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43.第 43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集体劳动也是有休息时间的, 当然,这得听队长的统一安排, 不是你想休息就能休息的。

    队长哨声响起来的时候,张大婶的心思立刻活跃起来。她放下锄头,向着生产队最喜欢八卦的人群走了过去。

    “哟,张大姐,你们家的蜂蜜锁好了没?别又被孩子偷吃了。哈哈……”她还没走近,有人已经打趣起来。

    “是啊, 蜂蜜还好点。要是猪油被偷吃了,那你还不得心疼死。”

    “你们当家的看好没有, 别又出去偷吃了。嘻嘻……”

    张大婶心里几乎气得吐血, 可是一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 她装作无所谓的捋了捋头发。

    “我们家好着呢,不就一罐子蜂蜜吗?我家还有好几罐呢!可别说我家男人偷吃, 是那个贱人勾-引他的!听说那个贱人有好几个骈头。赫赫……指不定还有些被蒙在鼓里的人。对了,我刚才听说了一个秘密。”

    张大婶故作神秘,说完还左顾右盼了一下,似乎害怕旁的人听见似的。

    “你能够有什么秘密?是你家鸡婆又下了双黄蛋了?还是你家母猪怀上了?”张大婶嘴碎这件事,村子里谁不知道。表面上不屑于张大婶的秘密,实则大家都竖起了耳朵。

    “切,你要是不想听可以捂住自己的耳朵。”张大婶一副我知道天大秘密的样子。

    八卦之心, 人皆有之。农村妇女最感兴趣的, 莫过于这样的小道消息。这也算是劳碌中难得的一点乐趣了。

    “你快说吧, 卖什么关子。等会儿队长吹哨可又要上工了!”有人心急, 等不及催道。

    “我刚才不是请假回去了一趟吗?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吕向阳竟然搂着赵碧晨在亲嘴!啧啧啧,难怪这傻子没事就往赵家跑。原来是给自己找儿媳妇去了。”张大婶说得就跟自己亲眼看见了一般。

    “你莫不是看错了。赵家的家风一直都很正的。”有人不相信。

    “你不信就算了,难不成傻子天天围着赵碧晨打转的事情你们没有看到?我可是亲眼看到赵碧晨跟傻子有说有笑的。”张大婶不满的看向质疑她的人。

    人群中,有几人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还不时有人点点头,似乎在肯定什么。

    “我前不久看到吕向阳给赵家的柴圈里背了好几次柴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有人犹豫了一下,说出自己看到的事情。

    “可不是吗?那天,我听我家小崽子说吕向阳抱着赵碧晨回来,我还不相信。现在看起来,这两人之间,的确有猫腻。”

    “听说不是碧晨的脚扭了,才抱的吗?”有人替碧晨说话。

    “哪有这么巧,她一扭脚,吕向阳就出现了?这里面说不得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说起来,吕家和赵家在咱们甄家湾都是单门独户的。家世倒也匹配,只不过这个碧晨有点太小了吧?才十二岁,就开始想男人了?还没有来事儿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如果说张大婶刚开始的话,大家都还不相信。那么接下来人群中这些七嘴八舌的声音,让这件事似乎有了来龙去脉和支撑。好似真有这么件事情一般,大家都看到了。

    话还没有说完,队长的哨声响了起来。

    “上工了,上工了!还有什么话说不完的。”甄朝选瞪向张大婶她们这群人,说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她们这群婆娘最得劲。

    赵家,赵碧晨哪里知道别人对她的编排。她将剩下的馒头分成两半,分别递给甄珠和赵尉然。看着她们吃得香甜,赵碧晨忍不住长叹一口气。早知道就应该在实验室里多放点吃的。

    不过,她哪里知道自己会回到小时候?

