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39.第 39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赵碧晨点点头, 拉起了蓝布裤子的裤脚。她脚上的袜子还是罗淑芬亲手用从旧毛衣上拆下来的毛线织成的毛线袜子。

    吕向阳看起来是个懂行的,伸手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脚踝,询问了赵碧晨的感受之后, 非常确定的说:“问题不大,只是把脚踝的韧带扭伤了。我跟我爸学了一套韧带扭伤的揉捏方法, 你要试一试吗?”

    因为他不确定赵碧晨会不会对自己心怀怨言, 所以语气中带着小心翼翼。

    一听说是韧带扭伤,赵碧晨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懂医,她也知道韧带扭伤已经算是很轻的了,最多一个星期她就可以完全康复。既然他说可以推拿, 那就再好不过了。

    于是, 赵碧晨目光中带着感激,点了点头。

    吕向阳今年也才十五岁,可是这个少年的手指很明显已经有了薄茧。少年的手掌还不够宽厚,但是给赵碧晨一种很可靠、踏实的感觉。

    歪着头想了想,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 这个少年应该是甄珠和吕继山的儿子, 好像叫做吕向阳来着?

    时间太过久远,等她回过神来,吕向阳已经抬起了头。

    “好了。不过,你的右脚最好三天之内不要着地。来,我帮你把猪草背回家。”少年眼中的坚毅让赵碧晨内心一颤。

    “这, 恐怕太麻烦你了。”

    “没关系, 我也是顺路回家。”吕向阳手脚麻利的将地上的猪草装进了背篓, 包括赵尉然扔下的那一抱猪草。他右手臂往上一提,背篓已经背在了背上。

    赵碧晨正想让他回家的时候告诉一下自己的家人,她打算单脚跳着回去。谁知道吕向阳竟然走过来,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

    两辈子的第一个公主抱,让赵碧晨有点措不及防。因为害怕摔倒,她只得抓紧吕向阳的衣襟。

    他们身侧,赵尉然双眼放光的看着吕向阳。什么时候,他才可以长到向阳哥哥这么高大?可以帮姐姐背猪草,还可以抱起姐姐!此刻吕向阳的形象在赵尉然的眼中无比伟岸。

    “哎,这不好吧。我可以自己慢慢跳回去的。”赵碧晨忽然有点不敢直视这个少年的眼睛。

    “就几步路,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去了。”吕向阳甚至笑了笑,怀中女孩的份量太轻,她真的是太瘦了。

    阳光而坦荡的少年,如同他的名字一般。他的笑容,让赵碧晨眼睛闪了闪。

    吕向阳大步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小尾巴赵尉然。

    赵碧晨发现,吕向阳真的不是一般的贴心。他似乎特意挑选了人少的小路,二十分钟之后,他从赵家的后门将赵碧晨和一大背篓猪草放在了廊下。

    “有事的话,你可以找我帮忙。我先走了。”吕向阳并没有多做停留,甚至没有打量赵家的房子,看了一眼赵碧晨之后从后门离开了。

    路过赵家柴房的时候,他特意探了一下头。好像她们家的柴火也没有多少了,有空的话给她们大一背篓过来。

    吕向阳其实打心眼里感激昨天赵碧晨对母亲的帮助。因为妈妈智商的问题,他没有少被人说闲话,至少村子里面能够善待妈妈的人屈指可数。大部分人都用有色眼睛看着他们一家人。

    说起来,甄珠和吕继山的结合真的是缘分。

    队长甄朝选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家里人对最小的女儿宠爱有加。可惜,小时候的一场高烧烧坏了她的脑子。直到甄珠二十岁,还是没有人愿意娶她。

    正巧那一年发大水,村子里来了好些流浪的人。甄朝选在征求村民的同意之后,将大队后面的一排破旧的房子分给了他们住。也算是给了这些流离失所的人一个安家之所。

    这其中,就有吕继山。

    渐渐地,这些留下来的流浪者被村民所接受。吕继山一直是一个人,听说在发大水的时候家里人都不幸去世,只留下了他一人。便有村民笑他给他介绍一门媳妇。

    看到甄珠的第一眼,吕继山被她的笑容所打动。这个女孩给他孤寂的心带来了一丝温暖。于是,他同意了村民的提议,向甄朝选提亲,求娶他们家的女儿。

    甄家人是真的爱护甄珠,并没有因为有人求娶就迫不及待的把她嫁出去。在考验了吕继山的人品之后,甄朝选放心的把女儿交给了吕继山。日子虽然清贫一点,但是吕继山这个人真是没话说,勤劳质朴。

