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36.第 36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赵碧晨听见吕家大婶的声音, 连忙回过头来。

    “嘘, 大婶小声一点。你来看!”赵碧晨冲甄珠招了招手。

    甄珠二话不说,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身边的儿子。跟赵碧晨一起趴在了地上。

    原来,当赵旭东终于将家里的扬尘收拾干净的时候, 赵碧晨突然听到了漏阴沟里传来了细微的小动物的声音。这才有甄珠和吕向阳过来的时候看到的这一幕。

    赵旭东和赵尉然去拿工具去了, 所以这里只有赵碧晨一个人在。

    “哇, 是只狗狗!”甄珠感叹道。每次跟赵碧晨在一起, 总有好玩的事情发生。

    十分钟之后, 因为外面下雪冷,躲进漏阴沟的小狗被赵旭东用铲子铲了出来。

    “好可爱!”赵碧晨、赵尉然、甄珠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连赵旭东和吕向阳都被这只萌萌的小狗崽给收服了,露出了柔软的眼神。不过, 这个小家伙恐怕不是狗崽子。

    “向阳, 带着你妈妈进来坐吧!”罗淑芬没有想到,吕家母子竟然在这个时候过来了。

    “碧晨妈妈, 你们家来了只小狗狗。”甄珠这段时间智商真的比之前进步了好多, 不仅有了逻辑, 还有了简单叙事的能力。不过, 可别指望她能够理解大人的世界, 她的心理还是个孩子。

    “说起来, 咱们村子里没有人养狗吧?这个小崽子是哪里来的?”罗淑芬好奇的看向女儿怀里的小狗, 看样子没出生几天,身上的毛还嫩嫩的。最主要是村子里连人都吃不饱, 更别说有粮食能够养活狗。

    “说不定是从山上跑下来的。”赵尉然的童言童语提醒了赵旭东, 该不会是只狼崽子?

    “明天给送回山里去吧!”赵旭东叹了一口气, 家里实在是养活不了小动物。虽然,这么小的崽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够独自存活下去。

    “不,不要,不要送走。珠珠养!”甄珠立刻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这么可爱的动物,为什么要送走!

    “这?”赵旭东看了一眼吕向阳,这可不是狗崽子啊。

    “没关系,交给我们家来养吧。”吕向阳最像父亲的一点就是对于母亲的要求,几乎从来不说拒绝的话。他省出几口饭,总会养活这个小家伙的。吕向阳觉得这只小崽子跟他有缘。

    甄珠开心的抱着小家伙离开了赵家,临走的时候,罗淑芬为了感激她给女儿做的鞋子,特意将家里自己做的腌菜和萝卜干装了一大口袋让吕向阳带走。

    “姐姐,我以后可以去向阳哥哥家里看小狗吗?”赵尉然其实很喜欢这只小狗,可是他懂事的没有要求留下它。因为他知道家里没有多余的粮食。

    “然然,这双鞋给你穿,好不好?”赵碧晨摸了摸吕家大婶给她做的棉鞋,真的是既漂亮又暖和。堂弟的脚比自己的短不了多少。

    “不要,然然不穿绣花的鞋子。”赵尉然连忙摇头。小男子汉怎么能够穿绣花的鞋子。

    罗淑芬笑着从房间里拿出了一双给赵尉然做的棉鞋。

    “然然,大伯娘给你做了一双新鞋。你试试看合不合脚?晨儿,你看吕家大婶对你多好。平日里多看顾点她。我今年就不给你做鞋了。”罗淑芬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鞋子的价值倒是不贵,可是一针一线全都是做鞋人的心意。

    “谢谢你,大伯娘。”赵尉然迫不及待的换上新鞋,笑得合不拢嘴。

    很难想象,他在赵碧晨重生回来之前,一直都是个闷葫芦。成天低着头,也不爱说话,更加不爱笑。

    现在的他,恢复了一个孩子该有的天真和快乐。不得不说,这可全?慷际钦员坛康墓汀U孕穸丛谘劾铮闹蟹浅P牢俊?

