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配要上位 > 第一百三十九章:少将大人的娇妻29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script>    毕竟是见不得光的事情,去高级一点的酒店,可是会被监控录像录下来的。

    叶梓晨的办事风格是,做任何事情,都不要给人留下把柄,毕竟娇玥现在是景墨的妻子,她的权势虽大,却也敌不过景墨的军人的势利。

    道上有句话不是说,富二代惹不起黑*二代,黑*二代惹不起官二代,官二代惹不起*****吗?更何况景墨是军*三代了,而且他自身的军衔就很高。

    叶梓晨知道自己惹不起这样一个军人世家,但为了南念云,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而且他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给自己留了后路的。

    毕竟酒后*乱*性这事儿再正常不过了,就算事情到了最糟糕那步,他也可以为自己辩解开脱。

    而娇玥就不行了,不管她是不是喝醉了酒后乱性,她身为景墨的妻子,却做出了这样败坏家风的事情,以他对景墨的了解景墨肯定会跟她离婚的,就算景墨舍不得跟她离婚,景家也容不得娇玥了。

    娇玥和景墨离了婚,南念云就可以光明正大,大胆的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娇玥被叶梓晨不甚温柔的丢在了床上,正准备脱自己的衣服的时候,就听到有人敲门。

    叶梓晨不耐烦的去开门,就见一个长得十分彪悍的男人。

    “你是谁?有什么事吗?”叶梓晨冷声问道。

    “你是叶梓晨叶先生对吧?”男人反问道。

    叶梓晨皱了皱眉,没有回答。

    作为一个合格的生意人,叶梓晨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揣摩人的心思。而且有钱也容易招来灾祸,所以在不知道对方的意图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的,置自己于危险之中的。

    见叶梓晨不说话,男人又问了一遍,“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叶梓晨叶先生吗?”

    “我不知道你说的叶梓晨是谁,你们找错人了。”看不出男人的用意何为,叶梓晨否认道,可哪知他否认,这男人却道,“这位先生,我知道您就是叶梓晨叶先生,您不用再否认了。”

    叶梓晨,“……”

    既然知道还这么问?

    “我见过叶先生的照片。”男人又补了一句。

    既然对方都知道自己是谁了,叶梓晨也不遮遮掩掩的了,索性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不是我找叶先生有事,而是我们老板找叶先生有事。”男人说道,“还请叶先生跟我走一趟。”

    “你家老板是谁?”叶梓晨反问。

    “我们家老板是想跟叶先生合作的人。”男人买起了关子。

    但叶梓晨懒得去猜男人口中的老板是谁,回答道,“要是想谈生意的话,改天吧,我现在没空。”

    “叶先生,你先看一样东西再做决定吧。”男人笑着说道。

    “什么东西?”叶梓晨蹙额问道。

    男人从怀里掏出一个铂金尾戒,对叶梓晨说道。“这个东西叶先生应该不陌生吧?”

    叶梓晨直直的看着男人手里的铂金尾戒,这个尾戒上镶了颗很漂亮的粉钻,很简单大气的款式,让人一见就移不开眼,但最重要的是这尾戒和南念云手上带的那颗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的尾戒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叶梓晨为什么会对这颗尾戒记得那么清楚,原因还是这尾戒事他送给南念云的礼物。

    其实他多么想送南念云求婚戒指或者结婚戒指,可南念云不接受,于是就送了南念云一颗尾戒,这尾戒还是意大利名家设计的限量款。

    “你哪儿来的?”叶梓晨警惕的问道。

    他今天才看到南念云带着这样的铂金尾戒,而他们才分开没多久,这尾戒就出现在了别人的手上。

    “这是我们老板的。”男人说道,“是我们老板让我带着这个来请叶先生跟我去见他一趟。”

    听男人这么一说叶梓晨下意识的觉得死南念云让他去的,可一想南念云喝得烂醉如泥,而且南念云想见她直接打个电话给他不就行了,何必搞得那么麻烦?

    难不成南念云出什么事儿了?

    他黑南念云打了电话,电话那头说南念云已经关机……

    叶梓晨越想越可疑不安,一遇到南念云的事情,他就会乱了分寸,也顾不得对方意欲何为和娇玥的事了,跟那男人去了。

    叶梓晨跟那男人离去后,娇玥方才不慌不忙的从床上爬起来,整理好自己略显凌乱的衣服,方才走出宾馆,打了个的士回家了。

    娇玥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她刚到家还没来得及洗澡,景墨也到家了。

    之前被南念云拉着喝酒洒了不少酒在身上,即是干了身上还是有一股子酒味儿,景墨一靠近娇玥就闻到了。

    “你喝酒了?”景墨皱眉问道。

    “嗯。”娇玥点头问道,“南念云她父亲得了癌症,她很伤心,去酒吧买醉,我陪她喝了几口。”

    景墨自动忽略掉了南念云的父亲得了癌症这事,注意力落在娇玥在酒吧喝酒的事儿上,严肃着脸说道,“酒吧不是你该去的地方,以后不准再去了,要是实在想去,我只能我陪你去。”

    酒吧那种娱乐场所,发生过太多肮脏不幸的事情,他担心他娇俏温柔的小妻子去那种地方出了事儿。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去了。”听到景墨霸道的话,娇玥一点儿都不觉得景墨是在管束她,知道景墨是紧张她,所以甜甜的应了。

    景墨对娇玥的答复很满意,对娇玥说道,“你去洗澡吧,我去做饭。”

    “你做饭?”娇玥一脸的怀疑,“你会吗?”

    景墨点头,郑重道,“你放心,我会的。”

    “那好吧。”娇玥说道,“你做吧,我去洗澡了。”她倒是很好奇景墨做的菜好不好吃,要知道景墨熬的粥这么久了都没啥长进。

    洗澡的时候,娇玥满心想的都是今天晚上会发生的事情,十分很好奇明天的叶梓晨会变成什么样子。

    为了今天晚上,她忍了南念云和他这么久,现在总算是可以出口气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