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他的小心肝 > 67.67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全文订阅即可立刻看更新~不行试试清除app缓存或换网页版】  大伙儿都去吃饭了,教室空无一人, 只有空调的冷风还在不知停歇地吹着, 阮念进门的时候浑身一抖,急促的冷热交替让她鼻子痒痒的, 有点儿想打喷嚏,赶紧回自己座位拿纸巾擦了擦汗, 免得着凉。

    几块钱的面包味道不怎么样, 阮念边吃边做英语阅读, 做完四篇才把面包解决掉, 说好的肉松包呢,里面也就拇指头那么大点儿的肉松,她放下笔,拿着包装袋去后门扔, 不出意外又看见了那团废纸。

    老张说明天要交上去检查的, 他……真不要了?毕竟写都写完了,跟老张要一张新的把答案抄回去也好吧?干嘛就这么扔……

    “让让。”

    低沉的男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还没等她抬头看, 就见什么东西从面前划过一道弧线, 垃圾桶里多了个捏扁的易拉罐, 正好跟那纸团相依为命,谁也不孤单。

    阮念无言转头,丢垃圾的人已经回自己位子坐下了, 仿佛刚才那两个字是对空气说的, 全程看都不看她, 拿了水杯又起身往后门走来。

    “蒋……蒋逸舟。”

    一开口她就后悔了,看他扔的时候半点儿犹豫都没有,摆明就是不要了,难不成还让人捡回去?那也太蠢了……

    蒋逸舟的手已经按在门把上了,闻言顿住看着她,很快目光又扫过她手里捏着的包装袋和脚边的垃圾桶,大致猜到了她想说什么,随意答道:“扔吧,我不要了。”

    “可是老张说明天要交,你不……”

    阮念老怕他不耐烦,说话语速飞快,可对方似乎依旧没耐心听完,打断她:“呵,这种事他懒得管,也就管管我打架吧。”

    嗯?什么意思?

    这话的字面意思很简单,但听起来总觉得怪怪的,阮念不明所以,然而蒋逸舟也没打算解释,拉开后门,扑面而来的热浪蒸得他眯着眼往旁边别过脸,顺便冲她勾了勾嘴角:“这么简单的卷子,我懒得再写。”

    阮念:“……”

    她怕他上课戴着耳机没听老张说,好心提醒,这人还要跟她炫耀自己有多厉害???

    阮念气闷地瞪着走廊那个高大的背影,在心里哼了一声,低头看着垃圾桶里的纸团和易拉罐,扬手把包装袋也用力丢了进去。

    ……你们仨一起待着吧!不管你们了!QAQ

    回到自己的座位,阮念看见桌角的水杯也喝空了,刚伸手又忽然缩了回来,低头写作业,直到余光看见某人从后门进来了,才拿起水杯绕前门出去装水。

    再次进教室的时候,不少走读生已经从饭堂回来了,午休铃还没响,就三两围成团埋头玩手机,反正这个时间老师们都在吃饭或者办公室休息,没人来巡班,只要不是被教导主任或级长抓到,一切好说。

    阮念往座位走,后排的那谁又趴下睡觉了,校服外套搭在椅背没穿,就一件单薄的短袖上衣,垂下的袖口被空调风吹得轻轻晃动,也不知他会不会觉得冷……

    咳,打住打住,管太多了吧。

    阮念摇摇头,撇清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多余想法,把水杯放回桌上,然后拿着备忘本到教室后墙去抄英语作业。

    讲台上的黑板面积有限,一般只用于老师上课板书,教室后墙还有两个小黑板,在班级墙报板的两边,一个贴学校的告示和通知,另一个用来写各科的作业……还刚好正对着蒋逸舟的后背。

    他身高腿长,椅子也放得比较靠墙,阮念不知道他睡着了没,不敢叫他起来挪位置,只好微微歪着上身去写。

    这个姿势非常累人,极大地限制了她伸手能够到的高度,加上今天的主科都是在早上,老师下课就会布置作业了,这会儿的小黑板只剩靠上的半边区域是空的,阮念看了看本子,作业要求有点多,起码要三四行才能写完,她要是平站的话,最多只能写个两行。

    没办法,阮念咬咬牙,努力踮着脚,往黑板上一阵飞快地抄,但粉笔比签字笔难写多了,她耐力有限,每写几个字就要下地缓缓,再踮脚起来写。

    这一来一往的,阮念辛苦,被她挨着椅背的蒋逸舟也烦得要命,狠狠拧着眉,猛地直起身回头怒道:“操,干嘛呢?!”

