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23.第 23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赵家, 赵尉然早早地就准备好了。虽然过年爸爸没有回家, 让他觉得有点遗憾。可是大伯一家子用爱温暖了他。摸了摸兜里揣着的红包,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出门了。

    要是爸爸能够回家过年,就更好了。小小的赵尉然跟母亲刘艳一点也不亲近。所以,刘艳的离开对他可以说算得上是一种解脱。毕竟在之前,他经常被母亲关在房间里打骂。

    “赵大叔、赵大婶、碧晨、然然,新年好!”第一个来赵家的是甄世嘉,他们家距离赵家很近,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

    “新年好!世嘉。来, 吃点花生。”罗淑芬塞了一把花生到甄世嘉的手中。

    农村也没有什么好送的,大年初一总会把家里的好吃的分享给村里的孩子们。

    “姐姐, 我们什么时候发出呀?”赵尉然跟甄世嘉问了新年好, 着急的看向赵碧晨。

    “世嘉,新年好。然然,不着急。你看天才刚刚亮,我们去早了庙会还没有开始呢!再说, 你吕家大婶还没有过来。你不是和她约好的要一起去赶庙会的吗?”

    赵碧晨今天穿了一件半新的夹袄,蓝底白色的碎花, 显得整个人如同白玉兰一般美好。这是去年罗淑芬给她添置的新衣, 还没有穿过几回呢。

    “然然, 我过来得有点早。我们再等等吧!”甄世嘉摸了摸赵尉然的头。他眼睛偷瞄了赵碧晨好几眼, 碧晨今天好似比以往更加好看?

    在甄世嘉心中有一个小秘密。因为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一起玩过家家, 每次都是赵碧晨扮演自己的新娘。所以, 他待赵碧晨总是不一样的。内心深处, 他希望碧晨长大之后也是自己的新娘。

    小小男子汉心中隐秘的愿望,除了他自己,并没有第二个人知晓。

    “橙子!我来啦。”甄珠人未至,声音倒是先传了过来。

    不一会儿,只见甄珠穿得圆滚滚的,怀里还抱着小狼崽。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可以看出她非常兴奋。

    “呃……”甄珠突然面对赵家人和甄世嘉,舌头有点打结。刚才出门的时候大山教过她什么来着?她忘记了!于是,甄珠求助的看向身后的儿子。

    吕向阳自然明白妈妈眼中的意思,附耳低声说了几句。

    “对!就是这个。”甄珠眼睛一亮。

    “橙子爸爸妈妈,新年好!橙子、然然,还有世嘉,新年好!”甄珠再次转过身来的时候,终于在儿子的提醒下,想起了丈夫的叮嘱。

    “吕家嫂子,新年好!来,吃点花生。”罗淑芬知道甄珠的心理还是个孩子,也把她当做孩子对待。

    一般而言,十多岁的孩子组队一起参加庙会,家长还是挺放心的。单独一两个孩子,说不定容易跑丢。如果大家都一起,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更加妥当。

    这并不是意味着大人不参加庙会,而是大家习惯三五成群的一起出发。孩子群中,肯定是有家长照看的。

    比如现在赵家这个组合,赵旭东和罗淑芬带着自家孩子、甄世嘉、吕家母子一起出发了。他们可以算得上是甄家湾最先出发的。

    出发后,吕向阳主动接过妈妈手中的汤圆。虽然它还小,抱久了也是会累的。

    “世嘉哥哥,你外婆家好玩吗?”赵尉然左手边是姐姐,右手边是甄世嘉。

    “嗯,好玩。他们那边种的果树比较多,不像我们都是种的粮食和蔬菜。”甄世嘉的外婆在二十公里外的另外一个村子。那个村子坐落在山腰上,因为地势的缘故,粮食产出总是很低。

    赵碧晨的右手边是堂弟赵尉然,左手边上是甄珠和吕向阳。

    “橙子,它叫汤圆。我取的名字!”显然,甄珠想要赵碧晨表扬她。

    “哇哦,吕家大婶,你真厉害。这个名字很好听,而且寓意很好。”赵碧晨已经找到了和甄珠相处的模式,那就是把她当成比然然还小的孩子。

    “我也这么觉得。”甄珠扬了扬头,满脸兴奋。

    “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也有红包哟。待会儿我们去买画糖,我要转一个花篮出来。”甄珠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口袋里的红包是大山昨天给的,让她今天买糖吃。

    一路上说说笑笑,公社很快就到了。此时不过是早上八、九点钟,街上已经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了。

    “在进去之前,我先给你们提几点要求。首先,不允许一个人乱跑,你们分成两组,由我和淑芬分别带队;其次,不许到人多拥挤的地方去,防止被人推倒、发生踩踏事件;最后,一定要听从安排,让集合回家就麻利一点过来,知道吗?”

