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他的小心肝 > 38.38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阮念感觉脸都快贴到他胸膛上了。

    ……要命。

    靠太近了吧?

    更要命的是, 她站的这个角落里连个能扶的东西都没有, 前面的司机一踩油门, 她整个人就随惯性往车尾的方向歪去,一下子碰到了隔壁的大叔身上。

    “额, 不好意思。”阮念抱歉地笑笑, 赶紧站直。

    那位大叔没说什么, 可脸色明显已经不痛快了, 她要是再撞过去一次,估计他就忍不住开口大骂了。

    “扶着我。”

    蒋逸舟抬手在她右肩上拨了一下, 让她能站正身子,然后把手插回裤兜里。

    “哦。”阮念下意识就应了, 等反应过来才茫然地仰头看他,“扶……哪儿?”

    他高大是高大, 身上又不带铁杆儿, 有什么东西能让她扶的吗?

    蒋逸舟看着车窗外闪烁不停的红黄灯光, 融在夜色里格外刺目, 他眯了眯眼, 听她问也没低下头,只是把手插在兜里的那边手臂往她的方向晃了一下,示意她扶着。

    炎热的天, 露在短袖外的小臂, 精壮结实, 看起来可靠得很。

    阮念其实是犹豫的, 但出于安全的考虑, 两秒后她还是伸手握住蒋逸舟的手臂。

    好热啊。

    她抿着唇,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头,白边上蹭了灰灰的印子。

    自小就有手脚冰凉的毛病,即便是夏季,被空调吹一会儿手也会变冷,这么握着他的手臂,炽热的体温源源不断流入她微凉的掌心里,暖得发热,很快就感觉手不太冷了。

    ……不但不冷,脸上都有点儿烫了。

    咳,脸红什么呀?

    之前两个人不是都牵过手了嘛,只是扶个手臂也要脸红……

    嗯???

    好像不对吧?

    她为什么要想起这个……

    阮念觉得自己的脸应该更烫了。

    更无奈的是这公交车还开得特别不稳,司机大爷大概是赶着交班,路况又不好,全程要么踩油门要么急刹车,一车的沙丁鱼都快被他晃成沙丁鱼酱了。

    她倒是还好,抓着蒋逸舟的手臂站得很稳当,没再撞到别人。

    ……因为全撞他身上去了。

    最尴尬是有一次好像还抱了他的腰,真不是故意的,她往右边歪过去的时候,手比脑子快就伸了出去,等回过神看才发现自己抱的是什么,简直……太丢人了。

    幸好他们回家的车程只有三个站,在她脸彻底丢光之前,报站的小广播终于响起来了,因为是住宅区,下车的人还挺多的,阮念松开了他的手臂,低头跟着人流下车,蒋逸舟一直在她旁边用手臂护着,没让人再碰到她。

    下车之后又走了一段路,感觉脸上的热度稍微降下去了,阮念才好意思抬起头,随意问起了周末喂流浪猫的事儿。

    “嗯。”蒋逸舟两手插着兜走在她身侧,只挎单肩的书包松松垮垮垂在另一边,“周末是固定的,平常偶尔喂。”

    “这样啊。”阮念点点头,她记得上次听他说过,不能让流浪猫对人产生依赖性,破坏它们原来的生活方式,“还要我帮忙吗?”

    蒋逸舟看了她一眼:“你?帮忙打伞?”

    阮念:“……”

    好吧好吧,她知道自己就是晒不了大太阳的体质,客气问一句而已,这人要不要这么嫌弃啊。

    “想看猫的话,下次带你去别的地方看吧。”蒋逸舟说。

    “……哦。”阮念对小猫小狗的兴趣不是特别大,不过倒是对他说的地方很好奇,“去哪儿?”

    “有空再说。”蒋逸舟又看了她一眼,嘴角微扯,语气说不清是烦躁还是无奈,“最近不是要训练么。”

    阮念想想也对,篮球赛到10月中旬才正式开始,差不多还有三四周的时间,国庆假期估计都会用来训练了,没多少空闲,于是应了一声就没再往下问。

    8班参加篮球赛的人已经定了下来,训练事不宜迟,周二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几个人都坐不住了,想提前下场练练手,被过来巡班的老张一巴掌给拍了回去。

    “干什么干什么?自习课就不用上了?啊?”老张把讲台拍得砰砰响,阮念远远听着都替他觉得疼,“给时间你们做作业还不珍惜,要不我现在来讲讲题吧?”

    “……哎别别别,老张,我们就是想去倒个水而已。”带头的班长第一个偃旗息鼓地滚了回来,顺便给后面几个找台阶下,“还不回座位,上自习呢!纪律呢?”

    老张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看他们夹着尾巴一溜烟跑回座位去,也就这会儿能觉得后排那小子顺眼一点儿,没跟着他们瞎闹,虽然也没干什么正事只是趴着睡觉……

    哼,都是不让人省心的兔崽子!