    “……”阮念陡然僵住,手里的粉笔竖直掉在那件校服外套上,留下一道白灰,才不甘不愿地滚到地上断成了两截。

    “……问你在干嘛。”见她双眸圆瞪,一脸惊恐的表情,像只怕被他吃了的兔子似的,要是在她头顶上安两只长耳朵,这会儿该绷得老直了吧……蒋逸舟被自己脑补的画面逗得想笑,火气也莫名降了几分,收敛暴躁,声音低低道,“说句话。”

    “我……”他态度一松,阮念踮起的脚也跟着一松,脚跟骤然触地的那瞬间震得她小腿发麻,连太阳穴都跟着发晕,老半天才勉强回过神,弯腰捡起断掉的粉笔,“我写一下那个……作业。”

    蒋逸舟一开始没懂她写什么作业要特地跑到后墙来写,等转头扫了眼小黑板上的“英语:”以及下面一行明显没写完的课本页码,想起她好像是班里的英语科代,“啧”了一声:“不会叫我让开你写吗?”

    “我以为你睡着了,不好叫你起来……”

    阮念心里委屈,她要是敢的话早就叫了,用得着这么心惊胆战地挑战高难度动作,还生怕吵醒他吗?

    蒋逸舟也觉得委屈,他睡个屁啊,本来就没睡着,脑子里不停回放视频里的几个要点,好不容易想困了准备入睡的时候,又被她没完没了的动静给折腾醒了,别提多难受了。

    只不过他表现委屈的方式跟她不一样,通常是发一顿火,吼完爽了,那点儿委屈自然就不会放心上了。

    “那你还写不写?”蒋逸舟插着兜,站在旁边问。

    “写。”阮念点点头。

    “那就写吧。”蒋逸舟往外挪了半步,抽出手扯开自己的椅子,让出小黑板下的地方给她落脚,然后手又插回兜里,“快点。”

    阮念不敢耽搁,赶紧站过去写,以生平最快的笔速抄完了,立马退回原位。

    “谢谢。”虽然不太情愿,但她还是习惯性道了声谢。

    蒋逸舟随便回了个“嗯”,扯过椅子坐下就重新趴桌面了。

    依旧脸朝下,依旧只留一个冷硬的后脑勺给她,跟那天她想问他题目解释时一样,耐性少得可以忽略不计。

    阮念看看后排再次被某人椅子占据的通道,小小叹了口气,只好绕前面一大圈回自己的座位。

    周鹏和林昊并排坐在她前面,都拿着手机在抽屉里打游戏,嘴上也不闲着,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有点吵。

    其实他俩的位子不坐这儿,平常一般是周鹏跑到林昊旁边坐,可惜现在林昊换到蒋逸舟旁边,虽然哥们儿变成前后座也挺近的了,但抵不住隔壁有尊大佛在睡觉啊,只好特地换了个地方坐,反正中午在教室的学生不多,午休时间又没到,基本是爱坐哪儿坐哪儿。

    至于为什么选在她前面……大概也能猜得到原因。

    但实在是吵。

    他们声音不大,可距离太近了,聊天内容一字不漏地传过来,她想听不想听都得听着,极其影响解题的速度。

    哎。

    阮念抬头看了眼前面黑板旁的挂钟,还有几分钟打铃,索性先不做了,从抽屉找了本文学杂志出来,随便看一会儿。

    她没时间追连载,一般就看看短篇小说,读得快,也不太费神。

    “耗子,之前我就想问了,蒋学霸天天上课不是睡觉就是玩手机,我跟他也差不多啊,怎么他题目都做得出来,换我就只能是抄他答案的学渣?”

    “屁,人学霸才不是玩手机。”林昊抬脚踢了下他,“去上路清兵线啊,塔都快推没了。”

    “不去,都残血了,超级兵一刀就能把我砍回泉水。”周鹏找了个草丛躲着,等回城,“你说他不玩手机,那他在干嘛?”

    林昊的手指飞快在屏幕上点了几下:“看视频。”

    “看视频?”周鹏嘿嘿一笑,“看什么视频?岛国爱情动作片?”

    “啧啧,这就是你跟学霸的差别了。”林昊摇摇头,“学霸看的是教学视频……靠,收起你猥琐的眼神好吗?我说的是有老师在讲课的那种,好像叫毛细什么……什么分离……”

    “毛细管电泳分离?”前排的Sherry张回头甩了一个专业术语,给两个懵逼脸的学渣科普,“这是分析化学的重要实验之一,大学课程。怎么,你们谁看了?”

    “……啥玩意儿?”俩学渣听都没听懂,但后面“大学课程”四个字倒是懂了,不约而同朝后排的方向看去,“你们学霸都这么厉害的吗?才高二就自学大学课程?”

    阮念翻页的手一顿,有些惊讶。

    她也以为蒋逸舟是在玩手机,还暗暗觉得他上课不听,完全不像个学霸,没想到原来他这么……

    脸真疼。

    Sherry张摆摆手,一脸不在意道:“没什么,就简单了解一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