    赵旭东虽然是个放羊倌,那也是读过书的。说起话来条理清晰,一点不像是农村汉子,倒像是个干部。

    “知道了!”大家异口同声答应了下来。

    到分组的时候,有点小小的冲突,因为大家都想跟赵碧晨一组。最后,还是罗淑芬做了协调。她带着吕家母子和赵碧晨一组,赵旭东带着然然和甄世嘉一组。

    跟平日里灰头土脸不一样,在正月初一这一天,大家都换上了新衣服,穿上了新鞋子。在彼此的脸上,可以看到发自内心的笑容。

    街上舞龙的队伍正在准备着,后面跟着踩高跷的队伍。还有大家最熟悉的八仙过海里的八仙的角色扮演。花花绿绿的颜色,非常吸引大家的眼球。虽然这些装备因为使用的时间比较长而有点褪色,却并不影响大家的热情。

    赵碧晨一看,这不跟后世的cosplay一样的吗?只不过扮演的对象不同而已。

    走在年味十足的大街上,看着大家期待已久的庙会即将开始,内心的激动远不止表面所展现的。

    “啊!好大一条龙!”甄珠指着舞龙队伍手里支撑起来的龙,眼睛里充满了崇拜。

    “妈妈,你要是喜欢,回家我给你扎一条小龙。”吕向阳的手工很好,用竹条可以编织出很多小动物来。扎一条小龙对他来说,也就是麻烦一点,不是不可以达成的难事。

    “好,宝宝真厉害。给橙子也做一个,好不好?还有然然,还有世嘉?”

    甄珠的童言稚语让赵碧晨颇为感动,牵着她的手,用自己的掌心贴着吕大婶的。她是拥有赤子之心的人啊!

    “你们快看!庙会开始了。大龙,大龙,它在动了。哇哦!”甄珠兴奋的大声喊了出来,因为街上的人大都如此,倒也没有显得她有多另类。她的左右手被赵碧晨和吕向阳牵着,即便是这样,她也在奋力手舞足蹈。

    能够选中参加正月初一舞龙大会的人,无一不是各个村落身强力壮、手脚灵活的年轻人。

    这不是随随便便乱舞,龙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点头和转身,都有它的寓意在其中。

    行云流水的动作,全都是这些舞龙大汉辛勤排练的结果。龙在他们的手中,仿佛活了一般。它注视着街上的人群,用自己的一举一动在挥洒着祝福和好运。

    可别小看了这一天的庙会,无论是哪项活动,都会成为大家未来小半年津津乐道的共同话题。

    庙会更多的是大家的精神寄托,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活动,得到上天的庇佑。农村人嘛,面朝黄土、背朝天。过的是背太阳过山的日子。如果来年风调雨顺,家里自然能够分配到更多的粮食。

    反之如果老天爷不作美,来年的日子定会非常难熬。

    这也是为什么农村人特别重视庙会。这是一种信仰,一种精神的期盼。

    大家追着庙会□□队伍前进,直到看到画糖的摊位,几个孩子都挪不动脚步。

    “大伯,然然可以去买一个画糖吗?”赵尉然眼巴巴的看着画糖的手艺人面前围了一大群孩子,心里着急。可别去晚了,画糖被他们买完了!

    “可以。淑芬,你们也别往前走了。孩子们都想要买画糖。”赵旭东招呼前面的妻子、女儿和吕家母子停下来。

    这个时候,可没有孩子会乖乖排队。他们全方位将画糖的老人包围了。嘴里还不停的嚷道:“老爷爷,我要买画糖。今年,我一定要转一个龙出来!”

    由此可见,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每年孩子们都会光顾这个老人的生意。

    “好好好,我们一个一个的来。先给钱,然后转转盘。记得不许耍赖,一人只能转动一次。爷爷会按照你们第一次转动的结果来给你们画糖。重复转动的不算,可不能哭鼻子哟。下一个,你来吧!”

