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末世危城 > 第1939章 屠杀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唐玉在后方带孩子,不需要血主金锤护身,于是就将之教给秦安带走。

    谭二狼也真是厉害,被血主金锤顶着飞了出去,落地后吐了口献血,竟颤颤巍巍站了起来,果然是皮糙肉厚,如果是普通人估计已经是骨断筋折。

    叫做水冰月的女人瞪大了双眼,她可知道谭二狼的身手到底有多厉害,没想到被那人一下就打的半死,这也太凶悍了。

    而且他使用的是何种手段根本没看清,手上金光一闪,似乎是出现了一个金球。

    “哇哇哇!竟然敢打老子,看我不捏碎了你这皮肤!”

    谭二狼既然是个莽汉,那就不可能轻易怕了秦安。

    他活动了筋骨重新上来,到秦安身边三四米远的地方却放慢了脚步,双手握拳抬起慢慢的向前挪动。

    秦安丝毫不以为意,不觉得自己现在的遭遇有什么,继续吃喝。

    谭二狼又走了两步之后忽然转身跑了,他却并未真的跑,而是去捡了自己的两把斧子,刚才被秦安打飞后这斧子也是飞了。

    斧子在手,谭二狼自信了许多,叫喊转身这一次真的冲向秦安。

    “啊!”

    他并没有直接跑过来,在秦安身前三米处呐喊的同时,将左手斧子扔了出来,之后才跟着斧子向前。

    这家伙也没有傻透,还知道扔斧子用远攻的手段做掩护。

    水冰月看到谭二狼勇猛的样子直往后退,最终身体贴墙,退无可退。

    谭二狼这厮就是个浑人,红桩楼说白了就是妓院,水冰月五岁那年流浪到这边就被收养,从小在学和看的就是如何讨好男人,所以她对男人只要一打眼就能看出深浅长短,也从不介意男人的好坏善恶,在她的世界管理,男人就是用来上床的,这是她存在的意义,生活的源泉。

    水冰月很不简单,有一种女人被男人形容为公交车,她们被很多男人啪啪过。

    水冰月就是这种,如果把男人比作草,那她就是推土机,被她碰过的草无以计数。

    整个辽东城也有差不多过万的男人,其中和水冰月发生关系的可能有过千,十分之一的数目真的很夸张。

    所以她真的不介意和谭二狼发生关系,臭男人脏男人也是男人,而且谭二狼的活其实还不错。

    而且水冰月与普通的妓.女也不同,别人就是单纯的以物易物,说白了就是卖的,水冰月却把自己素有的恩主都当做贵人,说的直白一点来说就是爱人,她能奉献出自己所有的爱给自己爱上过的男人们。

    婊.子无情这句话在水冰月身上并不适用,她是婊子多情,风流程度超越所有历史上的男性情圣。

    “谭爷,您别打了,对面这个大爷很厉害的。”

    水冰月的老毛病又犯了,开始只是想逃离返回红桩楼,如今却又为谭二狼担心。

    那斧子说话间已经到了秦安眼前,秦安看都没看抬手直接抓住斧头,将之反转扔向谭二狼。

    谭二狼躲闪不及,只能拿着手中另一只斧子抵挡。

    双斧撞击在一起发出巨大响声,房间里包括夏日娜,水冰月在内的几人震撼的是,两把斧子撞击在一起后竟然纷纷断裂,谭二狼手中斧子断裂后斧头飞出撞在墙壁上,斧柄向后倒退直接脱手飞出,打在谭二狼的肩膀上,谭二狼身体倾斜的向后退去,足足几米远撞塌了饭馆的土墙倒在尘埃中最总无法站立。

    很显然,双方实力相差的太大,谭二狼虽然是个猛然,但在历史上没什么名气,因此战斗力并没有受到能量空间再平衡的太多影响,面对秦安也只能是一败涂地,丝毫没有反抗能力。

    水冰月捂着嘴巴惊讶了一会后,猛然跑过来对着秦安跪下。

    “这位爷,您高抬贵手,他是个浑人,虽然平日作恶多端,但却并没有害过谁的性命,就是有些耿直罢了,求您放过他。”

    秦安并不了解水冰月的性格,因此觉得好奇。

    这女人明明就是被那臭臭的男人抢夺来的,刚才还不情不愿的样子,怎么如今又表现出了不应该有的关切呢?