    因为这段姻缘,村子里说闲话的人可不少。

    哪怕是后来吕向阳的出生,也没有隔断村民八卦的热情。好些人甚至预测,吕向阳即便是不傻,智商肯定也不高。

    但是,时间是最好的老师,它教会了村民不能门缝里看人。吕向阳不仅健康的长大了,而且比同龄男孩子都高大健壮,还跟父亲学了一套打猎的好手艺。

    整个甄家湾就只有一户姓吕的人家,吕家人一直秉持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品格。吕继山这个糙汉子,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看到甄珠拼死拼活给自己生下吕向阳的那一刻,他发誓要对她好一辈子。

    都说家庭的影响力是潜移默化的,吕向阳对待赵碧晨的态度,足以证明吕家的家教非常好。

    大队办公室,干部们对于赵启明和刘艳的离婚事件专门召开了会议。

    “你们想得真是简单,这婚是你们想结就结,想离就离的吗?主席可是说过,现在是阶级斗争的关键阶段。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身为贫农,你们要有思想觉悟。”

    队里的干部竟然给他们上起了思想政治课。

    罗淑芬在心里撇了撇嘴,冠冕堂皇的话,谁不会说。吃得饱、穿得暖,家里一团和睦就是他们这些农民最大的期望了。什么觉悟不觉悟的,能够填饱肚子吗?

    跟着一起过来的甄朝选低下了头,他就知道这件事不好办。可是,赵旭东昨天专门拉着他说了一大堆好话,对于这个曾经给组织送过秘密情报的老同志,他的请求,队里还是要充分考虑的。

    原来,赵旭东打小就是放羊娃。

    起初,帮地主和富农放羊。小小年纪的他一直都是组织的秘密联络员,为组织做出了很多突出贡献。这不,后来解放了。组织本来想要给他一个民兵连长的职位的,被他推拒了。

    “我来自贫苦家庭,祖辈虽然是私塾老师,却教导了我们晚辈要踏踏实实的做自己。我没有那个能力,还是让我放羊去吧!”赵旭东本就是山野长大的孩子。大山教会了他许多生活的道理。

    于是,赵旭东就勤勤恳恳当起了村里的放羊倌。放弃民兵连长的待遇,却赢得了很多人的尊敬。

    甄朝选悄悄地将干部们拉到一边,说了几乎小话。

    不一会儿,干部们的态度就变了。

    “如果你们真的感情破裂,我可以给你们开证明。离婚手续需要去镇上办理,村里办不了这个手续。”听说是因为刘艳偷人,他还同情的看了一眼赵启明。

    这顶绿帽子,恐怕要带一段时间了。尤其是村里离婚的少之又少,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启明和刘艳的离婚,势必成为大家八卦的焦点。

    刘艳倒是一改昨天的态度,今天的她竟然将自己最好的衣服穿在了身上,似乎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庆祝和赵启明的离婚。殊不知,她身上的这身衣服,还是为了结婚赵启明亲自带她去买的。

    刺眼的碎花小棉袄,往赵启明的心里再次插了一刀。

    直到傍晚,赵启明和罗淑芬才拖着疲惫的脚步从镇上走了回来。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花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这个时候,虽然有自行车,可是整个镇上都没有超过十辆。

    “办妥了?”赵旭东也刚回家没多久,罗淑芬眼尖的发现,丈夫居然抽了叶子烟。可见,他对这件事也是极度忧虑的。罗淑芬明白,丈夫担心弟弟因此一蹶不振。

    “嗯。”回来的路上,赵启明已经想通了。这辈子,他就跟尉然相依为命吧!

