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他的小心肝 > 85.85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全文订阅即可立刻看更新~不行试试清除app缓存或换网页版】  G市的九月仍是酷暑, 昼长夜短, 公交车到站都快6点了, 天还没完全黑下来,阮念背着书包往自家的方向走,经过拐弯处一间包子铺时,探头进去叫了声:“外婆?我回来啦。”

    “来了来了。”老人家耳力不太好, 大概是以为还有客人, 从里间快步走出来, “想要什……哎哟,是念念回来啦?瞧我这耳朵……来,书包赶紧放下, 看你这一头汗的,可别热坏了, 快拿毛巾擦擦,外婆给你倒杯水……”

    阮念刚擦完汗,喝了水,面前又多了俩热腾腾的包子:“饿了吧?先吃个顶顶肚子,不然一会儿回去再开锅啊,得7点多才有饭吃。”

    “……”虽说明知老人家是好意关心, 但有时也会吃不消,阮念哭笑不得地接过盘子放一边桌上, “外婆, 要不我们先关店吧, 我还不饿, 等会儿再吃。”

    “行,”外婆乐呵呵点头,“听孙女儿的。”

    阮念的父母都是军人,二婚后生下了她,因工作原因常年不在家,本来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住一起的,去年考到C市读军校,所以现在家里就她和外婆两个人住。

    外婆是个闲不住的人,平常孩子都上学了,她待家里也没什么意思,老嫌闷,于是爸妈给她在楼下租了个铺面,怕老人家干活儿累着,还请了一个帮工小芳,专门负责和面做包子,一般用不着老人家动手。

    不过小芳姐今天有事请假了,下午不在,阮念昨晚听外婆提过,所以特地过来一趟帮忙收拾关店。

    卖剩的包子还有十来个,外婆拿了环保盒给阮念装回家当夜宵或明天的早餐,刚装了两个,门边的小风铃又清脆地响了起来。

    “箐姨,包子还有卖吗?”

    听语气像是熟客了,阮念抬头看,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站在铺前,穿了身黑白的职业套装,笑容亲切,不过她没见过,只是莫名觉得有点儿面熟。

    “哎,有的有的,还以为你今儿不来了,正准备打包呢。”外婆也笑,边帮着孙女儿把包子夹进盒里,边介绍,“这是蒋阿姨,天天来这儿光顾外婆的生意,人可好了。”

    阮念乖巧道:“蒋阿姨好。”

    “哎,好。”蒋阿姨应了一声,冲她点点头,“这是您孙女儿嘛,长得真标致,文文静静的,还在念高中吧?”

    “对啊,在二中呢。”外婆可喜欢听人夸自家孙女儿了,“这儿够吗?”

    “买够十二个吧,现在家里多了一孩子,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吃得多。”蒋阿姨朝阮念看了一眼,半开玩笑道,“他也在二中,今年高二,说不定跟小姑娘还认识呢。”

    阮念佯装腼腆地笑笑,没接话问。

    高二有几百号学生,那么多人,哪能谁都认识啊。

    “谢谢。”

    收了钱,蒋阿姨便提着东西离开了,阮念无意看了看她走的方向,回头问外婆:“阿姨也住在这个小区吗?”

    “嗯,暑假那时搬来的吧,好像跟咱们还是同一栋楼。”外婆弯腰把煤气阀门关了,一层层蒸笼都掀开来散热,“有一回碰上电梯在维修,得走楼梯,是她帮我提东西上楼的呢。”

    原来还有这么一件事,难怪方才外婆就说她人好,阮念点点头,等收拾好铺面关了门,婆孙俩才踏着夜色往家的方向走。

    晚上做作业,刚开课难度都不大,阮念做了两个小时就差不多完成了,剩下最后一门化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只带了老张最后发的那张讲义,要做的练习册反倒忘在了学校,没办法,只能给苏棠发微信求救。

    -棠棠,你能把化学作业拍一份给我吗?我忘带了。

    苏棠回得很快,估计是正好在玩手机,说等等,她马上发,阮念等了一会儿就收到几张图,还配了句不要脸的话。

    -我给你发了,作为回报,你做完也给我发一份吧=w=

    -不是说不抄作业了吗?0.0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

    -……我先看题,一会儿聊。

    阮念打开原图,拿了张空白的草稿纸,边看手机边按顺序往下做,打算明早回教室再把答案抄回习题册上。

    没多久手机又震了震,进来新消息。

    -这个也给你看看。

    阮念点开图,放大,是老张发的那张讲义,上面的题目居然已经全写完了。

    -这是答案吗?

