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他的小心肝 > 65.65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全文订阅即可立刻看更新~不行试试清除app缓存或换网页版】  “棠棠?”阮念被她勒得紧, 气都要喘不上来了,“你……先放开我啦。”

    “不放不放, 一个暑假没见着, 可想死我了。”

    说罢又要往脸上凑来,阮念拿她没辙, 只好任由她亲完, 才哭笑不得地推推她:“你再不放手我要咽气了……咳。”

    “哦哦哦。”苏棠赶紧松开手,改揽着她肩膀走,“哎,在万恶的美帝历完劫回来, 手劲又见长了,没勒疼你吧?”

    阮念摇摇头:“还好, 就是……你别到处亲啊。”

    “习惯了没改过来, 抱歉抱歉。”苏棠不好意思地笑, 抬手插在利落的短发里往后梳了一下,“等会儿我要见着谁想亲, 你可千万拉住我,尤其是男的,千万别开学头一天就被老张拉去办公室做思想教育了, 烦。”

    阮念无奈:“你自己注意点儿啊。”

    “啊是是是是是, 听您的。”

    让苏棠这么一打岔,原本走在前面的那人早已不见了, 估计真是高一新生, 动员大会没他们什么事儿的, 回教室等班主任来说两句,发完新课本基本就能走了,阮念放下心思,被苏棠拉着去教学楼的公告栏看分班表。

    说是重新分配,其实除了从11班变成8班,少了那十几个选文科的同学,再多几个选理科的外班学生,成分基本没怎么变,班主任也还是教化学的老张。

    说到化学,听说高二的有机化学更难了,这学期……哎,估计又得是一片火葬场。

    “可以可以。”苏棠看到自家闺蜜还跟她同班就放心了,愉快地拉着走神的阮念出了教学楼,往体育馆走。

    前些年学校经费吃紧,原本计划的大礼堂没建成,校级活动大多都是在体育馆里办。

    阮念和苏棠到的时候快2点了,前后两个门挤得水泄不通,因学校要求打卡签到,机器数量又有限,长队移动的速度堪比龟爬,阮念边听苏棠抱怨她暑假被爸妈丢到美国学舞的惨痛经历,边抬手挡去刺眼的阳光,在周围一圈的汗臭味儿中耐心等着。

    好不容易进到馆内,苏棠赶紧拉着阮念抢占高地,在看台后排找了个隐蔽的角落位置,一坐下就从书包里翻出几张数学卷,埋头奋笔疾书——

    ……狂抄答案。

    高中的老师不像以前,还费时间慢慢给学生批作业,经常是卷子连答案一起发下去,让他们做完自己对答案改错,最后交上去给老师过过眼就行了,反正做与不做,考试自然见分晓。

    阮念看着她那“我很忙很用功你别吵我等我抄完再说”的架势,将劝她的话吞回肚子里,抱着书包静静地发呆。

    她高一认识的苏棠,凭艺术特长加分考进来二中的,长得漂亮还会跳舞,是他们班的班花兼文娱委员,各种文体节目都由她一手操办,很能干,人缘也好,唯独成绩不理想。

    用苏棠的话说,每次发成绩条,那上面的分数都跟狗啃了似的,理科还行,文科简直一塌糊涂,高一好几次大考都是阮念帮她恶补才勉强考了个及格,高二分科毫不犹豫就选了理科,好歹先摆脱了政史地的噩梦再说。

    不过少了三门专科,还有两门大主科呢,阮念犹豫片刻,还是凑过去好心问道:“语文和英语写了吗?”

    苏棠自信满满:“语文写了,英语晚上抄。”

    阮念:“英语一共12套真题。”

    “……卧槽。”苏棠眼神悲壮,咬牙道,“搞不完就通宵!”

    大会2点半才开始,校领导们轮番上阵,个个慷慨陈词,唾沫横飞,像憋足了俩月没说话似的,直到4点多才结束。

    散会后学生们各回各班各找各妈……不,班主任,然后见见新同学,以及交假期作业、领课本、抄课表等一系列的琐事,估计得5点半后才能放学,阮念想打个电话给外婆让晚些做饭,拉拉链时手一顿,才想起自己好像没带手机。

    上学期期末那段时间老张管得严,勒令全班不许带手机,发现一律没收,考完试才还,起初没人当回事儿,直到有个男生午休拿手机打游戏被抓包了,老张说想要也行,叫家长来学校拿,那男生气不过跟家长坦白了,结果手机是拿了回去,被他爹收拾得险些下不来床。

    之后班上就收敛了许多,带了也不敢拿出来玩,阮念偶尔会玩,经此一事就不再带了,反正她是走读生,回家有的是时间玩,没必要冒那个险。

    所以今天回校就习惯性没带手机,在车上也并非有意拒绝他……

    想到这,那张有点儿冷的痞帅侧脸又浮现在脑海了。

    真的……挺好看的。

    要是她之前有见过,肯定会留下很深很深的印象。

    大概真是高一的新生吧?

