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他的小心肝 > 32.32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全文订阅即可立刻看到更新哦~

    蒋逸舟从卫生间出来, 拖着步子往教室的方向走, 走廊上早已空无一人, 只剩个不知谁乱丢的空易拉罐杵在路中央, 他一脚踢过去, 那易拉罐在地面弹了两下, 接着又撒欢似的滚出去老远, 直到卡进排水槽才肯消停。

    可惜压在心头的那股烦躁并没有随这一脚发泄出来。

    不是因为老张,也不是因为竞赛的事。

    某些刻意压在心底不去碰触的东西, 总是不可避免被他人的好意关心, 恶狠狠撕裂出一道口子,叫嚣着逃离的情绪铺天盖地想将他淹没。

    蒋逸舟扯着嘴角自嘲地笑了笑, 低头插着兜,没人看见他唇角下紧咬的牙关。

    教室就在前面, 隔着好几米都能听见里面老严的震天吼,嗓门儿大得像在菜市场叫卖了十几年, 他在紧闭的后门边站了一会儿,没有进去, 转身往楼梯走下去。

    这所高中各方面都远不如他原来的学校, 但建筑结构倒是差不多,一楼楼梯下面空了处地儿, 正对着公告墙的背面, 视觉死角, 外面经过的人只要不特地走过来, 通常看不见里面有人在。

    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 他就翘了课来这儿,也不干什么,就是想一个人静静地待会儿,谁也别来烦他。

    蒋逸舟仰头靠在墙上,闭上眼,习惯性伸手往裤兜里摸,想要的东西自然是没有的,只摸出了几颗大白兔奶糖。

    ……昨天放的吧,居然还没吃完。

    他剥开糖纸往嘴里丢了一个,浓郁的奶香味在含住的瞬间漫溢出来,甜得发腻,他却还嫌不够,随手插进裤兜,又摸出一颗剥开丢进嘴里,慢慢咀嚼。

    在裤袋闷了一上午的奶糖已经微微发软,不怎么费劲就在口中融成了奶浆,柔柔地滑过喉咙,蒋逸舟从裤兜里摸出第三颗糖,没有停顿地剥开放进嘴里,糖纸揉成团握在手心里。

    他没有咬,只是含在嘴里,延长甜味存在的时间。

    明明不困的,眼皮子却沉得掀不起来,蒋逸舟没有睁眼,维持背靠墙的姿势站了很久。

    很久。

    直到嘴里那颗奶糖都含化了,他才缓缓从墙上直起身,活动一下有些发麻的腿,慢条斯理地走出楼梯下的那片阴影。

    8班教室就在二楼,刚到转角就听见下课铃了,三两学生冲下来赶去小卖部抢购,蒋逸舟侧身避了避,依旧低头插着兜,神色已然恢复如常了,还是一脸冷冷的无所谓。

    “干嘛干嘛!刚上课晚了几分钟,我把这题讲完再下课。”

    老严上课连吼带骂,讲不完课又拖堂,蒋逸舟没进去,靠着走廊的护墙看了会儿手机,等教室后门猛地被人拉开,才收起手机往里走。

    “哎?你……”第一个冲出来的班长撞见他,愣着堵在门口,“怎么才回来,不上课去哪儿了?”

    蒋逸舟脚步都没停半秒,直接绕过他进了教室。

    “……我靠。”

    这目中无人的态度要换个谁,班长铁定要拽回来谈谈人生的,可对方是蒋逸舟……额,惹不起惹不起,他要是敢拉,别说谈人生,可能下半段人生都直接没了。

    班长先溜了出去,后面紧跟的同学一抬头看见是蒋逸舟,吓得都没往前,傻站着等他走过去了,才一溜烟地跑出教室。

    蒋逸舟仿佛毫无所觉,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刚坐下旁边的人就颤巍巍地递过来一本笔记,说句话也卡得像网速460似的:“老师刚上……上课讲的题……要……要不要抄一下……”

    蒋逸舟偏过视线,面无表情地扫了林昊一眼:“不用。”

    “行……行吧。”林昊赶紧收了回去,搁抽屉里放好,然后就摸出手机埋头在桌肚里飞快打字,给哥们儿发微信吐槽。

    -靠,吓死哥了,每次跟学霸说话都有种会被打死的感觉。

    -咋的,蒋学霸又把你怎么了?

    -就刚刚给他递个笔记,结果立马被瞪了,吓得我赶紧闭嘴。哎,要不是老严让我跟没回来的同学说一下题,我才不想惹他说话呢。

    -啧啧,怂比。

    -滚,说得好像你没怂过一样,有本事你跟他同桌啊。

    -哥俩儿的友谊到此结束,再见。

    “哎哎,快来看。”

    肩头被人戳了戳,阮念坚持把最后一题做完才回头:“怎么啦?”

    “看林周二人转呢。”苏棠拿课本挡着手机翻给她看,“这俩二货大概把班群当成私聊了,扯半天了都,要是蒋同学在群里,你猜他俩会不会被揍死……咦,哈哈哈,班长发话了。”

    -哦,你俩上课玩手机啊,举报举报→_→

    紧接着右边后排传来“咣”的一声,清脆彻耳,林昊惊得手机都丢进了抽屉,抬手猛拍在周鹏肩上,丢脸道:“我靠你怎么不提醒我!”

