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44.第 44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晚上, 赵碧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爸爸局促的脸庞和尴尬的神情清晰的印在她的脑海。

    “对不起,晨儿。爸爸的一个朋友家里出事了。我,我借了点钱给她。我不知道你妈妈不在家。我保证,以后一定不会让你再面对这样的情形。”赵旭东从女儿口中得知妻子回了娘家, 便知道她是生自己的气了。

    即便是心里埋怨着自己的妻子,赵旭东也没有在女儿面前表现出来。

    他知道女儿吓坏了, 当即搅拌了泥灰把被扒拉松动的墙角堵上了。而且,移了一个大大的立柜堵住了这个墙角。

    赵碧晨睡不着,索性坐起身子。

    她有预感, 爸爸借钱的人一定是个女人。而且, 这个女人一定跟爸爸曾经有过瓜葛。

    妈妈她是如此爱爸爸,也只有这个原因,才会让她暗自流泪。

    这个时代的婚姻,有爱情吗?

    或许是有的, 但是少之又少。

    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里,爱情成了最奢侈的东西。

    现在然然已经很少尿床了,但是赵碧晨已经养成了习惯, 一晚上总是要问他好几次。所以, 赵碧晨自从重生回来, 睡眠一直不是太好。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 她眼睛下面挂了两个青黑的眼袋。连赵尉然都关心的问她昨天晚上是不是没有睡好觉?

    赵旭东一早起床找队长甄朝选去了, 昨天晚上自己家里发生的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无法想象, 要是碧晨没有发现异常, 昨天家里会遭遇什么?两个孩子会不会受到惊吓甚至是侵犯?

    昨天晚上睡不好觉的人, 岂止是赵碧晨。赵旭东和罗淑芬几乎都一晚上没有睡觉。

    赵碧晨打开房门,闻到了玉米糊糊的味道。她高兴的跑到厨房一看,果然是妈妈回来了。跑过去从后面抱住妈妈,赵碧晨空落落的心里一下子就被填满了。

    “妈妈,你别走。”

    “晨儿乖!妈妈不走。”罗淑芬回家的时候,赵旭东出门找队长去了。所以,他们夫妻两人还没有见面。她也不知道昨天女儿遭遇了一场惊吓。

    转过身的罗淑芬失声叫了出来。

    “晨儿,你的眼睛怎么了?”就像是一整晚没有睡觉的样子。眼睛浮肿还带着血丝。

    “妈妈,晨儿好害怕。”赵碧晨总归是没有忍住哭了出来。别看她芯子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在昨天那样的状况下,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撑多久。也不会知道对方是不是相信了她的话。

    昨天在赵旭东面前,她没有流泪。那是因为她对爸爸失望了,所以根本不想在他面前表达自己的情绪。

    妈妈不一样,在妈妈面前,她永远都是被保护的孩子。

    “发生什么事情了?晨儿,你别吓妈妈。”罗淑芬不知所措的安抚着女儿,看样子昨天自己离家之后家里发生了大事。

    “姐姐!大伯娘,姐姐怎么了?”赵尉然的出现让赵碧晨止住了哭声。

    “没事,然然,姐姐做噩梦了。”赵碧晨并不想在孩子面前说昨天晚上的事情。赵尉然本来就敏感,他才五岁,说了他晚上肯定更加害怕。

    队长甄朝选的家,他听赵旭东说了昨天夜里的事情,表情非常严肃。

    “你说说你们当家长的,怎么就放心把两个孩子扔在家里?要是出了事情,怎么办?我看你们后悔都来不及!赵旭东,你这是怎么搞的?”甄朝选比赵旭东大几岁,他一直将赵旭东当弟弟来看。

