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25.第 25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村民们很是费了一番功夫, 才将两人从粪坑里拉上来。而此时, 甄珠已经冻得混身发抖,嘴唇青紫。赵碧晨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棉衣全部湿透了。

    化雪的时节, 比下雪那会儿还冷。寒气入体,整个人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只能瘫在地上。

    直到洗澡的时候,赵碧晨才意识到自己浑身上下有多臭。想想当时的场景,她不禁龇牙咧嘴,连带着用牙刷把自己的牙龈都刷出了血丝。

    当时她的嘴闭得紧紧的,只顾着关心吕大婶的情况,哪里顾得上粪坑的气味和肮脏。

    “晨儿,还需要热水吗?”房间门口,罗淑芬担心的问道。女儿长大了, 不愿意自己帮她洗澡。

    要知道赵碧晨打小就爱干净,这次竟然为了救甄珠跳下了粪坑。罗淑芬不敢想象,又冷又臭是个什么滋味。可恨自己不在附近, 不然也用着女儿受这个罪。

    “妈妈, 要的,要的。麻烦您再给我提两桶热水进来。”赵碧晨手上的动作把皮肤都搓红了。

    等她洗完澡,罗淑芬已经将装了开水的酒瓶子放进了她的被窝。

    “晨儿,妈妈给你用暖水瓶捂了被窝。你今天就给我好好地躺在被窝里, 哪里也不能去, 知道吗?”女儿家的身体最是要紧, 这一次受了寒气,对女儿的身体发育肯定是有影响的。

    “好,妈妈我听你的。吕大婶没事吧?”赵碧晨乖乖的?杲晃选?

    “吕大婶没事,她也已经躺进被窝里了。不过,她有点吓坏了。”赵尉然从外面跑进来,他刚刚从吕家回来。他是被罗淑芬打发去看看甄珠消息的。不然在家里守着碧晨也不方便。

    原本在玩游戏的他一听说姐姐掉进粪坑里了,连忙扔下陀螺就开跑。等他赶到,姐姐和吕大婶已经被救了起来。

    赵碧晨头一歪,看到自己床头柜子上面放着的橙子。这还是去外婆家的时候,外婆硬要塞给自己的。

    “然然,你帮我把这个橙子送给吕大婶。让她别害怕,橙子会陪着她的。”赵碧晨用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一个脑袋。

    “嗯嗯,姐姐你好好休息。我去告诉向阳大哥和吕大叔你没事。”赵尉然拿着橙子跑了出去。

    “你啊!我家的晨儿就是这么善良。好好休息吧,妈妈给你煮碗热热的糖水鸡蛋。多放点醪糟,好不好?”罗淑芬虽然对于女儿的勇敢很欣慰,可是她心里还是有点后怕。

    又冷又深的粪坑,下面可都是泥浆。说不好,会淹死人的!万幸两人都没事。罗淑芬心中念了一句佛。

    “好,谢谢妈妈。”赵碧晨给了母亲一个甜甜的微笑。

    吕家,吕继山帮妻子清洗干净,自己也忙出了一身大汗。吕向阳一锅又一锅的热水端进去,然后一盆又一盆污水被倒出来。直到最后,所有的洗澡水全部都变得清澈。

    当他得知母亲掉进粪坑的时候,心差点蹦出来。后来路上听说赵碧晨跳下去救妈妈,他就更加担心了。

    吕向阳后悔今天没有守着妈妈,要是出事了,可怎么办才好?

