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他的小心肝 > 13.13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本来好端端的周五提早放学,愣是折腾到跟平常一样的5点半,警察到现场把全部人都带回附近的派出所,躺地上的直接送社区医院看了,剩下两个穿着校服的,虽然男的也有打架,但因为是学生,加上有另一个同学用手机拍下的视频为证,明显是被围殴的受害者,警察查看完证件,又简单问了他们几个问题,很快就放人了。

    至于李辉,他身上没穿校服也没带学生证,只得跟那几个已经是惯犯的社会青年一起留在派出所接受教育,等联系上监护人了,才能离开。

    阮念没有参与打架,只是报案人,所以第一个先出来了,在派出所门口给外婆打了个电话说晚点儿回,怕老人家担心,没说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下意识摸了摸脸。

    已经洗过了。

    要不是刚才去卫生间,看到镜子里的狼狈模样,她都不知道自己原来哭过了。

    ……哎。

    好丢人,还都被他看见了吧,这么丑的。

    阮念挂断电话,一回头就看见蒋逸舟也从里面出来了,依旧不正经地只挎半边书包带,双手插兜,眼神散漫,迈着大长腿慢条斯理地走,就这么一个社区派出所的破铁门被他走出了六星级豪华酒店大门的感觉……可以说是非常帅了。

    “还没走。”蒋逸舟经过她的时候,往下扫了一眼,挑眉,“今天带手机了?”

    “嗯,刚给家人打电话。”阮念当然不可能说自己是有意等他,跟上他的脚步,转头看向他的脸,“今天谢谢……你还好吗?要不要再去医院看看?”

    其实比起那几个被打得鼻青脸肿,走路还得让警察架着的混混,蒋逸舟看起来真的还好,只是嘴角有点破皮,校服有点脏,以及手臂上的几处擦伤和淤青,刚在派出所已经有医务人员帮他处理过了,腿伤不知道,他穿着长裤也看不出来。

    不过看他走路的样子挺正常的,应该是没什么大碍吧。

    “不用了,皮外伤。”蒋逸舟说话时扯到嘴角,疼得不自觉抽了一下,朝她伸出手,“手机呢?”

    “哦,在这儿。”阮念这才想起他手机还在她书包里,立刻找出来还他。

    蒋逸舟滑开解锁,页面还停在播放视频的页面,正是阮念刚给警察看的那段画面,冲她挑了下眉:“脑子还行,知道拍下来留个证据。”

    “……”这话说得她平常有多蠢似的,阮念撇撇嘴没说话,直到察觉他打了个电话,才转头又悄悄看过去。

    机身是纯黑款的,衬得他的手白皙干净,手指也修长,很好看,就是虎口贴了张创可贴有点儿破坏美感。

    蒋逸舟拿着手机贴在耳边说话,没顾忌她在旁边,但阮念出于礼貌还是稍稍离得远了一点。

    听不清电话那头的声音,他碍着嘴疼,言简意赅交代几句就挂了,经过后街的时候他转进文具店,阮念没跟进去,就在收银台附近等他,没多久看见蒋逸舟拿着叠原稿纸出来付钱。

    阮念疑惑,第一反应就问他:“我们的作业有用到原稿纸吗?”

    “什么作业?”蒋逸舟心道他又不做,怎么知道,过会儿才明白阮念问的意思,“帮别人买的。”

    今天放学又被老张拉到办公室说竞赛的事情,千叮万嘱,生怕他反悔不去了似的,之后又托他顺便去趟文具店买原稿纸,儿子写作文要用,估计是老张又得加班,怕买晚了儿子不高兴。

    所以他才来后街逛的,因为地方不熟,转了好一会儿没找到文具店,倒是被阮念给撞上了,于是不得不搁下这事儿先去救人,现在正好看到才想起来买。

    “哦。”阮念点点头,继续在他旁边走着,没说话。

    但走了一会儿,蒋逸舟就顿住脚步,嘴角抽着不自然的弧度问她:“不是,你谢也谢过了,跟着我干嘛?”

    阮念也停下看他,语气很无辜:“我没有……我家跟你是同路的。”

    “是吗?”蒋逸舟皱眉,似乎努力回想了几秒,无果后放弃,“平常放学怎么没碰过你?”

    阮念抿唇:“因为我走得比你晚很多吧。”

    “……”蒋逸舟觉得这姑娘真是挺神奇的,三番四次,总能打破他某些理所当然的想法,“放学还不走干什么?”

    哦,不会是想多凉会儿空调吧?毕竟这边确实太热了,他每天到家第一件事就得洗澡,不然一身湿黏黏的简直受不了。

    “做作业啊。”阮念说。

    蒋逸舟:“……”

    好吧,又是做作业,真是挺勤奋的。

    然而蒋学霸还是搞不懂她的逻辑:“回家不能做吗?”

