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24.第 24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哎, 婷婷, 你进来吧。”罗淑芬本就是勤快人,哪里闲得住。厨房里的吃食已经摆在了案桌上, 中午要做什么饭菜罗淑芬一看就清楚。回娘家的女儿是闲不住的。

    罗淑芬其实刚进家门,看到三个弟媳都在, 没有回娘家的时候, 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妈刚才出门说去地里找几个萝卜回来。看样子,她跟你说了家里的事情?”苏婷婷知道大姐的脾气, 也就不说拐弯抹角的话。

    “你们几个都想分家?”罗淑芬语气也不是太好,妈妈的心情她非常理解。可是,自己也是媳妇, 虽然赵家上面没有老人,她心底知道几个弟媳的想法。

    “我和卫民其实并没有非要分家不可,而是大嫂和二嫂觉得我和卫民在家里吃闲饭。我们要是不同意,倒显得我们真的依靠着他们养活似的。”苏婷婷心中也颇为无奈。

    要不是学校停课, 他们也不至于非要回家受这点闲气。在学校的日子, 即便是清苦,她和卫民也是能够和和美美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说到停课,我家碧晨和然然的学习都耽误了。婷婷, 你这边知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复课呀?”作为出嫁女, 罗淑芬实在不知道如何处理娘家的事情。只能把话题岔开。

    “说不好, 也许明年, 也许后年。对了, 大姐。你家是不是还有一些赵家祖上留下来的书本?快点回去处理了。这个东西留不得, 搞不好被有心人戴上歪帽子。”苏婷婷心里叹了一口气,过了年,爸爸或许会拿出处理方法。

    殊不知,根本不用等到过了年。中午罗家的餐桌上,罗镇海将手上的酒杯往桌上一放,大家就知道他有重要的话要说。

    “今天,你们大姐和大姐夫回来了。我就当着他们的面,给你们一个说法。这个家,你们要是愿意分,就分了吧!老婆子,把我的账本拿出来。”罗镇海显然早有准备,他环视了一圈自己的儿女,说出来的话掷地有声。

    “爸!”罗家三兄弟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你们不是一直闹着要分家吗?怎么?现在改主意了?我罗镇海告诉你们,纵容你们媳妇闹的时候,你们就该知道,老汉我向来说一不二。”罗镇海将烟杆放在饭桌上,语气虽然犀利,面上却很淡定。

    “喏,老头子,给你。”蒋红梅是知道丈夫的决定的,早上跟女儿怼上,也是心中不舒服导致的。她心里也明白,这个家迟早是要分的。

    家里的孩子们单独坐在堂屋的一张小桌子上,见主桌上的氛围紧张,他们也不敢吃菜。乖乖的坐在座位上,听大人们说事情。最小的罗红星和赵尉然分别坐在赵碧晨的左右两边。

    赵碧晨牵了牵两边孩子的手,看样子还好,没有被大人们的动静吓到。

    主桌上,赵旭东看了一眼妻子。难怪今年过年的气氛怪怪的,原来是分家这件事给闹的。他身为女婿,并不好发表意见。都听老爸的,他肯定是有主意。

    “我和你们妈妈都还能自己做活,你们三兄弟每年象征性的给十块钱的孝顺钱就可以了。至于以后我们不能动了,把我们扔出去也没关系。”罗镇海赌气的说道。

    “爸,这哪能啊!我们以后肯定会孝顺你和妈妈的。”罗家的大儿子罗卫东搓搓手,爸爸的话像是石头一般压在他们心底。

    “是啊,爸。我们分家不分心,都是一家人。”罗家二儿子罗卫兵向来嘴甜,最会为人处世。

    罗卫民看着老爸,没有发话。说起来,他是三个儿子中唯一表态不愿意分家的。倒不是真的自家要靠一大家人吃饭,而是他最能够理解父母的苦心。不过,分了也有分了的好处。至少,几个嫂子不会再有这么多闲话。

    罗家的媳妇都是聪明人,别看私底下跳得很高,闹着要分家。真的到了这样的场合,她们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老大媳妇看了一眼公公手中的账本,悄悄的撇了撇嘴。三弟一家可是没有参加劳动,凭什么分他们家粮食?

    老二家媳妇面上倒是笑盈盈的,其实心里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要是公公分得不公平、不妥当,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罗淑芬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和弟媳们,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好好地过年,非要闹这一出!真是糟心!