    赵碧晨握住身边堂弟的手,总觉得今天的小叔有点不一样了。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了呢?很快,她就知道答案了。

    “你说什么?你要去荆州新开的采石场上班?那里可是离家500多公里!”饭桌上,赵启明跟大哥说了自己的想法。赵尉然手上的筷子一下子就落到了地上。

    比他先赶到的是吕向阳,奔过来的吕向阳还以为妈妈出事了。走近一看,原来是赵碧晨晕倒在地上。

    他扶起赵碧晨,仔细查看了一下她的脸色,伸手在她的额头上一搭。糟糕!赵碧晨发烧得厉害。吕向阳二话不说,抱着赵碧晨去往巫婆婆家。他的身后,还跟着小不点赵尉然和傻姑甄珠。

    “巫婆婆,求求你帮她看看,她发高烧了。”吕向阳敲开巫婆婆家的大门,着急的说道。

    谁知道巫婆婆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赵碧晨,随即淡淡的说道:“她不在我医治的范围之内。”

    这个时候吕向阳才想起来,巫婆婆的规矩是:小毛病不看,妇人的病不看。

    但是,在吕向阳看来,赵碧晨发烧得厉害,这不算是小毛病吧?于是,他祈求的看向巫婆婆,希望她通融通融。

    “回去用酒擦拭手心和胸口,凉帕子冰敷额头。再盖两床被子发汗就好了。”要不是看在这个少年曾经给自己帮忙修整过房顶,依照巫婆婆的性格,她是不会这么说的。

    “谢谢,谢谢你巫婆婆。”吕向阳害怕耽搁赵碧晨的病,风一般的跑开了。

    安排赵尉然去地里把赵碧晨妈妈叫回来,吕向阳将赵碧晨放置在床上。从赵尉然的小床上抱起他的被子,一起搭在赵碧晨身上。然后他找来洗脸盆和洗脸帕给赵碧晨物理降温。

    罗淑芬听说女儿晕倒了,火急火燎的往家里跑。

    心里忍不住埋怨丈夫,一定是昨天晚上受到了惊吓!

    吕向阳将巫婆婆的话转告罗淑芬之后,拉着妈妈离开了。他们一直待在这里并不是很方便。

    “宝宝,橙子,橙子睡着了吗?”甄珠一步三回头。

    村子里的人都讥笑她,只有橙子跟她说话,橙子还给她吃好吃的。她喜欢橙子,不想让橙子睡觉,想要她起来跟自己玩。

    “嗯,她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所以这会儿补个觉。妈妈,你似乎很喜欢她?”吕向阳发现最近妈妈多了很多笑容,话里话外提到最多的就是她口中的橙子。

    “哦,那我明天来找她玩。宝宝,除了你和大山,我最喜欢橙子了。”

    罗淑芬拿出家里所剩不多的酒,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女儿的手心和胸口。直到热度下去,她才松了一口气。女儿脸色苍白,嘴唇干得起壳。罗淑芬连忙起身到了一点开水,晾凉了之后将女儿扶起来,少少的喂给她喝。

    或许因为发了汗的缘故,赵碧晨虽然人没有醒过来,但是能够主动吞咽温水。

    “大伯娘,姐姐好些了吗?”赵尉然一直守在旁边,眉头紧锁。姐姐看起来好虚弱。

    “然然,你伸手摸摸你姐姐的额头。是不是不烫了?”

    “嗯,是不烫了。”

    “这就对了,你姐姐不烧了就没事了。走吧,我们出去,别打扰她休息。”罗淑芬小声的对赵尉然说道。

    赵碧晨睁开眼睛,已经是傍晚时分。夕阳透过亮瓦照进房间,赵碧晨只觉得头晕晕的,而且全身无力。

    自己好像是晕倒在河边了?赵碧晨伸手摸了摸自己额头,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感冒发烧了。昨天晚上先出了一身热汗,后来又出了一身冷汗。会感冒也很正常。

    重生之后,家里的伙食一直不太好。每天虽然没有什么太重的体力活,可是总有做不完的事情。自身体抗力下降,感冒病毒自然乘虚而入。

    也不知道是谁把自己带回来了,妈妈肯定担心坏了。

    刚想起妈妈,罗淑芬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晨儿,你可把妈妈吓坏了。现在感觉怎么样?”罗淑芬的手里还端着一碗荷包蛋,里面放了很少的红糖。她原本计划即便是女儿没有醒,她也要把她叫醒。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这怎么能行?

