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21.第 21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快, 来几个人跟上!”甄朝选一看这情形, 就知道要遭。千万别出什么岔子才好, 眼看着马上就要过年了。

    村子里的几个老阿婆见地上的杨柳可怜,将她扶了起来。拢拢头发,轻拍身上的尘土。口中还安慰着:闺女,别害怕。有我们在,没人敢欺负你。

    李阿广冲到自己家门口,那些刚才企图侮辱杨柳的人还没有走远。听见身后的动静,他们撒腿就跑。

    甄朝选赶过来一看, 不是自己村子的汉子,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 一股愤怒涌上心头。他们甄家湾的人, 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大家加把劲,抓住他们!”

    前面的几个二流子显然也知道被甄家湾的人抓住了讨不了好,于是没命的奔跑着。

    说来也是巧了,吕向阳刚刚从河边钓了鱼打算回家。听见动静的他扔下鱼竿, 从逃窜的二流子的正前方堵了过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村子里的人都在追赶他们, 可见一定是做了坏事。

    “小子, 给我滚开!”他们一行一共三个人, 其中一个人见吕向阳从正面阻拦了他们的路, 不由得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刀子。

    吕向阳眼尖, 发现对方手里竟然有利器。扭头一看, 自己身边正好是玉米杆子。于是, 抱着一堆玉米杆子给他们砸了过去。趁这个机会,捞起一根木棍作为武器。

    在这个空档,李阿广已经赶了上来。

    “杀!”李阿广已经红了眼,只会胡乱挥舞着手中的杀猪刀。

    吕向阳借着李阿广冲过来的空隙,几棍子敲在他们的大腿上。持刀男子见吕向阳武力值太高,转头对付起李阿广。

    “呸!不知道哪里带回来的娘们儿。李阿广,我们不过是帮你检验一下这个破鞋到底浪不浪!”他口中说着刺激李阿广的话,实际在找机会对李阿广下手。

    “啊!我要杀了你们。”李阿广果然上当,愤怒几乎让他没有办法握紧手中的杀猪刀。

    眼见情势不对,吕向阳长棍一挥,隔开了李阿广和持刀男人。其余两个人已经跌跌撞撞的跑开了,剩下的这个持刀男人的刀被吕向阳打落在地。

    “小子,我记住你了!”跑开之前,最后这个拿刀的男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吕向阳。

    吕向阳不放心阿广的状态,也就没有追上去。

    “呼呼呼……”等大部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的时候,三个二流子已经跑远了。

    “看,看清楚他们是谁了吗?”甄朝选其实最担心的是李阿广在刺激之下,做傻事。

    “外公,他们好像是隔壁村子的牛二麻子和他的兄弟。”吕向阳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个拿刀的男人就是牛二麻子。他的嘴角有一个豌豆大小的黑痣。

    “阿广,快起来。队长帮你做主,这事儿我们去找他们队长!”甄朝选一把拉起跌坐在地上的李阿广。

    说起来,还是流言蜚语惹的祸。这不各个村子里因为过年都没有上工,闲得没事的村民们最喜欢的就是八卦新鲜事情。很快,李阿广带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回来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甄家湾。连临村的人都知道了,这才有了二流子骚扰杨柳的事情。

    这件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因为牛二麻子的家中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人住了。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甄朝选也表明了甄家湾的态度,这个事情会上报上去。

    夜幕降临,这天晚上,少不得每家每户饭后又多了点谈资笑料。

    李阿广家的气氛,尤为凝固。

    “阿广大哥,让我嫁给你,好不好?”杨柳祈求的看着李阿广。

    “杨柳,我,我不是。哎!”这一刻,李阿广特别怨恨自己嘴笨。当初带杨柳回村子,是因为她的确是无家可归。这么漂亮的媳妇,他从来没有奢望过是自己家的。

    “我没有亲人,没有家。阿广,我只认你。你可以给我一个家吗?还是说,你嫌弃我?”杨柳不傻,如果不是李阿广,她被卫兵们抓起来,不知道遭受什么样的待遇。她唯一的安身立命的选择,就是跟阿广结婚。

    “不,不,不。我怎么可能嫌弃你。杨柳,嫁给我委屈你了。”李阿广怎么会不明白,自己单身这么多年,就是因为家穷才一直都娶不上媳妇。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村子里的大院坝中,李阿广带着杨柳给大家发花生。告知大家他已经和杨柳结成了夫妻。

