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22.第 22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呵, 这里又不是你家, 我难道不能来?”张翠花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嘴里却不肯吃亏。要不是甄家湾就赵旭东一个人会写好看又吉利的毛笔字,她才不会来这里。

    “张大姐,你就少说两句。”人群中也有和事佬,大过年的在赵家门口闹起来也不好看。

    农村人特别忌讳在这样的日子里发生口角,恐怕霉了自己一年的运气。

    “哼,又没有求你,你拽个什么样儿!”张翠花说着, 踏进了赵家的门槛。

    就在门口摆了一张四方桌子,赵旭东立在桌子面前, 写字的架势气势十足。一副对联一气呵成, 都不带停顿的。引得大家纷纷鼓掌。

    “好,好,好!”

    只见桌子上面红纸黑字。龙飞凤舞的写着:旧岁又添几个喜,新年更上一层楼。横批:辞旧迎新。

    站在桌子旁边的人已经念了出来。要知道赵旭东每年几乎给甄家湾的村民都会写不一样的对联。四十多户人家, 四十多副对联,不带重样的, 也是一种水平。

    这也是为什么赵家虽然家族单薄, 却在村子里颇为站得住脚的原因之一。

    “赵大哥, 我们家也求一副对联。你看行不行?”张翠花虽然嘴硬, 其实此刻她的心情是忐忑的。

    原本她让当家的来赵家求对联的, 可是他将自己臭骂了一顿。表示坚决不来赵家丢这个人。张翠花没办法, 只好自己来赵家。此刻, 她心里有点后悔。当初怎么就头脑一热,将对刘艳的怨气都发泄到了赵家孩子的身上?

    赵家堂屋里的气氛因为张翠花的话凝固了。谁都知道,张翠花可是打过赵尉然,而且在毁赵碧晨名声这件事上也的确做得不地道。大家更好奇,赵旭东会是个什么反应?

    赵旭东抬头看向张翠花,有半分钟的时间没有说话,目光带着审视。

    “可以,但是请你要排队。你看大家都是排着队的,你这样冲上来恐怕不太妥当。”

    对啊!张翠花没有排队,直接就挤进来了!大家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瞪了过去。

    “好好好,我去最后面排队。”张翠花一听说赵旭东要帮她家写对联,脸上笑开了花。

    村子里的老人见此点了点头。赵家的家教是毋庸置疑的,以德报怨是多少人都没有的品德。何况赵家本就势单力薄,这不是怯弱,而是大气。

    罗淑芬在一边帮丈夫磨墨,对此一言不发。没有开口阻止丈夫,也没有表示同意丈夫的意见。她心中只有一杆秤,她没有丈夫这么宽广的心胸,她就是小心眼。

    谁让张翠花两次戳了她的软肋!

    还没有轮到张翠花,罗淑芬停下手中正在研磨的墨汁。

    “各位乡亲,我家旭东已经写了两个小时了。咱们还有没有写的,明天再来,可以吗?我担心他中午拿不起筷子,我可是不会给他喂饭的。”罗淑芬打趣一般的说道。

    大家都点点头表示理解。毕竟大冷天,赵旭东竟然写出了满头大汗。可见,写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赵旭东拱拱手,感谢大家的理解。还好媳妇发话了,不然自己硬着头皮也要写下去的。

    张翠花左右看了看,还有好些人家没有求到对联,自己明天早一点过来。

    求到对联的人家非要留下两个鸡蛋、一捧花生或者一把青菜作为感谢,赵旭东推辞不过,只好接下来。

    赵碧晨低头对堂弟说了几句,赵尉然乖乖的走上前,拉着大伯坐下。

    “大伯,然然给你捏捏手腕,是不是很酸呀?”仰头看向赵旭东的他显得格外可爱。最近似乎长了一点肉,整个人没有那么干瘦了。

    “还好,不是很酸。然然,你以后跟着姐姐一起每天练习写大字吧!大伯教你们。”赵碧晨三岁起,赵旭东已经对女儿进行了专门的毛笔字训练。到现在,也有九年的时间。至于侄儿然然,之前一直是刘艳在教养,他也不便插手。

    这段时间临近过年,加上家里事情多,他也就没有强制性要求女儿每天必须写字。

    今天写了二十多副对联的他忽然心生感触,练字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他今天之所以能够提笔就写,那是因为自己放羊的时候,经常用树枝在沙地上写写画画。