    愣了夏侯,秦安点头道:“我没想杀他,只要他不来找我的麻烦。”

    水冰月立刻跪地千恩万谢,然后起身跑过去将谭二狼从废墟中连拉带拽的弄出来。

    “匹夫,阿喳!”

    谭二狼被打的晕晕乎乎,口头上却还在骂着。

    水冰月急忙抬手捂住他的嘴。

    “谭爷,慎言啊!”

    就在这时,从茶馆外面来了一队人马,带头的正是红妆楼的老板方爷,在他身边跟着一名穿着盔甲的武将,此人姓李名华雄,是公孙恭身边的灶台将军。

    所谓灶台将军其实原本就是一伙夫,看他力大无比会些武艺,所以也被公孙恭册封为将军的职务,负责侯府的护卫工作。

    这红桩楼其实原本就为侯府的买卖,不但为侯府赚钱,偶尔也会弄些女子进入府中给公孙恭玩弄。

    这个时代女人没什么地位,虽然君子之风正在盛行,但小人还有更多,道貌岸然的君子更是不少,大家表面上都是正人君子,私下里的龌龊事可都不少干。

    总之,当方爷进入侯府说红桩楼的头牌水冰月被谭二狼抢夺之后,公孙恭立刻就火了,命灶台将军李华雄亲自前往捉拿。

    方爷这才带着李华雄和侯府的一百精兵前来,打算彻底政治了谭二狼。

    “啊?方爷,你看那可是谭二狼?”

    “灶台将军,正是!”

    “这谭二狼武艺高强,在辽东城内可是有些名气,平日里侯爷也懒得招惹他,足以看出他是个厉害的角色。怎么如今却被人打的如此凄惨,是谁干的?”

    “将军,管他是谁,你我二人将这谭二狼抓住,然后带着水冰月回去就好。有人帮我们制服了谭二狼,这岂不是更省力气?”

    “好,下马!我倒是要去会会这位能将谭二狼打败的高手!”

    李华雄说话间飞身下马,手按在自己腰间巨剑剑柄之上,大踏步走入了茶馆,方爷急忙跟上。

    秦安听到了外面的对话,等李华雄走进来后就侧头去看。

    此人中等身材,体态健壮魁梧,方正的脸孔,五官清晰明朗,估计有差不多四十岁。

    他进来后现实看看正瘫软坐在地上,全身是伤痕脏污的谭二狼,之后又看向秦安。

    两方都看罢,李华雄暂时没去和秦安打招呼,而是对身后摆手道:“水冰月乃是红桩楼的奴隶,谭二狼这厮抢夺他人之物,知法犯法罪不可恕,来人啊,将其拿下!”

    所以说这个时代依然算是奴隶社会的后期,卖身契这些东西都是存在的,奴隶主也受到法律保护。

    水冰月为红桩楼的奴隶,那就如同是一份固定资产一样,谁想盗取都属于触犯了法律,当权者都可以制裁。

    李华雄一声令下后,身后有就给士兵冲了进来。

    他们显然知道谭二狼的厉害,因此开始只是围而不攻。

    “快点动手,这厮抗拒不从,尔等给我吓死手,打死勿论。”

    这真是睁眼说瞎话了,谭二狼并没有反抗,里华雄的意思显然是让手下先去动手,不要害怕他的反抗。

    手下人一听也就有了主心骨,其中之一爆叫向前,手中长枪直接扎向谭二狼胸口。

    “啊!别!别动手啊!”

    水冰月叫喊出声,声音嘶哑。

    “哼!一群匹夫,想要杀某家?那是白日做梦!”