    画糖的老人依次点着自己面前的孩子。今天可不仅是孩子们最高兴的一天,这也是他最高兴的一天。

    祖传的画糖手艺,也就只有在今天才有见光的机会。而且,今天他画糖所需要的糖,是公社特批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们都能够开开心心过一个好年。

    好不容易轮到赵碧晨他们一行人,他们主动让甄珠先转动画糖的转盘。如同时钟一般,当木质箭头停止转动,停在转盘的那个物体上,这就是画糖老人制作的目标。

    孩子们对这项活动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连转盘上的动物和果蔬 ,大家都倒背如流。

    “停,停,停!”甄珠转动了转盘之后,紧张的看着木质的指针。每当指针移动到她想要的东西面前,她都会大声的喊停。直到最后,指针停在了小兔子的面前。

    “啊,宝宝,我没有转到花篮!”甄珠有点失望,嘴翘起来差点可以挂个油瓶。因为心智的缘故,她一点也没有自己是个大孩子的母亲的自觉。所以才会跟孩子一般,有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

    “没关系,我很喜欢兔子。吕家大婶,我把我转画糖的机会给你。你可以把这个小兔子让给我吗?”赵碧晨一脸祈求的看着甄珠。说起来,她早就过了对画糖感兴趣的年龄。

    “好啊,橙子喜欢的话,这个兔子就送给你好了。”甄珠高高兴兴的拍着手,进行了下一次转动。这一次,她终于得偿所愿,转到了花篮,脸上的高兴劲儿比捡到钱还开心。

    紧接着,然然转了一只猴子;甄世嘉转到了一只老鼠。运气最好的当属吕向阳,他随便一转,指针停留在大家都想要的大龙身上。

    “哇!你看他好厉害,竟然转到了一只大龙。”围观的小伙伴羡慕的看着吕向阳。

    片刻之后,吕向阳接过老爷爷递过来的大龙。

    “赵碧晨,这只大龙给你。”刚才赵碧晨慷慨的满足了母亲的小愿望,他非常感激。原本,他是打算将自己那一次转动的机会让给妈妈的。不过,赵碧晨的善意让他心中一动。

    看着自己面前的大龙,赵碧晨心中感慨万千。现场的孩子中,应该没有一个不喜欢大龙的。除了它的威风,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大龙是所有画糖中体积最大的。代表着可以吃得更久。

    小时候的自己,做梦都想要转到大龙。

    “谢谢你。把这条大龙给吕大婶吧?”赵碧晨指了指吕向阳身边的甄珠。

    “不不,橙子。我有花篮就足够了,我不喜欢大龙。”甄珠用舌头舔着自己手里的花篮,画糖糊到脸上也不自知。

    赵碧晨见状,连忙掏出手绢给她擦干净。

    周围的人已经发现了甄珠的异常,他们指指点点的看着甄珠,原来是个傻子。

    赵尉然忿忿不平的瞪了回去!

    吕大婶才不傻,她只是还没有长大。这个说法,是赵碧晨给堂弟的解释。

    甄世嘉自然是维护自家小姑的,所有的甄家人都被教导过要好好照顾甄珠,不能让她在外面任人欺负。

    唯有吕向阳,对大家的目光视而不见。他牵着母亲的手,温柔的说道:“妈妈,你慢慢吃。要是还想转画糖,我这里还有钱。”

    “宝宝,我不要再转画糖了。大龙给然然和世嘉分着吃,橙子可能不喜欢吃糖。”忽略掉甄珠脸上的天真无邪,她看起来与常人无异。这番话相当有逻辑和自我思考。

    “好,我听你的。”吕向阳颇为触动,妈妈似乎真的在缓慢的长大。看起来,与社会接触才是最好的老师。以前她总是闷闷的自己玩,很少说话,也经常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

    现在的甄珠与小半年之前的她相比,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赵尉然和甄世嘉高高兴兴的分吃了大龙,吕向阳拒绝了赵碧晨递过来的小兔子。他已经是大人了,怎么还可以跟小孩子一样喜欢吃糖。

    “来,你拿着吧。我牙齿痛,吃不了糖。”赵碧晨是真的过了喜欢吃糖的年纪,作为心理年龄四十岁的大妈,要她跟孩子一样舔画糖,她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是抗拒的。

    赵碧晨将手中的画糖塞给吕向阳。在她看来,他们才是地道的孩子。自己是个心理住着老阿姨的伪少女。

    吕向阳拒绝不了,将小兔子放进嘴里。

    这是他这辈子吃过嘴甜的糖!

