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5.第 5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顶着所有人的目光,赵启明走到刘艳的面前。大家原以为他会暴打一顿刘艳,谁知道他竟然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瓦片,双手一掰,瓦片在他的手中裂成两片。谁都没有注意到,瓦片的碎渣已经深深地嵌入他的掌心。

    “刘艳,看到没有,从今天起我们的夫妻缘分如同我手中的瓦片,到这里为止。你辱没了我们赵家的家风,你不配当赵家媳妇。队长,张家大嫂,各位长辈,是我赵启明没有约束好自己的前妻。我有错!”

    赵启明说完,对着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久久没有直起身子。

    人群之外,赵碧晨忍不住热泪盈眶。她的小叔,何错之有?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赵碧晨睁大了眼睛。人群中的大部分女人,竟然颇有秩序的上前吐了刘艳一口唾沫。三十多口唾沫,就这么挂在她的头上,肩膀上和手臂上。

    “呸!下贱坯子!”

    “赵家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淫-贱的妇人!”

    “呸!破鞋!”

    “烂货!”

    队长并没有制止大家的行为,刘艳本就因为好吃懒做在村里出了名。哪次上工不是在磨洋工?除了对她有所图的男人们,女人就没有一个对她看得顺眼的。

    其实,这些吐唾沫的女人心里的愤怒不比张家媳妇少。说不好,刘艳还曾经勾搭过自家男人。

    赵碧晨在大家吐唾沫的时候,拉着堂弟离开了。小小年纪的他,不需要看到这样难堪的画面。

    一来赵尉然年纪小,被人群挡着的他根本没有看到中间赤-身-裸-体的妈妈。二来,赵碧晨一直捂着他的耳朵,他并没有听清楚大家和赵启明所说的话。

    “姐姐,发生什么事情了?和我们家有关吗?”赵尉然间或转身看一眼身后的人群,才五岁的他并不知晓自己的家庭已经破碎。

    “没事,他们在开会说上工的事情。”赵碧晨深吸一口气,该来的事情,总归是来了。上辈子,刘艳直到自己重生还是自己的小婶子。看来,重活一遍,很多事情未必会按照上辈子的轨迹前行。

    回到家,赵碧晨给自己和堂弟弄了点吃食。估摸着家长们处理这件事,回来得肯定晚。赵碧晨吃过晚饭,将家里的猪食喂了。考虑到小叔遭遇了这样的打击,加上赵尉然的床单被套都没有晾晒干。赵碧晨决定让赵尉然暂时跟自己一起睡觉。

    烧了一大锅热水,赵碧晨帮堂弟洗了一个热水澡。

    要不是赵碧晨心里住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自己,肯定做不到这么坦荡。毕竟男女有别,虽然赵尉然才五岁。

    足足换了三大盆水,才将赵尉然浑身上下清洗干净。赵碧晨长舒了一口气,他可能有很久没有洗澡了,才会这么脏。

    “然然,你要学着自己洗澡。洗干净了是不是很舒服呀?下一次,然然自己洗澡,好不好?”赵碧晨真是觉得自己操了一个当妈的该操的心。

    “嗯,好。”赵尉然乖乖的点了点头。姐姐对他真好,给他洗衣服,还帮他洗澡。妈妈只会凶他!想起中午发生在堂屋里的事情,他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然然,穿好衣服,是不是冷了?别着凉了。”赵碧晨还得等爸爸妈妈和小叔回来,因此先安置堂弟在自己的床上睡下。

    看着赵尉然听话的闭上眼睛睡觉,赵碧晨来到廊下。这里仅剩下明天早上的猪草了,看来明天必须得去砍猪草。拿起比自己两个脸还大的菜刀,赵碧晨将这些猪草全部切碎。明天早上,妈妈就可以省下一些工作了。

