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他的小心肝 > 3.03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苏棠属于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阮念向来拿她没辙,只好用课本挡着脸,稍微靠后,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跟她粗略说了一遍。

    “……哎呀,你这人是不是傻啊,帅哥都把微信递到你面前了,你居然没带手机?”苏棠痛心疾首地教训她道,“好歹留个微信号嘛,真是气死人了。”

    “留了要干嘛……”她跟他又不熟,以后也没打算熟,“你想要吗?”

    “喂,帅哥的微信谁不想要。”苏棠翻了个白眼,对自家闺蜜的死脑筋深感无奈,“就算你不要,可以留着转手给别人啊,笨。”

    阮念:“……”还以为棠棠看上了人家,原来净想着发财去了。

    “苏棠!现在早读呢,你书拿没拿出来?”

    语文科代在讲台上一嗓子吼过来,威力惊人,几乎全班都看过来了,阮念一向守纪律,低下头坐直了身子继续读书,后面的苏棠却不嫌事儿大地回吼了一嗓子:“早拿出来了,你没看见嘛!”

    8班的人员没什么大变动,班干部也基本没换人,像阮念就还是英语科代,唯独之前的语文科代选文科走了,这学期换了一个外班来的男生接任,叫易峥,高一就在隔壁班,时常能见到,成日架着副细框眼镜装斯文,苏棠对这种正儿八经的书呆子最没好感了。

    “……棠棠。”

    四周传来低低的笑声,阮念低声示意她别闹了,苏棠正得意自己给这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语文科代来了个下马威,回了句没事,接着就听人家没好气地回敬:“书拿反了知不知道?”

    苏棠:“……”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全班哄堂大笑。

    ******

    “你说,这个姓易的是不是有毛病?当时说话的绝对不止我一个,就非要指着我说,玩儿针对呢?”

    中午吃饭的时候,苏棠边扒拉着餐盘里稀稀拉拉的菜,边愤愤地抱怨,阮念见她不太有胃口的样子,把今天加餐的卤水鸡腿夹到她盘子里:“怎么会呀,他又不认识你。”

    “认识的,他是学生会文娱部部长,高一排艺术节的时候,我跟他打过几次交道,不然他怎么叫得出我名字……你干嘛,难得这抠门饭堂加一次菜,你还不要?”

    阮念摇头:“我有点饱了,吃不完。”

    “啧啧,吃得真少。”苏棠拎着鸡腿,用勺子把肉全刮下来,再夹着吃,“每次跟你一起吃饭,我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个女的了。”

    阮念笑笑:“哪有,你比我高那么多,多吃点也正常啊。”

    “是啊是啊,我都快高成个男的了。”苏棠身高175,别说女生,班上比她高的男生都没几个,“大概也就跳舞的时候能找回点儿女人味吧,哈哈。”

    “唔,可能是地域原因吧?”听说北方人普遍比南方人要高一些,苏棠父母都是北方人,她长得高也正常,“其实你跳舞挺厉害的,有想过……参加艺考吗?”

    “不知道。”苏棠耸耸肩,坦然道,“我爸妈的意思是让我去的,但艺考也不是那么容易过的,我想先学着吧,看高二成绩怎样再说。”

    阮念说:“嗯……那你用功点,别老是抄作业了。”

    苏棠挑眉:“我哪有!”

    阮念:“昨天你不是……”

    苏棠反应很快,摆摆手:“昨天还算是高一嘛,从今天起,今天起。”

    阮念好心提醒她:“可别被语文科代再抓到了。”

    “……他敢!”苏棠双眸怒瞪,“我让他这脸丢遍全高二!”

    “好好好,你快点吃啦。”阮念看看时间,轻声催促,“等会儿打铃就回不了宿舍了。”

    二中并非全封闭学校,学生可自由选择走读或住宿,午休时间住宿生回寝室休息,走读生则留在自己班的教室,两人吃完饭一起走回去,到教学楼才分开。

    回到8班,在座位的同学没几个,意外的是蒋逸舟竟也在教室里,依旧是趴在桌上睡觉。

    这人好像怎么也睡不够似的,今早五节课,每次她不经意回头去看,他都是一样的姿势在睡,顶多在前面竖本书挡着,也就他坐最后一排,地理位置偏僻,老师才懒得多管。

    阮念收回视线,到自己座位拿保温瓶准备去倒水,旁边忽然闪过来一个人,肥实的圆脸撑着憨笑,朝她伸出手,带着些许不好意思道:“我、我帮你倒吧……顺路。”

    阮念一看就认出来了,是昨天在公交车站见到的胖子,叫周鹏,还有另一个人也分到这班了,好像叫林昊,在她的余光里对周鹏拼命地挤眉弄眼,不知想暗示什么。

    “不用了,我自己……”

    “那我和你一起去。”周鹏赶紧追加道。

    “……”阮念是想拒绝的,可每层楼的直饮水机就一台,怎么走不都是那条路,只好默认,拿着保温瓶出去了。

    她性子慢热,也不太会找话题,跟不熟的人更是如此,听周鹏在旁边扯些毫无营养的话,出于礼貌应和几声,只盼着饮水机出水快些,好让她早点儿倒满回教室。

    “哟,这不是大鹏吗?”