    幸好,妈妈和碧晨都没事。听村里人说,碧晨可勇敢了。要不是她,妈妈还说不好是个什么情况。

    洗完澡,吕继山细心的将妻子的头发擦干。让甄珠躺在他的大腿上,她的身上盖了厚厚的棉被。离他们夫妻不远的地方,一个自制的煤炭炉子,正在燃烧着。

    “珠珠,你怎么掉进粪坑里的?”吕继山不相信妻子不知道粪坑很危险。平日里他再三嘱咐,一定要远离水边,远离粪坑,远离火苗。他的珠珠一向很听他的话。

    “大山,有人告诉我那里有草莓。”甄珠想到踩空的那瞬间,身体一阵发抖。

    “别怕,有我在。珠珠,我会保护你的。”吕继山话音刚落,吕向阳带着赵尉然走了进来。

    “吕大婶,你没事吧?这是姐姐让我给你的,她说让你别害怕,橙子会保护你的。”赵尉然一路跑过来,刚进入温暖的房间,头发还在冒着白烟。他双手捧着橙子递了过去。

    “橙子,橙子。谢谢你,然然。我不害怕!”甄珠挣扎着坐起身来,双手捧着橙子,眼睛里竟然有了泪花。

    要知道,被救起来的时候,她没有哭。看到吕继山的时候,她也没有哭。却在看到这个被赵碧晨叮嘱送过来的橙子的时候,眼里有了泪花。

    吕向阳双手握成拳头,如同一匹愤怒的狼,冲出了家门。

    “向阳大哥!”赵尉然不放心,跟着跑了出去。

    吕继山原本想要追出去的脚步,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傻傻坐在床上的妻子。

    长叹一口气,吕继山转身回到妻子身边。小声的安慰着她,让她躺下好好休息。外面的事情,交给向阳吧!相信他可以处理好。妻子还需要他的照顾。

    这一次,可算是欠赵家一个天大的人情。

    吕向阳如同一只困兽,跑到了甄家湾的大院坝中间。因为过年没有上工,大家多在家里料理家务或者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或者打牌。

    “啊!”一声巨吼,吕向阳徒手拧断了大院坝边上,不知道谁家放在地上的,比成人臂膀还粗的树棍。

    “是谁?到底是谁?你给我站出来!我警告那些曾经以及今天欺负过我妈妈的人,别让我抓到你。否则,我一定要让你尝尝松筋动骨的滋味。欺骗她很好玩吗?抢她的食物很好玩吗?看着她受伤、哭泣很好玩吗?”

    “你们今天的行为是谋杀!谋杀!杀人是要坐牢的,这不是玩笑。”

    “我告诉你们,没有下一次!今天你们谁骗我妈妈粪坑旁边有草莓的?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幸好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否则你就是杀人凶手!我不奢求你们能够善待我妈妈,我只是求求你们,别再捉弄她,行不行?”

    最后一个话音落下,吕向阳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他挺直腰背,看了一圈所有在院坝上的村民。他们好些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因为,他们家曾经还接受过吕家的帮助,他们的家人却欺负过甄珠。

    吕向阳双眼通红的离开了院坝,夕阳将他的背影拉得老长老长。

    院坝上的老人忽然有预感,这个年轻人的前途不可限量。

    甄朝选在知道自己的女儿差点掉进粪坑淹死的时候,一掌将家里的饭桌打落了一个桌角。真是太过分了!他们家甄珠这么单纯善良,竟然有人拿她的生命开玩笑。

    吩咐妻子将家里所有的鸡蛋分成两份,一份给女儿拿过去,另外一份,给赵家拿过去。碧晨可真是个好孩子,一直待甄珠非常好。这一点,是村子里的人有目共睹的。

    吕向阳回家之后,吕继山倒也没有多问什么。而是叮嘱儿子将家里唯二的两小盒鹿胎膏给赵碧晨送一盒过去。

    这个东西,可以算得上是吕家最值钱的东西了。几年前,吕继山在山上打猎得来的珍贵鹿胎。花了大价钱请药铺的掌柜给制作的。哪怕是掌柜重金想要购买,吕继山也没有舍得。

    吕向阳到赵家的时候,他的外婆刚走没多久。

    “赵家婶子,这是鹿胎膏,你拿来给碧晨补补身子吧!这一次,真的是非常感谢她。”听说赵碧晨睡着了,吕向阳也就没有进碧晨的房间。而是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了罗淑芬。

    “嗨,没事儿。快回去照顾你妈妈吧,碧晨没有什么异常。这个东西,太珍贵了,我们不能收。”罗淑芬是听说过鹿胎膏的,她连连拒绝。

    “赵家婶子,请您一定要收下。”吕向阳深深地鞠了一躬。再珍贵,也没有妈妈的安危重要;再珍贵,也没有碧晨的人品贵重。

    结果,醒来的赵碧晨一听说吕向阳送来了鹿胎膏,非要妈妈也吃点。

    “妈,你听我说。鹿胎膏对调理你的身子非常有好处!你就听我的,吃一点,好不好?我还想你再给我添个弟弟或者妹妹呢!”赵碧晨为了让母亲一起吃,可谓是费劲口舌。

    终于,在赵旭东的劝说下,母女俩人分食了这盒鹿胎膏。

    这次掉进粪坑,对甄珠的影响非常大。她好似从那以后,就不再傻傻的笑了。平日里严肃着一张脸,要是不认识的人,一定不会氲剿巧逃形侍狻

    这一天,她翻出儿子上学用的书本,指着上面的大字跟吕向阳说道:“宝宝,我要学习认字。”

    吕向阳非常奇怪,妈妈怎么会突然有了想要认字的想法?

