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塞外江南 > 第五百八十五章 令人无语的王姓老人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虽说这个王姓老者是被流放到炎黄铁旅负责联络,但是要是双方撕破脸皮的话,他身后的那个势力肯定不会帮炎黄铁旅说话,反而会庇护这个刘芳出来的子弟。

    龙行天呵呵一笑,“王师弟来尝尝我从外界弄来的神仙醉,看看效果怎么样”。

    王姓老者听龙行天这一说,脸色变幻了几下,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带着疑问问道:“龙师兄,这酒是神仙醉”。

    龙行天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了王师弟,你也听说过神仙醉”。现在的龙行天看到王姓老人表情的变化,就好比六月天吃了一个冰镇西瓜一样,一个字就是爽。

    这么多年来,这个王姓老者一直仗着背后势力,对炎黄铁旅吆五喝六,就好似他是炎黄铁旅的当家人一样,而他们这些正宗的创始人却成了客人。

    “龙师兄,这神仙醉我也听说过,不是说外面市场上也出现了一种神仙醉的药酒,可那种神仙醉没有这个作用啊”。

    从哪个地方出来的他,每年都要回到那个地方一段时间去汇报工作,在回去的时候也必然要给那个地方的一些长辈带回去一些比较稀奇的东西,去讨好他背后之人,好让他得到一点好处,早点回到那个地方,也好离开这个灵气缺乏的地方。

    今年在春节之前,王姓老者也派人到各个地方采集礼物,而采集回来的礼物中恰好有杨承志出产的神仙醉和一抹白。

    王姓老者也品尝和研究了这两样产品,知道这两种东西就是在他们那个地方也是不多见,所以就把这两种礼物带回去,结果这两种礼物在那个地方受到了褒奖。

    受到褒奖之后的他,更是下决心要将这两种东西的配方弄回去,真要是这样,自己或许真的能回到那个地方。

    今天听龙行天说这种药酒是神仙醉,他一下想到了自己带回去的神仙醉,可是这两种酒的味道虽然有些相似,可是这功效却相差的太大,一种是供日常饮用的,另一种却是增加修炼速度的。

    这一来,王姓老者的心思就活泛起来,心中有一种把这种药酒的配方占为己有的想法,他知道真要是能得到这种药酒的配方,那他在那个地方的地位肯定会提高,能增加修炼速度的药酒,就是在他们的那个地方也是少见。

    想明白这点,王姓老者端起杨承志给他倒好的那杯神仙醉,看到酒杯口上的那层淡淡的酒雾,王姓老者目光一缩,心头一动,见多识广的他,一下就知道这药酒有些年头了,要不然的话可没有酒雾产生。

    王姓老者低头轻抿了一口神仙醉,浓郁的酒香让他眼睛一亮,等药酒下腹,就感到这药酒化作一道道气流进入到筋脉之中。

    感受到药酒的神奇,王姓老者的脸可就精彩了,活了几百年的他还真没有喝过这样的药酒,刚才听龙行天说这药酒能增加修炼速度,再闻了一下药酒的味道,他也相信龙行天所说的话。

    可他没想到这药酒的药性这样大,就这一口就能让经脉中的内力活动起来,这要是一天喝上一斤那效果会是什么样。

    想明白这点,王姓老者暗自咬了咬牙,这神仙醉的配方一定要搞到手,就是搞不到手,这种配方也不能落入别的势力手中,这药酒的功效也太逆天了。

    要是让那些老对手得到这个配方的话,那他所在的那个势力的地位可就不保了,试想一下,你修炼一天修为能有什么增加,可是人家在服食下这种药酒之后,修炼一天课,而此人却直接提出了这个不要脸的的要求,而且还不是和杨承志商量,好似自己就能做杨承志的主一样。

    坐在南宫昊天的杨承志听到王姓老者的话也是一愣,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只见了两面一句话也没说的这个老者怎么就能提出这样的要求,看样子这人信心十足,好似自己一听到这个要求就能满足他,立即把酒方贡献出来一样。

    南宫昊天等人也不由看向王姓老者,脸上流露出鄙夷的表情,深知王姓老人为人的他们也没想到这人的不要脸的程度。

    龙行天看了杨承志一眼,想看看杨承志是什么反应,不过看到杨承志在一愣之后,就恢复了平静,脸上一片淡然好似这事情和他无关一样,不由苦笑一下。

    杨承志的性子这几天他也大致了解了一下,这个孩子的自主性特别强,别看对谁都恭恭敬敬,但是这是在不触及他底线的情况下,要是触及了他的底线,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他不害怕杨承志恼怒,但就是害怕杨承志这种淡然的样子,这只能说明杨承志这个孩子吧刚才王姓老者的话当做耳旁风了。

    想明白这单,龙行天不禁为杨承志担忧起来,杨承志不知道这个王姓老者的背景,但是他们这几个人可是清楚。

    他害怕这个王姓老者要是得不到神仙醉的配方,会对杨承志不理,原来他的意思是想通过这神仙醉,让王姓老者高看杨承志几眼,却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倒是王姓老者得寸进尺,打起了配方的注意。

