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27.第 27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因为他不确定赵碧晨会不会对自己心怀怨言, 所以语气中带着小心翼翼。

    一听说是韧带扭伤,赵碧晨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懂医,她也知道韧带扭伤已经算是很轻的了,最多一个星期她就可以完全康复。既然他说可以推拿, 那就再好不过了。

    于是, 赵碧晨目光中带着感激, 点了点头。

    吕向阳今年也才十五岁,可是这个少年的手指很明显已经有了薄茧。少年的手掌还不够宽厚, 但是给赵碧晨一种很可靠、踏实的感觉。

    歪着头想了想,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少年应该是甄珠和吕继山的儿子, 好像叫做吕向阳来着?

    时间太过久远, 等她回过神来, 吕向阳已经抬起了头。

    “好了。不过,你的右脚最好三天之内不要着地。来,我帮你把猪草背回家。”少年眼中的坚毅让赵碧晨内心一颤。

    “这,恐怕太麻烦你了。”

    “没关系,我也是顺路回家。”吕向阳手脚麻利的将地上的猪草装进了背篓, 包括赵尉然扔下的那一抱猪草。他右手臂往上一提,背篓已经背在了背上。

    赵碧晨正想让他回家的时候告诉一下自己的家人,她打算单脚跳着回去。谁知道吕向阳竟然走过来,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

    两辈子的第一个公主抱, 让赵碧晨有点措不及防。因为害怕摔倒, 她只得抓紧吕向阳的衣襟。

    他们身侧, 赵尉然双眼放光的看着吕向阳。什么时候,他才可以长到向阳哥哥这么高大?可以帮姐姐背猪草,还可以抱起姐姐!此刻吕向阳的形象在赵尉然的眼中无比伟岸。

    “哎,这不好吧。我可以自己慢慢跳回去的。”赵碧晨忽然有点不敢直视这个少年的眼睛。

    “就几步路,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去了。”吕向阳甚至笑了笑,怀中女孩的份量太轻,她真的是太瘦了。

    阳光而坦荡的少年,如同他的名字一般。他的笑容,让赵碧晨眼睛闪了闪。

    吕向阳大步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小尾巴赵尉然。

    赵碧晨发现,吕向阳真的不是一般的贴心。他似乎特意挑选了人少的小路,二十分钟之后,他从赵家的后门将赵碧晨和一大背篓猪草放在了廊下。

    “有事的话,你可以找我帮忙。我先走了。”吕向阳并没有多做停留,甚至没有打量赵家的房子,看了一眼赵碧晨之后从后门离开了。

    路过赵家柴房的时候,他特意探了一下头。好像她们家的柴火也没有多少了,有空的话给她们大一背篓过来。

    吕向阳其实打心眼里感激昨天赵碧晨对母亲的帮助。因为妈妈智商的问题,他没有少被人说闲话,至少村子里面能够善待妈妈的人屈指可数。大部分人都用有色眼睛看着他们一家人。

    说起来,甄珠和吕继山的结合真的是缘分。

    队长甄朝选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家里人对最小的女儿宠爱有加。可惜,小时候的一场高烧烧坏了她的脑子。直到甄珠二十岁,还是没有人愿意娶她。

    正巧那一年发大水,村子里来了好些流浪的人。甄朝选在征求村民的同意之后,将大队后面的一排破旧的房子分给了他们住。也算是给了这些流离失所的人一个安家之所。

    这其中,就有吕继山。

    渐渐地,这些留下来的流浪者被村民所接受。吕继山一直是一个人,听说在发大水的时候家里人都不幸去世,只留下了他一人。便有村民笑他给他介绍一门媳妇。

    看到甄珠的第一眼,吕继山被她的笑容所打动。这个女孩给他孤寂的心带来了一丝温暖。于是,他同意了村民的提议,向甄朝选提亲,求娶他们家的女儿。

    甄家人是真的爱护甄珠,并没有因为有人求娶就迫不及待的把她嫁出去。在考验了吕继山的人品之后,甄朝选放心的把女儿交给了吕继山。日子虽然清贫一点,但是吕继山这个人真是没话说,勤劳质朴。

