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配要上位 > 第一百一十四章:少将大人的娇妻04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script>    “我…我……我和你玩捉迷藏呢!”娇玥一脸陪笑,吞吞吐吐的回答,这理由简直是差点让她咬到了舌头,但除了这么回答她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回答了,总不能说是为了躲避景墨才跑进衣柜的吧?

    看着娇玥有些心虚的样子,景墨的目光更加幽深了,审视一般的看着娇玥,觉得自己的妻子今天太不正常了。

    娇玥强撑着笑脸,想到自己今天和纪玥完全南辕北辙的举动,肯定引起了景墨的怀疑,但即便如此她也总不能为了不引起景墨的怀疑,就牺牲色*相吧?她堂堂东方家的大小姐迄今为止还是朵纯洁小*黄花呢!

    娇玥心里有个小人儿正拿着针刺一个叫做系统的小布偶,嘴里碎碎念,‘坑系统,太坑了,为毛每次做任务都把本小姐送到那些不好事情进行时的时候?我让你坑,本小姐扎死你,扎死你……’

    系统,“……”

    景墨直直的看了娇玥好一阵子,方才开口,语气淡淡,“回房睡觉。”

    闻言娇玥浑身一颤,正要开口,却被景墨打断了。

    “你放心,今天晚上我不会碰你的。”

    听得景墨这样说,娇玥将自己想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唯唯诺诺的从衣柜里出来。

    景墨又深深的看了娇玥一眼,转身先一步离开了客房。

    即使景墨说了今晚上不碰她,而且他向来说一不二,说了不会碰她就绝对不会碰她,但娇玥还是不愿意和景墨同床共枕。

    因为景墨的气场实在太大,在他身边娇玥总会觉得不自在,而且他那双幽深的眼睛就仿佛会看到你的心里去一样,让人无所遁形,令占据他妻子的身体的娇玥十分的心虚。

    可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让景墨起疑了,她要是连单纯的同床共枕都不愿意的话,那景墨肯定会更加怀疑的。

    所以她暂时还是不要再太‘反常’了。

    娇玥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到了卧室。

    房间里的因为之前那场激战而乱的褥床单已经被整理整齐了,景墨走到了床边脱了鞋就直接**闭眼睡觉了。

    娇玥放轻了脚步走到衣柜旁,按照纪玥的记忆,轻轻的打开了衣柜门,找了套棉质的纯棉的睡衣裤拿到浴室里将不保险的真丝睡裙换了下来。

    说起来其实纪玥睡觉穿的都是很保守纯棉睡衣裤,她身上这件真丝睡裙,还是今天萧岚带她去逛街买的。

    萧岚给她选了很多性*感的睡裙,还有什么情*趣*内衣什么的,让纪玥穿给景墨看之类的,让纪玥和景墨好好努力,争取让她今年能抱到孙子,还说景墨的爷爷也六十几岁了,天天都念叨着抱曾孙。

    别觉得萧岚做了给纪玥买情*趣*内衣这些不正经的事就是个很可爱好说话的婆婆。

    萧岚和景墨一样,控制欲很强,让景墨娶纪玥完全是因为纪玥懦弱,这样的儿媳完全在她的掌控之中,对她言听计从。还有就是觉得温顺懂事的纪月能做好一个贤妻良母,很适合自己的儿子而已,完全没有什么高干家庭就要娶个门当户对的老婆的观念。

    而且在纪月嫁给景墨后,所知道的高干家庭的子弟也有好几个没有娶或者嫁门当户对的人,所以说富商家庭和高干家庭娶媳妇都不一定娶门当户对的。

    虽然有一部分人坚持门当户对这回事,但那也只是一部分,而言情小说里门不当户不对的男女主在一起都会长辈的阻止的事情完全是夸张了的写法,导致了很多人都觉得门不当户不对的男女主都会受到长辈的阻止。

    娇玥换好睡衣后洗了个脸方才出浴室,走到景墨的另一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属于景墨的男性气息萦绕在她的鼻尖。

    景墨的气息很好闻,他作为军人不擦男士香水,身上只有淡淡的洗衣液的香气混着阳光的味道。

    娇玥伸手关了灯,闻着景墨属于的男性气息,久久不能入眠,想要翻身又怕吵翻身边的景墨,便一直安静的躺着想事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睡着了。

    第二日娇玥起床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景墨早就去部队了。

    娇玥起床随随便便的弄了些吃的饱肚子,见冰箱里的食材不多了便洗漱好按照纪月的记忆去附近一家超市买了很多食材回来放进冰箱里,寻思着晚上做些景墨爱吃的菜。

    但是身为东方家大小姐的她,哪里会做什么菜?

    不过好在纪玥会做很多菜,她按着记忆里纪玥的做法做了好几道景墨爱吃的菜,虽然有些精神上生疏,但是做起来还挺顺手的,味道也不错。

    晚上景墨回来,脱下自己的军装外套正要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却被走过来的娇玥很自然的接过来挂在了衣架上,她的举动让景墨很明显的愣了下,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

    “老公,忙了一天累了吧?饭马上就好了,等下就可以吃了。”景墨有一米八五的身高,而纪玥只有一米六二,她仰着小脸望着景墨柔声说道,能表现出多温顺乖巧就表现出有多温顺乖巧。

    听到娇玥叫自己‘老公’,景墨再次愣了。

    他和纪玥结婚快一年了,纪玥从来都没有叫过他‘老公’,而且纪玥也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自然的来跟他说话,总之在他的面前就是很怯懦,畏首畏尾的。

    见景墨直直的望着自己,那种深邃打量的目光,让娇玥心里又是一颤,即使她和努力的镇定下来,还是有种会被他看穿的感觉。

    但娇玥反应极快,很快就明白了景墨为什么为这样看着自己。

    这个世界里的女人都叫自己的男人老公,但是记忆里纪玥并没有这么叫过,或许说纪玥从来都不敢这么主动自然的叫他,所以她的言行让景墨产生了猜疑。

    只是她这么叫他,也是为了改善和景墨的夫妻关系而已,看来是她太急功近利了,反而造成了不良影响。

    想到这里,娇玥赶紧说道,“你要是不喜欢我这么叫你,我以后就不这么叫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