    写字这件事,贵在坚持。三天不练手生。

    “好啊!然然要学的。”赵尉然崇拜的看着大伯,刚才大伯写字的动作太好看了。村民们羡慕嫉妒的眼神,赵尉然看在眼中。

    赵碧晨一听要开始写大字,心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上辈子父亲对她的字要求极其严格。哪怕是她觉得不错的字,放在父亲面前,也只是个勉强及格的水平。

    “晨儿,听到爸爸刚才说的话了吗?”赵旭东很享受现在这个时刻。侄儿就在身边,女儿在收拾桌上的笔墨。妻子在厨房里弄吃食。

    “哦,我知道了。”赵碧晨人虽然变小了,可是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并没有缩水。

    就着毛笔上多余的墨汁,她在一张被裁下来的废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贺字。

    赵旭东一看女儿在写字,立刻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从起身的那一刻起,赵旭东整个人都愣住了。什么时候女儿的字变得这么好了?印象中晨儿的毛笔字也就是及格水平。

    现在这个贺字看起来,丝毫不比自己写得差。女儿的字竟然有一种属于她性格的风骨在里面!

    “来,晨儿。给咱家写一副对联。”赵旭东没看够,从一边罗淑芬裁出来的红纸中拿了一对过来,摆在女儿面前。他甚至亲手替女儿磨起了墨。至于写的内容,也是他考验女儿的项目之一。

    赵碧晨本来就没有打算在父亲面前隐藏自己的实力。或许父亲会困惑,但是他肯定是能够接受自己的进步的。

    思考了片刻,赵碧晨蘸好墨汁,提笔抬腕,一口气写下上联:天增岁月人增寿。

    “好!”赵旭东忍不住鼓起掌来。这不是他今天或者曾经写过的任何一个对联,但是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上联。晨儿真是他的骄傲。

    蘸好墨汁,赵碧晨继续下联:春满乾坤福满楼。横批:四季平安

    赵旭东的声音将罗淑芬从厨房里叫了出来。

    “这是晨儿写的?”罗淑芬惊喜的看着桌上的对联。在她看来,比丈夫写得好!虽然,里面有好几个字她不认识。可是,因为见得多好字,罗淑芬的判断也有了自己的一套标准。

    “嗯嗯,姐姐写的。姐姐好棒哦!大伯,快点念给然然听。”

    赵旭东念完之后,罗淑芬和赵尉然都鼓起了掌。罗淑芬甚至连忙张罗着,给家里的大门口贴上女儿写的对联。

    看着红纸上的一个个字符,罗淑芬和赵旭东心里被装得满满的。他们家晨儿,一点都不比男孩子差。

    罗淑芬为了奖励孩子,将昨天丈夫钓起来的鱼儿打理干净。往锅里放了很少的油,然后将这些鱼儿煎成了焦香的味道。油少但是鱼不能煎糊了,这也是项技术活儿。

    掺水活着打好的豆腐块一起大火炖煮一个小时,再用小火慢微半个小时。

    守在灶台边上的赵家姐弟两人已经不知道咽了好几次口水。锅里的鱼汤真的好香啊!

    “我给你们讲个笑话。我小时候不知道做鱼汤的鱼要煎过。我直接在锅里掺水后,将活着的鱼儿倒进锅里。那会儿它们还在锅里自由自在的游着。后来因为锅底的火越烧越旺,鱼儿们也就渐渐的游不动了。当然,这样煮出来的鱼汤非常难喝。”

    “大伯娘,那些鱼儿好可怜。”赵尉然托腮看着罗淑芬。

    “那然然今天就不喝鱼汤了吧?姐姐帮你喝,好不好?”赵碧晨好笑的点了点堂弟的鼻子。原来妈妈小时候还干过这样的事情。主要是太有画面感了,赵碧晨甚至可以想象得到鱼儿死前的困惑。