    “妈妈,我没事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晕倒了。”赵碧晨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罗淑芬连忙放下手中的荷包蛋,帮助女儿把枕头竖起来。让她能够舒舒服服的靠在床头。女儿大小既聪明又懂事,给她帮了很多忙。要不是女儿,她忙完外面还要忙家里。

    “姐姐,你没事就好。”赵尉然今天一直没有出门玩,刚刚把萝卜干收回家,他听到姐姐的声音,连忙跑了进来。

    “然然,姐姐已经好了。”赵碧晨欣慰的看着堂弟,这才十多天,他跟自己刚刚重生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来,晨儿,把这碗汤水鸡蛋吃了。”说起来,这两个鸡蛋还是罗淑芬跟邻居王阿婆借的。不然,他们家里又没有养鸡,哪里来的鸡蛋。

    “妈妈,这,不用了。我已经好了。”

    “听话,把它们吃掉。”罗淑芬心疼的看着女儿,她已经十二岁了,还瘦瘦小小的。

    “然然,你过来帮姐姐吃一个鸡蛋。”赵碧晨看着被塞进自己手里的碗,向赵尉然看了过去。

    “然然不吃,姐姐吃。姐姐吃了鸡蛋就有力气了。”赵尉然说完就跑开了,厨房中,赵尉然深吸了一口气。鸡蛋的香味真好闻,空气中还有甜甜的红糖的味道。

    咽了咽口水,赵尉然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多赚钱,让姐姐每天都可以吃鸡蛋红糖。

    晚上,赵旭东回家听说女儿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吓病了更加自责。心里暗自发誓,一定不再管卢晓曦的事情。至于借出去的那些钱,她有钱就还,没钱就算了。

    这一次生病,赵家人才发现,原来赵碧晨用她小小的肩膀,担起了家里很多的事情。

    她才12岁,却已经像个小大人一般,把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晚上,罗淑芬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生碧晨的时候伤了身子,这辈子很难再有小孩了。虽然在这个多子多福的时代有点遗憾,可是碧晨的懂事早早的填满了她的心。

    “淑芬,你还在想碧晨的事吗?”赵旭东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和讨好。

    “哼。”罗淑芬不愿意搭理丈夫。家里现在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丈夫有想过如果碧晨病得严重的话,他们连给她看病的钱都没有吗?人穷倒是不可怕,可怕的是家里有人生病。

    “淑芬,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向你保证,我一点歪心杂念都没有。我只是看她可怜,她也是走投无路了。”赵旭东口中的她就是卢晓曦。

    “好,你既然要提起这件事,那我问你。是她来找你借钱的吗?”罗淑芬索性坐起身来,一副打算长谈的模样。

    赵旭东也坐起身来,紧紧地靠在妻子身边。

    “不是,她没有来找我。我是听王卫民跟我说的。我去看了,她们家连一把玉米面都没有吃的,孩子饿得直哭。”王卫民是赵旭东穿开裆裤就玩在一起的好伙伴。虽然现在各自成家,小时候的情谊还在。

    “她家里有困难,她还有婆家、还有娘家,再不济还有公社和大队。哪里用得到你逞能?如果你有出息,能够让家里人吃饱穿暖,你把多余的闲钱拿给她我是不会说什么的。你扪心问问你自己!”

    罗淑芬说到这里,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是不能不顾孩子啊!她才多大,你看看她的手!你看看她的同龄人!我家碧晨都十二岁了,还跟八、九岁的小姑娘似的。家里还有个老幺,尉然也是明显的营养不良。你倒好,一下子把家里的钱全部拿出去了。你……”

    “我错了,淑芬你别气。我真的错了。我保证,没有下一次。”罗淑芬的数落一点点都敲在他的心上。的确,他不是一个好父亲,妻子的生气不无道理。

    赵旭东揽着妻子,许下承诺。

    第二天早上,赵碧晨起床的时候发现家里的一切事情都处理妥当了。连中午要用到的猪草也被切了出来。

    “晨儿,你这身体才好,可不许累着自己了。家里的事情你别管,我和你妈妈会做的。”赵旭东从猪圈里走了出来,关爱的看着女儿。他宁愿自己少睡一个小时,也舍不得女儿这么辛苦。

    “哦,我知道了。其实,家里的事情都不累。我感冒发烧只是一个意外。”赵碧晨明显感到了爸爸的变化,不过看到他和妈妈的关系恢复如常,她也算是放心了。

    惯例大人们吃了饭就出去上工,赵碧晨的确还有点虚,也就没有出门。在大门口摆了张小桌子,正好可以教然然认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