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31.第 31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围观的人好不容易将他们夫妻二人分开, 赵碧晨一个健步冲上去,给了张大婶一个耳光。

    “赵家人, 不是你随意可以侮辱的。张大婶, 今天的事情还真就不能这么算了。叔叔婶婶们, 我知道你们不赞同我打了张大婶。但是,我必须要说, 赵家人的脸面, 不是任人践踏的!队长大叔, 刚好您也在。这件事,我申请开大会处理。我弟弟赵尉然才五岁,他不能白白背上小偷这个骂名。我们赵家, 也不能背上替别人养孩子耻辱!”

    赵碧晨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此刻, 没人把她当成一个孩子。只觉得这个时候的赵碧晨, 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魄力,大家都被震惊得哑口无言。

    不约而同, 他们心里有一个共同的心生:这个女孩,不简单!

    鉴于事情越闹越大,甄朝选不得不听从了赵碧晨的建议, 举行全员大会。耽误了做工,甄朝选其实非常恼火。

    罗淑芬赶到张家大门口的时候, 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张大婶的脸上。她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事情的经过。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 欺负我赵家没人?你放心, 我罗家还有人呢!你信不信我今天把你打在地上趴下, 什么东西!你是吃饱了撑的吗?你知道你耽误了多少人上工吗?难不成以后我们都可以上你家舀饭来着?”

    罗淑芬的泼辣在整个生产队都是出了名的,不过她最后的话倒是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因为这点小事耽搁大家挣工分,真是太要不得了。

    在大家来之前,赵碧晨认真观察了现场的状况。她百分之百的确定,堂弟没有偷吃蜂蜜。即便是不看现场,她也笃定。但是,看了现场,她已经找到了自己需要的证据。

    “今天,召集大家一起来。为的是一件小事,但是它不仅仅是一件小事。大家也知道,前几天,我们村里发生了件不愉快的事情。今天,我在这里重新强调一下。要是你连人都做不好,你还不如去当猪圈里的猪!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我多解释吧?”

    甄朝选看着村民代表都来齐了,对于今天的会议做了一个开场白。

    张大婶恨恨的瞪了一眼罗淑芬,今天这口唾沫,她们之间没完!还没等队长说完,她就抢着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说赵尉然偷吃蜂蜜这件事。表面上看起来,她的推断非常有理。

    “所以,肯定就是赵尉然偷吃了我的蜂蜜。小时偷针,大时偷金。他这样的行为,失败坏了我们甄家湾的名声。我打他,可是为了教育他。”张大婶振振有词。

    “你们有什么解释的?”甄朝选很看好赵碧晨。

    “各位,你们请看。这个罐子的外面是不是有一道蜂蜜留下来的痕迹?无论是装蜂蜜亦或者是偷喝蜂蜜的人留下来的痕迹,只要是抱过这个罐子的人,手上一定会留下蜂蜜的痕迹。”

    赵碧晨举起张家桌上的蜂蜜罐子。低矮的罐子,拿起来必然手上会沾到蜂蜜。

    “你们再看看我堂弟的手,不信的你们还可以闻闻。因为之前玩了沙子,手上全部都是红色的沙渍残留。如果有蜂蜜,他的手不可能没有一点痕迹。如果非要说擦干净,为什么整个手掌都是均匀的红沙痕迹?”

    赵碧晨拉起堂弟的手,让大家可以看得更加清晰。

    “再有,你们看地上。因为他之前玩过红沙,所以布鞋上沾了红沙。凡是他停留的地方都有红色的细沙。大家看看,从张家大门口,再到门背后。这一些都是我弟弟留下的足迹。但是,除此之外,从门背后到条桌上这段路程,一点红沙都没有。”

    “你不要告诉我他是脱了鞋走过去拿的!”赵碧晨堵住了张大婶想要说的话。

    “赵尉然今天穿的是白色的毛线袜子。脱鞋在地上走,袜子一定会弄脏。然然,把鞋脱掉给他们看。”赵碧晨蹲下来,让赵尉然坐在自己的膝盖上。赵尉然两只脚底果然干干净净。

    “这样的解释够了吗?如果不够,我还有无数条理由可以证明。”赵碧晨给堂弟穿好鞋子,站起身的她知道自己已经说服了所有的人。

    “不,不可能!不是他偷的,还有谁?我们家没有外人进来过。你这是狡辩!”张大婶眼见大家都相信了赵碧晨的话,急急忙忙喊了出来。

    “我知道是谁偷的。张大兵的手,你们看看。哟,还有点黏糊糊的。可见吃的时候弄了不少在手上。大兵,你敢把嘴巴张开我们看看吗?呵呵,贼喊捉贼!”罗淑芬早在女儿解释的时候,已经锁定了可能的嫌疑人。