    “不好,不好。然然自己喝!”赵尉然连忙站起身来,这么好喝的鱼汤,他要多喝一点。

    巧手的罗淑芬将青菜切碎,和在面粉里面。加入少量的盐,和成一盆蔬菜面团。

    绿色的青菜汁被揉进面粉里,看起来颜色非常诱人。罗淑芬将发好的面团捏成窝窝头,放进另外一个锅里蒸煮。

    “好了,再有半个小时就可以开饭了。”农村也就是过年这一段时间才有精力弄各种吃食,平日里都忙着赚工分去了,哪有时间和金钱弄这些复杂的吃食。

    这天中午,赵碧晨吃了三个窝窝头,喝了一大碗鲫鱼豆腐汤。赵尉然也不赖,只比赵碧晨少吃了一个窝窝头。还是因为罗淑芬拦着,不让他吃多了,不然会积食的。

    李阿广家里,他抢走杨柳手上的碗筷。

    “我来洗,你坐着就行。”他如何舍得让杨柳的纤纤玉指沾染上脏东西。

    “阿广,我不怕的。嫁给你,我已经很幸福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杨柳倒是没有抢过去,反而拿起抹布,把家里为数不多的家具都擦拭得干干净净。然后,收拾起自己和阿广的脏衣服,打算去河边清洗。

    杨柳话不多,但是她心里很有主意。为了家里的这个男人,她愿意付出一切。她可不是来这个家里享福的。

    “柳,你放下衣服,我来洗。”李阿广连忙将洗干净的碗筷放进橱柜里,连手上的水都来不及擦干净就走了过来。

    “不,阿广。以前你没娶媳妇,家里的事都得自己担着。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有了我。我看到河边洗衣服的都是些女人,你去像什么话。好好地在家里休息,要不然去跟村子里的人打打牌也可以。我很快就回来了。”

    这一次,杨柳坚定的拒绝了丈夫。从她下定决心嫁给李阿广的那天起,她已经准备好了当一个合格的妻子。即便是手变粗糙、皲裂,即便是脸上不再白嫩,她也心甘情愿。

    李阿广在杨柳的眼中看到了坚持,他只得放手让她去洗衣服。

    冬日的河水虽然冰凉浸骨,可是一年到头这才有了点时间的农家妇人们是闲不下来的。家里的床单、被套,蚊帐帘子是时候换下来做一次彻底的清洗。因此,河边熙熙攘攘不少洗衣的妇人。

    “哟,这不是阿广媳妇吗?来这里,这里还有个位置。”不得不说,即便是六十年代,也是一个看脸的时代。杨柳刚端着衣服走近,就有人招呼着她过去一起洗。

    杨柳因为不太认识人,所以脸上挂着真诚的笑容。

    “我是你甄三嫂子,这是你王家嫂子。喏,那边的是甄二嫂子和李家大嫂。”甄三嫂子主动介绍着周围的人。

    杨柳放下洗衣盆,认真的跟每家嫂子打了招呼。并且记住了她们的外貌特征。上次跟阿广一起发花生的时候,太多人了,她根本记不过来。

    中午时分,太阳还高高的挂在头顶。这个时候的河水没有早上那么冰凉刺骨,所以大家都选择在吃了午饭后的时间来河边洗衣服。冬日的阳光下,杨柳的皮肤白得发光。

    甄三嫂子看了一眼杨柳的手,这可真真是没有做过家务的手。这些嫂子们之所以这么快就接受了这个外来媳妇,的确是因为杨柳不仅勤快,见到谁都是一张笑脸。

    看她洗衣服的架势就知道她不是个花架子,衣服洗得可仔细了。一点也没有因为河水的冰凉而退缩。

    “嘿,甄三嫂子,唱个歌儿呗!”山脚下的人家,天生有一副好嗓子。

    洗衣服的妇人也多,纷纷起哄让甄家三嫂子来一首。

    农村的妇人倒也不矫情,凡是会唱几只小曲的人都不会推辞。毕竟,这也算是一种难得的娱乐。要不是过年,哪里来的这份心情。

    “好,我就给大家来一曲高山小调。”甄三嫂子站起身来,清清嗓子,一副开唱的架势。

    宛转悠扬的歌声在河边响起来,咚咚的流水声,外加大家洗衣服的捶打声。没有繁复的歌词,有的只是农村人对大山的感叹,对生活的感悟。歌词单调,胜在声音质朴醇厚。

    “噢,噢!好听,好听。”甄三嫂子的歌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杨柳,你也来一曲吧?”甄三嫂子是知道杨柳之前在戏园子里唱戏的,所以才有了这样的邀请。

    “各位嫂子,那我也献丑一曲,祝大家来年红红火火。”杨柳彻底爱上了这里,即便是前不久才差点遭遇非礼。甄家湾让她有家的感觉,阿广和嫂子们的包容,让她对新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当杨柳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河边洗衣服的妇人们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这也太好听了吧!潺潺的流水,天空中的鸟儿的鸣叫,都成了她的伴奏。不同于乡间小调,这是一种有历史传承的唱腔,一听就非常专业。

    杨柳唱完,才发现嫂子们都呆住了。自己唱得不好吗?