    “淑芬,明天村里杀猪,你去买两条猪肉回来吧。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孩子们也该改善一下伙食。”赵旭东看着家里的孩子和爱人,想起队长通知的消息。

    “妈,我们家的猪什么时候买的呀?”赵碧晨想起自己家里还有两头猪呢。

    “今年开春的时候就买了。看看,这大半年的,可能才涨了四十斤不到。哎,猪光吃草根本不长膘。”罗淑芬叹了一口气,小猪仔买回来的时候接近十斤,可不便宜。

    赵碧晨无语,这年头,一百斤的猪基本上很少能够见到。能够养到七、八十斤,已经是顶好的猪了。

    “再养一年吧!看看能不能长到一百斤。”赵旭东盘算着,去买点谷糠回来,这样猪才肯长膘。

    吕家,吕继山一眼就看出了妻子怀里的是个狼崽子。身为老猎人,他怎么可能分不清楚狗和狼。其实,吕向阳也猜测这是一只狼崽子。不过,他同意妈妈将其带回来,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哪里捉来的小崽子?”吕继山一手提起了小狼崽颈窝后面的毛。跟领猫似的,将它提了起来。

    小家伙似乎饿了,四肢在空中滑动,嘴里还呜呜的叫着。

    “别,别欺负它。”甄珠立刻将小狼崽抢回了自己怀抱。

    “它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赵家的漏阴沟里,妈妈喜欢,我们就把它带了回来。”吕向阳放下手里的腌菜和萝卜干,刚才路上他已经尝了一块萝卜干,似乎跟别人的做法不一样。麻麻辣辣的,味道很不错。

    “这倒也行,好好训练一下,正好它可以保护你妈妈。”吕继山同意了收养这只小家伙。他们家里还不至于养不起一个小崽子。

    “儿子,明天去割点肉给你外公家送去。”吕继山一直很感恩自己的岳父和岳母。他们不仅同意将甄珠嫁给了他,而且在他成家立业这个道路上,给予了很多帮助。

    何况,甄珠的哥哥们都待她极好的。他娶甄珠之前,两个哥哥甚至已经商量好了。妹妹要是嫁不出去,就由他们两家人共同承担起照顾她的责任。

    村子里的孩子们最喜欢的莫过于杀猪的日子,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吃到好几个月都吃不上的猪肉。

    甚至有孩子看着生猪肉都会流口水,他们对于围观杀猪和卖猪肉这件事也非常感兴趣。

    再穷苦的人家,也会在过年之前买一点猪肉。除了包饺子,家里过年必定是要有一道红烧肉的。这意味着明年家里将会红红火火,经常吃到猪肉。

    “大伯娘,快点,快点。已经开始分猪肉了,别错过了大伯说的肥肉。”赵尉然飞奔着跑回来,传递着“前线”的最新讯息。

    赵旭东叮嘱自家婆娘,选肉的时候,一定要选择膘肥的,下手一定要快!

    农村人难得见油荤,自然是喜欢油滋滋的肥肉,吃起来满口都是油的感觉真的不要太好。尤其是那些好几个月没有吃肉的人家,看到肥肉几乎双眼冒绿光。

    “这块,我要这块。”

    “对,肥肉多一点。老李你的刀别下歪了!”

    “你们都别想分了,这一块是我的。”

    赵碧晨在买肉的队伍里一直排着队,周围全部都是大嗓门的大婶子们,她几乎快要受不了这里的喧哗的时候,妈妈终于赶来了。

    “老李,宝肋肉,给我来两条!”罗淑芬的声音,明显盖过了她身边的所有人。

    说来也巧了,刚好轮到她的时候,宝肋肉正是最肥的时候,排在她后面的人都羡慕不已。

    “两块肉一共四斤,满了四斤我们给送一个扇叶子骨头。来,提好了。”老李是村子里的杀猪匠,不过他现在只是业余的杀猪匠。因为根本没有那么多猪让他每天都可以杀。

    甄朝选笑眯眯的看着大家买肉的场景,真希望村子里每天都可以有这样的场景。

    “队长,你家不买肉吗?”有人跟甄朝选搭话。

    “不买啰,我外孙刚刚给我买了六斤肉。”言语中,全是自豪。谁家的女儿女婿会大条大条的肉往娘家送的?