    一道粗犷的男声由远而近,调侃似的语气并不友善,旁边的周鹏立时没了声儿,整个人骤然僵住,连水满溢出了瓶口都没察觉。

    阮念接水的动作一顿,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

    “怎么,忙着泡妞儿呢?打招呼都不应,才一个暑假不见,连我是谁都不认识了?”

    这话一听就是来找麻烦的,阮念飞快地看了眼从楼梯下来的人,觉得他有些面熟,周鹏只干笑着不敢说话,往后退时一身的肥肉都在抖。

    “说话呀,哑巴了?”

    阮念本就站在靠里的位置,身后两面是墙,唯一的通路只剩右边的男厕所,周鹏再退,她简直无路可走,默默低着头将瓶盖拧好,贴着墙角拼命缩,恨不能缩缩缩成一个透明的小点。

    她真是千万个后悔跟周鹏一起来倒水,也太会挑时间了。

    “辉、辉哥好……”

    “好个屁!”辉哥恶狠狠推了周鹏一下,他看着精瘦,手劲儿却大得很,周鹏这么大分量的人被他推得险些坐倒在地,“欠我的钱啥时候还?给个准话。”

    周鹏颤巍巍地回:“我没……”

    “没钱是吧?”辉哥咧嘴一笑,猛地揪住他衣领道,“那好,正巧今儿心情差,给小爷我当把陪练怎么样?”

    说罢便拎着周鹏一把扔进了男厕,肥肉撞击地板的闷响重得吓人,很快阮念听见里头传来周鹏带哭腔的痛呼,一声又一声,叫得她浑身发凉。

    这个时间刚打过午休铃,学生基本都回教室了,走道上空落落的连个人影都没有,根本没人会留意到这边的动静。

    ……去找、找老师吧?

    阮念再不想惹事,也没办法眼睁睁看同学被打还见死不救,趁现在那个辉哥忙着揍人没注意到她,不如赶紧去办公室找……

    “喂,还有你!”

    阮念一僵。

    完了。

    “别他妈在外面瞎晃,想招谁来呢?”

    辉哥也不是个蠢的,一看外面那姑娘想走,就知道她要去找老师来,立马恶声恶气威胁道:“给老子滚进来!”

    阮念远远瞅见周鹏已经躺地上不动了,腿都有些发软,打死不愿意进去:“我……这、这是男厕,我……”

    “妈的,别让我说第二遍!”

    阮念怕得快哭了,咬着牙还是不肯进去,心想自己跑得还算快,如果现在起身往办公室跑,估计能在他追上之前……

    “你干嘛?”

    低沉的嗓音自上方冷冷砸来,语气一如既往的暴躁和不耐,阮念抬起头,果然看见高大的男生插着兜走过来,瞥了眼厕所门边的标识,嘴角微抽:“这是男厕吧?你……”

    “说了让你滚进来!没听见?”

    辉哥见她傻愣着不听话,气冲冲地出来要动手,不料门外又多了个人,以为是她喊来的帮手,正要开口,对方已经屈肘往他胸口捅去,将他撞开了好几步,差点儿磕到墙根去。

    “别他妈挡路。”蒋逸舟看都没看他一眼,收手插兜,径自往里面走。

    “……操!你小子找打!”

    辉哥捂着胸口站起来,骂骂咧咧也跟了进去,紧接着“砰”一声闷响,像是谁被狠狠推到了门板上,拳打脚踢,偶尔夹杂着几声不堪入耳的叫骂,阮念不敢往里面看,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扶着墙杵在原地,只盼着腿快别软了,好歹让她走去办公室啊。

    可惜事不如愿。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阮念感觉腿差不多能走了,里面的动静倒是消停不少,像是打完了,没多久有个人跌跌撞撞地跑出来:“……呸,给老子等着!”

    是辉哥,嘴角破皮,左眼青了一块,手还捂着肚子,逃也似的往楼上跑了,蒋逸舟还没出来,也不知道他在里面怎么样了,阮念想起刚周鹏倒在地上的模样,别是两人都晕了吧,正准备进去看看,突然听见里面一阵冲水的声音。

    ……啊?有人在上厕所?

    阮念迈出去的脚立马不敢动了,犹犹豫豫又收了回来,等冲完水,接着又传来一阵水声,像是在洗手。

    然后洗手声也停了,一个男生从里面出来。

    剃着寸头,痞帅的冷脸,双手插兜,除了校服裤脚蹭了点儿灰,整个人跟进去之前一模一样。

    “怎么,还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