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配要上位 > 第一百三十章:少将大人的娇妻20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script>    “玥玥,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南念云等了一会儿都没听到娇玥的回答,哀哀的说道,“我只是太在意你这个朋友了,关心则乱,所以昨天看到景墨冷着脸问你去哪儿,叫你回家,态度那么理所当然的,我就想起你之前跟我说的话,一个没忍住,就和景墨理论了。”

    娇玥,“……”

    呵呵呵,太在意她这个朋友?关心则乱?说得好像她狗咬吕洞宾一样,娇玥觉得自己对这女人快忍无可忍了。

    不管南念云有没有参与叶梓晨的阴谋,娇玥现在都好想跟南念云翻脸。

    可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她都忍了两个月了,不想半途而废。

    但她又实在是说不出原谅南念云的话,索性继续沉默。

    “玥玥,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给你惹了麻烦让你为难,要不今天我去你家里,跟景先生道歉,跟他解释,说那些话都是我胡说的好不好?”南念云提议道。

    “不必了。”听得南念云南念云的话,娇玥下意识的就回绝了。

    来她家?鬼知道这女人想干什么。而且景墨是什么人?会相信南念云的那解释那就是大白天见鬼了。

    虽然昨天的事情景墨没有怪她,但也不代表她会让南念云再在景墨面前闹一回。

    “南念云,我希望你从此以后,不要再涉足我和景墨夫妻之间的事情。”娇玥的声音很冷,即使隔着电话也让南念云感到一股寒意。

    南念云知道娇玥是真的生气了,娇玥或者说是纪玥,除了昨天和今天这次,从来没有用这种态度对待过她。

    南念云的心里委屈,但更多的却是难受,因为娇玥的那一句‘不要再涉足和我景墨夫妻之间的事情’,娇玥和景墨是夫妻,她之于他们只是一个外人而已,对于景墨来说,她更是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

    其实她昨天一开始并不想说那些话的,可她真的受不了景墨对她的视若无睹,更受不了他看着娇玥的时候,眼底的那一抹不易察觉的柔情,于是她一气之下将那些话说了出来。

    可是说完之后她就后悔了,因为她清楚的到了在她说完那些话后,景墨看着她的眼里一闪而过的厌恶。

    而且说了这些话,纵然娇玥脾气再好也会生气的,如果娇玥因为这件事跟她绝交,她以后就连远远的看一眼景墨都是奢侈了。

    她不想把事情弄成这样子,可因为他,她总是会把事情弄糟。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阵子都没说话,娇玥又道,“还有昨天的事情,真的不是你说得那样,我老公就是那种不苟言笑的人,不是那种成天嬉皮笑脸、其实一肚子坏水的男人。他现在很爱我,很关心我,很尊重我,即使听你说了那些话,他也没生我的气。你知道我回去跟他解释的时候他怎么说吗?”

    娇玥的这些话,每个字都像是一支箭一样,狠狠的射穿了南念云的心脏,她抿了下唇,问道,“景先生怎么说?”

    娇玥轻哼一声,将景墨的话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以前的事情确实是我做得不好,我以后会慢慢的改的。而且我也并不是生你的气,而是生我自己的气,让你竟是生出了想和我离婚的想法。答应我,永远都不要跟我离婚好不好?”

    娇玥说完又补充的说道,“我老公对我那么好,如此情深义重,一点儿也不像我以前说的那样,所以你不必担心,我过得很幸福。”

    听了娇玥这些话,南念云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眼泪怎么也抑制不住的从她的眼里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她心里还有丝庆幸她没有找娇玥当面求娇玥原谅,否则她喜欢景墨的事情肯定会被娇玥看穿的。

    她轻轻的吸了口气,努力的用替娇玥高兴的语气说道,“那真是太好了,玥玥,祝你和景先生甜甜蜜蜜,幸福一生。”

    娇玥答道,“会的,我们会甜甜蜜蜜,幸福一生的。”

    “玥玥,我真替你高兴,能有景先生这么好的丈夫。”南念云默默的流着泪,心如刀绞。

    “嗯,希望你也能尽快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免得总是惦记着人家的老公。

    “我会的。”南念云苦笑,即使她努力的掩饰自己的情绪,但嗅觉敏锐的娇玥还是从南念云的语气中嗅到了悲伤的味道。

    想着电话那头南念云强颜欢笑的样子,娇玥的心情爽了不少,对付自己的情敌最好方式,就是各种秀恩爱。

    挂了电话,娇玥闲来无事,收拾了一下便去健身房了,经过这两个月的锻炼,她的体力也提升了,现在撂倒人完全不是问题。

    话说南念云挂了电话后,就趴在自己的床上大哭了一场,

    她的父母因为谈生意时常不在家,今天她的父母正好不在,家里有一个保姆照顾她的日常起居,保姆一大早就出门买菜去了,所以她哭得天昏地暗的连个安慰她的人都没有。

    一场痛哭并没有发泄掉她心里的痛苦,于是她拿起电话约她其他朋友一起去酒吧喝酒。

    c市有一座生意很火爆的酒吧,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营业。

    南念云先到了酒吧,包了一个包间,点了很多酒。

    她的朋友到的时候,她已经喝醉了,嘴里面碎碎念的说她失恋了什么的,但始终没把喜欢景墨的事情说出来。

    因为这段时间和南念云走得最近的男人是叶梓晨,所以她的朋友以为是叶梓晨背叛了南念云什么的,很仗义的打了个电话去骂叶梓晨巴拉巴拉的。

    叶梓晨被骂得一头雾水,直到听到了南念云的朋友说南念云因为太过伤心难过,在酒吧里买醉,他才回过神来,问了酒吧的地点和包厢,立马就去车库开了车往酒吧赶去。

    叶梓晨赶到酒吧推开包厢的门,就见喝醉酒的南念云缩在沙发里不停的哭,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那种,哭得叶梓晨的心肝儿都痛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