    “我,昨天我不是知道晓曦的丈夫生病了,所以过去看看吗?”卢晓曦是赵旭东的初恋,可是因为她们家里是地主成分,所以赵旭东的父亲坚决反对他们在一起。

    正好卢家人也看不起假清高的赵家人。

    如此一来,一对恋人就这么被拆散了。卢晓曦嫁给了邻村的木匠,孩子只比赵碧晨小一岁。

    “你啊!糊涂!昨天罗淑芬就是因为这件事回的娘家?我看恐怕不止如此吧!”罗淑芬这个人比较简单,甄朝选看得透透的。她是一心跟着赵旭东过日子的好女人。

    “我,我把家里的钱借给了晓曦。”赵旭东说完之后,突然觉得自己没有了昨天跟罗淑芬说这件事的理直气壮,反而有点心虚。

    “赵旭东,我一直拿你当弟弟。这件事,我可直说了。你做错了!大错特错!”甄家和赵家的长辈关系就跟好,到了甄朝选和赵旭东这一辈,良好的关系也延续了下来。

    赵旭东的父亲离世的时候,还特意恳求甄家人多看顾点自家的晚辈。赵家毕竟在甄家湾太单薄了。

    “哎!”赵旭东抱着头,昨天晚上他的心理一直都不平静。晓曦的丈夫眼看着不行了,她就要成寡妇了。到时候一个人带着女儿,她应该怎么生活?

    要说赵旭东有想要出轨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他爱自己的妻子,也爱自己的女儿。

    可是,卢晓曦不是别人,她是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看着她现在过得这么糟糕,他只是想要搭一把手而已,别无他求。

    “旭东,你抬起头来看着我。只有这一次,帮了也就仁至义尽了。再多了,即便是你没有想法,你能够确定别人没有想法,你能够保证你家人没有想法?跟你生活一辈子的还是你的妻子。你给我弄清楚主次、轻重!”

    甄朝选不愧是队长,对这件事分析得透透的。当然,他也不是每一家人都会操这份心。

    得到了甄朝选关于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的处理意见,想通了的赵旭东慢慢的走回了家。不知道淑芬现在回来没有?

    走到家门口,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淑芬,你回来啦?”赵旭东主动笑着招呼道。但是,罗淑芬仿佛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的喝着玉米糊糊。

    堂屋里的空气有一瞬间的凝固。

    赵尉然站起身子,拉着赵旭东坐下。

    “大伯,你坐下来。然然给你端玉米糊糊去。”赵尉然只是觉得家里的气氛怪怪的,他并不清楚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啪的一声,罗淑芬喝完玉米糊糊将手里的筷子拍到了桌上。

    “赵旭东,你给我听好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昨天晚上,罗淑芬想了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她没有办法阻止。钱她并不是很在意,她在意的人是丈夫、是家里的孩子。

    如果自己跟赵旭东为此事大吵大闹,别人看笑话不打紧,这样可能把他推得更远。

    别看罗淑芬没有念过几年书,行事颇为泼辣。其实,她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

    丈夫如果非常完美,没有一丝缺陷,倒显得自己配不上他。犯错误没有关系,考虑不周全也没有关系,关键是认识到自己的鲁莽和错误,以后不再犯了,才是最重要的。

    赵尉然被大伯娘的发火吓了一大跳,赵碧晨安抚的将他带到自己身边,用眼神告诉他没事。

    “我知道,我知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才是。”赵旭东被甄朝选一训斥,对于妻子的发火也就能够接受了。

    上辈子,没有窃贼事件,赵旭东也没有因为卢晓曦的事情找过甄朝选。夫妻两人因为这件事冷战了一点时间,后来关系虽然恢复了,可是大家心里都有心结。

    “你刚才去甄家,队长怎么说的?”丈夫伏低做小的态度让罗淑芬有点诧异,以前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一起生活了十多年,赵旭东的脾气她还是清楚的,倔强得跟头牛似的。

    “队长说今天上工的时候召集大家开个会。准备提议弄个巡逻队,正好响应政策的号召,打击不法行为。”赵旭东偷偷的看了一眼妻子的脸色,眼见她发作过去,他提起来的心也就放下了。

    罗淑芬这个人真的很简单,发作出来就好了,有事情从来不会藏在心里,更不会翻旧账。

    说起来,这么爽利、能干的女人竟然被自己娶回家了,也是自己的福气。

    更别提她还帮自己生了这么一个聪慧的女儿。赵旭东从来没有小看女儿的智商,就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女儿的应对可以说非常棒!