    “那边有唱戏的!”赵尉然眼尖,指着不远处的戏台子,双眼放光。

    于是,他们一行人离开画糖的老人,转战戏台子面前。此时,正在演出的是武松打虎的木偶戏。舞台之下,无论男女老少,皆看得津津有味。尤其是武松抡起大拳头将老虎打趴下之后,舞台之下一片叫好声。

    就在这个时候,围在舞台下观看的一个中年妇女尖叫了出来。

    “有小偷!我的荷包不在了!就是那个秃驴,给我站住!”

    这一咋呼,可不得了,好几个人都发现自己身上的钱财被偷了。要知道,数量虽然不多,可也是他们辛辛苦苦劳动换来的。顿时,人群中砸开了锅,大家纷纷检查自己的钱财是不是还在包里。

    人群中发生了骚-乱,赵碧晨刚想伸手抓住身边的吕大婶,却惊觉她已经被人群挤到了另外一边。

    由于甄珠双手捧着画糖,所以赵碧晨和吕向阳只是跟她并肩而立。

    拥挤的人群很快将甄珠和吕向阳他们挤散开来。吕向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妈妈被人群带往别的方向。他的每一步靠近都异常艰难,等于是逆水行舟。

    如果是正常的大人,完全不必如此担心。因为甄珠的心智问题,很容易被心怀不轨的人骗走。因此,赵碧晨和吕向阳都非常着急。

    赵旭东见状,拉紧了手里的赵尉然和甄世嘉。可别把这两个孩子挤散了!

    罗淑芬反应极为灵敏,她不向着甄珠的方向挤过去,反而朝着人群最少的舞台边上走了过去。双手一撑,罗淑芬灵巧的翻上了舞台。

    “甄珠,看到我了吗?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站在原地别动,不要被周围的人挤着走。东北方向的乡亲们,我的姐姐被你们挤散了。那个手上拿着画糖的中年妇女,请你们不要再挤她了。”

    罗淑芬声如洪钟,即便是没有扩音的喇叭,她的声音一样远远地传了过去。

    “老李,她说的人该不就是你身边只顾吃糖的傻子吧?”

    “看样子是的。”

    “年纪这么大了,也难为她能够将画糖吃得这样香甜。”

    ……

    人群中,有人已经听到了罗淑芬的话。毕竟吃画糖的中年妇女,这个目标还是很明显的。舞台之下,吕向阳和赵碧晨正在奋力靠近甄珠。舞台之上,罗淑芬牢牢锁定甄珠的位置。任何人都别想动什么歪心思。

    当吕向阳终于抓住甄珠的衣角,罗淑芬已经被人从舞台上架了下来。要不是看到甄珠已经被找到,罗淑芬就算是耍赖也要在上面多待一会儿。甄珠要是走丢了,这事儿可就大发了。

    因为罗淑芬的行为,现场好多人都牢牢抓紧了自家孩子。不再随着人群拥挤,而是定定的站在原地,等待事态平息。

    偷钱的人原本打算趁乱逃走,结果大家都不动了之后,自己反而暴露了。就这样,几个企图不劳而获的人被舞台下的农民群众按在地上,等待公安来处理。

    “妈,刚才吓我一跳。”吕向阳牢牢握住母亲的手。

    “宝宝不吓。罗妹妹,珠珠没事。”原本还称呼罗淑芬碧晨妈妈的甄珠,竟然第一次主动给认识的人换了一个称呼。她刚才可是听到碧晨妈妈叫她姐姐。如此说来,自己叫她妹妹也是可以的?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大家也没有了继续逛下去的想法。反正庙会也已经看完了,正好可以早点回家。

    下午,吕向阳将庙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爸爸。

    “赵家人可真是好人,要不是赵大婶机智,我们也不会这么顺利找到妈妈。”不过,今天妈妈说的好些话,对他的触动非常大。或许,妈妈能够长大成为大人思维的那一天?