    “好!再来一曲,再来一曲!”河边响起了一阵欢呼和掌声。

    赵尉然拉了拉自己身边的姐姐,“刚才谁在唱歌?真好听!”他和姐姐都听呆了。

    “应该是阿广大哥的新媳妇在唱歌吧?”远远地,赵碧晨看到站起来的身影有点像杨柳。走近了一看,果然是杨柳在唱歌。她真是一幅天生的黄鹂嗓,比后世歌星的声音更空灵。

    杨柳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唱了两首之后就推辞让别的嫂子开唱。许是杨柳的歌声刺激了各个嫂子,大家纷纷献唱,河边就像是在举办活动,甚是热闹。

    在这个吃饭都成问题的农村,赵碧晨看到了大家积极乐观的一面。不过,一想到开春之后即将展开的运动,赵碧晨皱紧了眉头。学校现在已经停课了,说是检修学校,其实大家都知道是有几个老师被请进去喝茶了。

    想到念书,赵碧晨这一世没打算再进学校了。上辈子她在学校几乎待了一辈子,何况现在的教育她去念书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还不如在家里好好整理一下祖上留下来的古籍。

    第二天一大早,来赵家求取对联的人一看到赵家大门口挂的对联,立刻眼前一亮。这个字,倒不像是赵旭东的笔迹?

    “老赵,这可不像是你的字呀?”村里的人即便是写不了毛笔字,这么多年看下来,也对赵旭东的字体非常熟悉。

    “嗯,这是我家晨儿写的。”赵旭东等这句话已经等了一晚上。他其实迫不及待的想要接受大家羡慕嫉妒的眼神。

    果不其然,村民们惊讶的看向赵旭东身边的赵碧晨。他们赵家可真是出读书人!碧晨才十二岁吧?竟然能够写得一手不逊于赵旭东的毛笔字。这一定是遗传。

    “老赵,我可真是稀罕你这闺女。”李家大叔说的是大实话,赵碧晨在同龄人中不是一般的出色。不仅能够帮着家里干活,照看弟弟,还能写这么一手好字。

    “碧晨,你帮李大叔写一副对联,好不好?”李家大叔决定今年自家的对联让赵碧晨来写。

    于是,赵旭东的工作找到了接班人。他舍不得女儿的手太累,自然也是帮着一起写的。不过,大家似乎更买赵碧晨的帐。明显赵碧晨对面站着的求对联的村民更多。

    人群中,甄世嘉看着自己的同班小学同学,总觉得赵碧晨哪里不一样了!

    以前上学的时候,两人因为同一个班级,经常约着一起上下学。赵家跟甄朝选家里本就关系处得好,甄世嘉作为甄朝选的幼子,在学校颇为照顾赵碧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赵碧晨似乎并不需要自己的照顾。她好像变得更厉害了?

    甄世嘉以前是见过赵碧晨写毛笔字的,不过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写得像现在这么好。好似这没有上学的两个月,赵碧晨一下子就长大了。平日里也不见她来找自己玩。反而经常跟表哥一起上山?

    这段时间,甄世嘉去外婆家小住了几天。回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小伙伴变得太快了,自己似乎跟不上她的脚步。

    张大婶磨磨唧唧走到赵碧晨面前,难得出现一股扭扭捏捏的情绪:“碧晨,帮你大婶写一副对联,好不好?”语气里带着小心翼翼,深怕赵碧晨拒绝。

    赵碧晨并没有搭话,而是冷冷的看着张大婶,直到把她看得低头不敢直视赵碧晨。如果此刻地上有条缝,她一定会想要钻进去。

    赵碧晨静静的接过张大婶递过来的红纸,“一帆风顺年年好,万事如意步步高。横批:吉星高照。”

    公式化的写法,面上也没有太过亲近的表情。要不是好心人提张大婶念了一遍,她都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

    “好好好,就写这个,这个好。”张大婶没读过书,可是这幅对联她听懂了。自然是心里乐开了花,忙不迭的点头。拿到赵碧晨写好的对联,张大婶双手捧着连声道谢。

    在她走后,几个大嫂子对着她的背影指指点点的。

    “瞧,打个空手就来求对联了。也亏得咱们碧晨大气,不跟她计较之前的事情。”

    “你还不知道她吗?铁公鸡一只!”