    “王师弟,这方子是承志的承志一位长辈的,组织这些药酒也是从承志那里购买过来的,里面有很多的药草都是在外界难以得到的”。

    王姓老者听后,哦了一声,淡淡的说道:“这不是正好,你们弄不到神仙醉配方中的药草,我们那里的药草储存量不少,正好酿制这种药酒,等酿制出来药酒,我会给你们适当调配一些。

    龙行天等人听王姓老者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好似这神仙醉已经是他囊中之物,而调配给炎黄铁旅神仙醉好似施舍一样。

    龙行天面色难看的说道:”张师弟,这事情我好像做不了主,这神仙醉的配方不是我说了算,这事情的要问承志家中的长辈“。

    王姓老者听到这话,脱口说道:“他不是你们组织的人,再说了他是南宫师弟的弟子,拿出这个配方孝敬一下师门,有何不可”。

    “王师弟,承志还不是组织的成员,再说承志也没有义务把家中珍藏的药酒配方送给组织,这事情我不能做主”。

    王姓老者原本强行挤出的一丝笑容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转脸看着杨承志道:“小伙子,刚才说的话你也听见了,这种药酒的配方放在你那里也没有用处,开个价把配方卖给我”。

    杨承志头也没台,只是哼了一声,低头继续吃餐桌上的菜肴,好似餐桌上的菜肴要比这个王姓老者的话更有吸引力。

    看到杨承志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王姓老者的脸一下变的铁青,一拍桌子,大声说道:“小子,我再跟你说话,你家大人是怎么教导你的,不知道长辈和你说话要认真回答”。

    坐在杨承志旁边的南宫昊天刚要发火,龙行天一个眼神把他制止住,南宫昊天见大哥不让他出头,只得忍着性子坐在那里。

    现在的他一眼也不想看这个王姓老者,什么玩意了,自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活了几百岁了,只知道指三画四,来炎黄铁旅这么长时间了,一点好事没办,这坏事倒是办了不少。

    真不知道那个地方的人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让驴踢了,怎么就派过来这么一个东西调节双方的关系。

    龙行天之所以制止南宫昊天,主要他看出杨承志这样做必然有他的道理,这并不是他就怕了那个王姓老者,主要是想看看杨承志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杨承志斯条慢理的放下筷子,抽了一点餐巾纸擦了一下嘴,看着站在那里暴跳如雷的王姓老者,淡淡的说道:“谁是我长辈,你难道是我的长辈,爷爷教导过我,凡事都有个礼尚往来,刚才我问你好的时候,你怎么就忘记你是长辈了,现在想当长辈,对不起我没有你这样的长辈”。

    说完这话,杨承志继续说道:“你说的不错,这神仙醉配方中所需的药草或许现在我真的找不到,但是不代表永远找不到,所以对于你刚刚说的事情,我送你两个字,不卖”。

    王姓老者听杨承志这一说,一阵语结,自己刚才是看这个小子不顺眼,再说自己怎么说也是那个地方出来的,所以对于杨承志的问候,他就当没有听到,可现在事情轮到他头上,刚才人家给你问好,你不理,现在你问人家,人家也不理你,这也算是礼尚往来了。

    现在的王姓老者这脸上可就精彩万分,一会青、一会白、一会紫,好似万花筒一样转换不定,他现在才明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了。

    他不说话,另外一张桌子上坐着的五人可就着急了,从来到炎黄铁旅他们什么时候不是受人吹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今天却让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子把他们的师叔给一通数落,这怎么能让他们淡定,马脸男子一拍桌子,“小子,你是什么东西,怎么和王师叔这样说话,信不信我废了你”。

    杨承志扫了一眼那个马脸中年,从他身上的气息波动,杨承志知道这个马脸汉子的修为比自己要高,他感受不到这人的修为。

    不过就是这样,杨承志也没有一丝的惧怕,淡淡的说道:“我是什么东西不用你管,倒是你一大把年纪了,大呼小叫的,你家长辈没教导过你,在长辈面前不能随意喧哗,刚才你们的教养在那里”。

    这话一出,马脸汉子一下无语,一直嚣张惯了的他们,还从来没有吧这事情当做回事情,正如杨承志所说,他们再那个地方要是在师门长辈面前大声喧哗的话,肯定会受到责罚。

    可自从到了这个地方,他们都认为高人一等,早吧这个规矩忘却,今天让杨承志提及,他也是无话可说。

    王姓老者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杨承志,心头有了打算,不过并没有说出来,而是转脸看向南宫昊天,“南宫师弟,你就没什么说的,一个小辈对着长辈大喊大叫的成何体统”。