    “能,就是……”就是高一的时候,她放学都跟哥哥一起回家的,高三的老师又经常拖堂,下了课再问问题目,拖得更晚,所以哥哥就让她在教室做作业等着,6点左右才下楼找她,“我习惯了,早的话家里也没人,晚点儿回去刚好能吃饭。”

    蒋学霸表示更不能理解了:“不热吗?回家就吃饭?”

    “……还好吧。”阮念本来想说习惯了,但同样的回答听起来好像太敷衍了,就换了一句,“其实晚一点,等天稍微暗下来再走,就不会那么热了。”

    “真的?”蒋逸舟半信半疑,他这一周都是5点半准时走人,还真没试过晚的,“你平时几点走?”

    阮念:“一般6点吧。”

    6点?

    竞赛课半小时,刚好就是这个时间,可以试试。

    蒋逸舟“嗯”了一声,尾音没往下沉,阮念以为他还有话要说,也沉默等着。

    不料一直走到后街口的社区医院了,她都没等到下文,反而被一道远远飞过来的清亮喊声打断了思绪:“哎!舟哥!念姐!”

    声线倒是耳熟,阮念回头,果然看见了周鹏气喘吁吁地追上来,跑得两腮的肉都在抖,脸上的“彩妆”跟那几个混混差不多,青一块紫一块,只多了两条创可贴遮瑕而已。

    不过……舟哥?念姐?叫的啥玩意儿?

    蒋逸舟看都没看他,直接略过就往前继续走了。

    “哎哎,舟哥慢点儿,等等我啊!”

    周鹏赶紧跟上去,硬是挤进了两人之间,左一声舟哥右一声念姐的,说谢谢他俩的救命之恩,还说要请他俩吃顿饭,以表感激。

    蒋逸舟冷着脸,不想理他。

    那几个混混下手很会挑位置,轮着往他的胃上砸了好几拳,他到现在都还有点想吐,吃个屁。

    “舟哥,真的不去吗?别啊,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酒楼,环境和菜色都很……”

    蒋逸舟被这胖子叽里呱啦地说烦了,转头冷冷瞪了他一眼,想让他闭嘴。

    可周鹏人不蠢,都被他出手救过两次了,哪还不知道这位大佬就是装装凶而已,其实根本没坏心,况且他这手脚都还裹着纱布呢,大佬是不会对他这么残忍的。

    于是只闭了嘴,没有躲开,转头又问阮念怎么样。

    “不用了,家里已经做好饭了。”阮念摇摇头,上下看了看他,“你身上的伤……没事吧?”

    “念姐放心,我手没折腿没断,就脸上看着惨而已,没事。”周鹏咧嘴一笑,挤到眼角的那块淤青,登时抽了口凉气,“哎,就是疼,这两天跟个面瘫似的得了。”

    “没事就好。”阮念知道他上次被李辉打也是装晕蒙混过去的,这会儿还能活蹦乱跳跟着他们走这么快,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只不过,“你别这样叫我了,很……奇怪的。”

    周鹏摆手:“哪里奇怪,这么叫多有气势啊,舟哥你说是吧?”

    蒋逸舟插着兜不说话,低头玩手机,不知是没听到还是没兴趣回答他这种智障问题。

    “真的奇怪……”她一高中生又不出去混社会,要什么气势呀,还是拒绝,“你叫我名字就好了。”

    “那行那行,叫名字。”周鹏嘻嘻一笑,就不勉强她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随叫随到,半点儿不耽搁。”

    这话阮念不知道要怎么接了,本来这事儿也不算她的功劳,怎么莫名其妙就收了个小弟似的……只当周鹏是开玩笑的,没说好与不好,模棱两可地应了一声。

    周鹏这人话非常多,之前因为怂压制了他的天性,现在可算是彻底解放了,从车站一直说到下车,期间蒋逸舟不耐烦地瞪了他两次,第二次的时候周鹏默默挪到了阮念的另一边,蒋逸舟则戴上耳机看视频。

    阮念倒没有觉得烦,原本预想中的尴尬场面没有出现,让她松了口气。

    她不是个擅长找话题聊天的人,所以反而觉得周鹏这样自说自话的挺好,起码这车程不显得太过尴尬,她只要偶尔应一下表示自己有在听就好了。

    而且……

    阮念用余光悄悄瞄了眼旁边的蒋逸舟,后者单手扣着吊环,手机屏幕的光打在他的脸上,加深了本就十分好看的五官线条。

    看手机的时候半垂着眼,像平常刚睡醒的模样,懒懒的,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眼睫毛很长,微抿的唇角似乎扬起了一个极小的弧度,不太明显,要很仔细看才能发现。

    他好像很少笑,经常是那种随意扯着嘴角的假笑,或者略带嘲讽,反正能看出来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像这样小得几乎能忽略不计的笑意,看起来却要真挚得多。

    ……也帅得多。

    “阮念,阮念?”

