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纹阴师 > 第一千零九章 善心圆满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勐海芸对我说:“我要对你说的是——突破成仙的人,都是善良之人……所以,神仙都是至善的。”

    我说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了。

    “不,你不知道。”

    勐海芸又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虽然是那么说,但根本的原因,不是要求善良,其实,本质是求一个道心圆满,符合自己的心意,不违背自己的本心。”

    勐海芸又给我说,什么叫道心圆满。

    道心圆满,就是没有心魔。

    不做太大的缺德事,违背良心,留下疙瘩,这样,精气神圆满,再与肉身合一,就悟道成仙了。

    所以,神仙都是至善的。

    不追究问心无愧,心胸坦荡,道心圆满,难以成仙。

    勐海芸还调侃我:“像是旁门左道那些阴人,做缺德事太多,他们虽然恶,但人心底还是有良心的,再恶的人也会有本能些许愧疚,所以,他们也会有心结,是很难成仙的,可他们没有这方面的成仙打算,想乐善好施,成仙给其他人被分尸的想法。”

    勐海芸继续说。

    所以,有些阴行大家,会为禅坐闭关,剔除心魔,心里的疙瘩,要想办法释怀,或者想办法弥补,做到圆满,才可能成仙。

    古代的时候,才有一些得道高人,乐善好施,对世人救苦救难,最后得道成仙的传说,皆是由此而来。

    当然了。

    那都是想成仙的会这样,现在谁想成仙?

    一个个都懒得理会,甚至恶事坏事干尽,根本不修身养性。

    勐海芸也知道我身上的事情,忍不住轻声劝我。

    “程游,也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人的心性,还是比较容易成仙的。”

    我觉得,我是被夸了?

    “夸你个屁啊!!”

    勐海芸苦笑,说:“你都要死了,死到临头了,还觉得我在夸你?无语!如果你是苗倩倩那种坑货,一天到晚想着坑人,做坏事,到处打劫,我反而懒得理你呢,一点屁事没有!”

    我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要不,你做点缺德事,谋财害命,坑死几个人,内心有愧,就不用成仙了!人太善良,还是不太好的……成为了善良到极点的仙,就是被人分尸的命运——善到长生便是死。”

    “或许,程琦,正是因为知道这点,选择那一条匪夷所思的路。”

    这时,勐海芸又给我提供了第三条路。

    第一条是割肾,分一半给别人,自毁根基。

    第二条是找程琦那一条路,想办法逆转长生路,成为不死的仙。

    第三条是做缺德事,十恶不赦的坏事,良心有愧,道心有碍,有了心魔,就突破不了。

    这事情……

    讲道理,我很为难,还得看看,依我的想法,是在第一、第二条选择。

    至于作恶,问心有愧,我会良心不安,也睡不着觉……我觉得,人活在世——就是图一个心安理得。

    我想着想着,该怎么样抉择,就慢慢睡着了,毕竟。第二天还有一件阴活忙,得早点休息。

    至于我自己的事情……

    再想想办法。

    ……

    第二天早上,我们做完了几单生意,中午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吃完饭,就开始在店里等着乔一辉过来了。

    等到了三点钟,门口才停下了一辆黑色轿车,苏怡强拽着乔一辉,慢慢走了下车。

    乔一辉体态修长俊美,加上纤细不堪一握的腰肢,和修长笔直的双腿,给人一种中性美,如果不是喉结和平胸,比女性还要修长的体态,还真以为是一个美女。

    “好帅。”

    董小姐掩着嘴,笑了笑,“现在的姑娘,都喜欢这种类型的小鲜肉,白白嫩嫩的,偏向于中性之间,的确是生了一副好皮囊,再加上这音乐天赋,简直是迷死人不偿命。”

    就是这乔一辉,走路有点瘸。

    两条腿有些不自觉的分开,像是o型腿,臀部不自觉的岔开,十分的不自然。

    “人已经给你们拉来了,都好半天了,就是缩在宾馆里,就是不愿意来。”

    苏怡拽着人,有些愤愤不平,也有些哭笑不得,大声说:“老板,他就是害羞,你可得帮我们看一看他这个事情!看看是谁嫉妒我们,整我们小两口!嫉妒我们的好!”

    “放心吧,我会给你们调查清楚的。”我笑了笑,望向乔一辉,伸手握了握,“我是这家工作室的老板,我姓程,乔一辉先生,是吗?”

    “是,是我。”

    乔一辉低下头,有些沉默,不太敢直视我们,目光斜到旁边。

    他看起来比较直,有些怯懦,不是那种花花肠子,不会藏心思的人,一张脸,一下子都写满了躲闪。

    看来……

    是真有问题了。

    我们的猜测果然没错。

    这时,那苏怡有些激动,“老板,你查出是哪个小娘皮,搞的邪术了吗?竟然给弄个*长牙齿,真是坏透了!贱到了一定程度。”

    我说没有查出,如果可以,请苏小姐回避一下,我给乔一辉检查一下身体情况,单独聊一聊。

    “没事,我也去,我心里着急,想看看这个情况怎么弄,至于恶心,反正平常都是我……习惯了。”苏怡连忙说,满是关怀。

    我摇头说:那不一样,在自己人面前,他也就不紧张,但在外人面前,一起对他进行研究,还是很难拉下面子的。

    “是这样吗?”

    苏怡望着乔一辉,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成,看看谁干弄你,先把你身上的事情解决了之后,我们再找背后黑手去!”

    苏怡走了出去,做到车上。

    而我带着一瘸一拐的乔一辉,走进了里面的纹身室。

    我看着这俊俏的帅哥,说:这走路,不舒服吧?

    “是不舒服。”

    乔一辉有些放不开,似乎有些怕我们,很怂。

    我又问了一句,“你这个‘拾人牙慧’的阴术,刚刚做得没有多久吧?走路,还没有适应?”

    乔一辉一听“拾人牙慧”这四个字,彻底不说话了。

    我看着他沉默,看来果然是知道这个事情,这个阴术,十有八九是他自己做的了,夺走了别人的音乐智慧。

    我眯了眯眼,又说:“那苏怡,看起来对你挺好的啊,这样都跟着你……你不给我讲一讲,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不然她那边,我也不好解释。”

    乔一辉低着头,忽然说:拾人牙慧,你们这些高人,都知道这个东西吗?

    我笑了,说:那得看人了!一般水平的圈内人,是不知道这个的,那苏怡懂行,他打听了附近几个城市里,就我最厉害,来找我办活……我也是问了圈子里的其他朋友,才懂得有这个玩意儿。

    我的潜在意思是,我的人脉很广,他不给我交代清楚,是很难离开这片地方了,也别想着逃,逃是逃不掉的,这活接了,我就得有负责。

    乔一辉伸手,忽然摸了摸屁股,似乎在等待着回应,说:“这个事……说来话长,既然杨哥说没问题,我就说。”

    “杨哥?”我皱眉:你伸手到屁股上,是在和人沟通吗……

    “读唇语。”他低声说,“我学了好久,才会的。”

    唇,唇语?

    我们一脸震惊,是彻底反应了过来。

    竟然还有这种方式。

    但我一想到那十分恶心的画面,一只手,在上面轻轻的来回抚摸,我就鸡皮疙瘩,不由得起了一身。

    “杨哥,是吗?没事的。”

    旁边的苗倩倩也笑了笑,收敛了神色,说:说说呗,反正我们几个人都给你听着,我们很有耐心的。

    乔一辉看着我们,知道自己是彻底躲不过去了,就拉开了话匣子,给我们讲起了他这几年身上发生的事情,还有他身上的这位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