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他的小心肝 > 79.79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全文订阅即可立刻看更新~不行试试清除app缓存或换网页版】  这话刚说完,阮念的心里就咯噔一跳, 下意识看向站在外面的蒋逸舟, 后者只是面无表情站着, 因为手里提的东西很多, 连书包背带滑下来都没法弄,松松垮垮挂在小臂上,看着挺累人的。

    他要是不说还好,要是把事情说了,势必就避不开与她有关的部分,那么她为了瞒住外婆所说的谎言马上会被拆穿,到时可能不仅是担心那么简单了,老人家是最不喜欢人骗她的,这下……

    “哎, 欺负什么呀。”没等阮念纠结完,在场的第二个不知情人却笑着开口了,“您是不知道, 这孩子厉害着呢, 哪有别人欺负他的份儿, 我都管不来他。”

    “这样啊。”外婆点点头,像是想到了什么人, 也笑起来道, “没事没事, 男孩子都皮, 我那大孙子也老爱打架, 后来就被他爸给抓到军校去了,让他打个够。”

    ……呼。

    阮念在心里松了口气,又忍不住有些心疼哥哥了——

    要是哥哥见到蒋逸舟今天打架是什么场面,绝对要跟外婆喊冤,而且他明明是自己考上军校的,被外婆说得这么没面子,也是很委屈了。

    “军校挺好,以后可有出息了。”蒋静给侄子把书包肩带扶回肩上,目光扫过他嘴角和手臂的伤,倒没有太在意,只冲他递了一个“回家给我交代清楚”的眼神,又笑眯眯地回过脸来,“时候不早了,家里孩子还等着吃饭,先走了啊。您也早些回去吧,别忙太晚啊。”

    外婆应了声好,目送姨侄俩离开后,小芳也收拾好铺子准备关店了,外婆看外面天都黑了,让她先下班早点回去,亲自锁好门才和孙女儿一起走。

    晚饭的时候,外婆果然问起她怎么放学晚了,阮念还是没说,只告诉外婆是留校做作业,回来又堵车,所以才晚的。

    外婆点点头,看样子大概是相信了,过会儿又问她跟班里的新同学关系处得怎么样。

    “都……还好吧。”阮念不太懂外婆问这个干嘛,“怎么了?”

    “我看你跟方才的同学很生疏啊,他走的时候,你都没跟人说声再见?”外婆往她碗里夹了个鸡腿儿,照例重复着每天晚饭都叮嘱的话,“多吃点儿,看看你多瘦了,千万别学人家减什么肥。”

    阮念默默咬一口鸡腿,其实刚过完暑假,她不用称都知道自己肯定是重了,就一星期的时间也不可能瘦到肉眼可见的程度,只是懒得反驳而已,“嗯嗯”两声表示听话完事儿。

    过会儿又小声嘀咕道:“他看都没看过来,我要跟谁说再见啊……”

    “说什么?”外婆隔了半桌没听清,边给她夹菜边问。

    阮念无奈:“没有……外婆你也吃啊,我自己夹就好了。”

    “啊嚏!”

    房门外刚好经过的蒋静往里看了眼,见侄子洗完澡又穿条运动裤就算了,光着膀子站在书桌边对着空调吹,扬嗓子往里头喊了一声:“赶紧去穿件衣服,别给我整感冒了啊。”

    蒋逸舟没动,还撑着桌沿看弟弟做题,刚从浴室出来就想起要拿原稿纸给这小家伙用,正好碰见他有道题不会做,就顺便教完再走。

    “蒋逸舟!听没听我说话!”蒋静在声音方面有专业优势,随便在哪个地方一喊,整个屋子都得抖两抖,“那一身伤的很好看是不是!跟你说下午的事儿还没算呢,要不现在来报告一下啊?”

    “……啧。”蒋逸舟现在一说话嘴角就疼,懒得跟外面那位女高音对吼了,敲敲桌角让弟弟自己先做着,转身回自己房间衣柜抽了件T恤穿上,还得特地去客厅晃悠一圈以便女高音能看个清楚,然后闭嘴别再喊。

    “早穿上不就好了?”蒋静端着菜出来,音调恢复正常,冲侄子的背影叫了声,“饭快好了,5分钟出来吃饭。”

    蒋逸舟一挥手示意知道了,再回到房间时,刚那道题已经写得差不多了,张睿正偏着头在草稿纸上算结果,听见声音就抬头看过来问:“哥,这样写对了吧?”