    “我们家还有六百斤粮食,老大和老二各分两百斤,剩下的是我和老三的。你们有意见吗?”罗镇海翻开账本,沉着脸说道。

    罗卫东和罗卫兵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分别点了点头。

    “哼!”蒋红梅不满的冷哼一声。

    “钱财的话,家里去年积累下来的钱有一半都是老三一家贡献的。他们家拿一半,剩下的你们两兄弟分,我和你爸妈就不要了。老大家的,你冲卫东眨什么眼睛?有意见你就说出来!”

    罗镇海大掌一拍,隔壁桌的小孩子们都抖了抖。

    “爸,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老三可是回家小两个月了。他们两人的工资说是都交给家里了,谁知道自己有没有藏私?现在把大头的钱都给了老三家,我们不服。我们和老二家,可是养着您的两个孙子!”

    老大媳妇王芳一见自家分得这么少的钱,立刻不满意了。顺便把老二拖了进来。

    “老二,你们也是这么认为的?”罗镇海很明显是生气了。

    “爸,您消消气。大过年的,别生气。您说怎么分,我们就怎么分。”老二媳妇孙明月拉了拉自己的丈夫,态度异常缓和。

    王芳听了之后,瞪大了眼睛。之前孙明月可不是这么说的!到了公公面前,竟然讨好卖乖,真是可恶!坏人都让她当了,她倒是成了罗家的好媳妇。

    罗镇海将这些都看在眼里,长叹了一口气。

    “好好好,你们都是好样的!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说我和你妈还没有分钱呢?都是我的孝顺的好孩子!”罗镇海真的是心累了,以他年轻时候的脾气,早就劈头盖脸的骂回去了。

    “大哥,二哥。钱和粮食我们都可以三兄弟平分,爸爸妈妈以后跟我和婷婷一起生活,也就不参与分家了。你们还有意见吗?”罗卫民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站起身来,看向自己的大哥、二哥。

    怎么可以把父母逼到如此境地!

    “好啊,既然你这么说的话。”王芳率先站起来表态,老二家的也默认了罗卫民的说法。

    这一顿团年饭,吃到嘴里都变了味。当然王芳和孙明月除外,她们达成了自己的目的,自然胃口大开。倒是孩子们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好不容易能够吃点好吃的,自然是放开了使劲吃。

    赵碧晨目睹了外公外婆家的分家大戏,心里不由得为自己三舅点了个赞。难怪未来他会是三个舅舅中过得最好的,单是这份孝心和谦让就是其他两个舅舅比不了的。

    据她所知,三舅和三舅妈真的是没有藏私房钱。每个月的工资都按时交给了家里。外公说的家里一半的钱财来源都是三舅家贡献的话,还真没错。

    毕竟在这个依靠工分换钱的时代,两个壮年劳动力不是每家人都可以像赵家夫妇两人,可以拿到最高的工分。一般来说,一个人一个月能够挣5、6块钱已经很厉害了。

    吃过午饭,罗家老大和老二的媳妇倒是主动把饭桌收拾了。洗碗的时候,她们却是在商量着一家分几幅碗筷。家里只有两个灶头,还要公费出钱再打一个灶头才行。

    赵碧晨被三舅妈拉着问了几句学习上的事情,忽然听见堂弟然然的哭声,她立刻从房间里大步走了出来。

    “然然,怎么了?”

    院子里,赵尉然跌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喊痛。

    “发生什么事情了?”苏婷婷也跟着跑了出来,拉过自家儿子,看看他好好地,自己也就放心了。

    “然然哥哥想要玩陀螺,大哥、二哥不给。大哥推到然然,二哥挥鞭子的时候不小心打到了然然。”罗红星年纪虽然最小,可是说话条理非常清晰。

    “然然,给姐姐看看,哪里痛?”赵碧晨一听,心中火大。她连忙拉起地上的堂弟,给他擦干眼泪,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手,然然手痛。”赵碧晨撩起衣袖一看,果然被人用抽陀螺的鞭子给抽了一条红色的鞭痕。

    “呼呼,姐姐给你呼呼。吹了就不痛了!”赵碧晨心疼得不行,赵尉然肯定是很疼才会哭的。

    “哎哟,小孩子多了就容易出矛盾。跃进,大为,可不是你们干的吧?”王芳听见声音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看自家孩子没事,嗓门也就越来越大。

    至于地上的赵尉然,好好地也没有什么大碍。大过年的,不知道哭了不吉利吗?