    阮念收回那点儿快扩张成全光的余光,转回周鹏那边,继续听他磕叨。

    正值高峰期的马路一直堵车,三个站的距离硬生生拖成了十三个站的时间,好不容易等到下车了,周鹏才恋恋不舍地把没说完的话题咽回去,跟他们道别。

    他家方向跟阮念是相反的,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最后才狠下心埋头快步走了,没再看她。

    大概是在她面前出了两次丑,无力保护甚至还连累了她,所以觉得,没脸再喜欢下去了?

    难怪刚才周鹏在车上说话那么放得开,先前的小心翼翼都没了影儿,看她的眼神也没再躲躲闪闪的……

    “还跟着我?”

    阮念边想边往前走,猝不及防撞上了前面人的背,抬头对上那双好看的眼睛时,还茫然地“啊”了一声。

    “……问你是不是打算跟到我家。”

    耳机已经扯下来了,一长一短地挂在蒋逸舟的脖子上,他往后偏头看着阮念,还一脸呆愣愣的表情,以为她是犯懵跟着自己走错路了。

    “啊,不是。”阮念往后退了退,然后抬手往某个方向指去,“我家在那个小区,就这一条路能走啊。”

    蒋逸舟顺着她手看了一眼,嘴角微抽,又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呵,还真是跟到家了。”

    什……什么?

    他也住在那个小区吗?

    没等阮念琢磨透他话里是几个意思,前面的人突然再次停住脚步,而她因为走神,也再次撞上了他的背。

    ……这人长得真结实,她鼻子都撞疼了。

    “念念,回来啦。”

    往前几米就到包子铺了,阮念听见外婆叫了她一声,估计是刚走过来就看见她了,摸着鼻子从蒋逸舟后面出来朝外婆扬了扬手,正要回应时,另一道气沉丹田的女高音骤然压过了她——

    “舟舟!”

    舟、舟舟?

    ……是在叫蒋逸舟吗?

    “操。”

    他低低的声音透着不爽,但显然是压着没发作,阮念感觉身旁的人身体一僵,再转头看看他脸色,本来还不想笑的,看完顿时有点儿憋不住。

    冷酷暴躁动不动就打架凶人的蒋逸舟……居然也会有吃瘪的时候???

    太难得了。

    简直是惊天秘闻。

    要不是时机不太合适,她都想立刻发微信给苏棠分享这一重大发现了。

    ……咳咳。

    为免真的笑出声,阮念赶紧把目光从他那张表情一言难尽的黑脸上挪开,落在不远处那位女高音身上。

    嗯?是之前见过的蒋阿姨?

    蒋静刚从菜市场回来的,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正站在包子铺前等小芳姐打包,见侄子还站着不动,声音又提高了半个八度:“怎么,见到我还不乐意了?赶紧过来帮忙拎东西!舟……”

    “知道了!”

    蒋逸舟抽着嘴角回吼了一句,迈开长腿大步走过去,把袋子都接到自己手里,外加一袋刚打包好的两盒包子,阮念在后头小跑过来,一路都是憋着笑的,没敢再看他什么表情了,跟蒋阿姨问了好,直接进店里叫了声外婆。

    “箐姨,这就是我侄子逸舟,刚跟您提到过的,”蒋静笑着跟外婆介绍他,语气温和,仿佛刚才那声惊天动地的……不是她叫的一样,顺道冲小姑娘点点头,“我就说这俩孩子认识吧,还一块儿回家了呢,是不是同班?”

    哦,原来是侄子。

    难怪第一次见蒋阿姨就觉得面熟,蒋逸舟的长相应该大部分随了他妈妈,和蒋阿姨自然也会有几分相似。

    蒋逸舟在旁边面无表情地站着,不知是气闷还是懒得说话,反正没有开口的意思,阮念只好道:“是同班,在车站刚好碰到了,就一起回来。”

    她不清楚蒋逸舟回来路上有没有跟家里人报备过那件事,而且外婆在场,她不想多说什么,给了一个避重就轻的回答。

    可她避重就轻了,不知情的老人家却免不了关心两句,外婆眯着老花眼上下打量,担心地“哎哟”一声:“这孩子的手怎么伤了?是不是被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