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8.第 8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张大婶口中的丈夫,也就是那天跟刘艳偷-情的男人。他黑着一张脸,大步走上前,一巴掌就给张大婶甩了过去。

    “你吃饱了没事找事做吗?你知不知道我这一耽搁,今天的工分只有六分了?好好的工分不挣,非要今天回娘家。我看你蜂蜜没有了是活该。”

    张富贵一改之前被捉奸的狼狈模样,耍起了男人的威风。他这个巴掌非常响亮,可见下手不轻。

    赵尉然一看到打人,怯怯的靠在赵碧晨身边。赵碧晨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颤抖,一定是被张大婶给打怕了。

    “好啊,你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软骨头,这个家还轮不到你逞威风。你说,这该不是你的种吧?你竟然包庇这个死孩子!”一边跟张富贵撕扯,张大婶一边指着赵尉然骂道。

    围观的人好不容易将他们夫妻二人分开,赵碧晨一个健步冲上去,给了张大婶一个耳光。

    “赵家人,不是你随意可以侮辱的。张大婶,今天的事情还真就不能这么算了。叔叔婶婶们,我知道你们不赞同我打了张大婶。但是,我必须要说,赵家人的脸面,不是任人践踏的!队长大叔,刚好您也在。这件事,我申请开大会处理。我弟弟赵尉然才五岁,他不能白白背上小偷这个骂名。我们赵家,也不能背上替别人养孩子耻辱!”

    赵碧晨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此刻,没人把她当成一个孩子。只觉得这个时候的赵碧晨,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魄力,大家都被震惊得哑口无言。

    不约而同,他们心里有一个共同的心生:这个女孩,不简单!

    鉴于事情越闹越大,甄朝选不得不听从了赵碧晨的建议,举行全员大会。耽误了做工,甄朝选其实非常恼火。

    罗淑芬赶到张家大门口的时候,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张大婶的脸上。她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事情的经过。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欺负我赵家没人?你放心,我罗家还有人呢!你信不信我今天把你打在地上趴下,什么东西!你是吃饱了撑的吗?你知道你耽误了多少人上工吗?难不成以后我们都可以上你家舀饭来着?”

    罗淑芬的泼辣在整个生产队都是出了名的,不过她最后的话倒是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因为这点小事耽搁大家挣工分,真是太要不得了。

    在大家来之前,赵碧晨认真观察了现场的状况。她百分之百的确定,堂弟没有偷吃蜂蜜。即便是不看现场,她也笃定。但是,看了现场,她已经找到了自己需要的证据。

    “今天,召集大家一起来。为的是一件小事,但是它不仅仅是一件小事。大家也知道,前几天,我们村里发生了件不愉快的事情。今天,我在这里重新强调一下。要是你连人都做不好,你还不如去当猪圈里的猪!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我多解释吧?”

    甄朝选看着村民代表都来齐了,对于今天的会议做了一个开场白。

    张大婶恨恨的瞪了一眼罗淑芬,今天这口唾沫,她们之间没完!还没等队长说完,她就抢着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说赵尉然偷吃蜂蜜这件事。表面上看起来,她的推断非常有理。

    “所以,肯定就是赵尉然偷吃了我的蜂蜜。小时偷针,大时偷金。他这样的行为,失败坏了我们甄家湾的名声。我打他,可是为了教育他。”张大婶振振有词。

    “你们有什么解释的?”甄朝选很看好赵碧晨。

    “各位,你们请看。这个罐子的外面是不是有一道蜂蜜留下来的痕迹?无论是装蜂蜜亦或者是偷喝蜂蜜的人留下来的痕迹,只要是抱过这个罐子的人,手上一定会留下蜂蜜的痕迹。”

    赵碧晨举起张家桌上的蜂蜜罐子。低矮的罐子,拿起来必然手上会沾到蜂蜜。

    “你们再看看我堂弟的手,不信的你们还可以闻闻。因为之前玩了沙子,手上全部都是红色的沙渍残留。如果有蜂蜜,他的手不可能没有一点痕迹。如果非要说擦干净,为什么整个手掌都是均匀的红沙痕迹?”

    赵碧晨拉起堂弟的手,让大家可以看得更加清晰。

    “再有,你们看地上。因为他之前玩过红沙,所以布鞋上沾了红沙。凡是他停留的地方都有红色的细沙。大家看看,从张家大门口,再到门背后。这一些都是我弟弟留下的足迹。但是,除此之外,从门背后到条桌上这段路程,一点红沙都没有。”