    “不是我们,我们没有碰他!”罗跃进和罗大为是罗卫东和王芳的儿子,大的十岁,小的八岁。

    “胜利,把你的陀螺收起来。家里这么窄,玩什么游戏?把富贵带到外面去玩,家里人多,站都站不开。然然,二舅妈的小心肝,我看看摔疼了没有?”孙明月愣是忘记是自己大儿子抽了赵尉然一鞭子。

    赵碧晨一把撩开二舅妈伸过来的手。将堂弟抱起来,自顾自的走进了堂屋。刚才然然手臂上的伤痕她看过了,虽然不是很要紧,可同样让她心疼。

    “喜欢陀螺吗?姐姐回家给你做一个!”赵碧晨看向堂弟。

    “不,然然不喜欢。”紧紧地搂着赵碧晨,然然将眼泪眨了回去。如果自己说喜欢的话,姐姐又要费心思给他做。他不想麻烦姐姐,姐姐每天都很辛苦。

    赵旭东和罗淑芬见孩子没事,也就没有多过问了。毕竟,这只是孩子之间的玩闹,大人不可能上纲上线。

    罗淑芬拉着自己母亲回了她的房间,“呐,妈妈,这是我和旭东孝敬你们的。”

    将一小叠钱塞进母亲的手里,罗淑芬笑着看向对面的妈妈。虽然她上午跟自己生了气,可她始终是自己最爱的妈妈。

    “呷,这是干啥。你们也不容易,我和你爸都还能挣。”蒋红梅将钱推了回去。

    “妈,您就收下吧!这是旭东提的,说要让您一定收下。钱不多,是我们的心意。等以后日子好了,肯定会多多孝顺您和爸爸。”罗淑芬握着母亲的手,不让她退回来。

    “哎,我收下,收下。家里的光景你也看到了,你弟弟们都成家了,我和你爸爸也就老了。现在说话也没人听了!还好你三弟是个孝顺的。他们想各过各的,那就分开过吧!”

    蒋红梅小心翼翼的收起女儿和女婿给的孝敬钱。

    “妈,您要劝着一点爸爸。好多事,睁只眼闭只眼,别操心太多。弟弟们都长大了,过得好与坏全看他们自己。三弟和三弟妹多读点书,可见是个明事理的。”

    罗淑芬宽慰着自己的母亲。

    “别说我们了,就说说你。这么多年,还没有动静?真的不能生了?”蒋红梅遗憾的看着自己的大女儿。虽说当时生碧晨的时候,接生婆说伤了身子。可是,村子里好些妇人后来还不是一样的接着生孩子。

    “哎,有碧晨一个我也就知足了。可能,我的孩子缘就到这里为止了。”罗淑芬倒是没有一定要生儿子的想法。现在家里这个情况,只盼着启明能够再娶一门好媳妇,给赵家多添几个孩子。

    在母亲面前,罗淑芬也就没有掩饰自己关于不能生育带来的伤痛。

    堂屋里,赵旭东也在跟罗镇海说着孩子的事情。

    “启明跟他媳妇离婚了?”罗镇海一直关心着大女儿家的事情。这不,连赵启明和刘艳离婚的事情他都已经知道了。

    “是的,刘艳,的确不算得好女人。带不好孩子,还好吃懒做。”至于她偷人这件事,赵旭东羞于启齿。要知道,启明刚刚离婚那会儿,他们一家人可没有少被人指指点点。

    “淑芬生碧晨的时候伤了身子,你对她和孩子好,我看在眼里。旭东,咱们爷俩也不说废话。你这个女婿,我非常中意。比我家的儿子都强!”罗镇海是队长,消息比较灵通。赵家的好些事情,都能够传递到他的耳中。

    “爸,您也知道我爸妈去世得早。您不嫌弃我,愿意把淑芬嫁给我,我一直非常感激。您放心,无论我和淑芬还有没有孩子,我都会善待她和碧晨。然然这孩子,也算是您看着长大的,秉性纯良。他们姐弟一直都像亲姐弟一样,以后碧晨也不怕没个兄弟撑腰。”

    赵旭东也算是跟岳父说起了掏心窝子的话。

    农村最看重的就是人口,人丁兴旺才是根本。赵家的确单薄了一点,可是家里和睦,麻烦事情少。罗淑芬虽然操劳,赵家倒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归宿。

