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问道江湖记 > 第一七一章四掌门斗皓月阵,武帝师一曲白头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一七一章:四掌门斗皓月阵,武帝师一曲白头

    自从几年前天下间突降流火,凭空冒出个极乐教,教徒三五成群,遍地开花,各个都是不惜命的恶鬼,令人十分头痛。

    而许春秋便仿极乐教的特点,调教出新卫军。以江湖武帝城为依托,九疏十三密的庞大结构-疏密院为基石,新卫军初出茅庐,便撼地拔山。

    今日第一战,便是四斗人的四象阵!

    这四象阵远远看去,如皎洁圆月坠地,而上前硬拼的新卫军知道,看似圆润如珠的四象阵,表面罡风乱流,正是那无数条名满江湖的一袖苍龙在冲刷搅动,夹杂着锋锐无匹的三天红雀剑罡,更有号称内力不竭的白虎斗人滔天战意为后盾,天下最硬的异人玄武斗人为防守。凭那八尺长,一寸粗的铸铁枢机箭矢才能勉强射入半寸便被崩折弹出。两千斤的牵牛卫撞上去,立时被捣烂如肉泥。

    这四象阵以四斗人为阵眼,可大可小。针对敌人的数量与能力,此时放大到直径三十丈,以求最大范围杀灭敌人。

    正当四象阵向着武帝城稳步推进时,一记黑色流星刺入四象阵。

    正是那灵山剑派夏云海的钝剑墨麒麟。

    墨麒麟刺入之处,乱流迸射,肉眼可见的罡气喷薄出上百丈的气泉。

    霎时间四象阵由三十丈缩小到六丈,同刚刚的皎月光泽不同,立时光华夺目,晕纹翻涌。

    墨麒麟被远远弹出,飞入天际,玄武斗人也是认真的揉了揉胸口。

    随着四象大阵突然地变换,周围响起节奏鲜明的鼓声,无边无际的新卫军,正是伴着这声音虽然不大,却可以传出去很远的鱼龙鼓声而动。鼓声节奏突变,人潮有序流向四方。

    四斗人突遭袭击,却是速度不减反增,四象阵体积缩小后,威力暴增。

    数十呼吸间,几万人的镶龙卫、牵牛卫、穿云卫隐于四外林中。唯有虎贲卫的覆甲猛兽稍显杂乱。就连那几千斤一架的枢机弩,都快速消失于林中,只留下道道深达数寸的辙印。

    还有四五里距离便到达武帝城下,巍峨的城头已映入眼帘。其后如同擎天一柱的天下楼楼顶隐于云间。

    忽见地面上由远而近一风流侠士向前冲来,每一步迈出,仿若缩地成寸,瞬间向前几丈,停留刹那,又是一步迈出,出现在更前几丈。

    此人单掌前伸,另一掌伸向后。转瞬间便与四斗人相遇。

    正是安华派主,一掌震乾坤的秦笑非,号称红尘一掌,撼动乾坤。

    四斗人身后,茂密杉林,已经碾压出三十丈宽血红路。才行百丈,便与一跃而起秦笑非一掌对上,立时罡风四散,摧枯拉朽,倒下好大一片圆。余波竟吹上远方武帝城头。

    好一个安华派主!震得四象阵后移几丈,而后继续向前。

    腾空倒飞时,秦笑非甩手看了看袍袖尽碎的右臂,眉头一皱,换作一般人,莫说右臂全无,即便整个身躯,也被吸到四象阵表面化为齑粉。

    四象阵内,四斗人对视眼神,战意更浓。

    光华夺目的阵旁,身影腾挪,如老猿疾跑,如夸父逐日,易石派的病痨鬼,一步跃起,朴实的一掌拍在光球之上,而后辗转腾挪,一掌接一掌的按在球上,掌掌越发劲道,却丝毫不见动摇四象阵分毫。