    南宫昊天淡淡一笑,“王师兄,我怎么没有听到承志大喊大叫,反倒是听到你们几个人一直大声喧哗,我觉得承志做的挺好,对待什么人就的什么法子”。

    说完这话,南宫昊天看着杨承志笑着说道:“承志,以后就这样,有什么事情为师给你做主”。

    听南宫昊天这样说,杨承志有种想哭的冲动,他知道师父这样做事不让他受到一丝的委屈,但这样必然会得罪王姓老者他们几个人。

    不过再想想,这个地方是师父他们几个创办的,就是王姓老者在这里也不能有什么诡计吧,杨承志也就释然。

    “师父,徒儿记下了,等过些天天气转暖,我再进几趟山,看看能不能弄到什么好一点的药草,给师傅和各位师叔伯在弄点丹药”。

    杨承志之所以这样说,也有他的原因,反正双方已经撕破脸皮,在给对方添点堵头也不错。

    听杨承志这样一说,王姓老者和那五个中年人不由的气乐了,王姓老者朝南宫昊天拱了拱手,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南宫师弟,恭喜你收了一位高徒,但不知道你这高徒能给你们炼制什么丹药”。

    这话中明显带着讽刺,他们都知道炎黄铁旅种只有老六上官风可以炼制丹药,可是因为药草的缺乏,上官风这么多年来,开炉炼丹的次数那是屈指可数。

    这现在杨承志却说采集一些药草给南宫昊天他们这些人弄点丹药,他们如何能够相信,这炎黄铁旅一个背后有华夏政府的一个组织都不能有药草供上官风炼制丹药,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啦的矛头小子,张口就说炼制丹药,他们怎么能够相信。

    在说了,就是他们出身的那个地方,这丹药也不是说拿出就可以拿出来的,只不过是那个地方的药草数量相对于外界来说要多一点。

    但即使是药草数量想对较多,但现世界遗留下来的丹方毕竟太少,所以也只能炼制有限的丹药。

    现在的他们听到杨承志这样说,就好似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王姓长老脸上露出了那种一种耐人寻味的笑容。

    另外一张餐桌上的五人更是夸张,一个个笑的是前仰后合,完全忘记了杨承志刚才是怎么贬低他们六个人了。

    他们这样的表情,到让龙行天等人觉得可笑,他们不知道杨承志,可龙行天等人知道,现在炎黄铁旅的秘密仓库中储存这杨承志供给组织的大批丹药。

    他们觉得杨承志的话是一个笑话,但龙行天等人却不认为,他们这以后的丹药还真的要靠杨承志。

    毕竟杨承志有着药草的来源,那五头雕类奇兽就是他们最大的依仗,杨承志说出这句话他们并不感到意外。反倒是觉得杨承志在现在这个时候说出丹药的事情有点不妥。

    几人效果之后,王姓老者看着龙行天说道:“龙师兄,这孩子说的是不是真的,我记得一直是上官师弟负责炼制丹药,这怎么成了他了”。

    龙行天面带复杂的看了眼杨承志,笑着说道:“王师弟,你别听这孩子瞎说,他哪能炼制什么丹药,是他的一位长者懂得炼制丹药,他也就是懂得一些药草,运气好的话能采摘会一点”。

    王姓老人听龙行天确定的话语,脸色一变,追问道:“龙师兄,这孩子的家里真的有长辈能炼制丹药”。

    龙行天看了一眼杨承志,见杨承志没有什么反应,就说道:“是的,王师弟,承志的确有一个长辈可以炼制丹药,不过承志从来没有说过这个长辈是谁,我们也没有见过”。

    王姓老者转脸看向杨承志,不过并没有说话,毕竟刚才两人闹成那样,现在要是在去问杨承志有失面子。

    龙行天看到王姓老者的样子,知道他对杨承志感了兴趣,于是笑着说道:“王师弟,承志这次过来带过来一些丹药,这丹药虽说带咱们这样的修为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对于那些刚刚进入修炼没有达到后天的小辈用处不小,等完了送你几瓶”。

    王姓老者眼睛一亮,“龙师兄什么丹药”。

    “壮骨丹,专供后天以下层次的修炼者服食”。龙行天可不敢吧紫韵丹和改良后的丹药说给王姓老者,他害怕王姓老者知道其它丹药之后会采取不利于杨承志的举动。

    虽说他们虚构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人物,但是也害怕王姓老者采取极短措施,毕竟杨承志现在才是后天后期巅峰的修为,根本不能够和王姓老者这个先天后期的高手抗衡。

    听龙行天说出壮骨丹之后,王姓老者摇了摇头,但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龙师兄,能不能让我看看这种丹药”。

    龙行天不好意思的说道:“王师弟,你也知道我不服食那种丹药,我不会带在身边的”。说完这话,龙行天看着杨承志说道:“承志,你手头还有没有壮骨丹,给你王师伯看看”。

    杨承志看了眼王姓老者,好似不情愿的从背包中拿出一个玉瓶,放到桌子上,并没有递给王姓老者。

    龙行天等人看到杨承志这个举动,心里苦笑一下,原本他们想让杨承志借着丹药和王姓老者缓和一下关系,却不想杨承志这个孩子却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王姓老者脸色一僵,他没想到杨承志不把丹药递给他,而是直接放到了桌子上,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毕竟两人刚才恼的挺僵。

    王姓老人探手拿过餐桌上放置的玉瓶,揭开盖子,一股淡淡的药香从瓶口散逸出来,王姓老者倒出一粒丹药,放在鼻子下闻了几下,眼睛一亮。

  http://www.9xds.com/book/3155/235237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