    好不容易熬到下自习了,老张没在,班长一马当先冲出了教室门,后面的江宏喊了周鹏一声让他去占场,搭着另一个哥们儿也去饭堂吃饭了。

    蒋逸舟直接背上书包去竞赛班,省得等会儿还要回来一趟拿,阮念怕他忘了训练的事,走之前又提醒了他一遍,后者挥手示意知道了,头也不回走出了后门。

    “阮阮辛苦了啊,记得多拍点儿蒋帅哥的美照哦。”

    苏棠冲她眨眨眼,也拉着室友去吃饭了,阮念继续写作业,等快到6点的时候才起身去几个人的座位拿上他们的水瓶,去倒满水,背着书包下楼去集合。

    到篮球场的时候人已经带着球在热身了,就缺一个蒋逸舟还没到,阮念把他们水瓶都放在场边的长凳上,刚放了书包,江宏就过来问她蒋逸舟下来没有。

    “他要上竞赛课,”阮念看了看手表,“应该快……”

    “来了。”低沉的男声突然插了进来,她转头看,蒋逸舟已经插着兜走到跟前了,书包往她那个旁边一丢,脸上依旧是烦躁加不爽的表情,目光迎上江宏,“开始吧。”

    “咳……行。”

    江宏第一次听人能把开始说得跟干场架似的,悄悄在心里抹了把汗,面上还维持着队长式的镇定,还很贴心地给他介绍了几个人的名字。

    “在场的三个加上你我是主力,大鹏和郭俊然是替补,不过到比赛之前都有可能换位置,看后期配合怎么样。”

    蒋逸舟扫了眼在场上跑的三个,林昊他知道,易峥是坐他前面的大嗓门儿,班长叫王帆,那剩下这个就是昨天阮念跟他说过的……江宏吧?

    “这个,因为你是刚转来的,还没一起打过球,”江宏说,“要不我先试试你的水平?”

    蒋逸舟看了看他,个子挺高,在这么一圈刚到180的男生里,难得有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看体型和偏黑的肤色,应该是个球场老手。

    他挑眉道:“你?”

    语气带了点儿挑衅。

    “对。”幸好江宏平常在校篮队里就是个当惯和事佬的副队,脾气够好,若无其事地接下说,“啊忘了说,上周你不在,老张就让我当队长了,如果有意见……”

    “没意见。”看在场的几个也就他最会打,蒋逸舟扯了扯衣襟,迈步往球场上走,“怎么试?”

    江宏在队里试水一般带球过人就行了,但蒋逸舟看起来明显没那么菜,光是带球过人好像简单了点儿。

    他想了想:“定时计分吧,怎么样?”

    规则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两人一攻一守,看限定时间内攻方得分为多少。

    “可以。”蒋逸舟点头,“半场吗?”

    “是……”江宏心想两个人难道还打全场,光跑就能累死人,口气不小,“你们仨过去旁边,大鹏帮忙计分,5分为界,阮念看时间,1分钟。”

    几个人走前往地上一砸球,蒋逸舟看都没看反手接住了,运着球到了三分线外。

    “准备,”周鹏等着,看阮念拿手机调好了计时,叼着个不知哪儿来的口哨猛吹了一声,“哔——开始!”

    嗒,嗒,嗒,嗒。

    篮球砸在地上,又弹起,节奏很快。

    江宏摆好放手的姿势在三分线内小幅度移动,他是守方,只要拖时间不让对方得分就可以了,蒋逸舟运着球很快就到了他面前,篮框就在后面几步的距离。

    江宏防守很稳,缠住他不让靠近一步,蒋逸舟拿着球停住半秒,突然往右边晃去,江宏正全神贯注盯着他看,迅速伸手往那边一拦,蒋逸舟已经带球转身从左边过去了。

    ……假动作!

    江宏反应过来已经太晚了,蒋逸舟速度极快,越过他三步上篮,球进了。

    “两分!”周鹏在场外喊了一声,“还有39秒!”

    时间有限,两人没有从状态中脱离,继续进行,在蒋逸舟被江宏一个盖帽拦截了两分球,迅速转身回投并再次命中之后,距离结束只剩下10秒了。

    “还没结束!十秒!舟哥加油!”

    周鹏喊得非常卖力,阮念也紧张地看着屏幕上的倒计时,还有不到10秒了,他要怎么拿最后1分?

    蒋逸舟没有分神看场外,带球跑到三分线的时候,停在三分线半圆中间的江宏才意识到他即将要做的是什么。

    “还剩5秒!”

    蒋逸舟停在三分线外,直接起跳投篮。

    4,3,2,1——

    球稳稳地落入篮筐。

    “我靠,三分球!还进了!”周鹏兴奋得一声吼,连计分牌都忘记翻了,“舟哥牛逼啊!咱班这次有希望了!”

    林昊几个也看直了眼,江宏笑着搭上他肩,表情灿烂得有点儿激动:“挺行啊,蒋逸舟。”

    “彼此彼此。”

    蒋逸舟抹了把额头上的汗,顺便把江宏搭上来的手臂拍开了,冲阮念的方向看了过去。

    阮念还拿着手机,抬头对上他目光的时候,另一只手在手机旁边悄悄地竖起大拇指。

    棒棒哒。

    蒋逸舟目光微动,再看她的时候,忽然冲她勾了一下唇角。

    就那么一下。

    快得连他旁边的江宏都没留意到。

    但阮念还是看到了,抿起唇,默默低头看地上的某处。

    唔,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呢。

    不行的,阮念同学,冷静啊。

    不看了不看了。

    都怪他,没事对她笑什么呀。

    还笑得那么痞那么帅那么……

    阮念转过身去,拧开自己的瓶子喝了口水降降温:“咳咳咳咳……”

    完了,冷静不下来啊。

    ……耍帅可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