    鉴于家里分家的事情还没有彻底摆平,赵旭东和罗淑芬下午三点左右也就告辞回家了。

    别的不说,家里还有两头猪、一群小鸡,罗淑芬怎么也放心不下。

    回家的路上,赵尉然趴在大伯身上睡着了。因为他被抽了一鞭子,赵碧晨心里特别不舒服。但是,她谨记妈妈说的过年不能闹架的事情。不然的话,有可能一年都不顺利。

    罗淑芬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女儿的小心思,拉了拉女儿的小手。母女两人总算是相视一笑。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赵碧晨发现堂弟还是没有什么精神。于是,吃过早饭,她带着砍柴刀和堂弟一起出门了。

    “姐姐,我们要去哪里?”赵尉然不明所以的看着姐姐。

    “砍树!我要给然然做一个陀螺。”赵碧晨冲堂弟眨了眨眼睛。

    “姐姐……”赵尉然突然有点想哭,昨天挨打已经不痛了。他只是有点想爸爸,所以才不开心。没想到,姐姐一直都记在心上。

    “然然,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跟姐姐说。一个陀螺而已,姐姐会给你做好的。”赵碧晨挥了挥拳头。

    可是,等她好不容易来到树林,却不知道应该砍哪种树比较适合拿来做陀螺。

    “嗨,碧晨,早上好!你和然然在这里干什么呀?”甄世嘉在赵家没有找到人,听赵大婶的指引,他找到了树林里的姐弟两人。

    “世嘉哥哥,早上好。姐姐想帮我做一个陀螺。”赵尉然的小心灵早就被姐姐治愈,此刻已经喜笑颜开。

    “是的,我打算给然然做一个陀螺。可是,我不知道哪种树木更适合。”赵碧晨表示自己从来没有玩过这类男孩子的游戏。当然,她绝对不是哄赵尉然玩的,而是真的想要给他做一个。

    “这个很简单,交给我吧!”甄世嘉接过赵碧晨手中的砍柴刀,找到合适的树木砍下去。

    赵碧晨跟甄世嘉是一样的年纪,可是论力气,甄世嘉比赵碧晨大了不是一星半点。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甄世嘉已经砍断了树木的下端,并且砍了两节制作陀螺的树头。

    “我的陀螺送给我堂弟玩了,正好我可以给自己也做一个。来,碧晨,你把柴刀拿着;然然,你把我们制作陀螺的材料捡起来。我把这颗树尾巴给你们拖到柴房去。等它干了可以当柴烧。”

    甄世嘉拖起地上的树尾巴,走在了最前面。

    赵家门口,甄世嘉拿着从爸爸那里借来的工具,小心翼翼的打磨着给赵尉然做的陀螺。赵碧晨对这个制作过程非常感兴趣,蹲在一旁观看,时不时的提个问题。

    最高兴的莫过于赵尉然。他挥舞着甄世嘉给他做好的鞭子,想象自己拿着新陀螺出现在小伙伴中间,他们一定会被惊呆的!

    甄世嘉手上的陀螺已经初具模型,尖尖的底部被按上一颗钢珠。如同被放大的铅笔头一般,陀螺尖尖的底部上方被甄世嘉用小刻刀修整得十分整齐美观。

    “好了,然然。你去试一试,看我做的陀螺厉不厉害!”甄世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制作陀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看过之后的赵碧晨觉得自己即便是花上一天的时间,做出来的也未必有甄世嘉做的好看。

    “谢谢世嘉哥哥,谢谢你!”赵尉然兴奋的捧着陀螺跑了出去,他也有新的陀螺了!