    “妈妈,你为什么突然提出想要认字?”

    “因为我要变聪明,我不想当大家眼中的傻子。”一字一句的说完。甄珠要是不挥动她的拳头,看起来跟普通人也没有什么两样。

    “好,我来教你。”吕向阳眼眶一热,跌落粪坑竟然意外的让母亲成长起来。

    从此,每天一大早,吕家都会传出郎朗的读书声。吕继山为了鼓励妻子,一起加入了学习的行列。整个家里意外的和谐。

    汤圆作为本次救主的大功臣,被狠狠的奖励了一番。直到这个时候,吕家人意外发现:汤圆的食量大得惊人。还好吕家的粮食有富裕,不然真的养不活这个小家伙。

    吕继山打猎回来,偶尔也会把生的猎物拿给汤圆吃。终归是一只狼,即便是养在农家,它身体里的兽性是压制不了的天性。

    吕向阳这些天哪里也没有去,就在家里守着妈妈。幸运的是,甄珠和赵碧晨因为家里人照顾得当,都没有出现感冒发烧的迹象。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宝宝,你在做什么?”甄珠在家里待腻了,还是想去外面玩。

    “给你扎的小龙,好看吗?”吕向阳将手里的竹制品递过去。这还是正月初一的时候,答应给她做的小龙。

    “好看!真像!宝宝,你好厉害。我要拿给橙子和然然看。”甄珠高兴的是,自己终于找到了出门的理由。

    吕向阳哪里能够不知道妈妈的心思?拿起一旁给赵尉然做的弹弓,母子两人收拾着东西,来到了赵家。

    此时,赵尉然正在姐姐的指导下学习写字。一看到甄珠和吕向阳过来了,他激动的放下了手中的毛笔。好不容易有人过来,终于可以解脱了。这个毛笔软趴趴的,太难用了。

    “吕大婶,向阳哥哥。”赵尉然无比热情。他们的到来将自己从水深火热中拯救了出来。别看姐姐和大伯写起来很容易,毛笔到了自己手中根本不听使唤。

    “然然,你看这个!”甄珠炫耀的拿出了吕向阳编制的小龙。

    “哇,这个太厉害了。”赵尉然接过小龙,连连赞叹。对吕向阳的崇拜,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碧晨,你们在练习写字吗?”吕向阳看向正在收拾桌面的赵碧晨。怎么看怎么觉得小脸瘦了,而且更加苍白了?

    “嗯,是的。然然也到了快要上学的年纪,爸爸的意思是教他认字。他现在耐心还不足,总想着玩。”赵碧晨倒是不介意在外人面前揭自己堂弟的老底。

    “珠珠也在学习哦!”甄珠一听赵尉然也在上课,顿时来了兴趣。

    这是怎么回事?赵碧晨和赵尉然都奇怪的看了过去。

    “我妈现在把我小学的课本拿了出来,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吕向阳心里突然有了个想法?要不然他们成立一个学习小组?就是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跟妈妈一起学习。

    “吕大婶,你真棒!”赵碧晨走到甄珠面前,竖起了大拇指。

    “要不然,我们成立一个学习小组吧!”赵碧晨突然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人多才更加容易坚持下来。就堂弟这个坐不住的性子,一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而吕向阳一听见赵碧晨的建议,立刻喜上眉梢。她竟然有跟我一样的想法?他们真是心有灵犀!吕向阳看向赵碧晨的目光温柔似水。

    “什么学习小组?我也要参加!”甄世嘉刚刚走近,听到了学习小组四个字。

    吕向阳眉毛一挑,哪里都有世嘉这个小子捣乱!原本对未来的美好想象,因为甄世嘉的出现,而少了一些特别的惊喜。

    于是,被赵碧晨命名为“向主席学习”的学习小组就这么成立了,她担任临时小组长。叫这样的名字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然怎么应对接下来的运动?

