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他的小心肝 > 116.番外四:包子日常(2)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全文订阅即可立刻看更新~不行试试清除app缓存或换网页版】  阮念转头催苏棠交英语作业时, 不自觉往蒋逸舟那儿偷瞄了一眼, 他依旧保持着早读时的姿势在看手机, 无动于衷, 不知是没听见还是对此并不关心。

    第一节课过得风平浪静,大概同学们都被早读前那件事儿吓到了, 难得没人开小差,老师讲课效率奇高, 后面还剩了10分钟让同学们自己看书做作业。

    不料作业没写两题, 老张就匆匆经过走道过来了, 跟任课老师说了几句,老师点点头就走了,正当大伙儿以为老张这么丧心病狂连几分钟的课都要抢, 老张突然点了林昊的名字:“你, 坐周鹏后边去。”

    “……啊?”

    林昊懵了,其他同学也懵,高一就是隔壁班的同学, 抬头不见低头见, 班上谁不知道他跟周鹏是发小, 关系最铁了,凑一起不得天天唱二人转啊, 老张这是抽了什么风, 居然把俩人调到前后座?

    “你个儿高, 坐第六排没问题吧?其他人安静点儿, 还没下课呢, 吵什么吵。”

    老张又催了一遍,林昊赶紧应声,埋头三五下把东西收拾好,背起书包绕后排走过去第二组,愉快的目光朝自家哥们儿远远投过去,正想跟他提前交流一下内心的惊喜之情——

    然后他看见了,周鹏的右后方、他的新同桌是……是蒋逸舟……

    林昊脸色一僵,简直想立马调头回自己座位去,可惜有个人比他动作更快,从教室外冲进来一屁股就坐在他的位子上了。

    ……是今早被打的那同学,转过来那张脸横七竖八地贴着几片创可贴,冲他干巴巴地扯了扯嘴角,表情一言难尽。

    林昊:“???”

    “对,你俩换一下座位。”老张点点头,语气平淡得仿佛只是调了两节课,“昨天发的讲义,你们还没做吧?没事儿就先看看,下节课要用。林昊,赶紧回座位,别磨磨蹭蹭了。”

    一提到讲义,满教室大片的人都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林昊看看那同学精彩的脸蛋和缠着纱布的手臂,又看看第二组后排的新同桌,不知该同情他还是同情自己,拖着万般不情愿的步伐往目的地龟速前进。

    惊喜变惊吓,真他妈酸爽。

    10分钟很快就磨过去了,下课铃打响他才终于挪到自己的座位去,蒋逸舟正趴桌上睡觉,林昊怕吵醒他,声儿都不敢出,轻手轻脚把自己的书卷家当往抽屉里放。

    “耗子,咱俩这缘分……”

    周鹏一转过头就被林昊“嘘”了回去,压着声:“别吵,找抽吗?等下出去说。”

    “……”周鹏余光瞄了眼正在睡觉的人,不由得摸摸昨天才痛完的屁股,“行,你快点儿。”

    等林昊也走了,苏棠才忍不住笑着拍拍阮念:“哎,你没看他刚才那怂样儿,都快钻桌子底下去了,哈哈。”

    不料前面半天没回应,她撇撇嘴,凑上去越过阮念的肩看了眼:“你讲义还空着呢,昨晚不是给你发答案了?怎么没抄?”

    阮念还是卡在第二题,答案她倒记得,就是思路一团糟:“我在想……这个是怎么算出来的。”

    “啧啧,学霸就是不一样,知道答案还得想过程。”苏棠坐回去,托着腮转笔玩儿,“恕本学渣无能为力,你可以去问问Sherry张。”

    “唔……”阮念往化学科代的座位看去,没个人影,估计是出去了,“他不在吧。”

    “或者,”苏棠瞥了旁边一眼,嘿嘿一笑,“你也可以问问蒋学霸啊。”

    阮念已经低头继续看下面的题了,闻言顺口答道:“他不是在睡觉吗?”

    ……哟,厉害了,头都不回就知道人家在睡觉?

    苏棠眨眨眼,拿笔帽戳了她一下:“没看出来,你还挺关注他的?”