    “向阳啊,爸爸之前教过你。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怀有感恩的心,你的收获将远远大于你的付出。”这并不是什么大道理,而是吕继山的真实感受。

    晚上,赵旭东难得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婆娘。

    “淑芬,你今天真是个英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家妻子说话竟然不发抖,而且有条有理。关键是,她能够想到站在舞台上,才可以看得更高、更远。

    罗淑芬心里一暖,这样鼓励和赞赏的话语,她很少从丈夫口中听到。

    “这有什么,我不是离舞台近嘛?”罗淑芬飞快的瞅了一眼丈夫,在他的眼里,自己看到了火热。不由得,罗淑芬心中一酸。他可算是看到自己的好了!

    赵碧晨从实验室里抄书出来,堂弟竟然说起了梦话。

    “爸爸,画糖好吃。爸爸,我好想你。向阳哥哥把他的大龙分给我和世嘉哥哥。”

    闻言,赵碧晨一愣。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堂弟,心中一定是缺乏安全感的。即便自己是他的亲堂姐,到底比不上父母的血缘关系那么亲近。

    小叔离家这么久,连封信也没有写回来。赵碧晨心中知道,刘艳的出轨对他打击非常大。赵家人有一个明显的特征,责任重于一切。其实,赵旭东并不是为了奴役弟弟而不愿意分家。

    实在是日子太艰难了,依照刘艳那种磨洋工的出工方式,每天才3分工,连自己都养不活。赵启明虽说在采石场做工比在生产队劳动好过一点,可是那点钱根本不够刘艳挥霍的。

    为了弟弟,为了侄儿。赵旭东不得不扛起大家长的责任。他敢摸着自己的良心说,弟弟交给他的每一分钱,他都记在账上,只等着然然读书和家里急用。

    小叔,你在外面过得好吗?赵碧晨闭上眼睛后,在心里默默地念道。

    此时,赵启明挣脱被工友拉着的手。

    “我不去,要去你们去。”

    “启明,不是我说你。你家里的婆娘已经离了,你现在就是单身汉一个。哥们儿看你实在可怜,才带你去找凤姐舒缓舒缓。男人嘛,哪里能够离得了女人。我不信你就不想要!”

    说话的是赵启明的工头,他很看重赵启明这个人。头脑灵活,做事情踏实肯干。过一段时间,他还打算提升赵启明为副工头。

    “我真的不需要,王哥,谢谢你的好意。”凤姐他怎么不知道?采石场哪个男人没有睡过她的被窝?赵家的家教和自己的良心,让赵启明做不到跟别的工人一般用这样的方式舒缓自己。

    “嗨,随你吧。”王哥倒也没有非要赵启明去。

    他倒是通过这件事,看明白了赵启明。这个人的心智,不是一般的坚定。

    第二天一大早,采石场发生了一件让大家颇为吃惊的事情。一个采石工人竟然跪在凤姐的门前,求她嫁给自己。这可是采石场的大事。要知道凤姐在这里做迎来送往的事情,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柱子,你快点起来。这么给我拜年,姐还不得给你准备一个大红包。”凤姐开门出来的时候,正在扣自己胸前的纽扣。由于还有两、三个扣子没有扣上,整个雪白的胸脯有一小半露在外面。

    而她的身后,一个黑瘦的汉子低头看了一眼柱子,大步走了出来。

    不难猜测,他就是凤姐昨晚的恩客。

    “凤姐,我是真心想要娶你。”柱子死活不肯起身,非要凤姐答应嫁给自己。

    “你啊!非要你姐难堪是不?姐告诉你,姐不是好人。姐除了伺候人,什么也不会。你要是娶了我,你等于是娶了一个祖宗回去。还会败坏了你家的名声。”

    凤姐丝毫不在意围观看好戏的人的眼神,慢条斯理的扣好自己胸前的扣子。那些尝过凤姐滋味的汉子们知道,凤姐有一个柔软而□□的胸怀。她可以接纳任何一个男人,却从来不把他们放在心上。

    于是,所有的人都同情的看着地上的柱子。他肯定是打动不了凤姐的!

    “我愿意养你,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们家就我一个人,没人会说你。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说好不好?”