    -不是,但经过Sherry张的鉴定,正确率起码有80%了。

    -那剩下的20%是错的?

    -不不不,那20%是因为他不会做,哈哈哈哈。

    Sherry张是化学科代,大名张学锐,男的,改这个英文名纯属音译,但胜在够顺口,后来班上就叫开了,刷题狂魔一个,化学学得贼溜,每次单科成绩都排前三,他要说对的,一般都不会有错。

    -哎呀,有老师过来抓人了,我先匿了,回聊。

    ……连讲义是谁的都没来得及问。

    算了。

    阮念把图片切回原来的几页习题,继续写,等全部做完已经10点多了,她揉揉眼起身出去倒水喝,准备洗澡。

    客厅的灯还亮着,外婆那屋关了门,门缝没透出光线来,估计是睡下了,她轻手轻脚开门进去看了一眼,把空调从26度调到27度,风速调低,才悄悄离开。

    睡前躺在床上,阮念翻出苏棠发来的讲义看了会儿,字迹很潦草,甚至……有点丑,幸好化学题要写的文字不太多,基本都是数字、字母和符号,不影响阅读。

    她一题题往下看,不料第二题就被卡住了,想了多久不知道,反正第二天醒来时,手机的闹铃从被窝里闷闷传来,震得她手发麻,才知道自己昨晚想得睡着了。

    “念念,起床没?”

    外婆向来早睡早起,敲敲房门问她要不要在家吃早饭,阮念说不用,今天得回去补作业,路上直接买比较省时间。

    回到学校才刚过7点,教室也没几个人,要么趴桌上补觉要么埋头玩手机,阮念走到自己的位子,俯身往抽屉找,果然是落在里面没拿,放下书包,翻出写好的草稿纸开始往上面抄。

    抄完了又回头看了一遍,有道题是合并化学方程式计算反应热,她昨晚算了好久才得出答案,但现在再想,好像又不太对……

    离早读时间还早,阮念耐心在草稿纸上重新算,算了两遍,居然都跟原来的答案不一样,其中一个连选项都没有,肯定是错的,她有些苦恼地皱着眉,不知该选哪个。

    “第6题错了,选C。”

    ……哦,那就是她第一遍算对了?

    “是因为第二个反应放热,逆反应是吸热,所以应该用加……”

    阮念一抬头,看见跟她说这话的人是谁,剩下的那个字顿时卡在了喉咙,愣愣地仿佛失去了反应。

    额,怎么会是……他?

    蒋逸舟没什么表情地和她对视一眼,然后就往后走了,好像那句话只是一时兴起随口说的,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他好像从来不喜欢正正经经地背书包,依旧只挎着半边,双手插兜,一副懒散随便的模样,垂下的背带扫过阮念枕在桌边的小臂,有点痒痒的。

    ……要不要问他呢?

    阮念握笔的手不自觉收紧,她没有问题问一半的习惯,眼下周围也还没有同学回来,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回过头,冲那个刚丢下书包准备趴下睡的人说:“第二个反应的……”

    “是。”

    阮念瞪大眼:“我都没说完……”

    “刚你不是说了?”蒋逸舟抽了抽嘴角,那点儿少得可怜的耐心似乎又要耗光了,“剩下的自己想。”

    说完就面朝下趴在桌面睡觉,只给阮念留了一个冷硬的后脑勺,把她想问的问题全都堵了回去。

    ……还敢问?

    万一惹得他不耐烦,像上次对周鹏那样,一脚把她踹翻在地……阮念咽了咽口水,赶紧把头转回来,在草稿纸上老老实实照蒋逸舟提示的思路从头算起,算出来确实是选C的。

    她盯着自己原来填的B,叹了口气,拿笔涂掉改成了C。

    “嘿,早。”

    正写着,额头忽然被人点了一下,手劲儿可大,点得阮念往后仰了仰头,果然看见了苏棠那张明朗的笑脸:“……早。”

    哎,连打个招呼都要动动手脚的人,除了自家闺蜜也没有第二个了。

    “在写啥呢……卧槽,学霸也要补作业?”

    苏棠目瞪狗呆,嘴角倒吊,一脸暴漫同款的震惊表情,再高的颜值也经不住这种糟蹋,阮念忍不住笑地推推她,还没说话,旁边就悠悠丢过来一句:“辣眼睛。”

    “……我靠。”苏棠一听就知道是哪个烦人精了,反手狠狠拍在那人的桌上,“砰”一声震得一圈人全看了过来,“姓易的,你大清早专找我不痛快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