    顺便磨一磨然然的性子,太冲动了,遇事不冷静。

    每天吃过早饭,学习小组的成员赶到赵家。开始学习的第一件事,就是诵读主席语录。这个时代的人把语录奉行为圣旨,他们也就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学习小组。让人明面上说不出什么意见来。

    吕向阳最高兴的是自己不仅可以每天见到赵碧晨,连带着妈妈脸上也多了笑容。

    当儆腥讼胍尤胝飧鲅靶∽榈氖焙颍缡兰握玖顺隼础

    “我们小组已经有五个人了,满员了。你们自己单独组建学习小组去吧!”

    不得不说,赵碧晨他们的学习小组在甄家湾带起了一股风潮。公社里听说了这事儿,还专门表扬了甄家湾村民思想进步。

    过完年,村民们开始了新一年的工作。甄朝选去公社开了启动会之后,回来给生产队里做了专门的宣传指导。归纳成两句话:第一、每个生产队需要自己沤农家肥;第二,重视开春之后的插秧准备工作。

    工作倒是布置下来,可是没有技术指导,让甄朝选差点把自己为数不多的头发揪掉。

    甄世嘉将自己爸爸遇到的问题在学习小组的讨论会上提了出来,“到底要怎么沤农家肥?”

    “这个我知道,就是用猪粪灌溉!”赵尉然自从跟大家一起学习之后,变得更加开朗了,脸上也多了很多笑容。

    “把每家每户的猪粪都收集起来,恐怕也不够用呀?”吕向阳看向赵碧晨,她一定知道答案!

    参加了学习小组,吕向阳才意识到,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少女,知识非常渊博。自己明明比她多念三年书,可是她会好多自己不懂的知识和道理。

    赵碧晨微笑的看向甄珠,“吕大婶,你觉得怎么沤农家肥?”

    “是不是腐烂的东西都可以做肥料?因为它们和猪粪一样臭臭的。”甄珠皱了皱鼻子,似乎想到了粪坑的味道。

    “吕大婶说对了!臭臭的东西就是我们需要的肥料。悄悄的告诉你们,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玉米杆子、麦秆、稻草、树叶、杂草等等都是可以制作农家肥的。”

    赵碧晨并没有在小伙伴面前刻意隐瞒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小孩子总是有最强大的包容和接受的能力。

    “真的吗?那我们去告诉我爸爸吧!”甄世嘉一点都不怀疑赵碧晨,学习小组如果真的能够帮到爸爸的忙,那就太好了。

    晚上,甄家的煤油灯下,赵旭东将女儿的主意说了出来。这件事不可能让女儿提出来,为了保护碧晨,赵旭东出面提出了沤农家肥的方案。

    “方法其实很简单,将玉米杆子之类的秸秆用闸刀扎碎了,再用水把它们发湿透。然后,一层沙土、一层秸秆碎、一层粪便、一层草木灰。加入少量的石灰水,一层一层的堆积起来。在最面上盖上稻草,半个月翻一次堆。一个月功夫也就成了。”

    这是赵碧晨在整理赵家祖上传下来的古籍的时候发现的方法。其实沤农家肥并不复杂,只是现在很少人会想到这样增产的方法。

    赵旭东因为对农学并不感兴趣,所以这方面的书籍看得很少。他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了文学和历史类的书籍上。

    “这个办法我看成!旭东,你看这样成不?我也不说是谁提供的方法,只说公社是这样要求的。兄弟,你明白我的用意不?”甄朝选叹了一口气。这次开会,还说了公社会组建红-卫-兵小分队的事情。依他看,未来的日子太平不了。

    枪打出头鸟,他不是为了抢赵家的功劳。而是这个时候,明哲保身才是最重要的。按理说,旭东祖上私塾教师的身份,也容易被有心人利用。

    “成,能够帮到大哥你的忙就行。再说了,如果农家肥真的管用,收益的人可是整个甄家湾。”赵旭东明白了甄朝选的言外之意。

    第二天一大早出工的时候,甄朝选当众宣布了沤农家肥的事情。

    “各家各户,都不许偷懒。把你们家的漏阴、粪池给我掏干净,淤泥、粪便全部运送到我指定的位置。今天,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沤农家肥。你们想不想多收获粮食?多分点粮食?”