    “我说,不好!柱子,你回吧!”凤姐不理会地上的人,转身关了自家的房门。

    这个修建在采石场大门口的房子,是所有男人们的乐园。采石场的男人绝大部分都尝过凤姐的滋味,像赵启明这样的人,屈指可数。

    甄家湾的赵家,罗淑芬正在准备带回娘家的东西。除了豆腐和腊肉,家里也没有什么好带的东西了。说是腊肉,不过是用盐腌制过的鲜肉而已,这还是小年之前罗淑芬买的两条肉之一。

    正月初二,是所有出嫁女儿回娘家的大喜日子。这一天,所有的媳妇拖家带口,带着男人和孩子一起回娘家。当然,也有那不看中媳妇娘家的男人,不屑跟媳妇一起回去。

    比如,张家大嫂就是一个人带着孩子回去的。路上,可没有少被人笑话。

    张大婶恨恨的看着那些笑话自己的人,总有一天,她会报复回去的!

    “快点走!慢吞吞的,你们是猪吗?”心里不顺,张大婶把怨气都发泄到了孩子身上。她大手一拉,最小的孩子一趔趄,差点摔倒在田埂之下。

    “呜呜,我,我不去外婆家。”张大婶最小的孩子今年才刚刚满五岁。看起来,跟个三岁的孩子差不多大小。

    “爱哭包,别哭了!”张家的大儿子不耐烦的推了自家小弟一把,直接将这个尚且没有站稳的孩子一下子推到在水沟里。

    “天杀的,谁让你推你弟弟的。张金国,你给我滚过来!”张大婶怒火冲天,恨不得一个巴掌给大儿子打过去。可惜,他的大儿子发现自己失手闯祸,已经跑远了。

    “妈,我先去外婆家。你和弟弟慢慢来,别着急上火。”张家大嫂的娘家就在隔壁村,倒是不用担心孩子迷路的问题。

    等张家大嫂回家给小儿子换好衣服,再次出发已经快要十点钟了。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赵尉然的歌声中,赵家人已经走了十多公里的路程。罗淑芬的娘家比较远,她也只有正月初二这一天才有时间回娘家看看。

    天刚蒙蒙亮他们一家四口就出门了。赵尉然自然是要带上的,而且他对堂姐的外婆家比自己的外婆家还要熟悉。

    罗家村的村口,罗淑芬的三弟罗卫民牵着自己的儿子罗红星正在翘首以盼。

    罗淑芬是罗家的长女,她下面一共有三个弟弟。可以说,这三个弟弟都是她一手带大的。罗淑芬泼辣的性格,其实并不讨人厌,反而在罗家村有着很好的名声。

    主要是她太能干了,当年好多人家都想娶她当儿媳妇。可她偏偏看上了赵旭东,其余人家也只能遗憾止步。倒是有人可惜罗家只得这一个女儿,不然肯定跟罗淑芬一样能干。

    罗淑芬的父亲是罗家村第九生产队的生产队长,家境说不上富裕,但是一家人都是踏实勤劳的人,倒也不至于饿肚子。

    “姐!”远远地,罗卫民看到了自家大姐,兴奋的挥了挥手。

    “红星,你大姑回来了!”

    罗卫民带着孩子迎了上去,一年不见,姐姐又老了。罗卫民双眼泛红,竟然有点泪意。

    “三舅好!红星新年好!”赵碧晨和赵尉然异口同声的问好。

    “好,好!走吧,大姐,大姐夫。碧晨,然然,我们回家。爸爸一早就催妈妈起来煮腊肉了,妈妈还炸了你最爱吃的酥肉。”罗卫民亲昵的跟在姐姐身边,长姐如母,罗淑芬的确做到了。

    在赵碧晨的记忆中,三舅和三舅妈都是公社的小学老师。此时,他们的日子恐怕不太好过。从三舅眉宇间的忧愁,大体上可以看出一二。

    “大姐回来了!”罗卫民走到家门口,推开大门,大声说道。

    罗家人纷纷从屋里迎了出来。大舅一家,二舅一家,还有三舅妈,走在最后面的是从厨房里出来的外公和外婆。赵碧晨看到这么多熟悉的亲人,心中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感动。

    “天气冷,我们进屋说话。”罗镇海拿下嘴边的烟杆,冲着大家安排道。

    一大家人,很快将罗家的堂屋挤得满满当当。

    “碧晨,然然,快给你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们拜年。”罗淑芬的脸上,有着这一年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轻快,赵旭东心中不由得有所触动。