    大冬天,赵碧晨愣是忙出了一身汗水。

    锅里的饭菜早已经凉了,赵碧晨小火烧着热水。灶台是联通的,火苗飘过去刚好可以将饭菜再热一热。

    看着灶膛里的火苗,赵碧晨想起刚才小叔落地有声的话。赵家的男人,都是有担当的好男人。中午要不是因为刘艳无故撒泼,顶撞妈妈还浪费了中午的午饭,小叔也不会打她。

    印象中,爸爸从来没有打过妈妈,小叔动手也仅此一次。

    吱嘎一声,推门的声音惊醒了赵碧晨。她小跑步过去,看到垂头丧气的小叔和脸色不太好看的爸爸妈妈。

    “然然已经睡了,我给你们烧了热水。洗洗吃点东西?”因为赵碧晨打小就懂事,所以赵家人并不奇怪她能够安顿好家里的一切。

    “谢谢你,晨儿。小叔累了,先去歇一歇。大哥,大嫂,对不起!”赵启明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害家里人这么丢脸的人是他!

    赵旭东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启明,明天你大嫂陪你一起去把手续办了。”

    待一切都收拾完毕,赵碧晨终于可以躺下休息了。虽然身体疲惫,可是因为和家里人在一起,心里觉得踏实。

    摇了摇身边的赵尉然,碧晨小声的提醒道:“然然,你想尿尿吗?”

    “唔!姐,要。”赵尉然揉了揉眼睛,姐姐的被窝又暖又香,可别给她尿湿了。今天他亲眼看到姐姐费力的清洗床单和衣服,小手冻得通红。夹住尿意,赵尉然从床上翻了下去。

    “慢一点,然然,看清楚脚下。”赵碧晨提着煤油灯跟了上去。

    此时的农村还没有通电,家家户户用的都是煤油灯。有的人家为了节省煤油,还要特意用剪刀剪短灯芯,这样可以消耗更少的煤油。

    一晚上,赵碧晨每隔两三个小时就要提醒一下堂弟。虽然打扰了睡眠,可到底赵尉然没有再尿湿床铺。

    赵碧晨宁愿自己少睡一点,也要帮堂弟治好遗尿症。

    第二天一大早,赵碧晨是被吵闹的声音给惊醒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她的身边,赵尉然也被闹醒了。

    “然然,再躺一会儿,姐姐去看看怎么回事。”赵碧晨依稀听到了小叔和爸爸的声音。

    打开房门,赵碧晨刚好看到一个拳头挥向自己的小叔。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刘志国!你搞清楚,是你的妹妹被人现场捉-奸。你也弄明白,我们赵家绝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女人。我的侄女还要嫁人的!我的儿子还要娶妻的!这个行为有多丧德,你难道不知道吗?扪心自问一下,要是你媳妇偷人,你也可以原谅她?”

    赵启明一把握住大舅子挥来的拳头。在采石场上班的他自然是有一股蛮劲。单手一推,赵启明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启明,你再给艳儿一次机会,她真的知道错了。”刘志国眼见硬的不行,开始用软刀子。

    “刘志国同志,你们到底清不清楚刘艳做了什么事情?非要闹的话,咱们闹到县委去,闹到法院去。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像刘艳这样的行为是要判刑的!”

    赵旭东身为赵家的大家长,一脸正气和严肃。

    “主席的语录你们有认真学习吗?国家的严打政策你们不会不知道吧?她刘艳自己作孽,我们赵家绝对不可能容下这样的女人!”

    原本刘志国身后骂骂咧咧的刘家人一下子被镇住了,如果他们继续闹下去,不就是跟国家作对吗?哎!都怪刘艳自己不争气,婆家竟然没有一个人向着她说话。

    “既然如此,赵启明,我们家刘艳好歹把青春都给了你,不可能说离婚就离婚的。不看僧面,也要看在赵尉然的份上。她可是给你们赵家生了唯一的一个孙子!”

