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1.第 1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当赵碧晨终于把实验室的书柜组装完成,时间已经到了晚上的十一点半。揉了揉有点酸痛的手臂,赵碧晨顺手拿起实验台边上的水杯,打算喝口热水,却忘记这杯水早就凉了。

    “呃!”赵碧晨将凉掉的开水含在嘴里,待它温热了才咽下。

    身体的疲倦,让她忍不住趴在实验台上。早知道自己应该让手下的学生帮着一起弄的,何必劳累得自己浑身酸痛?

    赵碧晨是Q大农学专业领队的博士导师,年过四十的她依然是位单身女士。趴在实验台上的赵碧晨在睡着之前许下了这样一个生日愿望:让她重活一遍的话,她一定会选择一条不一样的人生道路。

    谁知道,就在她许愿这一刻,一颗流星划过天际。

    赵碧晨是被冻醒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四周却没有丝毫的温度。

    脚上一踢,赵碧晨的心里暗道一声,糟糕!这一踢,还不得从实验台上摔下来?

    然而,她睁开眼的时候,直接傻掉了。这里不是实验室!她明明趴在实验台上睡着了,怎么醒来躺在了一间黑漆漆的房子里?

    活动了一下手脚,没有束缚感,说明自己没有被绑架。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有一种稻草的味道和空气不流通造成的略微酸腐的气味。左右一看,赵碧晨吃惊的坐了起来。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里是老家,她住了十八年的房间。

    厚重的蚊帐即便是冬天也没有取下来,因为它可以遮挡一部分来自房顶的灰尘。瓦房房顶的正中央,有三匹亮瓦,一缕月光顺着亮瓦照进了房间里面。

    适应了黑暗的赵碧晨举起自己的手臂,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这只手掌属于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

    身上的凉意让她浑身一个战栗,这该不是在做梦吧?

    摸索着找到放在枕头边上的棉衣,赵碧晨立刻将它裹在了身上。可是,已经又破又旧的棉衣根本抵御不了空气中的寒冷因子。就在这个时候,赵碧晨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噜的声音。

    完了!又冷又饿,这就算是在梦里,赵碧晨也清楚的感受到了来自胃和身体的抗议。

    套好衣服和棉裤,赵碧晨摸索着下了床。四周看了看这个不足十五平米的房间,她终于确定,这里真的是老家的房子。尤其是放在床头边上的立柜,这可是妈妈结婚时候外公外婆送的陪嫁,她不可能看错。

    伸出手腕,狠狠地咬了一口。

    疼!赵碧晨抽了一口气,再看看周围的环境。没有变,自己不是做梦,而是真的回到了老家。究竟只是空间变化了?还是时空都发生了变化?赵碧晨不敢确定。

    “吱呀!”一声,赵碧晨打开了自己的房间门。

    从她的房间门出来转个弯就是厨房,赵碧晨打算给自己弄点开水喝。再不来点热乎乎的东西,她整个人都快僵掉了。

    熟门熟路的找到瓜瓢,从石缸子里舀了两瓢水倒进锅里。赵碧晨一看放柴火的地方,全部都是大柴,没有引火的蒿草。于是,她只得自己到房子背后的柴圈里去拿点过来。

    厨房出来廊下不过五米就是赵家的后门。赵碧晨庆幸自己还记得老家的格局!

    不过,这个后门的门栓怎么没有挂上?

    赵碧晨愣愣的看着虽然合拢,但是没有从里面上门栓的后门。

    随即,她了然的看了看后方十米远的小叔家。一定是他们昨天晚上忘记锁门了!

    赵家前面住的是赵碧晨一家三口;厨房出来一条过屋檐水的小沟渠之后,就是赵碧晨小叔赵启明一家三口的住所。赵家上面的长辈都去世了,只留下赵碧成的父亲赵旭东和弟弟赵启明。

    因此,赵家两兄弟即便是各自成家,依然没有分家。

    轻轻的推开后门,赵碧晨借着淡淡的月光,走到了柴房门口。然而,里面传来的动静让她定住了脚步。

    “别弄了,我受不了了!”

    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可是赵碧晨一时之间并不能够确定。不过,单凭动静已经知道了柴房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样?还是我更厉害吧?我跟你说,赵启明他就是个孬种。放着这么好的肥田,真是可惜了。我来帮他犁田,他得感激我!哦,放松一点,别这么紧!”

    赵碧晨握紧了拳头,真的是小婶子!

    她怎么敢?