    因为这段姻缘,村子里说闲话的人可不少。

    哪怕是后来吕向阳的出生,也没有隔断村民八卦的热情。好些人甚至预测,吕向阳即便是不傻,智商肯定也不高。

    但是,时间是最好的老师,它教会了村民不能门缝里看人。吕向阳不仅健康的长大了,而且比同龄男孩子都高大健壮,还跟父亲学了一套打猎的好手艺。

    整个甄家湾就只有一户姓吕的人家,吕家人一直秉持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品格。吕继山这个糙汉子,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看到甄珠拼死拼活给自己生下吕向阳的那一刻,他发誓要对她好一辈子。

    都说家庭的影响力是潜移默化的,吕向阳对待赵碧晨的态度,足以证明吕家的家教非常好。

    大队办公室,干部们对于赵启明和刘艳的离婚事件专门召开了会议。

    “你们想得真是简单,这婚是你们想结就结,想离就离的吗?主席可是说过,现在是阶级斗争的关键阶段。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身为贫农,你们要有思想觉悟。”

    队里的干部竟然给他们上起了思想政治课。

    罗淑芬在心里撇了撇嘴,冠冕堂皇的话,谁不会说。吃得饱、穿得暖,家里一团和睦就是他们这些农民最大的期望了。什么觉悟不觉悟的,能够填饱肚子吗?

    跟着一起过来的甄朝选低下了头,他就知道这件事不好办。可是,赵旭东昨天专门拉着他说了一大堆好话,对于这个曾经给组织送过秘密情报的老同志,他的请求,队里还是要充分考虑的。

    原来,赵旭东打小就是放羊娃。

    起初,帮地主和富农放羊。小小年纪的他一直都是组织的秘密联络员,为组织做出了很多突出贡献。这不,后来解放了。组织本来想要给他一个民兵连长的职位的,被他推拒了。

    “我来自贫苦家庭,祖辈虽然是私塾老师,却教导了我们晚辈要踏踏实实的做自己。我没有那个能力,还是让我放羊去吧!”赵旭东本就是山野长大的孩子。大山教会了他许多生活的道理。

    于是,赵旭东就勤勤恳恳当起了村里的放羊倌。放弃民兵连长的待遇,却赢得了很多人的尊敬。

    甄朝选悄悄地将干部们拉到一边,说了几乎小话。

    不一会儿,干部们的态度就变了。

    “如果你们真的感情破裂,我可以给你们开证明。离婚手续需要去镇上办理,村里办不了这个手续。”听说是因为刘艳偷人,他还同情的看了一眼赵启明。

    这顶绿帽子,恐怕要带一段时间了。尤其是村里离婚的少之又少,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启明和刘艳的离婚,势必成为大家八卦的焦点。

    刘艳倒是一改昨天的态度,今天的她竟然将自己最好的衣服穿在了身上,似乎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庆祝和赵启明的离婚。殊不知,她身上的这身衣服,还是为了结婚赵启明亲自带她去买的。

    刺眼的碎花小棉袄,往赵启明的心里再次插了一刀。

    直到傍晚,赵启明和罗淑芬才拖着疲惫的脚步从镇上走了回来。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花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这个时候,虽然有自行车,可是整个镇上都没有超过十辆。

    “办妥了?”赵旭东也刚回家没多久,罗淑芬眼尖的发现,丈夫居然抽了叶子烟。可见,他对这件事也是极度忧虑的。罗淑芬明白,丈夫担心弟弟因此一蹶不振。

    “嗯。”回来的路上,赵启明已经想通了。这辈子,他就跟尉然相依为命吧!

    赵碧晨握住身边堂弟的手,总觉得今天的小叔有点不一样了。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了呢?很快,她就知道答案了。

    “你说什么?你要去荆州新开的采石场上班?那里可是离家500多公里!”饭桌上,赵启明跟大哥说了自己的想法。赵尉然手上的筷子一下子就落到了地上。

    甄珠昨天回家之后,一直闷闷不乐。吕继山收工回来,看到妻子不开心,清洗干净自己的手和脸,他蹲到甄珠面前。

    “珠珠,你怎么不开心呀?”甄珠喜欢吕继山叫她珠珠。

    “橙子生病了,不能陪我玩。我喜欢橙子,她对我好。”很难得甄珠可以说出这么一长串有逻辑的话,要知道她前几年还没有这么有条理的逻辑。看起来,她也在长大。只不过缓慢了一点。

    吕继山自然知道爱妻口中的橙子是赵碧晨,有人愿意善待他的妻子,他自然是高兴的。

    “你做点好吃的给她送去,让她早点康复不就行了。”