    甄朝选其实最高兴的是,看着甄珠过上好日子。以前,因为甄珠的事情,他没有少被大家嘲笑。多少个夜里,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幸好,老天爷是公平的。

    买肉的队伍里没有几个人的时候,李阿广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中。

    “哟,这不是我们的阿广来了吗?”最近,李阿广是大家话题的焦点。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带回来的小媳妇,美得让男人们神魂颠倒。

    “李叔,我买两斤肉。”李阿广笑了笑,算是跟大家打了个招呼。

    “阿广,你来晚了,肥肉都卖完了,只剩下瘦肉了。”卖猪肉的李大叔其实是李阿广的远方大伯。

    “没关系,瘦肉也给我来两斤。对了,叔,你把猪油给我称上,我一并买了。”

    李阿广刚说出口,周围还没有走的村民们就议论了起来。

    “阿广肯定是买个小媳妇吃的。”

    “可不是吗?以前可没见阿广这么大手笔过。”

    李阿广父母早逝,他自己住着破旧的老房子,日子在村里算是过得中等偏下。他还有个姐姐,因为嫁得比较远,来往非常少。当然,最大的原因是他姐姐家也穷。

    突然,他刚带回来没几天的小媳妇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远远地,大家看到了她略显凌乱的衣衫和头发,她的手还紧紧地攥着自己的领口。顿时,大家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热切起来。李阿广家的小媳妇出事了?

    “阿广,你家媳妇来了!”人群中,有人推了一把李阿广。

    他回头一看,顿时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头来。他不过是刚刚离开了半个小时,杨柳就被人欺负了吗?肉也不要了,他大步跑向杨柳。

    杨柳是他从城里带回来的女人,那天他突然从唱戏的地方路过,谁知道一大群肩膀上贴着袖标的人冲进唱戏的地方开始打砸。他好奇的跟了进去,正好看着两个老大妈拉扯着杨柳的头发。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一把拉起地上的杨柳,抱着就往外跑。

    直到跑了很远,他才因为耗尽力气停了下来。

    后来得知杨柳是个孤儿,从小被卖到了戏班子唱戏。城里的气氛比农村紧张多了,唱戏的被看做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是要被抓住关起来的。杨柳感激李阿广救了自己。

    是她请求李阿广带她回乡下的。因为,除了戏班子,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去哪里。

    杨柳虽然在戏班子长大,但是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唱戏上面。做下这个决定,其实她为自己选择了一条出路。

    甄家湾这个地方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可是今天她深切的感受到了这个山野村庄的可怕。

    “杨柳,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李阿广上下打量着杨柳,只见她因为恐惧和害怕浑身发抖。

    “阿,阿广。家里,家里突然闯进来一群陌生人。他,他们……”杨柳一见到李阿广,整个人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李阿广一见杨柳的模样,气得掉转头操起杀猪匠老李的杀猪刀,大步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跑了过去。

    赵尉然一看到打人,怯怯的靠在赵碧晨身边。赵碧晨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颤抖,一定是被张大婶给打怕了。

    “好啊,你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软骨头,这个家还轮不到你逞威风。你说,这该不是你的种吧?你竟然包庇这个死孩子!”一边跟张富贵撕扯,张大婶一边指着赵尉然骂道。

    围观的人好不容易将他们夫妻二人分开,赵碧晨一个健步冲上去,给了张大婶一个耳光。

    “赵家人,不是你随意可以侮辱的。张大婶,今天的事情还真就不能这么算了。叔叔婶婶们,我知道你们不赞同我打了张大婶。但是,我必须要说,赵家人的脸面,不是任人践踏的!队长大叔,刚好您也在。这件事,我申请开大会处理。我弟弟赵尉然才五岁,他不能白白背上小偷这个骂名。我们赵家,也不能背上替别人养孩子耻辱!”

    赵碧晨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此刻,没人把她当成一个孩子。只觉得这个时候的赵碧晨,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魄力,大家都被震惊得哑口无言。

    不约而同,他们心里有一个共同的心生:这个女孩,不简单!

    鉴于事情越闹越大,甄朝选不得不听从了赵碧晨的建议,举行全员大会。耽误了做工,甄朝选其实非常恼火。

    罗淑芬赶到张家大门口的时候,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张大婶的脸上。她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事情的经过。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欺负我赵家没人?你放心,我罗家还有人呢!你信不信我今天把你打在地上趴下,什么东西!你是吃饱了撑的吗?你知道你耽误了多少人上工吗?难不成以后我们都可以上你家舀饭来着?”