    甄朝选也是个大嗓门,即便是不用喇叭,他面前的一百多号人能够清清楚楚听到他说的话。

    “想!”一说到可以增产,大家瞬间来了劲儿。

    “那就行动起来,年轻力壮的给我挑粪去。老人和妇女去收集枯枝败叶、玉米杆子。到时候谁偷懒的话,他家可是要少算工分的。”

    于是,甄家湾在这一天热闹极了。可以说是全员出动,将家里家外的枯枝败叶、粪便淤泥全部都清理到指定的地点。大家干得热火朝天,不到一天的时间,沤了两大堆农家肥。

    甄朝选吩咐大家将多余的石灰水撒到村子的各个清理干净的角落里。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甄朝选还在跟自己的妻子念叨:“旭东没当民兵连长真是可惜了。他有这个才!”

    “你们大老爷们的事情我不懂,在我看来能够吃饱饭就行了。像你当个队长,操不完的心,家里的事情还都顾不上。”甄朝选的妻子何琴难得抱怨了一句。

    刚开始上工,田地里的农活得一项一项来。春天是个播种的季节,等田地都犁出来,油菜和花生也需要开始播种了。犁地是个力气活儿,趁着过年大家吃得好,甄朝选准备让大家把地里的蔬菜清理干净,就可以开始犁地了。

    做梦甄朝选都在安排着农活,幸好他身边的妻子并不受他梦话的影响,依然睡得香甜。农民是最不容易失眠的人群之一,因为他们身体的疲惫已经大于了心里的担忧。

    汤圆经过冬天,也长大了。它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甄珠和赵碧晨。甄珠天天可以见到,赵碧晨这边要主人和小主人带它出门,它才可以看到。所以,它会悄悄的从家里跑出来。

    “汤圆!你怎么又来了。”赵尉然惊喜的看着从后门跑进来的小家伙。

    它也不理赵尉然,乖乖的跑到赵碧晨脚边上蹭了蹭。

    “乖乖,你出来你的主人知道吗?”赵碧晨一把抱起脚边的汤圆。

    嗷嗷嗷,汤圆小声的叫着,低头不敢看赵碧晨。

    “姐姐,汤圆好聪明哦!我看它好像能够听懂你说话的意思。”赵尉然神奇的看着姐姐怀里的汤圆,可惜,它更喜欢姐姐。

    “这个小家伙倒是挺通人性的。”罗淑芬忙碌中抽空瞅了一眼女儿怀里的小狗。她知道女儿和然然都很喜欢汤圆,可是家里连人都吃不饱,更何况养个小崽子?

    赵碧晨看了看厨房外面,天已经快要黑了,吕家人找不到汤圆会着急的。这个调皮的小家伙!赵碧晨点了点汤圆的小鼻子。

    “然然,你帮姐姐把汤圆送回家,好不好?”赵碧晨因为要帮妈妈烧火,所以走不开。

    可是谁知道汤圆赖在赵碧晨身上不下来。没有办法,她只能自己送汤圆回去,让然然帮妈妈烧火做饭。

    刚刚靠近吕家,赵碧晨果然听到甄珠在到处找汤圆的声音。

    “宝宝,你看到汤圆没有?汤圆不见了!”甄珠四下没有找到汤圆,开始着急,口中的声调不由得升高。

    “吕大婶,汤圆在我这里。它跑到我家去了。”当赵碧晨的声音在门口传来的时候,甄珠松了一口大气。

    “汤圆真坏!害我到处找你!”转身看到汤圆和碧晨,甄珠小跑步迎了过来。

    甄珠本想让碧晨多玩一会儿,赵碧晨一看天色,已经完全黑透了。连忙推辞道:“吕大婶,我得回家了,不然天黑了看不清楚路。我爸妈会担心的。”

    “让向阳送你回去!”吕继山从厨房里出来,手里还提了一只收拾干净的野鸡。今天他抽空进了一趟大山,开春了不少动物都出来觅食。因为时间紧张,打了几只猎物他就回来了。

    “向阳,这只鸡帮碧晨提回家。”春天的野鸡即便是不肥美,也是肉啊!