    这不,赵碧晨一说完,罗淑芬已经走到张大兵的身边,拉出了他的手。

    张大兵就是张大婶的儿子,今年才刚刚十岁。他涨红了脸,闪躲的眼神说明罗淑芬和赵碧晨的说法是完全正确的。

    在甄朝选的严厉要求下,张大婶不得不向赵家人道歉。不过,张家和赵家的梁子就此结下。

    赵家,赵碧晨用凉水给堂弟敷了敷脸颊。上面的手指印让她暗恨自己手上的力气太小了,打的张大婶的那个耳光还不够让她疼的。

    “姐姐,我没事。”赵尉然心里暖烘烘的,他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她是如此护着自己,他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关心。姐姐在他眼中就是英雄和守护神。

    “然然,以后你记住。谁都不可以欺负你!胆怯和懦弱是最大的敌人,姐姐希望你以后都能够像今天一样勇敢。你是姐姐心中的小勇士。”赵碧晨叮嘱弟弟。其实赵尉然今天的表现,她已经很满意了。

    罗淑芬看到赵尉然问题不大,已经出工去了。

    赵启明临走之前将孩子交给了他们,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赵旭东和罗淑芬本来一贯都将赵尉然看成是自家的孩子。

    赵旭东因为放羊的关系,白日里大多不在家。因此,罗淑芬几乎扛起了赵家的半边天。她虽然泼辣,但是十里八村谁不知道,罗淑芬的劳力比好多男人都强。

    “橙子,我,晾衣服。你家后面!”甄珠在这个时候拿着赵碧晨扔在河边的洗衣盆走了进来。手上的比划,加上语言让赵碧晨明白了她的意思。

    赵碧晨感激的看向甄珠,“谢谢你,吕家大婶。你真是个好人。”

    原来,甄珠看着赵碧晨跑开了,自己回家将鞋垫放好。端着赵碧晨洗干净的衣服,帮她将衣服晾好了。

    “娃娃,呼呼,不痛不痛。”甄珠的目光很快被赵尉然脸上的红肿吸引了。她俯下身子,给赵尉然吹了吹。

    “谢谢你,大婶。然然真的不痛了。”

    甄珠听赵尉然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微笑。

    “妈,你怎么在这里?”吕向阳将最后一背篓柴火放进赵家的柴房。这下人情应该还得差不多了,他松了一口气。爸爸从小教育他要多多与人为善。关于这一点,吕向阳其实一直做得很好。除了在妈妈这个问题上,其他的他都可以适当妥协。

    刚想离开,没想到竟然听到了妈妈的声音。他从赵家的后门走进来一看,果然是妈妈在这里。

    农村人家里白天一般都是不锁门的,本来也没有什么好偷的,家家户户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宝宝,我饿了。”甄珠脱口而出的话,让赵碧晨差点笑出声来。不是嘲笑,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原来这么牛高马大的吕向阳的小名竟然是宝宝。

    吕向阳何尝不知道赵碧晨在憋笑,他尴尬的拉着妈妈的手。

    “碧晨,我先带我妈妈回去了。”说完,落荒而逃。

    甄珠甚至还转身对赵碧晨挥了挥手,“橙子,我回家吃饭饭了。下次,我们还一起玩。”

    “吕家的哥哥怎么背了一个大背篓从我家后门走了进来?”赵尉然奇怪的看着吕向阳背上的背篓。

    “走吧,我们去柴房看看。”赵碧晨带着赵尉然来到柴房。果不其然,这里的柴火比早上又多了一些。

    她没有猜错的话,柴火是吕向阳送过来的。他这是为了感激上次帮他妈妈拿回鸡蛋?还是说对上次差点打了自己表示道歉?

