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他的小心肝 > 77.77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全文订阅即可立刻看更新~不行试试清除app缓存或换网页版】  “真……真的不是……呃……”

    话没说完, 被揪住的衣领又紧了几分,对方的拳骨毫不留情地顶在他喉咙上,难受得憋红了脸,本能地抓住那只扼住自己的手想掰开。

    “没有?”蒋逸舟冷笑,非但手劲半点儿没松,还抬脚踢了踢散落一地的东西, 双眸盯着他道,“难道它自己会跑到你抽屉里?”

    从课桌里倒出来的, 除了那同学的课本和习题册, 还夹着张已经写满答案的讲义,大半边身子被埋在书堆里,只剩下四分之一的卷角直竖在那儿, 倔强地不愿被压皱。

    “那个不、不是……唔!”

    谁也没看清蒋逸舟是怎么出手的, 反正等大伙儿回过神, 那同学已经弯着腰坐倒在书堆上, 一手紧捂肚子,脸皱得跟他屁股下最后四分之一张讲义似的,痛得几乎站不起身。

    “糟了,东窗事发。”

    周围的人倒抽一口凉气,正赶来看热闹的几个也赶紧撤回到自己座位, 其中是心虚还是害怕,各自都心里有数, 阮念哪里见过这架势, 抱住苏棠的手臂傻站着, 好久才反应过来苏棠是在跟她说话。

    “什么……意思?”

    那边似乎又挨了拳头,“啊”一声叫得很是凄惨,好歹也是坐最后一排的高个儿,被压着打太没面子了,挣扎着起来要还手,被蒋逸舟猛一屈肘又撞得摔回地上。

    “我靠……”

    苏棠平常咋咋呼呼,也就嘴皮子厉害点儿,真遇上干架现场了,还是挺震惊的,拉着阮念往后退远一点,低声快速道:“昨天给你看的讲义,就是蒋逸舟做的,不知道是谁先拿来看了,后来一个个都去抄,他同桌估计是最后一个,抄完忘放回去了吧……天,我现在能理解李辉那天是啥感受了……”

    班长已经从后门溜出去找老张了,被打的人也豁出去了,从地上爬起来往蒋逸舟身上扑,不出意料又被掀翻下去,连带着扫落了后门边的俩椅子,坚硬的椅背“啪”一下,正好压在匆匆赶来的老张脚上。

    ……真的是脚,那凉鞋的几条皮带子根本承受不了任何重量,老张的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龇牙咧嘴憋了半天,才勉强保住了作为人民教师的道德操守。

    但当他看见后排这块儿乱得跟打完仗似的,脚边还躺着个一脸五颜六色的学生,正苦巴巴地喘气喊疼,刚憋回去的那个字又隐隐有喷出来的冲动。

    “次……”还是忍住,老张咬牙抽回脚,没好气地摆摆手,“都干什么呢,给我回座位去准备早读!班长,你扶他去校医室看看,不行了回来请个假。还有周鹏你几个,起来,把桌椅收拾一下,像什么样儿。”

    几句话安排妥当,老张才把目光落在始作俑者身上,看人还站得好好的,脸上也没挂彩,只有衣服上沾了点儿血,不知是他的还是刚那学生的,“需要去校医室吗?”

    “太远了,去办公室吧。”蒋逸舟抱臂靠着墙,眼里的戾气已然收敛,换上了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懒得走。”

    老张看着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只是叹口气,照他这态度,估计还得找个靠谱的人才问得出前因后果。

    本来班长是最合适的,可惜这会儿不在,老张的视线在教室里扫了一圈,最后停在一个人身上:“阮念,你也跟我来趟办公室。”

    阮念:“……”

    什么叫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此时此刻总算是深刻体会到了,她合上课本慢吞吞站起来,在周围一众同情的目光中,跟在依旧漫不经心的蒋逸舟后面,低着头走出教室。

    办公室的老师不多,要么闷头吃早点要么出去巡班,正好没什么人听墙脚,老张到自己办公桌坐下,拧开保温杯喝了口茶,单刀直入:“说吧,为什么打架?”

    其实这话问得挺给面子了,明眼人都看得出那同学就是单方面的挨打,老张要求不高,只要他好好解释原因,承认错误,再去道个歉,事情基本就能完了。

    小年轻嘛,血气方刚,动动拳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心里得有谱,别闹太严重就好。

    “看他不顺眼。”可惜蒋逸舟没领情,就随便回了一句,把老张铺好的台阶给砸个稀巴烂。

    “……”行,砸就砸吧,老张也没打算从他嘴里能问出什么,转向另一边的阮念,“你来说,今天是怎么一回事。”

    阮念两手交握在身前,站得规规矩矩,感觉旁边人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扫,有些紧张地捏了捏手,不着痕迹往另一边挪了小半步,才缓缓开口。

    其实她当时有点儿吓懵了,许多细节都看不太清,只能依着苏棠的话和自己所看到的,说是因为那同学擅自拿了蒋逸舟的东西,蒋逸舟发现后与他起争执,后来两人就打起来了。

    “哦,这样啊。”老张点点头,下一句就踩到了重点,“谁先动手的?”