    克制住自己想要扔石头进去的冲动,赵碧晨轻手轻脚的走了回去。临到后门口,她想起刚才听到的男声,利落的将后门插上。

    靠在后门上,赵碧晨想起了自家郁郁寡欢的小叔。他自从父亲走后,一直供养着自己念书。哪怕小婶子经常因为这件事跟他闹腾,他也执意要承担起自己这个大侄女的费用。

    就算是后来自己终于有了出息,小叔也从来没有对自己提过任何要求。

    反倒是经常打电话给她,让她在外面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

    麻木的走到堂屋中,四处张望的赵碧晨希望自己能够找到一点时间的线索。此刻,她的心里乱极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婶子竟然在自家的柴房里偷人!

    “嘶!”赵碧晨在条桌上翻找东西的时候,手指不小心被剪刀划破了一道小口子。

    就在这个时候,红光一闪。堂屋里面已经没有了赵碧晨的身影。

    当赵碧晨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实验室。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的一切都是个梦吗?

    很快,她就发现了异常。原本实验室是有一道进出的大门,可是这个跟实验室一样的地方四面都是墙壁。这个五十平米的空间中,头顶是电灯,四面都是墙壁。门和窗户都消失了!

    “滴!”电脑发出的声音,惊动了赵碧晨。

    她来到电脑面前,发现黑色的屏幕上显示了一串白字。

    “恭喜你!你已经被系统选中,成为第九十九个可以穿越时空回到小时候的幸运儿。你穿越之前的实验室,也就是你现在所处的这个空间作为赠品附送给你。只要你在心里默念三声进去或者出去,就可以任意出入随身空间。其他功能尚在开发中。温馨提示:你重生到了1965年,请做好心理准备。”

    还没等赵碧晨细读第二遍,电脑屏幕已经恢复了黑色。而且,看样子它似乎已经陷入沉睡,无论赵碧晨怎么按动开关机按钮,它都没有反应。

    “见鬼!”赵碧晨原本打算一脚踢向电脑主机,结果一不小心提到了实验台上。顿时,她抱着脚跳了起来。此时的她才发现,身上的破棉袄可真是破啊!补丁紧贴着补丁,脚下的棉鞋也是往年的,已经有点夹脚了。

    跌坐在实验室的地板上,赵碧晨环顾着四周除了书籍就是书柜,除了实验台就是各种实验器具的地方。早知道要重生,她怎么也得多囤点物质进来。

    足足在地上坐了十分钟,赵碧晨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就着实验台上杯中冷水喝了一大口。

    透心凉的感觉刺激了她的神经,她可没有忘记自己刚才在柴房听的的声音。

    赵碧晨抓住实验台上笔筒里的签字笔,开始在一个崭新的笔记本上写下自己关于过去的记忆。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1965年的冬天,小叔去了采石场上班。几乎要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

    爸爸和妈妈只生下了她一个女儿,因为妈妈在生她的时候伤了身体,这辈子都不能再有孩子了。然而爸爸并不在意这一点,反而宽慰母亲有一个女儿他已经很满足了。

    零零总总,赵碧晨如同回忆录一般,写了好几页。放下笔的那一刻,赵碧晨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不就是重新再活一回吗?

    心里默念了三声出去,果不其然,一阵强烈的光芒之后,自己回到了堂屋。手指上的血已经被她在实验室里找到的医药箱给消毒止住了。摸索着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这个年轻而又熟悉的身体让她不是特别适应。

    直到鸡叫的声音再次将赵碧晨惊醒。

    一个翻身,赵碧晨麻溜儿的穿好了衣服、叠好被子。她倒是要去看看,小婶子怎么解释自己昨天晚上不在家这件事。前后门都锁好了,她应该是进不来了!

    西南大山脚下的农村虽然质朴,可是家家户户晚上都是要从里面将门反锁好的。

    “晨儿,今天这么早就起床了?”赵碧晨刚从房间里出来,就碰到了同样刚从房间里出来的妈妈。听着她那敞亮的嗓门,赵碧晨不由得有点鼻酸。上辈子爸爸放羊的时候不小心从山上滚落下来摔死了,妈妈也就因此倒下。不到一年的时间,两人相继离自己而去。

    “妈,我被饿醒了!”赵碧晨上辈子一直觉得妈妈凶巴巴的,现在看到妈妈,她自然的走过去抱住了妈妈的腰。长大以后才知道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行了,小丫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妈妈去给你做玉米糊糊。”罗淑芬用她的大掌抚了抚女儿的头发,女儿自小就不爱撒娇,今天倒是奇了怪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扣扣索索的撬门声从后门传了过来。因为是清晨,所以声音特别明显。

    “嘘!”罗淑芬惊觉的抬起头,竖了一根食指在嘴前,示意女儿禁声。抄起墙角的扁担,罗淑芬蹑手蹑脚的往后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