    当赵碧晨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甄世嘉。对于这个小学同学,她的记忆停留在了上辈子。听说他后来混得挺好的,一路从公社的支-部-书-记升任到了市-委-书-记。

    “世嘉,你们家的对联你爸爸刚才拿回去了。”赵碧晨以为甄世嘉是来拿对联的。因为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彼此都是称呼名字的。

    “我知道。碧晨,你跟我来,我有事情跟你说。”甄世嘉一把拉住赵碧晨,让她跟自己来。

    赵碧晨不明所以,倒也放下毛笔跟着一起去了。像这样十二岁左右的男孩子和女孩子在农村手拉手倒是没有太多说闲话的,毕竟孩子们都还小。跟上一次造谣吕向阳和赵碧晨不同,吕向阳已经年满十五周岁了。

    将碧晨带到一个角落里,甄世嘉松开她。

    “碧晨,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的约定?”语气倒是像极了一个被辜负的男人,可惜他还太小。

    赵碧晨睁大眼睛,自己答应了他什么?印象中小时候的确跟甄世嘉玩在一起,可是后来不在一个学校念书,大家的接触也就越来越少。再加上男女有别,她可不记得自己小时候答应过甄世嘉什么。

    “看吧,你真的不记得了。喏,这个给你。”甄世嘉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串手串,递给赵碧晨。

    “这是放假之前你一直想要的酸枣核手串。我答应过你,去外婆家的时候,从他们家后面的酸枣树上摘酸枣给你做这个。”甄世嘉的声音有点失落,原来她都不记得了。

    赵碧晨愣愣的看着手中的酸枣核手串,重生之前的她一定是记得这件事的。可是,现在的她的确想不起来还有这样一件事。

    酸枣核洗得干干净净,这个东西貌似又叫做“五眼六通菩提子”。通身的纹理非常漂亮,寓意也很好。这件礼物可以看得出来,甄世嘉是用了心的。

    “谢谢你,世嘉。我没有忘记,这不是过年吗?太高兴了。”赵碧晨当着甄世嘉的面,直接戴在了手腕上。

    甄世嘉一下子被治愈,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没事,你喜欢就好。对了,碧晨,大年初一我们一起去看庙会吧!”甄世嘉刚想转身回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赶庙会不仅可以吃到画糖,还会看到踩高跷的和表演队伍。对孩子们来说,过年最大的期待除了可以吃上肉,剩下的就是可以赶庙会了。

    “好啊,我要去的。你记得早上出发前来叫我。”赵碧晨差点忘记了正月初一镇上有庙会。

    晚上睡觉的时候,赵碧晨摸了摸左手的菩提子手串,再摸一下梦中祖先留下来的珠串。很明显菩提子手串是新做的,上面似乎还有酸枣的酸涩味道。而祖先留下来的手串更加古朴,散发着一股木质的清香。

    揉了揉今天因为写了好多毛笔字有点发酸的手腕,赵碧晨就这么进入了梦乡。

    时间很快来到了除夕之夜。按照甄家湾的惯例,这天晚上每家每户都是要吃汤圆的。汤圆象征着团圆和美满,农村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吃。经济稍微宽裕一点的人家都会自制红糖花生馅料;稍微差一点的包点咸菜也是可以的。

    下午五点钟左右,赵家人就开始准备制作汤圆的馅料了。

    赵旭东拿出妻子买的红糖,用菜刀切碎备用。赵家姐弟两人在剥花生。至于罗淑芬,她在做一件让全家人流口水的事情:熬猪油。

    猪板油是今天上午在村里买的。因为临近过年,买肉的人多,但是买猪板油的人少。罗淑芬路过的时候看到猪板油不由得心中一动,家里还有一罐子半的动物油。节约着吃可以吃半年。

    清油也不便宜,供销社往往供不应求。而且,吃清油不抵事,容易让人想吃肉。

    吃猪油就不一样了,能够很好的缓解大家对肉食的渴望。

    罗淑芬一盘算,狠心买下了一片猪板油。不为她和当家的,也为孩子们考虑。至于钱财,花光了就再努力赚呗!

