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大明闲人 > 第982章:各有应对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是的,苏默在尝试用他那有限的电力知识,在这个时空制造一个最粗糙的发电机。

    他倒是没想着能弄出个什么真正有用的玩意儿,只需要能发出一些电来阴到人就成。

    曾经当时在武清时,他倒是勉强做出了一个微型的小电机,但真要放大到现在这个程度,能发出对人有些威胁的那种,成不成的就只能看脸了。

    好在他运气不错,在费了无数工夫,几经调整后,终于算是有了些成果。今夜,就是检验成果的时刻。苏默很激动,他觉得能搞出电来,终于可以自称一声大发明……咳咳,大搬运家了。即使这玩意儿再粗糙也不是他发明的,他只能算个搬运家,发明家的头衔还是留给人家原主吧。

    “好好,都动起来,动起来。对,对,就是这样,goodboy……”他跑前跑后的喊着号子,看着铜线附近的草尖纷纷颤动折弯,眼神很激动。

    “少爷,少爷!”正激动着呢,忽的听到一连声急促的喊声。微微一鄂转头看去,却见正是唐猛快步跑了过来,脸上尚自带着几分凝重之色,不由心中一动。

    当下挥手让众人暂且休息,自己则转身迎上,低声道:“猛子,咋了?”

    唐猛小声道:“少爷,咱们外面的兄弟说是听到一些动静,派人顺着声儿摸过去看了,不过最终只发现了一匹马。马臀上还受了伤,倒是在马背上还发现了这个。”说着,将一个革囊递了过来。

    苏默疑惑的看看他,顺手接过来,就着火把的光翻看起来。唐猛在旁伸手,在那革囊一个角落指了指提醒他。

    苏默顺着看过去,目光及处,不由的霍然色变,猛地抬头看向他。唐猛没说话,只是面色沉重的点点头。

    那里,有一个极小的绣字:常。

    苏默记得,这个标记,似乎上次在常家兄弟那里见到过。也就是说,这个革囊应该是属于常家的物品。

    常家应他所邀,由徐光祚带着往这里来,算起来也该差不多是时候到了。可是现在,却忽然从一匹单独的伤马上发现这个水囊,这里面的含义,可就有些费思量了。

    是常家的队伍出了什么事儿了?还是说,这只是个个例?但不管究竟是什么,从当下看来,显然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苏默沉吟了下,抬头道:“猛子,传令下去,今夜让大伙儿提高警惕,所有人马不离鞍,刀不离身,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他沉声吩咐道,唐猛眼神一亮,大声应了,便要转身。苏默连忙拉住,没好气的道:“你急什么,见到打仗就小过年似的,对生活就那么绝望?”

    唐猛一窒,脸孔憋得涨红。这叫士气高昂好不好,为啥到了你嘴里,就成我对生活绝望了?这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低调些,悄悄的去通知,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惊慌,懂?”瞅着唐猛那幽怨的小眼神,苏某人总算是没再舞弄他那条毒舌,转而解释了一下。

    见唐猛明白了,这才又道:“再派出几队斥候,这次走远点,唔,就多放出五十里吧……”

    “五十里?!”唐猛正点着头,猛地听到这个要求,好悬没咬到舌头,一脸的震惊。

    新城这边每天派出的斥候,此时已经是五十里开外了。如果再加上五十里,那可就是到了百里开外,这即便是在对战时行军途中,都算的上超远距离了。此时他们据城而守,却也要放出百里哨探,不得不让唐猛咋舌了。

    苏默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斥道:“夯货,小心无大错,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让你们多放出五十里哨探,即是探查敌踪,也是要你们打探一下光祚和常家他们究竟是不是到了。这个时候,冷不丁跑出这么一匹伤马来,这事儿怕是不简单啊。”

    唐猛猛省,赶忙点头称是。

    苏默摆摆手让他下去了,自己则转头看向远处漆黑的夜空,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独自一人站了一会儿,最终脸色恢复正常,转身溜溜达达回去了。到的再站到那台巨大而难看的发电机前后,才笑眯眯的向众人道声辛苦,并令人搬来一筐铜钱,挨个的发了下去。

    众人一阵欢呼,赞美声不绝于耳。神奇公子也好,神经公子也罢,虽然总是弄些让大家感到莫名其妙的事儿,但每次却都出手大方,让众人很是拥戴。

    苏默笑眯眯的一一点头应着,让众人都下去休息。不过走之前,却又下了一个古怪的命令。那就是以二十人为一队,分批休息。每次总是留出一队人保持清醒,以配合巡城士卒进行防守。

    苦力们也要协助防守了?众人先是一楞,随即有些惊慌起来。一般可都是在城池即将要守不住时,才会征发民夫上阵的。早听闻这些日子有传闻说,草原上的几股最厉害的马匪要来攻打新城,现在看来果然是要来了吗?这都要民夫们准备上阵了,可见情形之危急了。

    大伙儿心中惶惶,但是出奇的没有一个人多问什么,也没有人想着要跑什么的。这一来是小苏公子待大伙儿极好,谁也不好这个时候掉链子;二来嘛,这大草原上无遮无拦的,就算能跑又往里跑去?守在这城里还好些,倘若真个离了城池的掩护,那除了死,再没有任何结局可言了。