    于是,才有了今天早上这一幕。

    这个小木桶可以看得出来是吕家人自己做的,容积不大,里面正好装了三个大馒头。

    吕家人住在小河的对岸,说起来,他们家左右都没有邻居。河对岸的吕家是吕继山娶了甄珠之后,依靠自己的能力修建的。当然老丈人和几个哥哥也是出了不少的力气。

    鉴于吕继山本来就有打猎的手艺,他们家的日子不算是难过。虽然甄珠不能够参加劳动,可是他们家能够算得上村子里过得很好的人家了。除了工分收入,吕继山去山上打猎获得的收入几乎占了家庭收入的一半。

    后来也有几户人家分家之后,搬到了河对岸。但是距离吕家还是有些距离的。农村人多多少少都有点迷信,甄珠的智商让大部分人都将她当做傻子。

    因此,大家并不清楚吕家的生活。倒是觉得有了甄珠这个负担,吕继山就算是再能干,他们家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赵碧晨感动的看着眼前的馒头。或许后世并不稀奇这样的食物,但是在六十年代,好些人家即便是过年都吃不上白面馒头。

    “吕家大婶,谢谢你的好意。你端回去给自己家里人吃吧。你看看,我已经好了,额头也不烫了。”赵碧晨还依稀记得自己昨天晕倒后听到了甄珠的尖叫。

    拉过甄珠的手,赵碧晨想让她确定自己真的不发烧了。

    “咦,橙子真的不烫了。馒头家里有,这个我们吃。”她拿起木桶里的馒头,塞了一个到赵碧晨手里,再塞了一个到赵尉然手里。最后的那一个,她欢欢喜喜的拿起来放进嘴里。

    “好吃,你们吃。”

    赵尉然看着手里的馒头,咽了咽口水。然后扭头看向赵碧晨,眼神询问着姐姐的意思。

    “吃吧!吕大婶给你你就吃。别忘记跟大婶说谢谢。”赵碧晨在堂弟眼中看到了渴望。

    “谢谢吕大婶!”赵尉然声音洪亮,脸上的笑容是赵碧晨从来没有见过的欣喜。

    “傻子,我说你怎么跑这么快,原来是来这里了。馒头!她手里捧的东西是馒头!”那天抢甄珠鸟蛋的几个小孩子从甄珠的背后跑了过来,口中还辱骂着甄珠。

    见到馒头,他们双眼放光,一下子就冲到了赵碧晨姐弟和甄珠的面前。

    赵碧晨立刻将甄珠和弟弟护在自己身后,同时将手里没有动的馒头放回了木桶里。三个男孩子贪婪的看向木桶,还有甄珠和赵尉然手中剩了一半的馒头。

    “把馒头交出来!”领头的是一个叫大勇的孩子,今年已经十岁了。其?嗔礁瞿泻⒆哟蟾乓簿褪瞧摺怂甑哪昙汀C终员坛恳皇毕氩黄鹄戳恕?

    见赵碧晨他们没有主动交出来的意思,三个孩子准备一哄而上,分别强抢他们手中的馒头。

    赵碧晨左手一拍,打掉想要拿木桶的手。右手一抓,一根扁担已经横在她的手上,她往前面一推,三个孩子都被推倒在地。

    还没等赵碧晨说话,他们中更小的那两个已经被听到声音快步走上来的吕向阳抓着衣领提了起来。

    “我警告过你们,别让我看到你们欺负我妈妈!这已经是第几次了?”那个还跌坐在地上的十岁大男孩瑟瑟发抖的看着高大的吕向阳,完了!被他发现了!

    吕向阳将他们放在地上,手上提着衣领的动作并没有松开。

    “你们相互给对方两个耳光,提醒对方要记住我说的话。”吕向阳沉着一张脸,表情严肃的说道。

    两个小男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也下不了手。

    “你们如果不打的话,那只有我亲自来了。我的手掌可不是吃素的!”吕向阳说完,垂眼看了下坐在地上的大勇。

    “你也是一样的,自己打自己两个耳光,听到没有?”吕向阳大声一喊,他手边和脚边的孩子都抖了抖。

    赵尉然握紧手里的馒头,靠近赵碧晨。向阳哥哥虽然很凶,可是他真的好厉害。这三个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小霸王,以前没少欺负他。现在看到他们的孬样,赵尉然只觉得解气。

    “我数三二一,你们不打那就我来。三,二……”

