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他的小心肝 > 19.19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她愣了两秒,落地的篮球已经被刚才那只手拍回场上了, 跑过来接球的男生抱歉地笑笑, 扬手说了声不好意思,转身把球传回到队友手里。

    “操。”蒋逸舟甩了甩被球震得发麻的手, 插回兜里, 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 “看球就别走神,杵在球场边发呆, 等球撞么。”

    转来这边之后都没打过球了,本来想看看有没有场地的, 现在什么心情都没了。

    啧, 扫兴。

    “……”阮念被他这一眼看得不敢说话,有些紧张地捏了捏手,挤到嘴边的谢谢也没开口,蒋逸舟烦躁地收回目光,无意扫过她手里拿着的东西,嘴角轻扯, 冷冷地插着兜转身走了。

    “阮阮!你没事吧?”

    直到人家走出去老远了,阮念才被苏棠叫回神来。

    “哎呀,我顾着看比分都没留意有球飞过来,不好意思啊。”苏棠被那计分的板子挡住了视线,没看见方才的情况, 跑过来晃了晃她肩, “哎你没事吧?别吓我啊?”

    “……我没事。”阮念摇摇头, 在心里轻叹了口气。

    哎,怎么总是不小心惹到他呢。

    “我们回去吧?”阮念把那小袋没吃完的奶糖给回苏棠,“快打铃了。”

    “行。”苏棠往兜里一揣,搭着她的肩,“走吧走吧。”

    上到二楼的时候正好打铃了,走廊上聊天的同学拖拖拉拉地各回各班,阮念从后门进了教室,第一眼就看到蒋逸舟在座位上光明正大地……玩手机。

    林昊不知道去哪儿了,前面的周鹏也不在,整个后排就他一个人,桌上用小支架固定的手机横放着播视频,边看边在一张纸上飞快地写着什么。

    ……哦,还是今早她好心给他多发的那张英语练习纸。

    蒋逸舟没戴耳机,调了静音在看字幕听,神色淡淡,嘴里还漫不经心地嚼着什么,好像几分钟前的烦躁已经消失无踪了。

    “有事么。”也只是好像,语气依然烦躁得很。

    阮念没胆子再惹他不高兴,赶紧说没有,并毫不犹豫放弃了他后面的近路,右转从最前面绕一大圈往自己座位走。

    经过教室前门的时候,正巧碰上林昊和周鹏一前一后地进来。

    “哎,你别说,这一星期我都快憋成哑巴了好吗,还天天心惊胆战的。”

    “哑巴个屁,你不就是怂嘛。”周鹏推了他一把,嫌弃地翻白眼,“跟你说了舟哥不是那种人,要有什么事儿,肯定也是因为你烦。”

    林昊:“是是是就你不烦对吧?有本事你去坐,我立马帮你跟老张申请去。”

    周鹏:“我靠,你让我这身高的坐最后一排,良心不会痛吗?”

    林昊懒得理他,抬眼看见阮念的时候表情有点儿微妙,顿了两秒还是转开脸回座位去了,阮念被看得不明所以,倒是周鹏过来问她要不要帮忙装水。

    阮念摆手:“不用了,我等会儿再去。”

    “行。”周鹏对她少了那份心思,说话做事也爽快了很多,毕竟当小弟的宗旨是要谨遵老大的意思行事,“啊对了,有个事儿想告诉你的……”

    “周鹏!打铃了还不回座位,干嘛呢!”

    背后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把周鹏吓得话都忘了,拎起水瓶火速回座位奋笔疾书,另一边几个聚众打游戏的看见老张来了,立马手机往兜里一塞,分头撤退,赶在老张转移目标之前迅速抽出课本埋头苦读,要多认真有多认真,毫无演戏的痕迹。

    “阮念,出来一下。”

    “……哦。”莫名其妙被点名,阮念只得放下刚拿起的笔,有些忐忑地跟着老张出来走廊,“老师有什么事吗?”

    不过老张似乎也没什么事,只是问了一下她今天的课听不听得懂,卷子都改正了没有,阮念小鸡啄米似的点了半天头,末了老张又语重心长地提醒她:“化学啊,就是要多问,问明白了才能学好,别憋着闷着不说,也别怕丢人,一定要问,知道吗?”

    这话明明昨天就说过了,今天又拉她出来特地强调,阮念只能把理由归咎于老张真的很关心她学习,于是也认真地回答:“知道。”

    “好,那就看你下次化学成绩能不能进步了,加把劲儿啊。”

    “我会的,”虽然她总觉得老张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谢谢老师。”

    老张点点头:“没事儿,回去自习吧。”

    阮念应了一声,回去之后不知怎的又翻到那张黄色的便签纸,心里隐隐冒出一些猜想,但又抓不住重点在哪儿。

    这种被吊着胃口的感觉十分烦人,她午休快结束时困得不行,趴下想睡也没睡着,总忍不住想到这事儿,下午的课几乎都是懵着熬过去的,连笔记都没记全,等最后一节班会课才借了同学的笔记来补。

    “……行吧,老给你们唠叨这些,你们烦我也烦。”