    明明上次已经帮她背过猪草,还拿捏了扭伤的脚踝。

    牵着堂弟回家的路上,赵碧晨如是想到:看起来,吕向阳是个重情义的少年。

    晚上,赵旭东回家听说了赵尉然被冤枉的事情。关心的看了看赵尉然的脸,发现红肿已经消了。甚至,他还夸奖了赵尉然勇敢。

    但是,吃过晚饭,他将赵碧晨叫到自己的书房。说是书房,其实不过是他们卧室外面的一个小隔间。在这里,两面墙的书柜被书籍塞得满满当当。

    “跪下!”赵旭东坐在书桌面前。这个书桌,还是他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

    “橙子,给你吃。”甄珠将馒头推到赵碧晨面前。

    甄珠昨天回家之后,一直闷闷不乐。吕继山收工回来,看到妻子不开心,清洗干净自己的手和脸,他蹲到甄珠面前。

    “珠珠,你怎么不开心呀?”甄珠喜欢吕继山叫她珠珠。

    “橙子生病了,不能陪我玩。我喜欢橙子,她对我好。”很难得甄珠可以说出这么一长串有逻辑的话,要知道她前几年还没有这么有条理的逻辑。看起来,她也在长大。只不过缓慢了一点。

    吕继山自然知道爱妻口中的橙子是赵碧晨,有人愿意善待他的妻子,他自然是高兴的。

    “你做点好吃的给她送去,让她早点康复不就行了。”

    于是,才有了今天早上这一幕。

    这个小木桶可以看得出来是吕家人自己做的,容积不大,里面正好装了三个大馒头。

    吕家人住在小河的对岸,说起来,他们家左右都没有邻居。河对岸的吕家是吕继山娶了甄珠之后,依靠自己的能力修建的。当然老丈人和几个哥哥也是出了不少的力气。

    鉴于吕继山本来就有打猎的手艺,他们家的日子不算是难过。虽然甄珠不能够参加劳动,可是他们家能够算得上村子里过得很好的人家了。除了工分收入,吕继山去山上打猎获得的收入几乎占了家庭收入的一半。

    后来也有几户人家分家之后,搬到了河对岸。但是距离吕家还是有些距离的。农村人多多少少都有点迷信,甄珠的智商让大部分人都将她当做傻子。

    因此,大家并不清楚吕家的生活。倒是觉得有了甄珠这个负担,吕继山就算是再能干,他们家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赵碧晨感动的看着眼前的馒头。或许后世并不稀奇这样的食物,但是在六十年代,好些人家即便是过年都吃不上白面馒头。

    “吕家大婶,谢谢你的好意。你端回去给自己家里人吃吧。你看看,我已经好了,额头也不烫了。”赵碧晨还依稀记得自己昨天晕倒后听到了甄珠的尖叫。

    拉过甄珠的手,赵碧晨想让她确定自己真的不发烧了。

    “咦,橙子真的不烫了。馒头家里有,这个我们吃。”她拿起木桶里的馒头,塞了一个到赵碧晨手里,再塞了一个到赵尉然手里。最后的那一个,她欢欢喜喜的拿起来放进嘴里。

    “好吃,你们吃。”

    赵尉然看着手里的馒头,咽了咽口水。然后扭头看向赵碧晨,眼神询问着姐姐的意思。

    “吃吧!吕大婶给你你就吃。别忘记跟大婶说谢谢。”赵碧晨在堂弟眼中看到了渴望。

    “谢谢吕大婶!”赵尉然声音洪亮,脸上的笑容是赵碧晨从来没有见过的欣喜。

    “傻子,我说你怎么跑这么快,原来是来这里了。馒头!她手里捧的东西是馒头!”那天抢甄珠鸟蛋的几个小孩子从甄珠的背后跑了过来,口中还辱骂着甄珠。

    见到馒头,他们双眼放光,一下子就冲到了赵碧晨姐弟和甄珠的面前。

    赵碧晨立刻将甄珠和弟弟护在自己身后,同时将手里没有动的馒头放回了木桶里。三个男孩子贪婪的看向木桶,还有甄珠和赵尉然手中剩了一半的馒头。

    “把馒头交出来!”领头的是一个叫大勇的孩子,今年已经十岁了。其?嗔礁瞿泻⒆哟蟾乓簿褪瞧摺怂甑哪昙汀C终员坛恳皇毕氩黄鹄戳恕?