    此时的灶膛的火已经调节到了最小,因为熬油进入了最关键的出油阶段。

    “晨儿,我告诉你。前面十五分钟可以用大火加速猪油的熬制,但是你看到当油锅里的猪油已经开始清亮的时候,一定要用小火。否则熬出来的猪油过了火候,不仅不香,还有一股糊味儿。知道吗?”

    罗淑芬一边用锅铲翻动猪油,一边交给女儿生活的常识。

    “嗯,我知道了,妈妈。”赵碧晨深吸一口气。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觉得油渣这么香呢?

    十分钟之后,罗淑芬将熬制好的猪油一勺一勺的舀进陶罐子里。锅里的猪油舀完了之后,她又特意用锅铲挤压油渣里面的猪油。直到油渣被挤压得扁扁的,留下极其少的油脂在其中。

    “大伯娘,然然可以吃一块吗?”说着,赵尉然吞了一口口水。实在是太香了!

    罗淑芬笑了笑,给两个孩子和丈夫一人喂了一块油渣。至于她自己,她没有舍得吃。五块钱的猪板油,最后只剩下了一小碗油渣。可见罗淑芬几乎榨干了里面所有的油脂。

    划出三分之一的油渣,放在菜板上切碎。

    赵家姐弟剥好的花生在简单的炒制之后,已经被赵旭东用石头制成的捣杵捣碎。

    用捣杵将红糖、花生碎、油渣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在一起。捶打使它们融合在一起,形成团状的凝结在一起的馅料。如此一来,自制的汤圆馅料就算是做好了。实在是花费不少的功夫。

    或许是期待了太长的时间,汤圆在赵家人的记忆中,就是过年的味道。

    第一碗出锅的汤圆,被赵旭东端到了堂屋供奉祖先。家里实在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桌子上只摆了一碗汤圆、一碗花生,还有一块猪肉和一罐子猪油。这已经是甄家湾顶好的供奉了!

    此时的赵家姐弟,在父母的带领下,对着堂屋正中间祖先的画像,磕了三个响头。

    “好了,淑芬,去舀汤圆给孩子们吃吧!他们都饿坏了。”赵旭东挥了挥手,表示他们家的除夕年夜饭可以开始了。

    农村有个不成文的习俗,在除夕夜这天,每个人都应该在自己家里过。煮汤圆、敬祖先这些都是传统的节日活动。在这一天晚上,也不能跑到别家去,要是惊扰了别人家的祖先,可就不好了。

    赵碧晨端起汤圆碗,用筷子夹住一个汤圆。白白胖胖的汤圆轻轻用嘴吹一吹,然后咬上一小口。嗯,人间美味,不过如此。

    即便是在后世吃过山珍海味的赵碧晨,还是觉得这种古老做法的汤圆,更加勾-引人们的唾液分泌。

    “好烫!”赵尉然实在是等不及,一口咬下去,被里面的红糖花生馅料给烫了一下。

    “慢点吃,锅里还有呢!”罗淑芬好笑的看着赵尉然。他虽是自己的侄儿,打心底里,罗淑芬将他当自己的孩子看待。

    赵碧晨眼尖,见妈妈吃了四个汤圆就放下了碗筷。执意要妈妈再吃几个。

    以前她小,可能没有再意妈妈的举动。但是,重生回来之后,好几次赵碧晨都发现。家里一旦吃好吃的东西,妈妈永远是最后一个人开动。而且,她吃得很少很少。

    眼眶一热,赵碧晨第一次明白母亲是一种怎样伟大的存在。在她心里,孩子和丈夫永远排在自己面前。好吃的难道她不喜欢吃?

    其实,她不过是为了省出来让他们多吃两口。

    “大伯娘,大家一起吃才香。”赵尉然放下碗筷,拉了拉大伯娘的手。

    “好好好,大家一起吃。“罗淑芬心中颇为感动。孩子们都没有白疼爱,他们心中有她!

    吕家,发生了一件让吕向阳哭笑不得的事情。妈妈竟然将自己碗里的第一个汤圆夹给了小狼崽。这!不是摆明了小狼崽比自己的地位还高吗?