    地处大山边缘的小山村,没有办结婚证的人多了去了。村里的人虽然好奇杨柳的身份,到底是对于李阿广终于娶到媳妇这件事表示庆贺。谁也没有想到,是邻村的二流子,促成了这桩姻缘。

    要知道,李阿广自从将杨柳带回家之后,都是睡的柴房。

    赵碧晨也见到了大家口中的狐狸精,杨柳真的人如其名,身材苗条腰似柳枝。当然最出色的当属她那张脸,鹅蛋般圆润的脸颊,细嫩的皮肤跟山里的女人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不少人暗自嘀咕,像这样的女人,哪里适合娶回家?她只适合放在家里当摆设。甚至有人私下打赌,阿广这个媳妇肯定吃不了苦,多几天准会跑的!当然,也不乏有人看好这对年轻夫妇。

    放假了的赵旭东也不出门,修整家里的家什,要不然看看书。他一向跟村子里的大男人们不同,导致别家婆娘总喜欢数落自家男人。少不了要在罗淑芬面前说酸话,罗淑芬也混不在意。

    “晨儿,然然,今天我要去赶场,你们一起去不?”罗淑芬想趁着有空,去采购一些日用品。听说供销社今天要来很多新货,早一点出门免得到时候被别人抢光了。

    “要去,要去的。”赵尉然一早就盼着这天了。

    赶场就是赶集的意思,一个公社的人都会在逢场这一天到集市采购自己家里缺少的东西。农村人家要买的东西也不多,不过是些布匹、盐糖、香皂之类的生活用品。

    在赵碧晨的记忆中,过年前的赶场是让孩子们最兴奋的事情。

    从甄家湾走路到公社,足足有五公里的路程。这个时候的交通工具非常简单,基本靠走。整个甄家湾也都没有一辆自行车,更别说四个轮子的小汽车。

    “姐,你看那个人,他推的是个啥?”赵尉然从来没有见过自行车,说起来,六岁的他仅仅参加过一次赶场的活动。

    “然然,他推的是自行车。”赵碧晨看了一眼推自行车的人,穿着制服,很明显是公务员。

    “哇,好神奇啊,他竟然骑上去了。哇,比我跑还快!”赵尉然眼睛都看直了,这简直是一个神奇的工具。丑丑的形状,竟然能够驼着人飞奔。

    街上的每一样东西,赵尉然都感到好奇。一路上各式各样的东西,让他眼花缭乱。不过,他都可以在姐姐那里得到答案。赵尉然对姐姐的崇拜更加明显了!姐姐竟然懂这么多东西。

    供销社门口,即便是他们来的很早了,依然排了很长的队伍。一年到头,农民手中拿着分到的钱,采购家里所需要的物资。

    好不容易轮到他们,售货员没好气的说道:“要买什么,赶紧说。”

    “同志,麻烦你给我来五斤盐巴、再来两个香皂、两支铅笔、五斤清油、三张红纸、一斤红糖……”罗淑芬预备了很久,一口气将自己要买的东西说了出来。

    “慢点,慢点,你打机关枪呢?”售货员这会儿又嫌弃罗淑芬说快了。

    赵碧晨皱着眉头看了看里面正在聊天的两个售货员,她们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外面还排了很长的队伍,自顾自的说着话,一听就不是什么要紧事。

    这个时代的售货员就是这么拽,哪里像后世那些超市的工作人员。赵碧晨朝供销社的货架上望了望,都是些质量并不怎么好的商品。以现在的物价水平来说,卖得也忒贵了。

    罗淑芬耐着性子重新说了一遍,农村人在这些城里人面前似乎总是没处讲理。销售员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看不起他们。

    赵尉然乖乖的站在赵碧晨身边,用他的大眼睛瞪着售货员。

    这个人也太凶了,人丑心灵也不美!