    见赵碧晨他们没有主动交出来的意思,三个孩子准备一哄而上,分别强抢他们手中的馒头。

    赵碧晨左手一拍,打掉想要拿木桶的手。右手一抓,一根扁担已经横在她的手上,她往前面一推,三个孩子都被推倒在地。

    还没等赵碧晨说话,他们中更小的那两个已经被听到声音快步走上来的吕向阳抓着衣领提了起来。

    “我警告过你们,别让我看到你们欺负我妈妈!这已经是第几次了?”那个还跌坐在地上的十岁大男孩瑟瑟发抖的看着高大的吕向阳,完了!被他发现了!

    吕向阳将他们放在地上,手上提着衣领的动作并没有松开。

    “你们相互给对方两个耳光,提醒对方要记住我说的话。”吕向阳沉着一张脸,表情严肃的说道。

    两个小男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也下不了手。

    “你们如果不打的话,那只有我亲自来了。我的手掌可不是吃素的!”吕向阳说完,垂眼看了下坐在地上的大勇。

    “你也是一样的,自己打自己两个耳光,听到没有?”吕向阳大声一喊,他手边和脚边的孩子都抖了抖。

    赵尉然握紧手里的馒头,靠近赵碧晨。向阳哥哥虽然很凶,可是他真的好厉害。这三个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小霸王,以前没少欺负他。现在看到他们的孬样,赵尉然只觉得解气。

    “我数三二一,你们不打那就我来。三,二……”

    啪啪啪扇耳光的声音响了起来。

    “太轻了,我没有听见!”吕向阳不满意的看了他们一眼。

    这一下,他们也不敢有水分,都用力的打了下去。

    “好了,你们可以滚了!下次再敢欺负我妈妈和赵家姐弟,小心我打得你们跟猪头一样。”吕向阳提着衣领子一甩,两个小男生差点没有站稳摔在地上。

    眼见终于脱离了恶魔,三个男孩子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要说之前他们只不过经常趁甄珠落单的时候,抢走她的食物,还警告她不许告状。现在甄珠经常都跟赵碧晨在一起,他们就不方便再下手了。毕竟吕向阳是真的非常凶。

    村子里谁不知道他年初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在山上猎了一头野猪回来。

    心中虽然不甘,但是在实力面前,他们不得不退避三舍。食物的诱惑太大了,那个傻子凭什么吃好吃的!

    “向阳大哥,这里还有一个馒头,你吃吧。”赵碧晨原意也是想要警告一下这些男孩子们。既然吕向阳做了,她也松了一口气。毕竟她担心这几个男孩子做出过激的行为,伤害到吕大婶和堂弟。

    “不用,这是妈妈一早起来特意给你们做的。你尝尝好不好吃?”吕向阳将馒头推了过来。

    现在妈妈经常跟赵碧晨来往,这让他和爸爸也放心了许多。

    爸爸要上工,不可能带着妈妈。他除了要做家里的事情,有时候还要上山打猎,自然对妈妈有照顾不周的时候。妈妈她不喜欢守着家,守着自己。她像一个真正的孩子,喜欢在外面玩。

    赵碧晨转身一看,吕大婶正在和赵尉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馒头吃得津津有味。

    “我明天一早要上山,你们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去?”吕向阳关心的看了看赵碧晨的脸色,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随即,说起了自己过来的目的。幸好自己收拾完家里的事情跟了过来。

    没有农户会嫌自己家里的柴火多,毕竟每家每户做饭都要用的。

    吕向阳考虑到赵家姐弟年纪太小,如果两人上山遇到什么事情不能够妥善的解决。于是才想到叫上他们一起,有自己看着,应该问题不大。

    “嗯,要去的。家里的柴火还远远不够。”赵碧晨点了点头。村子里的小伙伴大多也都是结伴同行,几乎没有哪个小朋友会单独跑到山上去,家里人也不放心。

    “吕大婶,明天你去不去?”赵尉然已经将甄珠当成了朋友。他悄悄的问道。

    “我,我不去了。给大山的鞋还没有做好,珠珠很忙。”甄珠吃完馒头,变戏法似的从自己身后的牛皮口袋里拿出鞋面样子。给大山的棉鞋已经纳好了鞋底,就差鞋面了。

    甄珠的妈妈因为担心女儿烧坏了脑子嫁不出去,所以从小就教她做手工。导致她现在即便是智商跟个孩子一样,手上的功夫可是一点都不差。或许是因为有一颗童心,她做的手工制品都非常漂亮。

    拜托赵碧晨多关照一下自己的妈妈,吕向阳也就离开了。家里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他们家的事情几乎都需要他来安排。

  http://www.9xds.com/book/3230/85955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