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他的小心肝 > 53.53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全文订阅即可立刻看到更新哦~】  “算了, 拿我的。”蒋逸舟没跟她废话太多,将自己的手机塞到她手里,“你别动, 就在这儿等着,我先进去看周鹏。要是5分钟还没出来, 你就点开铃声放。密码6295。”

    阮念其实想说自己有带手机的, 但他语速飞快就把事情都吩咐完了,她只好听他的,点了点头。

    电话亭跟胡同隔得不太远, 能听见里面的人在说话,但周鹏已经彻底没声儿了, 不知是声音太小还是昏了过去,蒋逸舟准备去的时候被阮念拉了一下手,倒没有不耐烦, 只是回头看她:“害怕就跑, 去外面等警察来, 别管我们。”

    “我不是……”阮念还是拉着他,没有松手,“你真的要去吗?要不就等……”

    “等?”蒋逸舟忽然打断,神色有一瞬变得十分复杂,但很快又恢复原状, 似笑非笑道, “怎么, 之前在学校那么紧张他有没有事, 现在又不怕他死了?”

    ……那怎么能一样?

    当时只有李辉一个人在,这会儿里面可是有五六个人的,没一个看起来好惹,她是怕蒋逸舟自己进去,会出事啊。

    “干嘛,担心我?”蒋逸舟晃了晃还被她拉着的手臂,看这姑娘的眼睫毛都被泪珠沾成一撮撮的,难得在这种时候有些想笑,“没事,死不了。”

    “……”阮念不知说什么好,半天只憋出一句可有可无的话,终于松开了他,“那你小心点。”

    蒋逸舟一挥手,转身就往胡同的方向大步拐了进去。

    “哎你小子谁……”

    负责把风的小弟叼着根烟拦在他跟前,扫了眼他身上的校服,吹了声口哨,一脸不怀好意的笑:“辉哥,今儿运气好啊,又来了只肥羊。”

    里头的周鹏已经躺地上了,李辉抬脚踢了踢他,没有反应,嗤笑着头也不回道:“那就搞进来一起宰了。”

    “听见没,咱辉哥请你进……唔!”

    蒋逸舟一拳砸在了把风小弟的鼻子上。

    这一下直接把他的话给砸没了,旁边数钱玩儿的几个看过来都愣住了,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

    “喂,你……”

    蒋逸舟没停手,抬手抓着那小弟狗啃似的头发,将他脑袋往下一拽,同时膝盖往上一提,对着他的鼻子再次撞了过去。

    那人连烟都叼不住了,鼻血唰地喷涌而出,蒋逸舟早有防备,抓着他后脑勺转向另一边才放手,然后冷眼看他捂着鼻子死死瞪自己,痛得说不出话,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蒋逸舟下手很有分寸,没砸中鼻梁,但依他以往的经验,这下制造出来的效果也够震撼的。

    ……看那人像糊了一脸番茄酱的惨样儿就知道了。

    “你他妈找死!”

    离最近的一个同伙回过神了,反手摸在后腰间就要扑过来,蒋逸舟一看是要掏刀的架势,在对方出手前就上前扣住了他的胳膊,屈肘朝他肩窝狠狠往下一击,那人被沉重的力道压得直接跪地,膝盖骤然剧痛,几乎都站不起来。

    李辉才出了口恶气,正打算回头问他们又搜刮到多少油水,结果一转身目睹了这一幕,以及站在胡同中间的那个冷冷看过来的人,顿时心头一凉,忍不住想往后退。

    那天被这小子揍完,别的不说,光是左眼的淤青就花了三天才消干净,手腕也肿得差点儿写不了字,他李辉在二中好歹也是上过榜的人物,哪想过会被人打成这样,现在乍一眼见到他,禁不住有点儿慌了。

    可他慌了,那些小混混却毫不知情,看自己兄弟被打了,怎么可能还忍得住,剩下的两个直接一块儿上了,招招下狠手,蒋逸舟一边避开要害,一边还得留意他们有没有掏家伙出来加戏,不小心就挨了两下。

    操,以多欺少,脸都不要了。

    他在心里骂了一句,紧握的拳头裹着风用力砸在那人的背上,索性也完全放开力道了,那两人半点儿便宜都占不到,居然渐渐落了下风。

    “呜——呜——呜——”

    混乱中一阵急促的鸣笛声骤然响起,所有人都愣了愣,是旁边捏着鼻子的黄毛最先大叫了声“快跑”,才反应过来是警车的声音,登时顾不上打架了,都想往外跑。

    蒋逸舟没管他们,靠在墙上仰头喘着气,没感觉到痛,就是浑身疲惫,想这么静静地歇会儿,还漫不经心地想,哦,原来已经5分钟了,不知道那姑娘有没有藏好,别让他们出去给发现了……

    “喂,你们跑啥呢!我刚在外面屁都没见一个,哪儿来的警察啊?”