    罗淑芬的泼辣在整个生产队都是出了名的,不过她最后的话倒是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因为这点小事耽搁大家挣工分,真是太要不得了。

    在大家来之前,赵碧晨认真观察了现场的状况。她百分之百的确定,堂弟没有偷吃蜂蜜。即便是不看现场,她也笃定。但是,看了现场,她已经找到了自己需要的证据。

    “今天,召集大家一起来。为的是一件小事,但是它不仅仅是一件小事。大家也知道,前几天,我们村里发生了件不愉快的事情。今天,我在这里重新强调一下。要是你连人都做不好,你还不如去当猪圈里的猪!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我多解释吧?”

    甄朝选看着村民代表都来齐了,对于今天的会议做了一个开场白。

    张大婶恨恨的瞪了一眼罗淑芬,今天这口唾沫,她们之间没完!还没等队长说完,她就抢着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说赵尉然偷吃蜂蜜这件事。表面上看起来,她的推断非常有理。

    “所以,肯定就是赵尉然偷吃了我的蜂蜜。小时偷针,大时偷金。他这样的行为,失败坏了我们甄家湾的名声。我打他,可是为了教育他。”张大婶振振有词。

    “你们有什么解释的?”甄朝选很看好赵碧晨。

    “各位,你们请看。这个罐子的外面是不是有一道蜂蜜留下来的痕迹?无论是装蜂蜜亦或者是偷喝蜂蜜的人留下来的痕迹,只要是抱过这个罐子的人,手上一定会留下蜂蜜的痕迹。”

    赵碧晨举起张家桌上的蜂蜜罐子。低矮的罐子,拿起来必然手上会沾到蜂蜜。

    “你们再看看我堂弟的手,不信的你们还可以闻闻。因为之前玩了沙子,手上全部都是红色的沙渍残留。如果有蜂蜜,他的手不可能没有一点痕迹。如果非要说擦干净,为什么整个手掌都是均匀的红沙痕迹?”

    赵碧晨拉起堂弟的手,让大家可以看得更加清晰。

    “再有,你们看地上。因为他之前玩过红沙,所以布鞋上沾了红沙。凡是他停留的地方都有红色的细沙。大家看看,从张家大门口,再到门背后。这一些都是我弟弟留下的足迹。但是,除此之外,从门背后到条桌上这段路程,一点红沙都没有。”

    “你不要告诉我他是脱了鞋走过去拿的!”赵碧晨堵住了张大婶想要说的话。

    “赵尉然今天穿的是白色的毛线袜子。脱鞋在地上走,袜子一定会弄脏。然然,把鞋脱掉给他们看。”赵碧晨蹲下来,让赵尉然坐在自己的膝盖上。赵尉然两只脚底果然干干净净。

    “这样的解释够了吗?如果不够,我还有无数条理由可以证明。”赵碧晨给堂弟穿好鞋子,站起身的她知道自己已经说服了所有的人。

    “不,不可能!不是他偷的,还有谁?我们家没有外人进来过。你这是狡辩!”张大婶眼见大家都相信了赵碧晨的话,急急忙忙喊了出来。

    “我知道是谁偷的。张大兵的手,你们看看。哟,还有点黏糊糊的。可见吃的时候弄了不少在手上。大兵,你敢把嘴巴张开我们看看吗?呵呵,贼喊捉贼!”罗淑芬早在女儿解释的时候,已经锁定了可能的嫌疑人。

    这不,赵碧晨一说完,罗淑芬已经走到张大兵的身边,拉出了他的手。

    张大兵就是张大婶的儿子,今年才刚刚十岁。他涨红了脸,闪躲的眼神说明罗淑芬和赵碧晨的说法是完全正确的。

    在甄朝选的严厉要求下,张大婶不得不向赵家人道歉。不过,张家和赵家的梁子就此结下。

    赵家,赵碧晨用凉水给堂弟敷了敷脸颊。上面的手指印让她暗恨自己手上的力气太小了,打的张大婶的那个耳光还不够让她疼的。

    “姐姐,我没事。”赵尉然心里暖烘烘的,他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她是如此护着自己,他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关心。姐姐在他眼中就是英雄和守护神。

  http://www.9xds.com/book/3230/85955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