    啪啪啪扇耳光的声音响了起来。

    “太轻了,我没有听见!”吕向阳不满意的看了他们一眼。

    这一下,他们也不敢有水分,都用力的打了下去。

    “好了,你们可以滚了!下次再敢欺负我妈妈和赵家姐弟,小心我打得你们跟猪头一样。”吕向阳提着衣领子一甩,两个小男生差点没有站稳摔在地上。

    眼见终于脱离了恶魔,三个男孩子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要说之前他们只不过经常趁甄珠落单的时候,抢走她的食物,还警告她不许告状。现在甄珠经常都跟赵碧晨在一起,他们就不方便再下手了。毕竟吕向阳是真的非常凶。

    村子里谁不知道他年初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在山上猎了一头野猪回来。

    心中虽然不甘,但是在实力面前,他们不得不退避三舍。食物的诱惑太大了,那个傻子凭什么吃好吃的!

    “向阳大哥,这里还有一个馒头,你吃吧。”赵碧晨原意也是想要警告一下这些男孩子们。既然吕向阳做了,她也松了一口气。毕竟她担心这几个男孩子做出过激的行为,伤害到吕大婶和堂弟。

    “不用,这是妈妈一早起来特意给你们做的。你尝尝好不好吃?”吕向阳将馒头推了过来。

    现在妈妈经常跟赵碧晨来往,这让他和爸爸也放心了许多。

    爸爸要上工,不可能带着妈妈。他除了要做家里的事情,有时候还要上山打猎,自然对妈妈有照顾不周的时候。妈妈她不喜欢守着家,守着自己。她像一个真正的孩子,喜欢在外面玩。

    赵碧晨转身一看,吕大婶正在和赵尉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馒头吃得津津有味。

    “我明天一早要上山,你们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去?”吕向阳关心的看了看赵碧晨的脸色,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随即,说起了自己过来的目的。幸好自己收拾完家里的事情跟了过来。

    没有农户会嫌自己家里的柴火多,毕竟每家每户做饭都要用的。

    吕向阳考虑到赵家姐弟年纪太小,如果两人上山遇到什么事情不能够妥善的解决。于是才想到叫上他们一起,有自己看着,应该问题不大。

    “嗯,要去的。家里的柴火还远远不够。”赵碧晨点了点头。村子里的小伙伴大多也都是结伴同行,几乎没有哪个小朋友会单独跑到山上去,家里人也不放心。

    “吕大婶,明天你去不去?”赵尉然已经将甄珠当成了朋友。他悄悄的问道。

    “我,我不去了。给大山的鞋还没有做好,珠珠很忙。”甄珠吃完馒头,变戏法似的从自己身后的牛皮口袋里拿出鞋面样子。给大山的棉鞋已经纳好了鞋底,就差鞋面了。

    甄珠的妈妈因为担心女儿烧坏了脑子嫁不出去,所以从小就教她做手工。导致她现在即便是智商跟个孩子一样,手上的功夫可是一点都不差。或许是因为有一颗童心,她做的手工制品都非常漂亮。

    拜托赵碧晨多关照一下自己的妈妈,吕向阳也就离开了。家里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他们家的事情几乎都需要他来安排。

    石头墩子后面,大勇咬牙切齿的看着吕向阳走远。

    “哼,他妈妈本来就是个傻子,还不许别人说。傻子竟然可以吃这么好的东西,这不是浪费了吗?”

    之前见识过赵碧晨的武力值,还有她为赵尉然的雄辩,三个不甘心的男孩子到底是没有勇气再去找他们的麻烦。

    “大勇哥,我好想吃馒头。”

    “走,跟我来。我想到了一个可以弄好吃的主意。”大勇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他知道怎么惩治多管闲事的赵碧晨了!

    “然然,你去帮姐姐把外面晒着的衣服和萝卜干收起来,好不好?”没有点煤油灯的厨房仅靠着亮瓦透下来的光,赵尉然根本没有看清楚大伯母脸上的表情就被姐姐支了出去。

    “好!”赵尉然非常喜欢帮姐姐做事。他最崇拜的人除了向阳哥哥就是姐姐了,他们都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

    赵碧晨走近妈妈,她正在用手擦自己脸上的泪痕。粗糙的大手全部都是老茧,因为冬天皲裂的手掌让赵碧晨看了心疼不已。

    “晨儿,你们回来了?妈妈刚才想把火吹旺一点,结果让烟灰给眯了眼睛。”要强的罗淑芬不肯在女儿面前承认自己哭了。

  http://www.9xds.com/book/3230/85954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