    直到半个小时后,他们才离开供销社。赵碧晨对里面的工作人员的工作效率简直无语,可是这个时代就是这样。

    紧接着,罗淑芬买了一袋子黄豆,打算回家给孩子们做豆浆和豆腐。正巧遇上一家因为家里揭不开锅,把半大的小鸡拿来卖的人家。罗淑芬咬咬牙,将这五只小母鸡买了下来。

    虽然贵了点,可是再过两个月就可以下蛋了。而且,这种小鸡的存活率比鸡崽子存活率更高。

    即便是花了很多钱,罗淑芬看着眼前的女儿和侄儿。为了他们,自己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回家的路上,他们遇上了前来接他们回家的赵旭东。

    赵旭东毫不犹豫的接下妻子肩膀上的背篓,里面装着五只小鸡。左手接过黄豆,右手牵着赵尉然。他对于妻子的采购没有半点异议,家里的事情交给罗淑芬,他很放心。

    “走吧!我们回家!”

    赵碧晨看着自己身边的家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可惜,小叔托人带信回来说今年不回家了。

    妈妈做的豆腐,是赵碧晨吃过最好吃的。回家之后,罗淑芬将干黄豆倒出来,用水浸泡着,等它们发胀。赵旭东提了两桶水到石磨边上,用小扫帚清理干净上面的灰尘。

    中午的午餐,赵碧晨吃了重生以来的第一顿白米饭。她甚至舍不得狼吞虎咽的吃掉,一点一点的将米饭嚼碎了再咽下去。她从来没有此刻这样的感觉:大米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

    搭配妈妈做的咸菜炒肉,赵碧晨觉得自己可以吃掉三大碗干饭。可惜,毕竟家里的大米有限,白米饭每人能够分到一碗。剩下的还是要靠红薯充饥。

    即便是这样,赵家人已经非常满足了。罗淑芬看着锅里干干净净,碗里也干干净净的,特别有成就感。不过,什么时候才能让自家锅里和碗里能够有剩有余?

    赵尉然一听说大伯娘要做豆腐,哪里都不去,守着罗淑芬。赵碧晨也是一样,对做豆腐的工艺特别感兴趣。要知道,整个甄家湾会做豆腐的人寥寥无几,而罗淑芬是做得最好吃的。

    罗淑芬好笑的看着守着自己的孩子,伸手在泡豆子的桶里一捞,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家人的豆子还是挺不错的!

    将泡好的豆子提到石磨边上,用勺子将发胀的豆子舀到石磨的入口处。吩咐赵碧晨缓慢的往石磨里注水,罗淑芬推动石磨。这个石磨,据说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

    罗淑芬推磨的吱嘎的声音在赵碧晨和赵尉然听起来是那么的动听。期间,赵碧晨还跟妈妈换着推了一下石磨。原本在妈妈手中轻巧灵活的石磨,到了赵碧晨手中,变得非常沉重。

    下午赵旭东打算去河边看看,能不能抓到鱼,所以家里只有罗淑芬和两个孩子。

    “哇,出来了,流出来了!”赵尉然惊喜的看着米黄色的豆浆混着豆渣从石磨的边缘渗出,汇聚成一股小溪,流向石磨的出口。

    “晨儿,待豆腐做好了,你给你吕家大婶拿点过去。咱可不能白穿了她给做的鞋。”想起吕向阳带来的猪油,那可是比棉鞋还珍贵的东西。罗淑芬安排着自家女儿。

    “大伯娘,然然也要去。”赵尉然连忙举手说道。

    “好好,你跟你姐姐一起去。记得要懂礼貌,要叫人;别人拿东西给你要推辞,别嘴馋,知道吗?”罗淑芬大道理不懂,但是在教育孩子这方面做得很好。

    半个小时候,所有的大豆都变成了豆浆。

    罗淑芬将半桶磨好的豆浆倒入铁锅,加入清水稀释。吩咐赵碧晨加点柴火,用旺火煮沸。罗淑芬找来之前准备好的青菜叶子,放进豆浆里面去除泡沫。

    “晨儿,你看。是不是泡沫渣子都没有了?”罗淑芬用锅铲在豆浆里面滑动,米白色的豆浆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大伯娘,好香啊!”赵尉然深吸一口气,咽了咽口水。

    “然然,等会儿大伯娘给你们弄豆浆吃。”罗淑芬好笑的看着身边的孩子。

    让赵碧晨熄火,罗淑芬拿来一个木头做的架子。将纱布的四个角分别系在架子上,一个简单的漏网就制作完成。

    用瓜瓢将豆浆舀到纱布上,让纱布过滤掉豆渣,只留下纯净的豆浆。

    赵碧晨觉得晃动纱布,让豆渣滚成球这个动作特别好玩,主动包揽了这项工作。赵尉然个子太矮了,够不到。不然,他也是想要来试一试的。

    过滤完所有的豆渣,罗淑芬用小碗给两个孩子分别盛了一碗豆浆。她甚至拿出了家里为数不多的白糖,撒了一点在豆浆里面。

    “喝吧,甜着呢!”