    阮念下意识转头看了看蒋逸舟,后者面无表情,双眼放空地落在别处,像是并不在意她说什么。

    “……是蒋逸舟先动手的。”

    在场那么多人全看见了,她就是再怕,也不可能在老张面前撒谎,只能硬着头皮实话实说。

    蒋逸舟似乎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别开眼继续走神。

    “行,所以是他先不经同意拿了你东西,你又动手打了他,两方都有错,扯平吧。”老张说话很有分寸,没问他拿的是什么东西,只说,“这样,等他回来了,你去跟他道个歉,他也给你作个保证,这事儿就算解决了,怎么样?”

    “道歉有用?”蒋逸舟把游离的目光收回来,嘴角轻扯,“我看他挺不服的,估计还想打。”

    “你甭管有没有用,先去道歉,剩下的我来处理。”

    他淡淡地“哦”了一声:“我是说,道歉没用,再有下次我照打不误。”

    “……个臭小子,成日就知道打架?”

    蒋逸舟拧起眉头,脚尖踢了踢办公桌的隔板:“我不喜欢别人翻我东西。”

    “你……哎。”

    这是老张第二次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了,阮念留了心,接着听他有些无奈地劝:“你就不能跟人好好说吗?”

    “麻烦。”

    他初来乍到,跟班上的人都不熟,这样直接打一架是最快的办法,杀鸡儆猴,以后换了谁都不敢再犯。

    老张瞪眼:“蒋逸舟,给我态度端正点儿!”

    蒋逸舟笑了笑,特别假的那种:“放心,我没下重手。”而且都特地避开了要害,伤不及根本,顶多是疼得久点儿。

    “你还想下重手?!臭小子,信不信我跟你小……额,咳咳。”想起还有个学生在这儿,老张清了清喉咙,让阮念先回教室早读,留下蒋逸舟单独做思想工作。

    阮念求之不得,直到出了办公室才终于松口气,在满走廊的早读声中快步走回教室。

    “哎哎,怎么样?”

    一坐下来,后面的苏棠就迫不及待跟她八卦,阮念摇头说没怎么样,就问了几句话而已,苏棠又问她问的什么。

    “咦,老张的反应这么平常啊?我还以为他要发飙呢。”

    他们班别的不说,班级氛围倒是挺好的,可以说是相当和谐,高一一整年下来都没发生过大矛盾,像今天这样打架的还是头一次。

    “老张……好像没有太生气。”

    说实话,不光是打架,单凭蒋逸舟那种嚣张的态度,换别的老师早就气炸了,老张算不上脾气特别好,有时发起火来,当堂把学生骂哭也不是没有的事。

    可阮念刚听他俩的对话,没听出老张有多生气,只是觉得两人不太像师生,反倒像一对亲近的前后辈。

    或者是……家人?

    “呀,回来了。”

    教室开着空调,后门忽而涌入一股热浪,很快又被关上的门截断了源头,高大的寸头男生插着兜迈步进来,衣襟微湿,脸上也沾着未干的水珠,像是去洗了把脸,拉开椅子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地上的狼藉已经被清理干净了,那张讲义皱巴巴地躺在桌面,蒋逸舟看都没看,随手揉成团往后门角落的垃圾桶一丢,动作干净利落得像投篮似的,纸团也确实稳稳落入了篮心。

    “……真帅。”苏棠半趴在桌上,跟闺蜜低声感叹,“蒋同学可以的,连扔个垃圾都能耍帅,还耍得毫无装逼感,绝了。”

    阮念抿了抿唇,没说话。

    帅……又怎样。

    上课睡觉,作业乱丢,还爱打架。

    早读还没结束,这人课本也不拿出来,就懒散地靠着椅背,长腿一伸,从裤兜扯出耳机戴上,半垂着眼往抽屉里看……

    哦,还早读玩手机,罪加一等。

    ……但确实很帅。

    阮念同学,现在是早读时间,立刻马上赶紧转回来看课本!

    立刻!马上!

    听见没有!

    ……倏地回过神,阮念努力盯着课本上的古文跟读,读了半天,愣是没看懂一个字。

    “阮念,阮念。”同桌的女生小声叫她名字,“你那个……书拿反了。”

    阮念:“……”

    本来好端端的周五提早放学,愣是折腾到跟平常一样的5点半,警察到现场把全部人都带回附近的派出所,躺地上的直接送社区医院看了,剩下两个穿着校服的,虽然男的也有打架,但因为是学生,加上有另一个同学用手机拍下的视频为证,明显是被围殴的受害者,警察查看完证件,又简单问了他们几个问题,很快就放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