    苏默敏锐的察觉到了众人的心思,眼珠儿一转,笑呵呵的解释道:“大伙儿可不是想岔了什么?咱们今个儿研究出的这玩意儿,可就老少爷们你们懂得怎么玩啊,要是你们都睡了,一旦真有啥事儿,难不成等着再去喊你们起来?咱们这些大兵们可是需要上阵杀敌的,终是做不来这些的不是。从今个儿起,这种协防就要一直执行下去的。当然,也不会让大伙儿白干,每次协防,回头都是会给出一个大钱的报酬的。”

    众人一听,这才恍悟过来,但随即便又是一阵激动。老天爷,自己刚才没听错吧?就这么协防……呃,苏公子是这么说的吧?这个协防一次,就给一个大钱儿?那岂不是要发了?众人眼珠子都要绿了,亮闪闪的,大晚上乍一看,不知道的还当是碰上了一群狼了。

    这个时代,一个大钱儿的购买力绝对不小。像苏默他爹当初,两个大钱儿就买回来三个火烧。这每次一个大钱儿看似不多,但架不住积累起来可就可观了啊。

    新城初建,防守之事自然是重中之重。苏公子搞出的这个玩意儿,眼下已经很明显了,也是要划归防御体系里的。只不过,原本这些军械都是需要军中士卒掌控的,现在却只需他们这些民夫也能操纵了。如此一来,那可不是一桩长久的活计了?

    即便是一晚上一人轮一次,那一月下来就是三十个大钱儿。那一年呢?那可是三百六十五个……天啦噜,不能想,不能想了,会疯的。单此一项,一人就能养活一家三口数月了,这如何能不让众人疯狂?

    “小苏公子放心,咱们定是能做好的。”

    “对,没错!小苏公子就放心交给咱们吧。即便是盗匪又或鞑子来了,咱们也是不怕的。”

    “就是就是,话说老子早就想杀鞑子了,就是一直没机会,这下可好了……”

    “拉倒吧你,就你?刚才就是你,第一个脸色都变了,该不会尿裤了吧都,哈哈哈……”

    “……王二家的,你特么放屁!老子……哪有……。”

    众人七嘴八舌的嚷嚷起来,一时间都兴奋的哪还有半点睡意?简直恨不得现在就有敌人来袭,好让小苏公子看看,放心的将这活儿交给大家,并且一直这么长久做下去才好。

    苏默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的光泽,面上却只是微笑着频频点头。嗯,还要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那样子。

    请将不如激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个时候真要告诉他们,外面待会儿或会有变故,怕是即便有人肯壮着胆子参与,也绝对达不到这个效果。

    眼下好了,不过几句话,加上几把大钱儿,这帮憨厚老实的民夫就变成了嗷嗷叫的凶狼。小苏公子感觉自己简直犹如军神附体了有木有?

    也不再去管这些民夫仍在那儿激动的聚成堆议论不休,扯过一个亲随又低声吩咐了几句,苏默这才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去。那匹突兀出现的伤马,让他敏锐的察觉到了,或许有什么事儿超出了他的掌控。他必须去做出应对,可不能阴沟里翻了船,坏了自己伟岸光辉的形象。

    黑暗中的新城,在无人觉察中悄然发生着什么,若是按照玄幻点的说法,或许有那识感强大的大能,大抵会觉察出,眼下的新城忽然似是多出了一种狰狞的感觉,犹如一只沉睡的凶兽,慢慢苏醒了过来。

    徐光祚的应对终是见效了。

    而此时,仍是那处林子外,嫣娘目光冷冽的骑在马上,听着刚刚转回的各路追击的回报。

    “……那边三匹马都是咱们的,马上的也都是咱们人,被杀死了绑在马上……”

    “……东边林子后面似乎有些不对劲儿,疑似有不知数量的伏兵。天太黑,咱们的人不敢贸然过去打探,只能看到有阵阵尘头扬起,还能听到一些隐约的蹄声和马嘶之声……”

    “那土岗子上没有别个,看痕迹,最多只有一两个人的样子……”

    “……刚才那跑掉的家伙钻林子里了,马也弃了。不过这会儿被兄弟们围在里面了,倒是藏的深,一时半会儿不好找。或许等天亮了的就……”

    嫣娘漂亮的杏眼渐渐眯起来,缓缓抬手打断了下面人的汇报。目光转而向方才的来路望了望,又转头望向身前的密林,最后,则把目光遥遥望向新城方向,脸上若有所思。

    片刻后,她猛地抬起头来,冷冽一笑,哼道:“故弄玄虚,倒是险些中了他的计。不过这也反倒暴露了那边的虚实了,看来,那新城真是空虚了,否则,又何须这般费尽心机,试图拖延咱们?来人!”她忽的叱喝一声。

    旁边众喽啰齐声相应,嫣娘目光流转,冷声下令道:“留出十人,守住这林子,直到将那小贼抓到。其他人,跟我回去,即刻开拔,疾袭鄂尔多斯!”

    众马匪轰然而应,唿哨声中,纷纷拨转马头,疾风般驰了出去。不多时,大地再次响起沉闷的轰响,地面微微震动之际,千余骑兵如同奔涌的潮水般,向着远方的新城滚滚而去。

    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