    果不其然,赵尉然的新陀螺得到了小伙伴们的追捧。看着然然和小伙伴们玩在一起,赵碧晨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然然开心就好。

    “谢谢你,世嘉!”赵碧晨没有忘记,甄世嘉的手刚才还差点被划伤。

    “嘿嘿,我也是顺便的。”赵碧晨脸上的笑容,晃了晃甄世嘉的眼睛。村子里就没有比碧晨更好看的女孩子。真希望她能够多笑笑才好。

    吕向阳提着咸鱼走进大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赵碧晨和甄世嘉相视一笑的场景。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有点不舒服。

    “世嘉,碧晨!”吕向阳大步走了过去。

    “表哥!哇,你提了我最爱吃的咸鱼。”甄世嘉转头,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吕向阳。当然,他的视线落在了吕向阳的手上。

    “向阳大哥,新年好呀!”赵碧晨扬起了嘴角,逆光而来的少年,背后是火红的夕阳。夕阳洒落在他的头发上,熠熠生辉。

    是的,这个新陀螺,他们制作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你们刚才在看什么呀?”吕向阳走到碧晨身边站定,微微侧身,看向赵碧晨。她今天穿了一件略微有点旧的棉衣,朴素的打扮却让她的小脸莹莹散发着白光。

    “表哥,我给然然做了一个新陀螺。我让然然拿过来给你看看,这还是你教我做的呢!”甄世嘉兴奋的表功。

    “然然,快点把陀螺拿过来给向阳哥哥看看。”甄世嘉冲不远处的赵尉然喊道。

    吕向阳嘴角抽了抽,我教你做陀螺,可不是为了让你用来讨女孩子欢喜。没想到甄世嘉头脑倒是挺灵活的!

    “向阳哥哥,你看,这是世嘉哥哥给我做的陀螺。它好厉害,可以转很久。”赵尉然满头大汗跑了过来,刚才的他可威风了。用陀螺打败了好几个小伙伴。

    赵碧晨等赵尉然一靠近,立刻帮他解开了棉衣的扣子。

    “然然,是不是很热?注意别感冒了!”

    吕向阳接过甄世嘉给赵尉然做的陀螺,勉强点了点头。他才不会说这个陀螺做得好!明明这是甄世嘉想要讨好赵碧晨才有的新陀螺。

    “然然喜欢玩陀螺?”

    “嗯,向阳哥哥,然然喜欢。”赵尉然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那,你喜欢玩弹弓吗?向阳哥哥改天给你做一个。”吕向阳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脱口而出。

    “表哥,还有我,还有我!你教我怎么做弹弓,好不好?我也要跟你学习打猎。”甄世嘉哪里懂吕向阳的言外之意,他连忙站出来,表示自己要跟着一起学习弹弓的制作。

    “今天晚上吃咸鱼,世嘉,你要不然先把咸鱼提回去?”吕向阳找个借口,打发了甄世嘉。

    甄世嘉不过是12岁的年纪,哪里知道表哥的用意。他欢天喜地的接过咸鱼,往家的方向跑去。

    “然然,碧晨。我妈妈说几天没有看到你们了,你们要不要去我家看看汤圆?它这几天见风就长,大了一圈。”吕向阳手里还拿着甄世嘉做的陀螺,对赵尉然和赵碧晨发出邀请。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汤圆了。哈哈,我也喜欢吕大婶。”赵尉然忙不迭的点头。

    赵碧晨不可能放心堂弟一个人去,自然也是要跟着一起去的。

    “顺便,我可以把你的新陀螺再修整修整,让它更厉害。”吕向阳晃了晃手里的陀螺,明明做得这么难看。越看越不顺眼,要不然扔了自己重新给然然做一个?

    还是算了吧,不然世嘉要生气的。

    等甄世嘉从家里跑出来,已经没有了表哥和赵家姐弟的身影。

    赵家姐弟跟在吕向阳的身后走向吕家,结果在河边碰到了李阿广。

    “阿广大哥,你从哪里找来的鲜花?”吕向阳主动打招呼,寻思自己是不是也给妈妈挖一颗回来种在院子里。或者,碧晨喜欢鲜花吗?

    “阿广大哥,新年好!”赵家姐弟异口同声喊道。

    “嘿嘿,是向阳、碧晨和然然呀?我从山脚下挖到的。你们要是喜欢,我明天可以带你们去。”李阿广这几天一直没有闲着。他把自家房子面前的空地整理出来,打算开春的时候自己修葺围墙。

    到时候,在院子里种很多鲜花,杨柳一定会喜欢的。而且,有了围墙,也给他们的家多一道保障。

    “阿广大哥,听说你家要新建围墙。到时候需要帮忙说一声就行,我和爸爸都有空。”吕家父子是甄家湾最喜欢帮忙的人,可以说不计较回报的帮忙。

    “嘿嘿,行!我在这里先谢谢你们的好意。好了,我要回去了。”

    目送着李阿广离开,赵碧晨忍不住心生感慨。这成了家和没成家的男人,真的是两个模样。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上辈子李阿广一直都是单身。谁知道,这辈子竟然在他这里也发生了变故。

    “走吧,我妈妈看到你们去了,一定会很开心的。”吕向阳牵着赵尉然,看向赵碧晨。

    “嗯,走吧。”赵碧晨收回目光,不远处吕家的小院子已经在视线范围之内。

    “妈,你看谁来了?”吕向阳推开门,家里竟然没有看到妈妈。她去哪里了?