    单从刘家能够养出刘艳这样的女人就可以看出,刘家人不是省油的灯。

    眼见着婚是离定了,自然要利益最大化。赵家即便是没钱,粮食总是有的。

    “呵呵,刘大兄弟。你们不愧是一家人!我罗淑芬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了,赵家的东西,刘艳一分都别想拿走。当然,她自己的肮脏破烂,我们是不屑要的。除此之外,谁敢拿,我就敢砍谁的手,你们信不信?”

    罗淑芬向来有泼辣之名,尤其是她从条桌上举起了砍柴的刀,把刘家人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赵碧晨看着母亲将砍刀一刀戳在木质长条凳上,冲对面的刘家人喊话道:“让刘艳今天一早去大队把离婚手续办了。不然,我们今天就上县城法院递状纸去!记住,过时不候!”

    罗淑芬根本不知道刘艳偷人这件事犯不犯法,既然当家的这么说了,那准是没错的。在她心中,赵旭东就是她的天,他知道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她崇拜着自己的丈夫。

    “哼!”刘志国冷哼一声,眼见占不了便宜,带着刘家人离开了。刘家就没有读书人,世世代代都是农民。一听说要上法院,原本嚣张无比的他们一下子就萎了。在刘家人心中,上法院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而且听起来自己家真的没有站理儿,主席好像真的这么说过。

    刘家人前脚刚走,赵尉然身上穿着单薄的衣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姐姐,我要尿尿!”

    村子里只有赵旭东一个放羊倌,除了下雨天和下雪天,赵旭东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即便是今天弟弟要去办理离婚手续,他也没有办法跟着一起去。只能叮嘱自己的妻子协助弟弟办妥这件事。

    一家人沉默的吃过早饭,赵旭东惯例放羊去了。罗淑芬和赵启明已经提前跟队长请好了假,因此他们今天不用上工,只等着去和刘艳办理离婚手续。

    临出发前,罗淑芬拍了拍赵启明的肩膀。

    “启明,别泄气。世上好女人多的是,大嫂再帮你找个好的。”

    赵启明没有说话,苦笑一声。女人这种生物,他还是离远点比较好。殊不知,两年之后,他才发现大嫂说的是对的。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一个女人是专门为自己而生的。

    不管大人的事情怎么处理,家里的猪已经断粮了。赵碧晨吃过早饭,背了一个几乎要拖地的大背篓准备去打猪草。

    “姐姐,我也要一起去。”赵尉然主动拿起了一把镰刀,跟在赵碧晨身后。农村的孩子早当家,几乎很小的时候已经开始帮家里做事了。

    近处的猪草已经被大家割完了,赵碧晨不得不带着弟弟来到了一公里外的小土坡旁。这里有一个水塘,水塘边上有一片长势非常好的革命草。赵碧晨和赵尉然奋斗了一个小时,终于将背篓装满了。

    这个时候,赵碧晨才发现,自己可能高估了自己的实力。这么大一背篓猪草,她能够背回去吗?

    “姐姐,然然可以抱一些在手上。”赵尉然似乎发现了姐姐的困扰,主动抱了一大抱出来。幸好革命草比较长,赵尉然抱在手里也是勉强可以走路的。

    这一次,赵碧晨虽然有点吃力,到底是可以将背篓背了起来。

    然而,走到半路的时候,赵碧晨右脚不小心踩到一个小泥坑里,脚踝一扭,整个人连同背篓一起倒了下去。背篓里的革命草全部洒了出来,劈头盖脸的几乎将赵碧晨埋在了革命草中。

    “姐姐!”赵尉然紧张的扔掉手里的革命草,扑了过来。

    五十米远的地方,吕向阳收起弹弓,大步跑了过来。刚才他没有看错的话,摔倒的人是赵碧晨。昨天冤枉了她,吕向阳心里一直颇为抱歉。她应该是帮助了妈妈,结果自己还推了赵碧晨一个趔趄,差点打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