    赵碧晨轻轻的喝了一口妈妈亲手做的豆浆,真好喝!她将自己的碗放在妈妈的嘴边,一定要她尝一尝。赵尉然也有样学样,非要大伯娘喝一口他的。

    纯净的豆浆倒入锅中,剩下的就是点卤水这个动作了。这也是大部分人做不好豆腐的关键。卤水多了,豆腐容易又老又硬;卤水少了,豆腐散开,不能够凝聚在一起。

    罗淑芬对于卤水的把握恰到好处,既不会让豆腐散开,也保持了豆腐最鲜最嫩的美味。

    等豆腐全部装箱,盖上石板,用石头压住。罗淑芬总算是可以歇一歇了!

    “明天就可以吃豆腐了!”她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吃豆腐的人从来不会想到,其实从豆子变成豆腐,还需要很多道工序。

    外出抓鱼的赵旭东在河边碰到了正在钓鱼的吕向阳。

    “赵大叔,你也来钓鱼吗?”

    “嗯,我来看看。”赵旭东没好意思说自己根本不会钓鱼。可是,闲在家里没事,他想给孩子们弄点吃的。罗淑芬不是要做豆腐吗?他想弄几条鱼给孩子们做豆腐鱼汤,补补身子。

    赵尉然和赵碧晨的瘦小,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你跟我来!我在那边做了几个窝子,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有鱼儿游过来了。”冬天的甄家湾,即便是下了雪,河面上也没有结冰。虽说这条河差不多有三米宽,可是里面的鱼并不太多。

    当地村民很少来捕鱼的,一来好多人吃不惯鱼的那股土腥味;二来做鱼可比吃肉贵,很费油,而且容易被鱼刺卡住;三来,钓鱼是件需要耐心的事情,河里的鱼并不多。

    因此,即便是那些最穷苦的人家,也不愿意来河边抓鱼。

    吕向阳不一样,从父亲那里学到了一手很好的烤鱼手艺。经过他的手做出来的鱼不仅不腥,味道相当的鲜美。

    赵旭东摸了摸鼻子,自己这半路截胡的事情,恐怕做得不地道。

    吕向阳似乎看出了赵旭东心里的想法,笑了笑。

    “赵大叔,我在河边下了好多鱼窝子。我一个人哪里忙得过来?你来试一试,说不定运气比我好。”

    赵旭东也没有空手而来,他手里拿着的是弟弟的钓鱼竿。虽然是自制的,可是因为用的是结实的荆竹子,整个鱼竿看起来装备还是挺齐全的。有鱼钩、有浮漂、还有鱼饵。

    “你试试这个,我发现鱼儿挺喜欢吃蚯蚓的。”吕向阳手脚麻利的帮赵旭东换了一个鱼饵,留下一些蚯蚓,他向着下一个窝点走了过去。

    赵旭东将鱼饵抛下去,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刚开始浮漂动了,他提快了,鱼儿还没有上钩;后来再有两次,他又提慢了,鱼饵都被吃光了,他才提起钓鱼竿。

    几次下来,他终于总结出了一个合适的时机。离他不远的地方,吕向阳已经成功的掉起了两条鱼。

    转头看着赵旭东还没有成功,他比划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功夫不负有心人,赵旭东终于在天黑之前,成功的掉钓到了六条小鱼。四条三指宽,两条只有两指宽。两条小鱼被他放生了。