    “嗯。”蒋逸舟扫了一眼他写的过程,挺完整的,“结果不算错就对了。”

    “好的,我知道了。”张睿低头继续算,但没几秒就又抬头了,“哥,你今天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蒋逸舟皱了皱眉,没回答他的问题:“做你的题。”

    “哦。”张睿的笔没停下,边压着声音,一脸神秘兮兮地跟他商量,“哥,下次能不能捎上我一起?我也很能打的,绝对不坑队友。”

    “呵,厉害了。”蒋逸舟一手枕在他椅背上,也压低声音道,“想打架可以直接找我,不用麻烦外人。”

    “……哥,咱能要点脸吗?”张睿丢下笔,伸手比了比他的身高,一脸嫌弃,“你这样的,跟我一南方白斩鸡打架,有意思?”

    “没意思。”蒋逸舟毫不留情,“还不如打沙包。”

    “哥你真是够了……”

    蒋逸舟往他脑门儿上弹了一记,劲儿很足,张睿捂着额头没来得及叫痛,人就被拎着后衣领拖出了房间,挣扎无果,尊严扫地,于是晚饭也吃得格外多……泄愤。

    晚饭后,老张还没回来,张睿被亲妈赶进房间做作业,蒋逸舟则跟着蒋静去了书房打报告。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路见不平打了一架,蒋逸舟扯着嘴角草草叙述完,能省则省,不能省的强行省,三两句汇报完了,然后等蒋静开始说教。

    时间不长,说个几分钟吧,他发会儿呆就过去了,不难熬。

    “……行吧,说了你也不怎么听,咱们来说点儿别的。”

    蒋静的本职是声乐老师,周五排的课比较多,又唱又讲几乎一整天了,嗓子累,于是提前结束说教,倒是提起了另一件事。

    “今天和你一起回来的那姑娘,看起来……你俩关系还不错?”

    蒋逸舟没什么表情道:“认识,不熟。”

    不熟?

    两个人从学校坐车回家这么长一段时间,肯定得聊天吧?她在包子铺看到他俩的时候,也还是在说话的,能聊这么久,就算不熟也快熟了。

    “哦,这样。”蒋静语气淡淡,没把内心的怀疑表露半分,自然而然往下问,“那你开学也一周了,有跟什么同学熟的吗?”

    蒋逸舟回了两个字:“没有。”

    蒋静皱眉:“为什么?”

    蒋逸舟轻笑,抱臂靠在墙上:“老张没告诉你?”

    蒋静坚持:“你自己说。”

    蒋逸舟似乎早料到她会这么问,想也不想道:“烦。没兴趣。”

    “你这小子……”蒋静突然沉默下来,目光定定地看着他,想从他脸上分辨出任何一丝波动的情绪,“逸舟,你跟小姨说实话,你是不是……还因为你妈的……”

    然而没有。

    蒋逸舟只是冷下脸,骤然打断了她犹犹豫豫的话:“不是。”

    蒋静追问:“那你怎么就……”

    “小姨。”他从墙上直起身,垂下的目光落在某处,并没有看蒋静,“我说了,不是。”

    语气像夹了冰碴子,冷得吓人。

    “哎。”蒋静叹了口气,没再问下去。

    这侄子的性格是全随了她姐的,不想说的话,再怎么逼着也绝不开口,她只得暂且放弃,挥了挥手让他先出去。

    “啊,还有个事儿。”

    临走又叫住了人,蒋静低头捏着眉心,语调恢复平缓:“明早我跟老张要出门一趟,6点走,睿睿在家,你看着他点儿,管两顿饭。”

    “哦。”蒋逸舟应了一声。

    “他最近肠胃不太好,别让点外卖了,早餐下楼去买,午饭也不用做,冰箱还有今晚剩的饭菜,拿出来热一热吃。”

    “知道了。”

    蒋逸舟开门出去,走到厨房倒了一大杯凉水,仰头喝完,然后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门“嗒”地关上,清脆的声响弹松了那根绷直的神经。

    ……真他妈累。

    他把自己往床上一丢,趴在柔软的被褥里,闭上眼,什么都不想去想了。

    这家伙昨晚肯定又打游戏打到睡着,一时半会儿也起不来,蒋逸舟关上房门,去厨房翻了半天的冰箱,确定除了昨晚的剩饭剩菜外,真的连一根面条都没有,更别想做什么早餐了。

    啧。

    他反手拍上冰箱门,看了眼时间——7点不到,外卖都没开始配送,这个时间在营业的估计只有便利店了,但他没记错的话,小区附近应该并没有便利店……

    算了。

    反正闲着没事,不如下楼碰碰运气。

    蒋逸舟换了身衣服,带着钥匙手机就出门了。

    社区里空荡荡的没什么人,周末大清早的基本都在家睡懒觉,连那些天天早起耍太极的老人家都没出来放音乐扰民,花坛边难得安静,倒是有几条流浪猫,趴在上面蜷成一团团的大毛球,正懒洋洋地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