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配要上位 > 第一百三十七章:少将大人的娇妻27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script>    就在娇玥想得出神的时候,景墨推门走了进来。

    他穿着娇玥给他买的一件白衬衫,穿了条牛仔裤,整个人看上去很是神清气爽,挺拔俊朗。

    见娇玥醒了,他道,“怎么不多睡儿?昨晚……”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微红,“昨晚累着你了。”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语句也有些含糊不清,但娇玥还是听清楚了。

    他之前明明跟承诺了他会很温柔很温柔的,可真到了那一步,看着她妙曼的身躯个红润的脸,还有被他滋润后如玫瑰花花瓣般娇艳欲滴的唇,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直到她晕了过去……

    那些事情虽然不是娇玥经历的,但听景墨这能说,昨晚的事情就清晰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让娇玥窘迫得不行。

    见娇玥羞红了脸,景墨心情大好,走到床边坐下,对娇玥说道,“饿不饿?我让林妈把早餐给你端上来。”

    “不用。”娇玥摇头,“我待会儿自己下去吃。”

    “那你再休息一会儿吧。”景墨贴心的为娇玥撸了撸被子,现在已经入秋,白天的天气很是闷热,但早晚却很冷。

    娇玥看了看床头的时间,现在已经八点半了,景家人的生活都很严谨,规定了早上七点钟就要起床吃早饭,她已经错过了吃早饭的点儿了。

    “起床的时候为什么不叫醒我?”娇玥嗔道,在他们公寓里晚起也就算了,可在景家起晚了,景爷爷景爸爸虽不说什么,但萧岚……

    “没事。”景墨知道娇玥在忧心什么,安慰着说道,“我跟他们说了你很累。”

    “怎么说话的你?”听得景墨这样说,娇玥的脸蛋儿又是一红,大清早的累的起不了床,这不是让人误会吗?

    看着娇玥纯情的模样,景墨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娇玥被偷袭,不服气的伸手就想捏回来,可一抬手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赶紧的把手缩了回去,拉起被子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只冒了个头出来。

    她的身体是干爽的,不用想也知道景墨肯定为她洗过了,可澡都洗了这家伙竟然不给她穿衣服……

    娇玥噘嘴,气呼呼的说道,“你给我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见娇玥恼羞了,景墨也不逗她,站起身从衣柜里给她拿了今早上佣人送来的衣服放在她的床边,柔声说道,“你自己穿吧,我把早餐给你端上来。”

    闻言娇玥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不自己换难道还要你帮我穿啊?快出去,我要起床了。”

    景墨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出去了,待娇玥穿好衣服洗漱好后,他就把早餐端上来了。

    是熬得很粘稠很香的一大碗鲫鱼粥,娇玥吃了一半就不想吃了,但景墨硬要她吃完,说她身体太弱太瘦了,要多吃点养好,而且还说这是萧岚特意为她熬的,娇玥只好听话的把这一大碗鲫鱼粥吃完。

    下楼的时候娇玥突然想起了什么,朝景墨问道,“今天不是周一吗?你怎么没去部队?”

    景墨答道,“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想带你出去旅游一趟。”

    “我不想去旅游!”闻言娇玥一口回绝,景墨若是和她在一起,那她的计划就进行不了了。

    说完见景墨皱眉审视着自己,娇玥才发觉自己刚刚的反应太过于抗拒了,深吸了口气,快速的稳定自己的情绪,方才对景墨说道,“我的意思是,你用不着为了带我去旅游特意请假,正事要紧。”

    “最近部队里没什么事儿,我去不去都没关系。”景墨说这话的时候,双眸深深的看着娇玥,娇玥被他看得十分的心虚,又不知道该怎么支开景墨,让他回部队,心里面十分的焦急。

    见娇玥十分不情愿的样子,景墨眼眸暗了暗,沉声说道,“你要是不想去旅游我们就不去了,我明天就回部队。”

    娇玥知道景墨这是有些生气了,毕竟他为了陪她去旅游转门请了个假,而她的行为在所有人看来估计都觉得她不识好歹吧,可是她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不然她是绝对不会拒绝景墨一片好意的。

    娇玥不知道该如何安抚景墨,本来好好的气氛因为这件事变得有些沉重,最后还是景墨先开了口,“好了,别苦着一张脸,你现在不想去等你以后有空想去了,我再请假我们一起去。”

    “好。”娇玥有些惭愧的应道。

    在景家吃过午饭后,两人回到了他们的公寓,也没有再出去逛了,就待在家里面休息,吃着水果甜点看看电视什么的。

    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这天下午,南念云和前世那样给娇玥打来了电话,约娇玥去酒吧喝酒。

    电话里的南念云的声音带着哭腔,让人不忍心拒绝,前世她也是这么哭着叫纪玥去的,纪玥实在是不放心她才去了。

    要知道纪玥虽然和南念云去了各种娱乐场所,但酒吧还真没去过,而且ktv也是偷偷摸摸的去过一两次。

    挂了电话,娇玥换了身便于行动的衣服,又拨通了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通话结束后方才离家往南念云说的ktv赶去了。

    娇玥到了南念云包的包厢的时候,南念云点的酒刚好被服务员端进了包厢。

    包厢里除了南念云外,还有叶梓晨。

    此刻南念云趴在叶梓晨的肩上,已经哭成了泪人儿,声音哽咽的说道,“梓晨,我该怎么办啊?也妈说我爸得了癌症,活不了多久了,我爸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看着我结果,可是我真的不想嫁人,但是我又不想爸爸带着遗憾离开人世,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关于南念云的父亲得癌症这事儿,娇玥从纪玥的记忆里是知道的,但其实是误诊。

    从娇玥这段时间对南念云和叶梓晨两人的跟踪调查上来看,南念云并没有参与陷害纪玥的阴谋中来,只有叶梓晨想办法跟她制造各种偶遇靠近她,还装作无意的跟她发一些容易让人误解的消息。(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