    眼看着天黑了,吕向阳也收起了自己的钓鱼工具。从装鱼的渔网里捡了两条大鱼,扔进了赵旭东的桶里。

    “这,向阳,这怎么行?”赵旭东不好意思的推辞道。

    “嗨,赵大叔。我家里还有很多鱼呢!这些拿回去你们刚好可以做一顿来吃。”吕向阳没所谓的摆了摆手,他倒是没说假话。他们家里还有二十多条鱼呢。

    “大伯,大伯娘叫你回家吃饭了!”当赵尉然的声音传来过的时候,赵旭东跟吕向阳各自提着自己的战利品回家了。

    “嗯,大伯听到了。马上就回来。”赵旭东应了一声,收拾东西的时候忍不住感慨了一下。刚才他看了看,吕向阳至少掉了十多条鱼。可能真的是术业有专攻,他在钓鱼上完全是个新手。

    吕家,因为天气太冷了,吕继山不允许甄珠跑到外面去活动。内心里,他喜欢甄珠围着自己打转。平日里他要出工没有办法,现在正好可以整天和珠珠在一起。

    甄珠倒也听话,就在家里玩。有时候帮着做点家事。她现在已经不会像之前那样,还给家里帮倒忙。充满童心的她总是给家里变换着摆设,难为吕继山大冬天居然给她摘了一束野花。

    吕向阳甚至专门给她编了好几个小篮子,供她插花和摆放小玩意儿。其中有一个篮子稍微大一点,被铺上了百香草。这是小狼崽的家。

    “天都黑了,宝宝怎么还没有回来?”甄珠守在灶台边上,吕继山正在做晚饭。因为这里特别暖和,而且灶膛里的火光会给黑夜带来一点有温度的亮光。

    甄珠话音刚落,家门口响起了吕向阳倒鱼出来的声响。

    “宝宝回来了!”甄珠怀里抱着小狼崽,一蹦一跳的跑了出去。

    “宝宝,你又钓了这么多鱼?你好厉害哦!”最后一句话,她是跟赵尉然学的。

    “珠珠,你说是宝宝厉害?还是我更厉害?”吕继山竟然吃起了儿子的醋。吕向阳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您更厉害,好了吧?

    甄珠还真的左看看儿子,右看看丈夫。一副很难回答的模样。

    吕继山看到这样的甄珠,心头一热。晚上,他会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你们都比珠珠厉害!”甄珠终于想到了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答案,说完她自己傻笑了起来。

    吕向阳刚刚洗完手过来,家里的饭菜已经上桌了。晚饭是红薯稀饭,赵家送的咸菜和吕继山亲手做的酸菜鱼。

    “好吃,好吃!”甄珠面前的小碗里,有吕继山特意帮她把鱼刺剔除干净的鱼肉。

    吕继山一边给妻子挑鱼肉,一边小声的叮嘱道:“珠珠慢慢吃,小心里面有我没有看到的鱼刺。要是一旦发现有鱼刺,立刻吐出来,知道吗?”

    这样的晚餐,在甄家湾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第一好的。大米煮得稠稠的,加入少量的红薯,让白米饭中多了红薯的香甜滋味。

    吕向阳已经习惯了父母在自己面前的爱恋和谦让,每当这个时候,他心中对爸爸的崇拜又要多上几分。

    “向阳,吃过晚饭,你帮爸爸一起把这些鱼都杀掉。我们全部做成咸鱼吧,你的舅舅们都喜欢吃咸鱼。”吕继山难得分出了几缕关注度,看向饭桌上的儿子。

    赵家,罗淑芬和孩子们惊喜的看着赵旭东带回来了鱼。

    “爸爸,你好棒!竟然钓了这么多鱼。”赵碧晨一直以为,村子面前的这条河是没有鱼或者很少鱼的。

    “然然来数一数,一二三四五六,一共有四小两大六条鱼。大伯真的很厉害,钓了六条鱼。”赵尉然竖起了大拇指。

    “这不是我一个人钓的,我在河边碰到了吕向阳,那两条大的是他钓的。”赵旭东实话实说,并没有将功劳往自己身上揽。说起钓鱼,他真的不如吕向阳。

    晚上,罗淑芬用猪油做了土豆烧豆角,还在铁锅周围贴了一圈锅贴。外加一锅中午做白米饭沥出来的米汤。

    这么丰盛的晚餐,也只有在过年这段时间才能够吃上。虽然没有肉,可是能够用猪油炒菜已经是一种奢侈。更别说玉米面和着白面做成的锅贴。贴着铁锅的一面焦香酥脆,暴露在空气中的一面吸收了土豆烧豆角的香味。

