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配要上位 > 第一百六十六章:穿越之兽宠人妻16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script>    娇玥让族长父亲给她一个月的时间,她打算利用这一个月的时间,实地考察将筑围墙的设计图画出来。

    最适宜种红薯的季节是春季,春季末尾红薯的藤蔓长出来了,就可以将它们的藤蔓折下来种植,而那时节正逢春末夏初。但这时节天气已经开始转凉,所以只能明年再种红薯了。

    所以娇玥将那半箩筐的红薯带回家放好,准备明年再种。

    一个月前她们种下的麻现在已经成活了,绿油油的一片,让娇玥很有成就感。

    这可是她活了这么多世,第一次种的植物。

    第二日族长父亲便召兽人们聚在一起,将修建围墙的事情宣布了。

    将修建围墙的益处说出来后,兽人们都赞同修建围墙。

    要知道其他种族的兽人随时都有可能对虎族部落发起突袭,即使他们做了很多防御工作,但还是会在一定程度上给他们造成损害。

    他们辛辛苦苦打来的猎物被其他种族的兽人带走,而且由于每个种族雄性兽人数量远远的大于雌性兽人,所以其他种族的兽人每一次突袭都掳掠他们的雌性。

    被掳掠的雌性兽人等同于战利品,和捡来的雌性相比,捡回来的雌性是属于捡回这雌性的雄性兽人的,但她还有权利选择与其他的雄*****配生子,如果她实在是不愿意和捡到她的雄性在一起,就找一个她中意的雄性与捡她回来的雄性打斗,只要她中意的雄性赢了,她便可以不和捡到她的雄性在一起了。

    但被掳掠的雌性兽人是无法享有这些待遇的,她们会彻底的沦为其他种族兽人繁衍后代的工具,没有任何选择权,而且其他种族的兽人对掳掠来的雌性是没有保护怜惜之心的,很多被掳掠的雌性兽人都会受到******。

    这也是虎族的雌性兽人被掳掠后,选择了解自己性命的又一重要原因。

    所以对于修建围墙保护部落这事儿所有兽人都赞同,他们虽然同意,但问题又来了。

    围墙怎么修?

    兽人们七嘴八舌的问了出来。

    族长父亲看了娇玥一眼,示意娇玥来阐述。

    娇玥走到族长父亲身旁,看向众人,开口道,“其实围墙的建造并不难,就像是我们造房子一样,只不过在造房子的基础上加了泥土和石头,也就是像我们造房子一样先打桩之类的,然后将泥土混着石头按照打好的桩堆砌,以此让我们的围墙变得更加坚固,更加具体的方法,我会给你们亲自示范的。”

    娇玥说的方法兽人们似懂非懂,但娇玥说了会亲自给他们示范,他们也就没再问了。

    这件事情决定好后,族长父亲又将让雌性兽人十八岁以后再**交*配生子的规定说了出来。

    说这是祖先给他们的警示,为了增长雌性兽人的寿命,还有让这些雌性兽人平日里多多锻炼自己的奔跑速度和想雄性兽人学习如何进攻和防御,使用弓箭等。

    因为一切源于祖先给他们的警示,所以他们都没有反对。

    而娇玥作为得先祖青睐的后代,在部落里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力。

    那些昨天因为华音的离开对娇玥冷嘲热讽,不施以援手的雄性兽人们,看着娇玥的眼里有些复杂。

    觉得娇玥是得祖先青睐的后代,那他们以后可不能得罪娇玥,冒犯了祖先了。

    而祖先托梦警示这事儿可不能空口无凭,所以在宣布这一切是祖先警示的时候,部落里的巫师便进行占卜,以此确定娇玥说的是真是假。

    占卜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所以娇玥事先找过巫师,让巫师包庇一下。

    巫师的性格古怪孤僻,不喜与人来往,但对一直以来对索玥却是极好的。原因就是巫师喜欢索玥的母亲,但索玥的母亲璐安在生完索玥后的两个月里的一次其他种族的兽人突袭虎族部落的时候死去了。

    而巫师对索玥好就源于索玥是璐安唯一的后代,对索玥这个小辈爱屋及乌,也一生没有和其他雌性兽人**交*配生子,将索玥当做了自己的女儿。

    虽然在占卜的事上作假是很严重的问题,可受不住娇玥的软磨硬泡和再三请求,而且娇玥那修建围墙的事情他也觉得很可行,于是便包庇了娇玥。

    计划得以顺利实行,娇玥心里微松了口气。

    娇玥之前计算了下,要修五公里的围墙才会能将部落围起来,所有的一切都靠人力,想要修成这堵围墙要花几个月的时间。

    但整个部落每天要吃很多食物,所以不可能每个兽人都参与其中,没有怀孕的雌性兽人可以加入修建围墙,另外再安排三分之一的雄性兽人参与修建围墙,算起来需要一年多才能修好。

    在这种时代,也算是个大工程了。

    说完这些事,兽人们纷纷离开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就没能好好的休息一下,娇玥打算今天就暂时不做别的事情了,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开始画设计图。

    娇玥一到木她的木屋门口就见雷奥站在她的家门口,看上去很是颓废。

    见娇玥回来了,他几步迎了上来,又好像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望着娇玥不知道该说什么。

    “雷奥,你在这儿干什么?”娇玥冷脸问道,对雷奥这种自以为是,不辨是非的人很是厌恶。

    “我、我是来问你一件事的,希望你能告诉我。”雷奥的眼睛红红的,布满血丝,一天不见就起了黑眼圈,很明显的昨晚没睡好。

    华音的离开,对他的打击很大啊!

    但娇玥对他没有丝毫的同情之心,雷奥越惨她心里就越爽。

    “什么事儿?你说。”娇玥的语气淡淡,有些不耐烦,感觉雷奥打扰了她的休息时间。

    “你知道华音让克朗和赛斯其找的地方在哪儿吗?”雷奥有些沮丧的问道,昨天他伤心过度,对华音感到十分的失望,赌气的离开了,想就此跟华音一刀两断。

    虽然他是这么想的,可心里还是希望华音回来跟他服软道歉留下来的。(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