    视线落在书本上的出版时间,赵碧晨突然想起来,还有半年就会发生大的运动。其实现在,各个方面的形式已经非常紧张了。当务之急是处理好家中的藏书。

    赵家人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宝贝,就是书房里的那两墙壁的书。其中好多都是孤本,却在上辈子的时候遭遇了大火的洗礼。

    赵碧晨刚会学认字不久,就被爸爸带着认识了家中所有的藏书。听说,爸爸小时候也是被爷爷拉着讲这些书的历史。即便是现在,赵碧晨也可以清楚的说出哪些类型的书籍放置在什么位置。

    一定要趁早将这些书都收进实验室里!不自觉的,赵碧晨握紧了拳头。

    “姐姐,姐姐?”赵尉然吃完东西,发现姐姐走神了,于是拉了拉她的袖子。

    “嗯?哦,你们吃完了?那我们开始上课吧!”当然主要对象是赵尉然,甄珠坐在一旁做鞋面。偶尔,也会跟着赵尉然一起念两句。

    如果是外人看到这个画面,还以为是一家人呢。安静下来做事的甄珠一点也看不出智商有问题。

    罗淑芬今天总觉得有点奇怪,村子里的人都对着她指指点点的。赵启明的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难道是蜂蜜事件?她就知道,这些婆娘吃饱了没事干,总喜欢找点事情来议论,显得自己消息灵通。

    “淑芬,你家姑娘来月事了吗?”一个和罗淑芬关系不错的妇女刚才跟人争辩了几句,她看赵碧晨不是那样的人。不过,别人说得条条是道,自己也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

    “没呢!家里这么困难,她这瘦得我都心疼了。”罗淑芬一寻思,自己十二岁的时候已经来了事儿。女儿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要不要开春去抱几只小鸡仔回来养。给家里两个孩子都吃上鸡蛋?

    “没给碧晨相看人家吧?”

    “我说你没发烧吧?我家晨儿才刚满十二岁不久,还是个孩子。我又没病,这么早相看人家干啥?”罗淑芬奇怪的看了一眼对方,莫非她想给晨儿说人家?

    “咳咳,我就我问问。”对方一听罗淑芬的语气,口中的话咽了下去。要是把道听途说的事情跟罗淑芬讲了,她还不得恨死自己。

    赵旭东每天早出晚归,对村子里的八卦无从得知。

    罗淑芬这个火爆脾气,谁敢在她面前乱说?

    赵家姐弟几乎一整天都在家里,更加不知道外面对于赵碧晨的污蔑。

    吕家跟赵家情况差不多,根本不知道村子里的人吧吕向阳和赵碧晨编排成什么模样了。流言到了后面越来越离谱,甚至说两人都睡在了一起。

    这其中,张大婶的功劳最大。她恨不得整个甄家湾都知道这件事。

    因为心情好,她晚上一不小心多吃了半碗玉米糊糊,被当家的拿着扫帚追得满院子跑。一边跑,还一边叫嚷着杀人了,让邻居看了不少的笑话。

    晚上睡觉的时候,赵碧晨一直在琢磨一件事。

    该怎么跟爸爸解释自己有空间这件事?这些书可是爸爸的命根子,记得上辈子被卫兵烧毁的时候,他被气得病倒了。

    想着想着,赵碧晨的倦意来袭。梦里,出现了一个自称是自己祖宗的白胡子老人,他跟碧晨说了好多好多关于家族的事情。

    当鸡叫的声音响起来,赵碧晨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

    手心一握,她举起拳头一看,果不其然有一串木质珠子放在自己手心。

    老人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孩子,你的重生不是意外,是我扭转了你的人生轨迹。赵家的历史,我已经告诉你了。你爸爸上辈子本不该从山崖滚落,这其中的缘由我没有办法跟你细说。遇到麻烦的事情,多数数珠串,它会告诉你答案。”

    今天跟昨天一样,赵碧晨起床之后发现爸爸妈妈将家里的事情都收拾妥当了。

    饭桌上,赵碧晨说起了今天要跟吕向阳一起上山打柴火的事情。

    “要不晨儿别去了,往后我每天赶羊下山的时候带一点回家。”赵旭东不愿意女儿太辛苦。

    “爸爸,我又不是纸做的。我会量力而行的!”赵碧晨祈求的看向爸爸。最后,还是罗淑芬拍板,同意女儿去山上捡拾柴火。

    谁知道,赵碧晨带着堂弟刚跟吕向阳碰头,就有一群五岁左右的孩子冲他们跑了过来。

    “新郎新娘亲个嘴,新郎新娘发喜糖!”