    “这怎么好意思?吕大叔,不用了,我先回家了。”赵碧晨放下汤圆转身就走,而她的身后,吕向阳已经接过野鸡赶了上来。

    “碧晨,等等我。我爸今天进了一趟山里,收获了三只野鸡。你拿一只回去尝尝,很好吃的。”吕向阳人高腿长,三两步追了上来。

    “啊!”赵碧晨走得急,没看清楚路,差点踩空了摔倒在田坎下。还好吕向阳大手一拉,将她带入怀中。

    “没事吧?”当吕向阳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过来,赵碧晨心跳加快了跳动。

    “没,我没事。谢谢你。”赵碧晨站稳脚,立刻退了两步。刚才好尴尬,她整个人趴到了吕向阳的怀里。以前只是知道他很高,真正贴近才知道自己的头顶可能刚刚及他的下巴。

    两人一路人也没有闲话,吕向阳不时提醒赵碧晨主意脚下的路。他在赵碧晨身后一步远的地方紧紧跟着,张开的手有意识的护着前面的小人儿。

    因为吕向阳手里还提着一只野鸡,为了避免他人闲话,两人选择了从赵家的后门回去。

    通往赵家后门的小路要路过一片竹林。说来也巧,这片竹林里竟然长了一些低矮的灌木,大概不到一米的高度。竹林给它们提供了天然的屏障,冬天它们依然长得很好。

    当他们路过这片竹林的时候,竹林中竟然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低-喘!赵碧晨张大了嘴,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继续往前,还是退出这里,重新选择一条回家的路。

    “二喜,抱紧我!”

    这个声音,又是这个声音!赵碧晨满脸涨得通红。如果她没有听错,这是刘艳的声音。

    “你就是个妖精,缠人的妖精!”男人的声音带着不顾一切的横冲直撞。

    “啊!”刘艳满足而愉悦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赵碧晨刚好转身一头撞进了吕向阳的怀里。

    捂住额头,赵碧晨发现吕向阳的胸怀怎么这-么-硬?额头上竟然传来了一阵疼痛感?

    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吕向阳牵手拖着走过了那片竹林。

    远离灌木丛,吕向阳仍然没有松开手。直到他们来到赵家后门口。

    “刚才是不是碰疼了?”吕向阳关心的看向赵碧晨的额头。月光下,赵碧晨的皮肤莹莹发光。想到刚才听到的声音,吕向阳热血沸腾。十五岁的大男孩,该懂的,不该懂的也都知道了。

    “我没事,谢谢你,我到家了。”赵碧晨抽出被吕向阳握着的手,此时才惊觉,他的掌心热得吓人。

    “这个给你。”吕向阳把手里的野鸡递了过来。

    赵碧晨只要一想到刚才听到的声音,就一阵脸热。也就不推辞,接过野鸡小跑步从后门回家了。

    “晨儿,你怎么才回来?我炒个菜,我们就可以开饭了。”罗淑芬没注意身后的女儿手里还提着一只野鸡。倒是赵尉然眼尖,兴奋的接过了姐姐手中的野鸡。

    “大伯娘,你看!我们有肉吃了!”虽然过年吃了几次肉,可是最近的伙食一点油珠珠都没有。吃过肉,再回到吃素的日子,真的是太不容易了。赵尉然吞了吞口水。

    罗淑芬见状,打消了原本打算把这只鸡腌制起来过些天再吃的打算。看把孩子馋得?都煮了吧!

    于是,罗淑芬接过杀好的野鸡,用清水洗干净。直接放进锅里煮。炖鸡汤这是来不及了,但是煮熟的鸡肉抹上一点点盐巴,好吃得几乎可以把鸡骨头嚼碎。

    赵旭东是闻着香味进的家门。别说孩子,就是他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转身将家里的门扣上,赵旭东大步走进厨房。