    是刚才跑出去找人的小弟,在胡同口把大伙儿都拦了回来,蒋逸舟听到这句就知道事情不好办了,果然那些人又围了过来,不止两个了,连同刚回来的小弟和鼻血已经止住的黄毛——

    呵,一打四,这群不要脸的怎么不去凑桌麻将打?

    蒋逸舟在心里骂了句脏话,这么打是没有胜算的,打一个算一个吧,能扛到警察来就不错了,于是站着没动,在第一个拳头过来之前,先反手扣住黄毛的脑袋往墙上一撞。

    “啊——”黄毛惨叫,粘稠的鼻血再次糊了他满脸,看着比刚才更吓人。

    但毕竟是见过一次的,其他人很快就回神了,不由分说扑上来开揍,蒋逸舟没再像前一轮那么拼,状况不同,余下的体力也不允许他拼,所以能避则避,避不了就还手,能掀下去的人就不让他再有机会爬起来。

    阮念还在外面,半边身子都探出电话亭了,紧张又害怕地往胡同里张望。

    刚才放铃声的时候,她吓了一跳,险些把手机摔地上了,幸好没事,看那些人停下动作逃出来,她本来都准备要进去看他了,谁知会突然来一个坏事儿的……

    然后事态变得愈发严重。

    此时没有人注意到她,几乎都在全力应付那个被团团围住仍未显颓势的寸头男生,想象中单方面压制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反而像一场拉锯战,中间的人不倒下,外面的也不肯认输。

    但只是像。

    她已经清楚地看到蒋逸舟挨了至少有三拳了,里边的周鹏还软趴趴地躺在地上,警察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能到……

    再这么下去,蒋逸舟迟早会扛不住的。

    怎么办?回学校吗?

    现在跑回去找保安来得及吗?

    或者去路口找巡逻队的人?

    ……

    “呜——呜——呜——”

    在阮念焦头烂额、几近崩溃的时候,远处终于传来尖锐的鸣笛声,急促而嘹亮,彻底划破了后街的清冷寂静。

    “哎,欺负什么呀。”没等阮念纠结完,在场的第二个不知情人却笑着开口了,“您是不知道,这孩子厉害着呢,哪有别人欺负他的份儿,我都管不来他。”

    “这样啊。”外婆点点头,像是想到了什么人,也笑起来道,“没事没事,男孩子都皮,我那大孙子也老爱打架,后来就被他爸给抓到军校去了,让他打个够。”

    ……呼。

    阮念在心里松了口气,又忍不住有些心疼哥哥了——

    要是哥哥见到蒋逸舟今天打架是什么场面,绝对要跟外婆喊冤,而且他明明是自己考上军校的,被外婆说得这么没面子,也是很委屈了。

    “军校挺好,以后可有出息了。”蒋静给侄子把书包肩带扶回肩上,目光扫过他嘴角和手臂的伤,倒没有太在意,只冲他递了一个“回家给我交代清楚”的眼神,又笑眯眯地回过脸来,“时候不早了,家里孩子还等着吃饭,先走了啊。您也早些回去吧,别忙太晚啊。”

    外婆应了声好,目送姨侄俩离开后,小芳也收拾好铺子准备关店了,外婆看外面天都黑了,让她先下班早点回去,亲自锁好门才和孙女儿一起走。

    晚饭的时候,外婆果然问起她怎么放学晚了,阮念还是没说,只告诉外婆是留校做作业,回来又堵车,所以才晚的。

    外婆点点头,看样子大概是相信了,过会儿又问她跟班里的新同学关系处得怎么样。

    “都……还好吧。”阮念不太懂外婆问这个干嘛,“怎么了?”

    “我看你跟方才的同学很生疏啊,他走的时候,你都没跟人说声再见?”外婆往她碗里夹了个鸡腿儿,照例重复着每天晚饭都叮嘱的话,“多吃点儿,看看你多瘦了,千万别学人家减什么肥。”

    阮念默默咬一口鸡腿,其实刚过完暑假,她不用称都知道自己肯定是重了,就一星期的时间也不可能瘦到肉眼可见的程度,只是懒得反驳而已,“嗯嗯”两声表示听话完事儿。

    过会儿又小声嘀咕道:“他看都没看过来,我要跟谁说再见啊……”

    “说什么?”外婆隔了半桌没听清,边给她夹菜边问。

    阮念无奈:“没有……外婆你也吃啊,我自己夹就好了。”

    “啊嚏!”

    房门外刚好经过的蒋静往里看了眼,见侄子洗完澡又穿条运动裤就算了,光着膀子站在书桌边对着空调吹,扬嗓子往里头喊了一声:“赶紧去穿件衣服,别给我整感冒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