    谭二狼虽然受了点伤,脚踝都扭到了,但站力并没有消失。

    他猛然抬手抓住长枪,就坐在地上甩动双臂,将那士兵直接甩飞撞在墙上。

    那士兵.运气不好,墙壁上刚好有凸出重物,他又是脑袋撞过去的,竟直接开口吐血,倒地死亡。

    夏日娜微微张开小嘴,很是震惊。

    已经习惯了秦安的勇猛,但却没想到竟然勇猛到这种程度。

    对面这黑大汉是一个能够抬手就取人性命的力士,可在秦安面前却还是如同小孩子一样脆弱,足以说明秦安之勇。

    “狗贼,竟伤我兵士,来人!弓箭伺候!”

    那李华雄已经气的牙根紧咬,叫喊着让弓手进来。

    几个长枪兵后退,五名弓手入内后立刻拉弓射箭。

    谭二狼的脚踝手上,刚刚也是在水冰月的拉扯下好不容易爬出墙壁倒塌废墟的,现在脚踝更痛,加上他还有一些其他扭伤的地方,想要躲开弓手的飞剪是在不容易。

    好一个谭二狼,他猛然回身抓住了水冰月,之后又反手将她推向一个长枪兵。

    那长枪兵是站在后一排的,所以长枪并没有向前刺出,只是竖直拿在手上。

    看到水冰月身体不稳的向自己这边跑来,长枪兵急忙伸手将她接在怀里。

    “谭爷,你这是何苦?”

    水冰月哭哭啼啼的叫喊,知道谭二狼是不想牵连她,于是心下感动,怎能不落泪。

    秦安看到这里扬起眉毛,还真没想到,这个谭二狼倒也是一个性情中人。

    这个世界的法律是不健全的,拥有强悍实力的人难免会借助自己的实力横行霸道一番,但不能说这样的人就是彻彻底底的坏人。

    人总是有好有坏,只不过有的人会把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坏的藏在心中;有的人则是展现坏的一面,把好的藏在心中。

    秦安经历过大风大浪,一辈子阅人无数,这样的道理早就懂。

    或许这个谭二狼罪不至死?这小子有一些力气,性格也算是耿直,那么将他收到身边是不是能发挥点作用呢?

    秦安琢磨的时候那些弓手已经释放弓箭,眼看着谭二狼是躲不开了,秦安忽然抬手飞射出数枚铜钱,将所有弓箭撞开。

    这是存正的暗器功夫,秦安已经足足练了半年多,现在同时射出十枚铜墙基本也能百发百中,如果没有功夫底子和足够的力量想要达到这种程度基本是不可能的。

    李华雄见秦安出手救了谭二狼大惊失色,暗道原来他们是一伙的,难道谭二狼之所以被打伤只不过是他们在切磋武艺?而这个看上去年轻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手法,竟然抬手射出暗器就将所有飞射谭二狼的箭矢打掉了?

    没有心思再去琢磨,李华雄这次出来可是带着一百精兵呢,见秦安擅长暗器,似乎又是敌非友,立刻下令要连同秦安一起干掉。

    秦安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飞米已经将许多资料输入到黑甲战车里,因此秦安从黑甲战车的信息库中了解到公孙恭的信息,历史记载中他是个很懦弱的人。

    既然懦弱自己应该利用这一点,正所谓下马威,他晚上是要进去侯府的,就现在这边找点事做吧,让那公孙恭心惊胆寒。

    那些士兵收到了李华雄的命令,已经将矛头对准秦安,弓箭手重新拉弓射箭。

    秦安在他们弓箭离弦之时忽然动作,甄娥剑开苏拿在手里。

    箭矢飞过却都在秦安身边,根本无法击中他,秦安却到了弓手们身边,甄娥剑随意挥动,五六个人的脑袋就搬了家。

    “啊!这厮凶恶!”

    “一起动手!”

