒打她。

    面对这样的毫无自尊苦不堪言的日子,她很想死了一了百了,可她不甘心自己作为穿越人士居然这样凄惨的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后来得知司徒熠登上皇位,她便一直想办法见司徒熠,让司徒熠救自己离开这里,处置葛玥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还她这个生母的太后之位。可皇陵守卫森严,她根本逃不出去,想传信给司徒熠却无法将信传出去。

    她一直在等机会,可等了十四年还是没有等到合适的机会,所以在今天的祭拜大典上她才会失去理智的不顾一切冲出来,想让司徒熠救自己离开这里。

    她满眼泪水快步朝司徒熠跑过去,可跑到一半的时候就被御林军抓住了,她一遍挣扎一遍朝司徒熠哭喊道,“熠儿,我是你母亲啊,你不记得了吗?母亲不能抚养你长大,是母亲对不起你,从今天起我们母子两再也不要分开了呜呜呜……”

    婉贵妃被废后,而她作为‘逼宫谋反’的罪人,已不配为皇子之母,司徒熠便过继到娇玥膝下为娇玥之子,她此番冒认皇帝之母,是大不讳。

    关于自己生母之事司徒熠也早有耳闻。但他性格懦弱,这些年又活在娇玥的管制下夹着尾巴做人,哪敢与婉贵妃扯上半点关系?面对这突发事件已经是慌了神,完全愣住了。

    娇玥站在司徒熠的左侧方,看了眼被按跪在地的婉贵妃,看向一脸呆滞的司徒熠,淡淡开口,“皇上,此人满口胡言乱语,扰乱祭拜大典,您觉得该怎么处置?”

    闻声司徒熠回过神来,看着婉贵妃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冷声道,“来人,将这疯妇给朕押下去,杖打五十!”

    乍一听司徒熠要杖打自己的婉贵妃完全呆住,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拖走了好几米,大声叫唤道,“熠儿,我是你母亲啊,你怎么可以让人打我……是不是葛玥逼你这么做的!?葛玥,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不让我跟熠儿相认,葛玥……”

    很快的婉贵妃就被拖走了,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直至听不到了。这一小插曲结束后,祭拜大典又继续进行。

    司徒熠十八岁的时候娇玥做主让他立了她堂哥之女葛湘云为后,葛湘云一年后生下皇嫡子,取名为司徒骥,司徒骥六岁被立为太子。

    娇玥把持朝政三十年,在这三十年里,大楚在娇玥的治理下,国力强盛、百姓安居乐业,深受百姓爱戴。

    司徒熠只活了三十八岁,他死后太子司徒骥继承王位,娇玥将大权交还新帝。

    娇玥这一世活到了七十九岁,弥留之际从心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了起来,“任务完成,脱离寄主身体——”

    紧接着她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再睁开眼睛,已经在系统里了,只是她的头还是有些晕乎乎的总想睡觉,比上一次回到系统还要严重。

    “娇玥,恭喜你,这次任务完成得非常不错,获得了十点数值。”从心得声音里带着赞赏。

    十点数值?

    那比第一个任务高了一倍啊,娇玥心里很激动,这时候那个金光闪闪的数值字幕印入她的眼中。

    姓名:东方娇玥

    性别:女

    年纪:17

    精力值:22(满分100)

    智力值:42(满分100)

    抵御值:32(满分100)

    武力值:26(满分100)

    生命值:17(满分100)

    “请问你想把这些数值分配加到哪些地方?”从心问道。

    娇玥定睛看着自己的数值,因为疲倦看着这些字的时候有重影,这时候从心又道,“个人建议你加一部分数值到精力值上,你现在的精力太弱,所以每次脱离求宿主身体后处于灵魂状态你才会十分的疲倦,如果再这样下去,你的灵魂太弱会驾驭不住宿主身体,会导致你灵魂崩溃湮灭。”

    娇玥,“……”

    这家伙为什么不早说,他要是早说上一次她就不会全部都加到生命值上了!

    “你不用埋怨我,你的生命值也很弱,加到生命值上是个正确的选择。”

    娇玥,“……”

    这家伙怎么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

    “你从缔结契约和系统绑定那时候起,我就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从心的声音带着小小的得意。

    闻言娇玥一脸郁闷,这种自己心里的想法被人窥视的感觉很不好,总觉得好像自己被剥光了衣服赤*裸*裸的被人看光了一样……

    “从心,你可不可以不要窥视我心里的想法?”娇玥开口抗议,“因为你知道我心里想什么我却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不公平。”

    “哦,我知道了。”从心的语气不咸不淡。

    “那你以后不要再窥视我的想法了。”娇玥摆着一张严肃脸。

    “这是不可能的,从你绑定系统起我就可以感知你的想法,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你的想法除非你和系统解除绑定,但你只要一和我解除绑定,你便会灰飞烟灭。”从心语气认真。

    听从心这么说,娇玥只好妥协,忽然想起了什么,她问道,“对了璟珩到底去哪儿了?为什么它会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古代几十年,她一直都在找它,可惜倒死都没找到。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