    “哪里来的肉?好香啊!”赵旭东笑着看向罗淑芬。

    “瞧你的熊样儿!吕家人给拿的。你说说,你为什么就没有学个打猎的手艺。”罗淑芬忍不住感慨。去年家里一共吃了不到十次肉,还要包括两次熬猪油的油渣。

    不是她不想买肉吃,家里也就这样的条件,哪里有钱买肉吃。能够吃饱饭,已经非常难得了。

    “哎,从小我的准头就不行。我去打猎,可能一整天都收获不了什么。吃不了打猎这碗饭。”赵旭东摇了摇头,倒也耿直的认了。

    今天晚上可以算得上碧晨重生以来吃得最好的一晚。一只两斤重左右的野鸡,四人分吃,每人分得四分之一的鸡块。

    跟炖汤不一样,大块的鸡肉拿在手上特别有满足感。

    赵碧晨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鸡肉,鸡肉的鲜香被一点点盐巴给激发出来。脆脆的鸡皮,一丝一丝带着嚼劲的鸡肉。好吃得让人想把舌头吞下去。

    罗淑芬将打算用来炒的青菜放进鸡汤里煮熟,加了很少的盐,吃起来也很美味。

    就着鸡汤煮菜,赵碧晨吃了一大碗红薯干饭。其中,红薯占了五分之四,只有五分之一的米饭。

    当赵家人放下碗筷,因为饱餐一顿而打的饱嗝让他们都笑了。

    “爸妈,以后我要让你们天天都有肉吃。”赵碧晨在心里算了算,苦日子还得至少持续十年。

    “大伯,大伯娘,然然以后给你们买新衣服和新鞋穿。”赵尉然也不甘落后。

    赵旭东和罗淑芬欣慰的看着自家孩子,有他们自己再苦再累也值了。

    晚上,赵碧晨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脑海里一会儿想起竹林里野战的声音,一会儿想起吕向阳的怀抱。一把将被子拉起来,盖过头顶。

    刘艳也真是的!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听说她娘家嫌弃她丢人,把她赶了出来。她自己一点自觉都没有,倒是跟村子里的二流子和单身汉搅和在一起。哎!有这样的母亲,然然长大了可怎么办才好?

    睡不着,赵碧晨悄悄的进了实验室,这里已经被她收拾妥当。

    看着这个熟悉的工作环境,赵碧晨这才有了到处翻看的心思。这么久一直在适应重生之后的生活,她几乎要忘记自己的实验室里还有什么存货。

    拉开自己办公桌抽屉,看着里面的苏菲卫生巾,赵碧晨恍如隔世。六十年代用的什么卫生巾?她好像看妈妈用的是草纸。拜托,晚点来大姨妈。不然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私人物品很少,连袋零食都看不到。赵碧晨似乎忘记了,之前她下过规定,不允许把过多的私人物品带入实验室。尤其是零食,绝对不能出现在实验室。

    后来找到的水稻良种和麦子的良种让赵碧晨的心情好了不少。即便良种不多,也才3斤左右,这已经足够了。

    将这些良种利用到现在的粮食播种中,一定会有惊人的收获。吃饱是当务之急!

    看着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实验器材,赵碧晨暗自下了一个决心。既然重生回到了六十年代,那就好好利用自己上辈子所学到的知识。一点一点的影响甄家湾的农业种植。

    沤农家肥就是个很好的开始,甄朝选这个队长头脑还是很灵活的。有他在,自己推进改善生产方式一定会得到支持。

    赵碧晨有个习惯,一旦有计划,她会立刻落在纸上,而且注明完成时间。这份计划,就是她的指引。

    她是全系要求最严格的导师,可以允许学生们犯错。但是同样的错误一定不允许犯第二次。而且,她的习惯,也传递给了她的学生。不由得,赵碧晨想起了最开始给自己传道受业的钱教授。

    那会儿她选择考研读博完全是为了逃避现实,家里的爸爸妈妈早就不在了。小叔虽好,可是他也有自己的一家人。学校成了赵碧晨的避风港,而实验室成了她的家。

    转移了注意力的赵碧晨再回到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然而,第二天一件大事,震惊了整个甄家湾。甚至连公社的人都被惊动了。

    “王二喜赤-身-裸-体的死在了甄家湾背后的竹林中!”

    “听说好像是马上风!”

    “不可能吧?这么冷的天,要做事儿也不会选择野外呀。那得多冷哟!”

    “我最关心的是,他究竟跟谁搞在一起?那女的是谁?”

    “王家媳妇这下子眼睛都要哭瞎,这才结婚不到一年,连孩子都没有留一个就走了。新娘变寡妇,也是倒霉透顶了!”

    赵碧晨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吕向阳,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出来昨天晚上的女人是谁?

  http://www.9xds.com/book/3230/85954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