    然而四斗人哪能不知,这易石派的八掌碎山,看似谁都能练的劈挂掌,可是实打实的经年累月才出真功夫,为五大派里最难练的水磨工夫。

    “哼!”玄武斗人怒哼,纵横一生,硬功无人能破,今天倒是要领教领教五大派的绝学。

    刚刚那一掌震乾坤,着实霸道,却也难以伤了玄武结界。这劈挂掌打的绵软无力,却掌掌寻找玄武气门,让玄武斗人好不生气,于是怒哼一声,便要以肉身法相,刚一刚这易石派绝学。

    第八掌落下,四象阵刹那暗淡,又瞬间恢复。

    “老四?”青龙斗人问。

    玄武斗人满面怒状道:“没事。”

    四象阵继续向前。

    又是一百丈,一大红袈裟从天飘落,立于原地,立地便成佛!一瞬间一尊金刚法相拔地而起,亦是高六丈,怒目四象阵,挡住去路,背北向南。

    西边的杉树上,粗布麻衣夏云海双手环胸,云端,一条黑线冲下,扯下白云丝丝缕缕,正是于不备间,破去四象阵三十丈,使其缩成六丈而被弹出去的墨麒麟,飞到夏云海身旁,缓慢游弋,有如灵兽,虎视眈眈。

    一步一震,步步生雷,大地震颤,衣袖破碎的秦笑非一掌反弹数十丈,自东面跑来。

    身如老猿,八掌险些震碎四象阵的病痨鬼,纵跃几番,立于四斗人南方。

    武帝城头,南宫裂天亦是禁不住双手扶在城阙上,伸长了脖子看远处这一场好戏。

    许春秋眉头紧皱,思索片刻,扭头看向西南,又是一股势力迅猛而来,正是驼驼岭胡占山等二百余位老少英雄。

    与之对冲而去,乃贾五娣等武帝城一百余高手。

    鱼龙鼓声下,两翼无边无沿的新卫军夹击而来。

    天生异象!数百位问道高手拼命搏杀,天地间突然雷雨交加,风霜齐聚,火莲怒放,土石飞扬。

    即便胡占山有言在先,叫大家莫要被新卫军冲散,但众位高手都是独来独往的侠客,聚在一起反而束缚了手脚,施展不开。更何况所问之道驳杂,常有自己人相互压制。故而双方刚一接触,便四散开来,隐没于茫茫新卫军人海之中。

    那贾五娣问道于力,早已归真,前冲之际,向上一招手,便扯下一支呼啸而过的枢机箭矢,运足全力向前掷去,黑色铸铁发出一声炸雷般音爆之声,而后化为一抹红,三位驼驼岭老英雄感觉出异样,低头看,身体被一箭穿出的洞已经焦糊,衣服冒出羸弱的火苗。但功夫高到如此地步,只要百年功力不散,一时三刻绝死不了。

    烧红的箭矢受阻之后威力减缓,却也炸开三人的身躯,最终撞倒第七人,使其胸腹内翻江倒海,内脏受损,这一箭才停下。

    如此多的高手打斗,场面震古烁今。却着实可怜了那数万新卫军。温热的血肉伴着冰冷的碎铁时时炸到空中,坚硬的白骨被染红,柔软的内脏被撕裂,痛苦的呻.吟声被掩盖在沉重脚步声中。

    血流成河,几个呼吸间便成百上千人死去。驼驼岭的高手不会留情,武帝城的高手又哪里顾得上留有余地不伤周围新卫军。

    即便铁甲撞击声音再铿锵,还是能听到那扎人心扉的骨头碎声,却无人能听到那武帝城头一个花甲书生的古筝和歌声。

    悠悠古筝,

    萧萧北风;

    黄天垂泣,

    厚土葬英雄。

    铁血挥洒,

    万人殒命;

    鹏上九天鲲归北冥。

    铿铿古筝,

    锵锵我声;

    青须驰骋,

    红巾伴君征。

    血可化河,

    骨为天擎;

    山河为我日月大同。

    哀哀古筝,

    滴滴泪莹;

    谁家儿女,

    今后不归程。

    老母摇井,

    病父田耕;

    嗷嗷我儿弱寐褓中。

    ……

    南宫裂天无意间瞥见天下书甲,而后大惊。

    许春秋自知造孽太深,一曲过后,泪流满面。哭的不是一曲歌白了满头,哭的是一天内多了十万游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