    “珠珠,你这么喜欢它?”吕继山有点吃醋。

    “你们不喜欢它吗?”甄珠竟然学会了反问句,这件事让父子俩比吃汤圆还高兴。

    “喜欢,我们喜欢。”至于喜欢的对象,当然是甄珠的进步和改变。

    “妈妈,你给它取个名字吧。这样以后介绍它的时候,你可以说这是我家的某某。”吕向阳比父亲大度多了,他才不会跟小狼崽争宠。

    “噢噢,取名字了,取名字了。咦,我不知道叫它什么。橙子,大山,宝宝……有了,它叫汤圆,好不好?”甄珠的灵感来自于今天晚上的食物。她脸上的笑容,昭示着对自己取得名字很满意。

    “这,妈妈你喜欢就好。”吕向阳同情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小狼崽。

    “汤圆,来,我们吃汤圆了。对,你跟它是一个名字。”甄珠果然是智商还停留在小时候,这样的思维逻辑,恐怕也只有三、五岁的孩子能够理解。

    吕继山悄悄的瞪了一眼小狼崽。你最好给我乖乖的,不然给你杀了炖汤喝!

    小狼崽缩了缩脖子,男主人太可怕了,还是回到女主人身边更加安全。

    殊不知它跳进甄珠怀里的那瞬间,吕继山恨不得把它扔出门去。可惜,他不敢这么做。

    “向阳,吃完汤圆跟我一起把春联贴上。这两天差点忙忘记了!”对联还是前两天他去赵家求的,一直小心的放置在条桌上。

    “好的,爸爸。”吕向阳吃完汤圆拿过对联一看,这不像是赵大叔的字呀?

    村子里就没有人家不是用的赵家的对联,所以大家都很熟悉赵旭东的字体。吕向阳是初中毕业的学历,自然能够辨别笔迹跟之前看到的不同。

    “这不是赵大叔的字吧?”

    “你说对了,这副对联是赵碧晨写的。怎么样?一点都不赖吧?”吕继山识字还是挺多的,不过他在写字方面一向很糟糕。

    这一点,吕向阳遗传了父亲的基因。他虽然人长得相貌堂堂,可是写出来的字,就跟母鸡扒拉过似的,丑得不行。

    “嗯,是挺好看的。”吕向阳内心有一只小人在呐喊:她怎么可以写出这么好看的字!比她人还好看!

    当然,赵碧晨本人一点也不丑。她的身上甚至集中了妈妈和爸爸的所有优点。像爸爸的高鼻梁,像妈妈的大眼睛;像爸爸的好看唇形,像妈妈好看的脸型。

    “来,儿子,这是给你的压岁钱。”吕继山每年都会给儿子准备红包。虽然钱不多,这是他和珠珠的心意。

    “珠珠,这是你的红包。”在吕继山眼里,妻子也是个孩子。

    “大山,你是不是忘记给汤圆准备红包了?”甄珠一脸的认真,留下吕家父子满头黑线。

    赵家,吃完汤圆,赵旭东同样拿出了两个小红包。

    “这是给你们准备的压岁钱,明天庙会买画糖吃吧。”农村人家,讲究给压岁红包。大部分只是装了五分钱。个别家庭宽裕一点的家庭,会装一角钱在红纸包里。

    金额不大,只是图个吉利的寓意。何况,正月初一的庙会,孩子们期盼已久的画糖,刚好五分钱转动一次□□。转到哪个图案,制糖的人就会用糖水画一个图案给付钱的孩子。

    “对了,你们一定要记住。明天正月初一,不允许扫地、倒垃圾。家里的任何东西都不允许往外扔。不能用针和剪刀;不能打水;不能借火,知道吗?”罗淑芬不放心,又提醒了一次孩子们。

    “好的,我们都记住了。”这句话妈妈每年都要念一次。以前的赵碧晨会觉得不耐烦,可是现在她只觉得温馨。

    第二天一大早,村民们是在爆竹声中醒来的。每年的惯例是队长会去公社领一卷鞭炮,然后在正月初一这天一大早点燃爆竹。这象征着新的一年红红火火,也代表着用声音驱赶走年这个怪兽。

    “唔,爆竹响了,天亮了。我要去找橙子,跟她一起去赶庙会。”甄珠起床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去找赵碧晨。吕家父子再次感受到了自己家庭地位的下降。

    “爸爸妈妈,我吃饱了。今天,我已经跟赵碧晨约好了一起赶庙会。你们不用管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甄世嘉吃完早饭,跟家里人宣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