    长枪兵们呼喊着围成一圈,这茶馆的空间够大,幸亏如此要不让他们的长枪根本施展不开。

    面对这些普通士兵秦安真的是如同虎入羊群。

    长枪刺过来的时候他已飞身挑起,然后踩踏着一根长枪飞身跃出三米远,甄娥剑挥动又是斩杀两人。

    这时候,外面有更多的士兵冲了进来,他们手中拿着长刀片,属于长刀兵,适合近战搏杀。

    可面对秦安就没什么意义了,秦安的近战功夫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死神。

    “断后!”

    秦安抬手从空间戒指中召唤出夏日娜的长枪投掷给她。

    夏日娜与秦安接触多了,有了一定的默契,听了秦安这两给字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接过长枪夏日娜直接破窗而出,她要绕道外面去封锁去路,看来秦安是要打开杀戒的,把这群辽东士兵通通解决。

    李华雄还没有意识到秦安的野心,他这时只是想杀了秦安,已是红了双眼。

    在他的催促下茶馆里已经冲进来四十多人,一起围向秦安,水冰月借助这个机会将谭二狼拉倒了墙角。

    秦安一看一群人全都冲上来依然面不改色。

    他也退到墙角,这样一次性就只能有几个人过来面对他,周边有一般的空间是安全的。

    凭借他的实力,同时对付几百人可能会打的不分你我,但面对几个人就是碾压。

    甄娥剑快速来回飞舞,所有的武器只要遇到立刻断开,所有的人只要靠近立刻被分尸。

    疯狂杀戮了三十几人后,辽东侯府的士兵终于怕了,李华雄脸色铁青,终于上前动手。

    “尔等挺好,他已经打的筋疲力尽,杀了我们那么多人,决不能放过,随我一起重逢,将他斩杀与此处,如若敢逃回去军阀处置,如若杀敌奖耕牛五头,宝马三匹!”

    这一下,原本失去勇气的人们又喊杀连天。

    中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况且李华雄说的奖赏还很丰厚。

    后面冲进茶馆的人又有二十多个,加上房间中没被秦安杀了的十几人重整旗鼓,随着李华雄再一次向前。

    秦安不想拖延太多时间,也不想打什么君子之仗。

    他忽然向前跨出几步,躲开刺过来的两把长枪,然后举着甄娥剑出手横扫,要了五六人的性命。

    这时李华雄到了秦安身后,秦安没那剑的一只手上忽然金光闪烁,血主重锤猛然出现。

    “啊!”

    发现眼前金光闪烁,李华雄急忙想要后退,可却实在是来不及。

    “啪!”

    一声巨响过后,李华雄被打的脑浆飞散,一命呜呼。

    到死的时候他也想不明白,怎么对方那空着的手上就忽然出现了一把武器呢?

    秦安一个照面杀李华雄,这样的威武实在是震慑人心。

    剩下的虾兵蟹将再也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和信心,立刻转身就跑。

    秦安已经打算敲山震虎,又如何会让这群人跑了,于是快速追过去,又是接连砍倒十几人,到了此时他已经杀了差不多六十多人。

    酒馆外面,那些原本冲到门口的士兵看到里面的遍布尸体献血的情形立刻觉得惊恐万分,想要转头逃走,而夏日娜已经到了他们身后。

    夏日娜虽然是女人,虽然在历史上也没什么名气,但她确实是一名凶狠猛将,当初和秦安相斗虽然也是一个回合就被秦安擒住,但也是过了几招的。

    而如今这些士兵有成了无头苍蝇丧家之犬,正所谓此消彼长,夏日娜冲过去火力全开,不一会又杀了十几个人,秦安冲出来再杀十几人,其中也包括那红妆楼的老板方爷。

    战斗只是持续了五分多钟,李华雄方爷殒命,一百士兵之跑了几个人,饭馆附近已经被血腥的气息充斥,街道旁的行人早就被这边的厮杀吓破了胆,秦安与夏日娜停手之时,附近连个喘气的都没有,一小酒馆为中心,百米之内寂静无声,气氛格外的恐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