    “啊?”阮念愣住,有一瞬的小慌,“我才没……”

    “不过人家现在醒了哦。”苏棠打断她的否认,故意怂恿,“趁他刚睡醒心情不差,快去问,顺便刷刷脸。”

    “……”阮念想说她从前天到现在已经刷得够多了,今天又在办公室当面指证他来着,虽说蒋逸舟表现得毫不在意,可谁知道他心里会不会记仇?

    哎,还是别问了,他脾气那么差,又没耐性,万一不小心踩了狼尾巴,抓着她也狠揍一顿怎么办?

    “我……等老张上课讲吧。”阮念说。

    “哦,那你就等着吧,我先补会儿觉。”

    前面老张已经抱着电脑走进教室了,阮念回头推了推趴下的苏棠,哭笑不得:“……棠棠,都快上课了!”

    “没事,我就睡两分钟,老张开讲就起来。”

    投影仪已经调好了,老张连上课都没叫,直接开始讲PPT的内容,阮念上化学课是一秒都不敢落下的,只好随她高兴,转回去翻开课本做笔记。

    老张的课跟他这人一样,毫不拖泥带水,PPT一页一页过,很快就把基础概念过完了,让同学们拿出讲义看题:“打瞌睡的都给我醒醒了,等会儿叫人起来答。”

    然后就转向黑板刷刷刷地往上抄题。

    阮念听见后半句就一阵紧张,虽然清楚老张的意思就是要找错误范例,好给同学们提个醒,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答错还是挺丢脸的,于是低头忙着写,也没想起要看看苏棠睡醒了没。

    “都看完了吧?第一题不难,谁来讲讲?”老张往下面扫视一圈,轻而易举就逮到了人,“苏棠。”

    听到不是自己的名字,阮念松了口气,但后座久久没有动静又让她冒出了不好的预感——

    “还睡呢?旁边的同学叫一下她!”

    苏棠的同桌有点儿结巴,说话的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阮念只得转头把苏棠叫醒:“老张问你第一题的答案是……”

    “到!”苏棠本来还迷迷糊糊,听“老张”俩字登时清醒了,猛地站起来应了一声,椅子都差点儿踢翻了,让同桌眼疾手快扶了一把才没事,“答案……答案是D。”

    四周一阵憋笑,老张点点头,答案是对的,不过他也没那么好糊弄:“讲讲你的思路。”

    “额……”讲个屁,她又没在梦里做题,“昨天做的,忘了。”

    老张很不给面子:“那现在重新做一遍。”

    “……”苏棠强忍白眼,忍出了一脸便秘的表情。

    “不知道就给我好好听课,还敢睡觉。”老张没好气地让她坐下,“阮念,你来讲。”

    阮念:“……”今天这运气真是差得出门都能踩粑粑了。

    她深吸了口气,压下紧张才站起来回答,幸好只是第一题,答得还行,完了坐下来的时候,手心都微微冒冷汗。

    化学是她的软肋,演讲比赛当着十几个评委老师和几百号观众都不会背错单词,在化学课上回答一个问题却让她紧张得冒冷汗,说出去都没人相信吧。

    “第二题有点难度了。”老张撑着讲台看讲义,头也不抬问,“怎么,有人想起来挑战一下吗?科代?”

    Sherry张爱出风头是众所周知的,这次居然难得犹豫了一下,才站起来,老张听他讲得思路清晰,答案也没错,倒是满意笑了笑:“嗯,说得不错。你们听懂他说什么没有?”

    “……”众脸懵逼。

    “行,你先坐下。”老张抖了抖手里的讲义,转身在黑板上板书,“这道题的考点是……”

    讲义上基本都是补充习题,这是老张讲课的习惯,介绍完概念通常会另外加题,让学生对概念加深理解,因为要逐题分析,一堂课当然是讲不完的,下课前老张吩咐大家今晚把剩下的题做了,明早交上来检查。

    听到这句,阮念不自觉往后门边的垃圾桶看了眼,揉皱的纸团还静静躺在里面,而它的主人却伸着长腿,双手插兜,姿态悠闲地靠在椅背上,塞着耳机看视频……后面是苏棠告诉她的,虽然看不清手机屏幕的内容,但肯定跟学习没什么关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