    阮念叹了口气,觉得有点儿可惜,又赶紧打住念头。

    是不是又怎样呢?

    反正,等明天去11班找不到她,也不知道她的名字,还钱的事大概就不了了之了。

    ******

    然而事实证明,话不能乱说,flag更不能乱立。

    当第二天一早,抱着英语作业准备去办公室交的阮念,在教室门外撞见这个人的时候,惊得险些将满怀的卷子全撒地上。

    蒋逸舟:“……”

    阮念:“……”

    ……好、好尴尬啊。

    尤其是,这个人比她高出不少,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居高临下盯着她半晌,盯得她后背都要冒汗了。

    “额,”阮念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再不说点儿什么,这人能盯她到早读铃打响,“早,这么……巧。”

    寸头帅哥没回应,只是退后半步,仰头看了看教室门上的牌号:“这是11班?”

    他语气很平淡,听不出嘲讽或者别的意思,阮念却觉得更尴尬了,硬着头皮答:“是8班,我昨天不知道……”

    “哦。”帅哥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脸上表情匮乏,似乎根本不在意原因,只扫了眼她怀里几乎顶到下巴的那几叠真题卷,依旧淡淡道,“要帮忙?”

    “……啊,没事,我自己可以。”

    蒋逸舟又上下扫视一遍,似乎在怀疑她这身板是否真的“可以”。

    但既然对方表示了不需要,他也懒得多事,很快就挎着书包与她擦身而过,大步走进了教室。

    阮念看着那道高大的背影,抿了抿唇,心情复杂地转出门往办公室走,等回教室时,早读已经开始了,同学们稀稀拉拉从书包翻出课本,她快步回座位,发现桌上的化学书压着两张零钱。

    ……他还的?

    “课本都拿出来,第8页!那谁,把早餐都收一收,老张等会儿就过来逮人了!”

    阮念转身拿课本,顺便朝教室后排看了一眼,那个人还趴在桌上睡大觉,像没听见语文科代操碎了心的一通喊,直到老张从后门进来,他才慢吞吞从抽屉扯出一本语文书,打开竖在前面……继续睡。

    “怎么读得有气无力?跟没睡醒似的。”老张走到讲台边上,油亮的大背头被灯光照得仿佛自带光环,拍拍手道,“开学第一天,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声音大点儿!”

    阮念回过头,将注意力放回课文上。

    唔……

    其实他也不像昨天见到的那么难相处啊,不但没计较她说谎的事,特意来还钱,刚还主动问她要不要帮忙。

    没记错的话,座位表上写的他名字叫……

    蒋、逸、舟?

    听着有点儿年代感,像民国那时的名字,方正持重,文质彬彬,跟这个冷硬痞帅的寸头男生很难扯上干系。

    ……哦,还喜欢说脏话,看人也没好脸色,凶巴巴的。

    不过幸好,她的座位跟他隔了大半个教室,平常要是没事也说不上话,不用担心。

    “哎哎,阮念。”

    巡视的老张前脚刚走,后座的苏棠就伸长脖子凑近她,压着声音开小差:“那个新来的转学生,长得挺帅啊,你怎么认识他的?”

    “……转学生?”阮念翻了一页书,也压着声,疑惑道,“谁?”

    “就剃寸头的那个,表情拽得像二百五……不是,是像别人欠他二百万似的。”

    苏棠朝那边抬抬下巴,随即意识到阮念在前面看不见,只好接着说:“今天我经过办公室听老张说什么‘原来的学校’、‘成绩在市里很拔尖’,一听就是说转学生的吧?“

    “哦……”居然还是学霸?

    “我就好奇往里面看了一眼,啧啧,都说寸头是检验颜值的唯一真理,我还是第一次见个男的剃寸头还能帅成这样的,身高也够,估计用不了几天,他那抽屉里的课本就该换成粉粉的小情书了。”

    苏棠感慨完,还戳了一下她肩头,贼兮兮道:“喂,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到底怎么勾搭上这种极品的,嗯?”

    “我……不认识他的。”阮念小小声回。

    “呸,鬼才信!”苏棠撇撇嘴,她可是眼见为实的好吗,“刚你没回来,他就过来放了两块钱在你桌上,不认识干嘛给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