    “小河弯弯,向里流;走到尽头,往回转;洪水涟涟,小鸟欢欢。”

    赵碧晨弯腰捡起地上的筷子,拍了拍堂弟的肩膀,示意他听小叔继续说下去。

    “大哥,你现在每天放羊也就才十个工分,这已经是队里最高的工分了。大嫂也是极其能干的,一天能够拿到七个工分。但是,你想过没有,你们加起来还挣不到三毛钱。年头不好的话,更少。”赵启明早就有想法,只是离婚这件事让他明白了很多东西。

    赵旭东闻言,皱紧了眉头。现在的光景的确不好,可是一家人能够在一起,难道不好吗?

    “如果可以,我希望碧晨继续上学。我希望尉然也能够多读点书。除了学费,我希望家里人能够吃饱、能够穿暖。大哥,我要是去外地,工资会更高的。你放心,我没事。赵家的男人,可不是没有担当的!”

    赵启明的话触动了赵旭东,现在的日子太艰难了。上次生产队分的布票,他主做让罗淑芬全部卖掉了。不然,家里连玉米糊糊都吃不上。生产队分的粮食,他们已经尽量挑粗粮,这样可以多分一点。可惜,孩子们依然面黄肌瘦。

    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才十二岁,为了打猪草,把脚都扭伤了。赵旭东身为一家之主,怎么能够不明白弟弟话里的意思?

    “淑芬,把我的酒拿出来!我要跟启明喝一杯。”赵旭东虽然没有直接回答,赵启明已经明白了大哥的意思。

    酒在农村是极其珍贵的,毕竟连粮食都吃不饱,哪里来闲的粮食酿酒?这瓶酒还是当初表彰赵旭东功劳的时候,一个部队的领导带过来的。剩下了半瓶,他一直没舍得喝。

    第二天赵碧晨醒来的时候,没有在床上看到赵尉然,吃惊的坐了起来。

    “然然,然然?”赵碧晨裹好衣服,一蹦一蹦的跳了出来。

    在后门的门槛上,赵碧晨找到了堂弟。此时的他,在冬天的寒风中流着眼泪。

    “姐姐!”赵尉然一把抱住碧晨,伤伤心心的哭了起来。

    “妈妈,妈妈不要我了;爸爸,爸爸也不要我了。姐姐,我是没人要的孩子!”小小的赵尉然虽然不懂得离婚的含义,可是昨天从村里孩子的嘲笑声中,他知道妈妈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昨天晚上大人们在饭桌上的话他没听太懂,可是凌晨他起床撒尿的时候,看到爸爸在收拾行李。他藏在角落里,看着爸爸打包好自己的行李,从后门悄悄地离开了。

    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单纯的人,赵尉然能够感受到姐姐对自己的关爱。可是,父母的相继离开,对他的打击非常大。他可怜巴巴的抽泣着,声音已经哭到沙哑。

    “然然,乖!你爸爸挣钱去了,为了给你买好吃的、买衣服,为你提供更好的生活。他不是不要你了,而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你爸爸的苦心了。”

    赵碧晨宽慰着堂弟,对于小叔的不辞而别,她心里又何尝不难过。她知道小叔为什么选择天不见亮就走;她知道小叔心里的压力和郁闷。只希望小叔在外面能够平安、健康。

    赵启明离开了,赵碧晨的腿刚能下地的时候,她发现自家的柴房里的柴火竟然越用越多。

    只听说过田螺姑娘的故事,难不成还有田螺先生不成?

    其实,赵碧晨心里有一个猜想。

    这一天,赵碧晨去河边洗衣服的时候碰到了甄珠。她正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秀鞋垫。看到赵碧晨端着洗衣盆过来了,甄珠傻傻的笑了。

    “姐姐,嘿嘿嘿。”

    “吕家大婶,我不是姐姐,你叫我碧晨吧。”赵碧晨走近了才发现,甄珠的手工真好。这鞋垫上的花纹看起来非常好看。

    “橙子?我喜欢大橙子。”甄珠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想起儿子前几天带回家的橙子,真好吃。

    赵碧晨哭笑不得的看着甄珠,橙子就橙子吧!