    老张给大伙儿灌了半小时的鸡汤,差不多快下课了,手一挥,十分贴心地再给他们去去油腻,“哎,把练习册拿出来,勾几道题晚上回去做。”

    底下顿时怨声载道,不情不愿磨磨蹭蹭地找练习册,老张撑着讲台等了会儿,也不管这帮兔崽子找没找到了,看Sherry张拿出来就开始讲第几题。

    “我靠,今天没课还要布置作业,老张丧心病狂啊。”苏棠翻箱倒柜没找着,索性放弃,往前伸手抽走了阮念桌面的那本练习册一阵猛翻,“帮你勾了啊,不用谢我,做完了借我抄抄就行。”

    阮念补完了笔记,把笔记本还给人家:“后面不是有答案吗?还要抄我?”

    “这你都不懂?”苏棠把勾好的练习册还她,眯眼一笑,“抄答案我就全对了,缺乏真实性嘛,抄你的比较符合我学渣的气质。”

    阮念:“……”扎心了,老铁。

    但她万万没想到后面居然还有更扎心的事情。

    “班长。”老张走前叫班长去了一趟办公室,“拿新的座位表过来贴一下。”

    “啥?又要换座位了?才坐了几天啊又换……哎林昊怎么笑得跟个二百五似的?神经病啊。”

    听苏棠说这话的时候,阮念心里猛地咯噔一下,握着笔的手定在原地久久没有动,竟是说不出的紧张。

    不对,她紧张什么啊。

    有什么好紧张的。

    淡定淡定。

    老张只说换座位又没说换的是谁……

    “哎哎哎,让开点儿,等我贴了你们再看啊,急个屁。”

    班长拿着座位表咋咋呼呼跑回来,正好打下课铃了,一大波人冲出教室围着他要看,坐哪儿倒是不打紧,关键就想看看中了头彩换到后排那谁旁边的人是哪个……

    “阮念。”

    阮念握笔的手一紧,抬头看见已经收拾好家当背着书包站在她座位旁边的林昊,感觉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

    “你坐……这里?”她垂死挣扎。

    “对对,”林昊脸上笑得比二百五还要二百五,并且十分灿烂地提醒她,“咱俩刚好对调了,你就坐我那儿。”

    阮念颤巍巍转头往斜后方看过去,扯掉耳机的新同桌也刚好看了过来,对上眼的那一瞬间,她看到对方极快地勾了勾嘴角,冲着她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阮念:“……”什么情况?╭(°A°`)╮

    “阮念你快收拾东西吧,我赶着回家。”林昊催促道。

    “……哦。”

    她脸是懵的,脑子也是懵的,机械地把课本卷子什么的一股脑往书包里放,拉上拉链背好,还要把椅子底下的收纳箱也搬出来。

    手里沉甸甸的,肩上沉甸甸的,心头也沉甸甸的。

    “哎,还有张便签纸,你的吧?”林昊把抽屉里贴着的小便签撕下来给她,看她也腾不出手来接,于是往收纳箱盖上一拍,黏住了,“谢谢啊。”

    这声谢谢说者心情复杂,听者心情更复杂,阮念一低头看见便签纸上张牙舞爪的四个字……顿时感觉更沉甸甸了。

    “要帮忙么?”新同桌淡淡地发来问候。

    “……”阮念惊得差点儿手一抖给砸自己脚上,几乎拿不住箱子,“我、我自己可以……”

    蒋逸舟一看她就不像可以,懒得多废话,隔着桌面直接把她的箱子接过来,俯身搁旁边椅子下,轻轻松松,连站都没站起来。

    然后又漫不经心地掀眸看了她一眼。

    那眼神……

    要搁以前,可能还只是“你爱坐不坐最好别来烦我”的意思,可换现在她再看,加上刚才那若有似无的一抹笑,立马变成了“你还不过来坐是等我去请吗”的意思。

    完了。

    这种被盯上的感觉……完了。

    “念姐念姐,别绕远路了,走这边。”

    易峥已经去吃饭了,座位空着,周鹏也腾地站起来,椅子往桌子下一推,让出一条康庄大道给她。

    “……”阮念想说她其实巴不得绕远路,拖得一时是一时,虽然知道逃避现实治标不治本,该来的迟早要到……可蒋逸舟还在旁边看着呢,她半个字都不敢说,只得低下头默默走了过去。

    然后放书包,坐下,把东西一样一样重新拿出来,往抽屉里放。

    “糖,好吃么?”蒋逸舟问。

    “……好、好吃。”

    这回答不经大脑就说出口了,说完阮念才动作一顿,像拉长镜头似的慢慢看向旁边的蒋逸舟,然后见他从兜里掏出一颗跟早上一模一样的……大白兔奶糖,随手往她这儿轻轻一抛,仿佛知道她肯定会接似的。

    “唔。”阮念根本没想,下意识就伸手接住了,“你……”

    “放心。”蒋逸舟扯着嘴角,眼里难得露出愉悦的神色,直勾勾盯着她道,“以后每天都有。”

    阮念:“……”QAQ

    于是这天,阮念同学又一次提早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