    “妈,你在哪里?”

    “吕大婶,然然来了。我姐姐也一起来了。”赵尉然左右看了看,好像家里没人。

    赵碧晨鼻子嗅了嗅,空气中好像有股烤红薯的香味。顺着这个味道走过去,果不其然,在厨房里发现了甄珠和汤圆。一人一狗竟然在抢食烤红薯。

    而甄珠因为嘴里塞满了红薯,而没有办法回答儿子叫她的声音。

    好不容易咽下了口中的红薯,甄珠嗖的一下从地上站起身来。

    “橙子!然然!快点过来吃红薯,不然被汤圆吃完了。啊,汤圆,你别抢。这是然然的,这是橙子的。已经没有你的份了!”甄珠低头一看,刚才被她从灶膛里翻出来的烤红薯已经只剩下两块了。

    她连忙弯腰捡起来,护在怀里。

    吕向阳苦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妈妈,他一共烤了七根红薯,现在就剩下两根了。妈妈和汤圆这是吃了多少烤红薯?

    “妈,你吃了几根?”

    “宝宝啊,妈妈,妈妈只吃了一根。”甄珠连忙躲到赵碧晨身后,悄悄的探了一个头出来看向吕向阳。

    “真的?”

    “可能,可能不止一根?我忘记了。”甄珠将手里的烤红薯塞到赵尉然手中,示意吕向阳自己不打算再吃了。可是,此时的她因为吃烤红薯,把自己两只手,一张脸弄得跟花猫似的。

    “妈,烤红薯吃多了要上火,而且会积食的!”吕向阳的声音充满了无奈。

    “吕大婶,我们去洗个手、洗个脸,好不好?”赵碧晨拉过甄珠,柔声问道。

    “好,好。我要橙子给我洗,不要宝宝。宝宝凶我,大山回来告状。我不喜欢宝宝了。”甄珠暗戳戳的瞟了一眼吕向阳,立刻收回自己的眼神。

    待赵碧晨帮甄珠洗脸、洗手完毕,赵尉然已经和汤圆闹作了一团。

    “姐姐,你看,你看汤圆它好有灵性。它能够听懂我说的话。汤圆,来听口令。坐!咦,汤圆,你跑什么呀?”赵尉然话还没有说完,汤圆已经跑到赵碧晨小腿边上蹭了蹭。

    “哇,汤圆都还记得你。”

    赵碧晨和赵尉然的到来,让吕家多了些许热闹。等赵碧晨提出离开的时候,甄珠竟然拉着赵碧晨的手不让她走。

    “橙子,橙子不走,不走,好不好?”

    吕继山出门打猎去了,此时还没有回家。家里只有她和吕向阳。赵碧晨和赵尉然的到来,给这个家里增添了很多欢乐。所以,甄珠才不想他们走。

    “大婶,我们明天又一起玩,好不好?我们要是再不回去,我妈该到处找我们了。”赵碧晨抱了抱甄珠。可以看出来,吕家大婶真的很喜欢她和然然。

    “好吧!橙子,我们拉钩。”

    看着这样的母亲,吕向阳忽然有点鼻酸。妈妈的世界,不是黑就是白,单纯得很。或许,自己应该多抽一点时间陪她,说不定她可以快一点长大?

    赵尉然手里拿着吕向阳修整好的陀螺,跟上午世嘉哥哥做的那个比,他更加喜欢这个被向阳大哥改造之后的陀螺。

    回到家里,罗淑芬已经做好了饭菜。当然不可能天天都吃好吃的,今天晚上罗淑芬做的面疙瘩稀饭,用猪油炒得青菜已经让赵家人非常满足了。

    吃过晚饭,赵碧晨拉过堂弟,“然然,你今天该洗澡了!”