    “嘘!学霸睡觉呢,你还跟我这么大声,欠揍吗?”周鹏反手拍拍他的手,幸灾乐祸地安慰道,“放心,现在咱班的同学都特感激你,谁敢笑你丢脸呢?”

    “滚。”

    阮念没听他俩继续耍活宝,目光往蒋逸舟那儿晃了一圈,见他又在睡觉了,拉了拉身上宽大的校服外套,只好默默转回去准备下节课。

    不料这一拖就拖到了放学,下课铃一打,住宿生就一窝蜂似的冲出教室,剩下的走读生也陆续离开,教室里一下子几乎清空了,阮念回头,刚好看到蒋逸舟从桌上起来,就拿着外套过去还给他:“这个,谢谢。”

    “嗯。”蒋逸舟接过随手往椅背上一搭,继续收拾书包,过几秒又补了一句,“明天自己带。”

    这学校的空调开得跟不要钱似的,外套借给她了,一下午都冷得睡不着。

    阮念点点头:“好,我会的。今天谢谢你。”

    ……又谢。

    他发现这姑娘好像很喜欢说谢谢,就这么点儿小事,有什么好谢的?

    蒋逸舟看着她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拿起笔又开始写题,挑了挑眉。

    这都放学了还不回家,挺勤奋啊,估计成绩很不错?

    叫什么名字来着,阮念?

    好像话挺少的,也就跟她后座的女生会多说几句,胆子还忒小,昨天他在厕所门口撞见她,整个人怕得发抖,等他揍完人出来再见她,居然没跑路,看她的姿势好像有点儿腿软了……

    呵,这么害怕他?

    蒋逸舟挎上书包,站起身又看了阮念一眼,唇角微动,才迎着闷热的夏风离开了教室。

    说罢又要往脸上凑来,阮念拿她没辙,只好任由她亲完,才哭笑不得地推推她:“你再不放手我要咽气了……咳。”

    “哦哦哦。”苏棠赶紧松开手,改揽着她肩膀走,“哎,在万恶的美帝历完劫回来,手劲又见长了,没勒疼你吧?”

    阮念摇摇头:“还好,就是……你别到处亲啊。”

    “习惯了没改过来,抱歉抱歉。”苏棠不好意思地笑,抬手插在利落的短发里往后梳了一下,“等会儿我要见着谁想亲,你可千万拉住我,尤其是男的,千万别开学头一天就被老张拉去办公室做思想教育了,烦。”

    阮念无奈:“你自己注意点儿啊。”

    “啊是是是是是,听您的。”

    让苏棠这么一打岔,原本走在前面的那人早已不见了,估计真是高一新生,动员大会没他们什么事儿的,回教室等班主任来说两句,发完新课本基本就能走了,阮念放下心思,被苏棠拉着去教学楼的公告栏看分班表。

    说是重新分配,其实除了从11班变成8班,少了那十几个选文科的同学,再多几个选理科的外班学生,成分基本没怎么变,班主任也还是教化学的老张。

    说到化学,听说高二的有机化学更难了,这学期……哎,估计又得是一片火葬场。

    “可以可以。”苏棠看到自家闺蜜还跟她同班就放心了,愉快地拉着走神的阮念出了教学楼,往体育馆走。

    前些年学校经费吃紧,原本计划的大礼堂没建成,校级活动大多都是在体育馆里办。

    阮念和苏棠到的时候快2点了,前后两个门挤得水泄不通,因学校要求打卡签到,机器数量又有限,长队移动的速度堪比龟爬,阮念边听苏棠抱怨她暑假被爸妈丢到美国学舞的惨痛经历,边抬手挡去刺眼的阳光,在周围一圈的汗臭味儿中耐心等着。

    好不容易进到馆内,苏棠赶紧拉着阮念抢占高地,在看台后排找了个隐蔽的角落位置,一坐下就从书包里翻出几张数学卷,埋头奋笔疾书——

    ……狂抄答案。

    高中的老师不像以前,还费时间慢慢给学生批作业,经常是卷子连答案一起发下去,让他们做完自己对答案改错,最后交上去给老师过过眼就行了,反正做与不做,考试自然见分晓。

    阮念看着她那“我很忙很用功你别吵我等我抄完再说”的架势,将劝她的话吞回肚子里,抱着书包静静地发呆。

    她高一认识的苏棠,凭艺术特长加分考进来二中的,长得漂亮还会跳舞,是他们班的班花兼文娱委员,各种文体节目都由她一手操办,很能干,人缘也好,唯独成绩不理想。

    用苏棠的话说,每次发成绩条,那上面的分数都跟狗啃了似的,理科还行,文科简直一塌糊涂,高一好几次大考都是阮念帮她恶补才勉强考了个及格,高二分科毫不犹豫就选了理科,好歹先摆脱了政史地的噩梦再说。

  http://www.9xds.com/book/3217/85696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