    “你不要告诉我他是脱了鞋走过去拿的!”赵碧晨堵住了张大婶想要说的话。

    “赵尉然今天穿的是白色的毛线袜子。脱鞋在地上走,袜子一定会弄脏。然然,把鞋脱掉给他们看。”赵碧晨蹲下来,让赵尉然坐在自己的膝盖上。赵尉然两只脚底果然干干净净。

    “这样的解释够了吗?如果不够,我还有无数条理由可以证明。”赵碧晨给堂弟穿好鞋子,站起身的她知道自己已经说服了所有的人。

    “不,不可能!不是他偷的,还有谁?我们家没有外人进来过。你这是狡辩!”张大婶眼见大家都相信了赵碧晨的话,急急忙忙喊了出来。

    “我知道是谁偷的。张大兵的手,你们看看。哟,还有点黏糊糊的。可见吃的时候弄了不少在手上。大兵,你敢把嘴巴张开我们看看吗?呵呵,贼喊捉贼!”罗淑芬早在女儿解释的时候,已经锁定了可能的嫌疑人。

    这不,赵碧晨一说完,罗淑芬已经走到张大兵的身边,拉出了他的手。

    张大兵就是张大婶的儿子,今年才刚刚十岁。他涨红了脸,闪躲的眼神说明罗淑芬和赵碧晨的说法是完全正确的。

    在甄朝选的严厉要求下,张大婶不得不向赵家人道歉。不过,张家和赵家的梁子就此结下。

    赵家,赵碧晨用凉水给堂弟敷了敷脸颊。上面的手指印让她暗恨自己手上的力气太小了,打的张大婶的那个耳光还不够让她疼的。

    “姐姐,我没事。”赵尉然心里暖烘烘的,他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她是如此护着自己,他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关心。姐姐在他眼中就是英雄和守护神。

    “然然,以后你记住。谁都不可以欺负你!胆怯和懦弱是最大的敌人,姐姐希望你以后都能够像今天一样勇敢。你是姐姐心中的小勇士。”赵碧晨叮嘱弟弟。其实赵尉然今天的表现,她已经很满意了。

    罗淑芬看到赵尉然问题不大,已经出工去了。

    赵启明临走之前将孩子交给了他们,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赵旭东和罗淑芬本来一贯都将赵尉然看成是自家的孩子。

    赵旭东因为放羊的关系,白日里大多不在家。因此,罗淑芬几乎扛起了赵家的半边天。她虽然泼辣,但是十里八村谁不知道,罗淑芬的劳力比好多男人都强。

    “橙子,我,晾衣服。你家后面!”甄珠在这个时候拿着赵碧晨扔在河边的洗衣盆走了进来。手上的比划,加上语言让赵碧晨明白了她的意思。

    赵碧晨感激的看向甄珠,“谢谢你,吕家大婶。你真是个好人。”

    原来,甄珠看着赵碧晨跑开了,自己回家将鞋垫放好。端着赵碧晨洗干净的衣服,帮她将衣服晾好了。

    “娃娃,呼呼,不痛不痛。”甄珠的目光很快被赵尉然脸上的红肿吸引了。她俯下身子,给赵尉然吹了吹。

    “谢谢你,大婶。然然真的不痛了。”

    甄珠听赵尉然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微笑。

    “妈,你怎么在这里?”吕向阳将最后一背篓柴火放进赵家的柴房。这下人情应该还得差不多了,他松了一口气。爸爸从小教育他要多多与人为善。关于这一点,吕向阳其实一直做得很好。除了在妈妈这个问题上,其他的他都可以适当妥协。

    刚想离开,没想到竟然听到了妈妈的声音。他从赵家的后门走进来一看,果然是妈妈在这里。

    农村人家里白天一般都是不锁门的,本来也没有什么好偷的,家家户户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宝宝,我饿了。”甄珠脱口而出的话,让赵碧晨差点笑出声来。不是嘲笑,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原来这么牛高马大的吕向阳的小名竟然是宝宝。

    吕向阳何尝不知道赵碧晨在憋笑,他尴尬的拉着妈妈的手。

    “碧晨,我先带我妈妈回去了。”说完,落荒而逃。

    甄珠甚至还转身对赵碧晨挥了挥手,“橙子,我回家吃饭饭了。下次,我们还一起玩。”

    “吕家的哥哥怎么背了一个大背篓从我家后门走了进来?”赵尉然奇怪的看着吕向阳背上的背篓。

    “走吧,我们去柴房看看。”赵碧晨带着赵尉然来到柴房。果不其然,这里的柴火比早上又多了一些。

    她没有猜错的话,柴火是吕向阳送过来的。他这是为了感激上次帮他妈妈拿回鸡蛋?还是说对上次差点打了自己表示道歉?

    明明上次已经帮她背过猪草,还拿捏了扭伤的脚踝。

    牵着堂弟回家的路上,赵碧晨如是想到:看起来,吕向阳是个重情义的少年。

    晚上,赵旭东回家听说了赵尉然被冤枉的事情。关心的看了看赵尉然的脸,发现红肿已经消了。甚至,他还夸奖了赵尉然勇敢。

    但是,吃过晚饭,他将赵碧晨叫到自己的书房。说是书房,其实不过是他们卧室外面的一个小隔间。在这里,两面墙的书柜被书籍塞得满满当当。

    “跪下!”赵旭东坐在书桌面前。这个书桌,还是他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