    “外公外婆,新年好!大舅,大舅妈,新年好!二舅,二舅妈,新年好!三舅,三舅妈,新年好!”同辈之间,是不用单独问候新年的。回娘家的出嫁女,自然是率先叫出了自家孩子。

    紧接着,大舅家的两个儿子,二舅家的两个儿子,和三舅家里唯一的儿子罗红星给罗淑芬和赵旭东拜了年。

    拜年自然少不了收红包,孩子们满心欢喜的收下红包,想象着自己可以拿这些钱去做什么。实际上,这些钱很快就会被家长收回去。毕竟,现在连吃饱饭都困难,哪怕是几分钱,也要精打细算着花。

    这跟除夕夜收到的压岁钱不一样。孩子们虽然收到了红包,可是家里也是拿了钱出去的。农村挣钱本就不易,自然是一分钱也要掰开当做两分钱花。

    “碧晨比去年高了些,然然倒是长了一点肉。”蒋红梅是碧晨的外婆,今年也不过是53岁的年纪。却因为过度劳累,已经开始驼背。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胚子。

    罗家是清楚赵家情况的,对于每年跟着一起来拜年的赵尉然也是多有疼爱。

    要知道往年刘艳过年哪里也不去,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要不然,跟着村子里的一些年轻的婆娘打牌,根本想不起回娘家这件事。导致赵尉然即便是现在已经六岁了,连自己亲外婆家住哪里都不知道。

    彼此略微的寒暄,罗淑芬提着口袋跟在母亲身后走进了厨房。

    “妈,我给你们带了点豆腐和腊肉,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淑芬,你这么拿回娘家,姑爷会不会不高兴呀?”蒋红梅面带喜色,嘴里却是责备着自己的女儿。孩子们回来,她已经很高兴了。赵家的条件,她很清楚,恐怕这已经是赵家一半的存货了。

    “妈,没事儿。旭东那个人你还不知道?最是孝顺,临出门还专门让我挑了一块大点的腊肉。豆腐也说让我全部带过来,说您和爸爸都爱吃豆腐。”罗淑芬嘴上说着话,手上已经麻利的将灶上的猪食翻了一遍。

    “哎!”蒋红梅似乎有心事。家里的人默默地给这对差不多一年没有见面的母女腾了一点空间。因此,没有人进来打扰她们。

    “你在愁什么?”罗淑芬翻看了一下猪食,还得再煮一下,面上的还没有熟透。不煮熟透的话,猪吃了要拉肚子的。

    “还不是你三弟。最近学校闹什么运动,他和他媳妇就从公社回来了。家里的农活两人都做不好,本来是读书人,也没有那把蛮劲儿。你三弟你是知道的,念书的时候就有腰椎间盘突出。根本干不了重活儿!”

    蒋红梅家的三个儿子还没有分家。可不,现在就为了老三两口子回家来住的事情,家里差点没有闹起来。要不是家里的老头子还压得住阵脚,几个媳妇早就把屋顶掀翻了。

    “妈,我说句不该说的话。这个家,迟早还是要分的。不然的话,矛盾会更多。”罗淑芬不由得想到了赵启明。

    说实话,她是愿意分家的。别看每个月启明的工钱都交给了当家的,可是赵旭东对于弟弟的钱管理得特别认真。说起来,小叔一家的吃喝住都是他们在花销。而他挣的钱,赵旭东都给弟弟存了起来。

    因此,赵家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你说你们怎么都想分家,怎么不想想我们老人?哦,现在大了,翅膀硬了?我告诉你,你老娘我还没有老!这个家里,还是得我和老头子说了算。你怎么胳膊肘向外拐呀!”蒋红梅听了女儿的话,不愿意了。

    什么叫做迟早要分家的?她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大,给他们娶媳妇、生小子。伺候他们一大家子的吃喝拉撒,结果现在竟然嫌弃他们了!蒋红梅将火钳一放,气鼓鼓的离开了厨房。

    “哎,妈,我不是……”罗淑芬哪里知道母亲心里的怨气一下子就爆发了。大过年的,自己也是嘴欠,不应该惹母亲生气的。罗淑芬突然有点后悔。

    “大姐,厨房里面忙吗?我来给你打下手吧!”罗卫民的妻子苏婷婷从厨房门口探了半个头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