    用锅贴沾着菜品中的油汤,赵家人全都吃得心满意足。

    晚上,赵碧晨趁着堂弟睡着,进入了实验室。在书桌上,有几本赵碧晨正在研究的书籍,都是跟农学有关的知识。

    赵碧晨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家和甄家湾的村民们来年能够收获更多的粮食。更让她欣喜的是,自己的实验室里还有一些作物的良种,好像是学生们为了论文研究准备的。

    在笔记本上写下对于来年的规划,再誊抄了一部分农学书籍。直到赵碧晨觉得肩颈有点难受了,她才回到床上休息。堂弟的遗尿症竟然慢慢好了,这一点让赵碧晨非常欣慰。

    第二天早起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妈妈做的豆腐。揭开盖在上面的石板和纱布,露出了一方白嫩嫩的豆腐。赵尉然兴奋的拍起了手掌。

    “豆腐做好了!”

    罗淑芬倒也不吝啬,切了两大块豆腐让姐弟两人送去吕家。

    今天已经是小年了,她捉摸着是不是正月初二回娘家的时候给娘家人也带点?家里除了豆腐,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送礼的东西。

    当赵碧晨和赵尉然敲开吕家大门的时候,甄珠正在无聊的扳手指玩。吕继山和吕向阳父子正在腌制咸鱼,甄珠看了一会儿,便觉得无趣。

    吕家的院子里,用泥砖搭起了高高的围墙。因此,如果不进入院墙,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形的。赵碧晨很喜欢这个房子的设计,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护一家人的**。

    “橙子!然然!你们来啦?”甄珠一见到姐弟两人,欢快的跑了过来。

    吕继山和吕向阳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向姐弟两人。

    “我妈妈做了一点豆腐,你们尝尝味道怎么样?”赵碧晨将手里的豆腐递给吕向阳。

    “这真是太谢谢你们了。”农村人其实没有这么多讲究,关系好的人家相互送点吃的东西很正常。不过,常常都是有来有往。

    然然对腌制腊鱼很感兴趣,而赵碧晨被甄珠拉着去看自己新插的花篮。小狼崽围着赵碧晨打转,似乎还记得是这个女孩发现了漏阴里的自己。不时用小鼻子嗅一嗅她身上的味道。

    等赵家姐弟离开的时候,手里已经提了两条腊鱼,还有甄珠非要送给赵碧晨的毛线织成的小手套。

    “妈妈,你不是很喜欢这个手套的吗?”毛线是宠妻如命的吕继山好不容易用动物皮毛换来的。织毛衣有点不够,巧手的甄珠给家里人织了手套和围巾。

    她送给赵碧晨的手套是她自己的那一副。

    “珠珠喜欢橙子,橙子手冷,都长冻疮了。珠珠手不冷,给橙子用。”甄珠说话的时候,眼睛瞅着桌上的豆腐,好想吃啊!

    赵家姐弟从后门回到家里,将腊鱼挂好,却意外发现家里多了好多人。

    “旭东,你也给我家写个对联吧!”这是邻居王叔。

    “还有我家的对联,我家媳妇忘记买红纸了,我用六个鸡蛋给你家换点红纸,你看行不行?”这是甄家的三叔。

    “嗨,哪用换的。淑芬,把你买的红纸拿出来,裁点给甄三哥。”赵旭东的声音是上扬的,语气中透露着高兴。

    赵家姐弟对视一眼,这不是每年都会见到的各家来跟爸爸(大伯)求对联的场景吗?

    赵旭东自小受父亲和爷爷的影响,一手毛笔字写得相当漂亮。虽然,家里传下来的毛笔几乎要写秃毛了,赵旭东依然非常珍惜。这个时候也是赵旭东最开心的日子。

    没有人会不喜欢别人的尊重和讨好。

    赵家的门槛外面,甄家三嫂子斜眼看了一眼张翠花。这个女人脸皮可真厚,打了赵尉然、污蔑了赵碧晨的名声,还好意思来求对联!要是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一定将她给奚落出去。

    “哟!这不是张家的嫂子吗?今儿你好意思踏这道门呀?”

    求对联的人群中,自然有看不惯张翠花的人。当然,不排除她这么说也是有讨好赵家人的意味在其中。

  http://www.9xds.com/book/3230/85954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