    玩了一天的陀螺,赵尉然身上肯定是一股汗水的味道。

    罗淑芬要忙着照顾家里的猪和小鸡,赵碧晨自然接过了照顾堂弟的任务。

    “啊?姐姐,我可以不洗澡吗?好冷的!”赵尉然缩了缩脖子,想到冰冷的空气,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然然乖,我让爸爸帮助你一起洗澡。很快就洗完了,保证不会冷的。你要是不洗澡的话,浑身臭臭的,小伙伴都不喜欢跟你一起玩。”赵碧晨劝说着。

    赵尉然闻言,心下一横,点了点头。

    不过洗完澡躺在床上的他真的是非常感激姐姐,今天晚上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

    赵碧晨自从重生以来,最不习惯的就是家里的洗澡和上厕所。不过,人有三急,澡不能不洗。她发誓,一旦条件好一点,一定要修缮家里的厕所。这可是一件大事。

    第二天起床之后,跟赵尉然一起完成了爸爸布置的写大字任务。赵尉然就迫不及待的拿着自己的新陀螺出门找小伙伴玩去了。

    有了新的玩具,他不再是姐姐的跟屁虫。

    罗淑芬找猪草去了,赵旭东按照之前跟女儿的商量,作假把自己的藏书拉到竹林里烧掉。其实,口袋里装的都是竹笋壳和干草。

    初二回罗家的时候,罗卫民也提醒了赵旭东,现在形势越来越紧张,一定要注意把之前留下来的东西都藏起来。要不然到时候被搜出来毁了可就可惜了。

    甄家湾的人听说赵旭东把祖上留下来的书都烧了,还有点可惜。

    “老赵这不是发烧了?为啥要烧掉?”

    “听他说,昨天晚上他做了个梦。赵家的祖上说自己需要这些书,他就给烧了过去。”

    “还有这事儿,真是奇了怪了。”

    大家好奇的八卦着。不过,都知道了赵旭东烧书的事情。听说,把家里好些老旧的东西一起烧了?

    “兄弟,做得好!”甄朝选暗地里找到赵旭东。

    “我还正想提醒你,就怕你不愿意。上面可是来消息了,要不了多久,这些旧的东西和旧思想,都会成为大家声讨的对象。你懂吧?兄弟,幸好你自己想通了。我原本还怕你骂我来着。”

    甄朝选身为队长,能够知道些风吹草动。但是,更详细的东西,他就不知道了。

    “谢谢你,甄大哥。我会注意的。”

    中午时分,河水不那么刺骨。赵碧晨拿着自己和赵尉然换下来的衣服,准备到河边清洗。

    当她走到一颗樱桃树下的时候,突然窜出来的汤圆吓了她一跳。

    “汤圆,你怎么跑出来了?大婶呢?她也出来了吗?”赵碧晨四下望了望,没人呀!

    汤圆着急的跳脚,张嘴衔住赵碧晨的裤脚往一个方向拖。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赵碧晨放下手中的洗衣盆,汤圆的样子看起来很紧张,似乎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放下赵碧晨的裤脚,汤圆嗷嗷嗷的叫了几声。往前跑了两步,又停下来看向赵碧晨。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有要紧的事情,对不对?你带路,我跟你一起过去。”赵碧晨果不其然,又听到汤圆回应的嗷嗷叫声。

    跑了不过二十米,汤圆在一个粪坑面前停了下来。嗷嗷嗷的冲着粪坑里面大声的叫着。

    赵碧晨低头一看,吕家大婶正在粪坑里面挣扎。眼看着,粪坑里面的污水就要淹没她的下巴。赵碧晨连忙大声呼救:“来人啊,快点来人啊!有人掉进粪坑里了,快点来人!救命!”

    粪水快要将吕家大婶淹没,赵碧晨看到远处的来人,估摸着时间来不及。她连忙奋力从一旁的丝瓜架上拖了几根竹竿,将竹竿插入粪坑里,自己顺着竹竿滑了下去。粪水淹没了她的胸口,她一把抓住甄珠的衣服,借着粪水的浮力,将她带出了粪水面。

    “大婶,别害怕。橙子来救你了!我们很快就会上去的。”感觉到甄珠的瑟瑟发抖,赵碧晨顾不得粪水的肮脏,自己沉下身子。一手抓紧竹竿,一手抓紧甄珠,用脸蛋将甄珠口边上的污秽擦干净。

    此时,赵碧晨和甄珠都仅剩脖子露在粪水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