    赵尉然跟着小伙伴们一起玩去了,今天来河边洗衣服的只有赵碧晨。自从赵启明离开家之后,碧晨让爸爸将尉然的小床暂时安置在了自己的房间。两间床都有蚊帐,倒也能够避嫌。

    虽然甄珠时不时对着赵碧晨傻笑,她倒也不介意。

    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甄珠说上两句,很快赵碧晨盆子里的衣服就洗完了。

    “吕家大婶,我衣服洗完了,就先走了昂。”

    谁知甄珠着急的站了起来。

    “不走,橙子不走。跟珠珠一起说话,好听。珠珠喜欢。”三十六岁的甄珠,长了一张圆圆的脸。可能因为丈夫和儿子的宠溺,皮肤白得如同珍珠一般。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中年妇女,倒像是个刚嫁人的少妇。

    甄珠拖着赵碧晨的手不让她走。

    赵碧晨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邻居家的成子大哥远远地冲她喊道;“碧晨,你家弟弟被人打了!快点回来!”

    王玉成是邻居王叔的儿子,今年才十三岁,只比赵碧晨大一岁。上次赵尉然癔症,就是他提前跑去通知的巫婆婆。跟赵家姐弟的关系还算是不错。

    赵碧晨直接将洗衣盆放下,大跑步冲了回去。然然这么乖,谁敢欺负他!

    刚跑到王玉成的身边,他就机关枪似的啪啪啪解释了起来。

    “然然他们跟几个同龄的小伙伴一起玩捉迷藏,他藏到了张家大门背后。被张大婶抓住说偷了她家的东西,她还给了然然两耳光。”

    赵碧晨一听,浑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上。她家然然绝对不可能偷东西,一定是张大婶为了报复刘艳,所以故意拿小孩子出气。一想到张大婶庞大的身躯和蒲扇一样的大手,赵碧晨无法想象她的两耳光扇在然然身上是什么样的。

    等她赶到的时候,已经围了好多人。张大婶的谩骂声,因为有了听众而更加有力。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赵尉然他妈妈偷人,他也就跟着学偷东西。这叫有种体种!呸!还说什么读书人家,出的都是些孬种!”

    “张大婶!主席说了,说话要讲证据。各位叔叔婶婶,请你们做一个鉴证。今天她张大婶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污蔑我们赵家的证据。你凭什么说我家弟弟偷你的东西?你凭什么打他?”赵碧晨看到脸颊红肿的赵尉然,几乎要咬碎自己的牙齿。

    “哟呵,小小年纪,牙尖嘴利。跟你那个前小婶子学的吧?这个倒没什么,有的事情可千万学不得。比如,偷人!”张大婶的声调抑扬顿挫,整个人生动得似乎自带光环。

    “张大婶,我敬你是长辈,跟你客客气气的说道理。空口说白话谁不会呀!你张大婶居然能够对一个五岁的孩子下手,你摸摸你自己的良心,它肯定是黑色的吧?你看看,你把我家然然打成什么模样的了?”

    赵碧晨心疼的看着赵尉然,将他护在了自己身边。有她在,谁也不可以欺负他!

    十二岁的赵碧晨在张大婶面前一点都不露怯,虽然她才一米四,对方足足有一米六五的个头。虽然她才不足六十斤,对方有一百多斤的体积。昂起头,赵碧晨要张大婶给个说法。

    “好,你要证据是不是?这就是证据,他把我家放在条桌上的蜂蜜偷吃了。”张大婶拿出了自家装蜂蜜的罐子,距离张家大门口十步远的地方,条桌上到像是真的有一个罐子放置留下的印记。

    “没有,我没有偷吃。我根本不知道条桌上有什么,我只是藏在大门背后,哪里都没有去。”平日里害羞内向的赵尉然虽然涨红着脸,倒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把话说得有条不紊。

    “哟呵,你们看看。赵家人的嘴可都厉害着呢!小小年纪,就知道为自己狡辩。我不妨告诉大家,蜂蜜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一般是不放在外面的。这不,今天我要回娘家,早上特意从柜子里拿了出来。这件事,我家当家的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大家要是不相信,我马上让人把我家当家的喊回来。”

    张大婶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脸上的表情不像是作伪。

    围观的人看看张大婶,再看看赵尉然。审视的目光更多是放在赵尉然的身上,孩子嘛,难免嘴馋。张大婶这么大的年纪了,应该不会生出这样无中生有的是非来。

    “姐姐,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赵尉然虽然怯弱,可是这一次,即便是面对张大婶的威胁和殴打,面对这么多人怀疑的目光,他也没有哭。因为他记得,今天早上姐姐才跟他说过:男子汉,流血流汗不流泪。他要当真正的男子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