    罗淑芬原本张了张嘴想提刘艳的事情,可是考虑到孩子们还在饭桌上,她收回了原本想说的话。

    “吃了饭出工去呀!还愣着干什么?”罗淑芬白了一眼赵旭东,自己当初是看上他哪里了?明明又呆又笨,还尽做些惹自己生气的事情。

    “好,好,我这就吃,这就吃。”因为放羊的缘故,赵旭东中午都是随意解决的。因此,他早饭必须得吃饱。为了他的肠胃着想,罗淑芬也不允许他中午吃冷食。勒令他必须在外面自己生火做点吃食。

    原本这件风波就这么过去了,可是这天上午赵碧晨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晕倒了。

    “啊!啊!啊!”甄珠本来在跟赵碧晨说话的,看着她晕倒,她手舞足蹈的大声喊了起来。

    她的身后,赵碧晨睁大了眼睛。

    “妈,别,别打了!是小叔,小叔!”赵碧晨怎么也没有想到,门外的人会是小叔。可是,她非常确定,昨天柴房里的男人不是小叔!小叔的声音她可是记得真真切切的。

    这个时候,邻居和赵旭东都大跑步赶了过来。好些邻居手里还拿着锄头和铲子,以为真的发现小偷了。

    “罗淑芬,你莫不是眼花了。自家人还能看成是小偷?”大家怎么可能不认识赵启明,看起来这真是个误会。

    “启明,嫂子不是故意的。你,你没事吧?”罗淑芬心中虽然埋怨弟弟怎么不正大光明的敲门,倒也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刚才那几棍子可是实打实的挥了下去。

    “好了,没事了。各位叔叔伯伯都回去吧!误会一场。”赵旭东将弟弟拉到自己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对着赶来的邻居抱歉的拱了拱手。他一贯斯文有礼,大家倒也没有说别的。

    待赵旭东将弟弟安置在堂屋坐下来,赵碧晨才想起来。刚才这么大的动静,刘艳都没有出来。看来,她还没有回家!眼珠子一转,赵碧晨心里有了主意。

    “小叔,我去告诉小婶子和然然你回来的消息。刚才他们似乎都没有听到动静。”

    罗淑芬闻言,皱了皱眉头。她这个妯娌真是扫把倒了都不扶一下的主儿,刚才闹这么大的动静,连邻居都惊动了,她竟然都还没有起床?

    赵碧晨跑到后面小叔叔和小婶子的房间门口,敲门的同时大声喊道:“小婶子,还没起床吗?小叔回来了!”

    出乎赵碧晨的意料,刘艳竟然打开房间门走了出来。

    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赵碧晨,冷哼一声。口中冲着隔了一堵墙的堂屋大声喊道:“赵启明,你还不回来看看,你的好儿子又尿床了!我都告诉你了,这是病!你偏偏不相信!”

    刘艳的声音又细又尖锐,赵碧晨忍不住侧过身子。还是妈妈的大嗓门听起来顺耳一点。

    “来了,我这就回来。”

    堂屋中,赵启明应了一声。将口袋里的毛钱和布票交给大哥,同时小声的说道:“大哥,这是我的工资和用钱同别人换的布票。晨儿长大了,不能总是穿破旧的衣服。让嫂子给晨儿置身新衣裳!”

    说完的同时,还示意大哥禁声。被后面的婆娘听到了,又该闹腾了!

    赵旭东握着手里还温热的毛钱和布票,心里真不是个滋味。这就是他的弟弟!一心为了整个家,连现在成家了都会把自己工资上交的弟弟。

    “晨儿,还愣着干什么?来帮妈妈烧火。”罗淑芬知道刘艳又没有给自己女儿好脸色看,从厨房里探了一个头出来。

    赵碧晨上下打量了一下刘艳,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定不会这么轻易过去!

    刚走到厨房门口,赵碧晨碰到了往后屋走的小叔。她拉住小叔的袖子,细细看了看小叔额头上的伤,确定只是妈妈失手打的皮外伤,赵碧晨才松了一口气。

    “晨儿,你放心,小叔没事儿,你妈妈下手不重。赶明儿我再回来,一定敲门。今天早上就是不想打扰你们休息,所以才试着自己开门的。”赵启明怕侄女和大嫂担心,还特意解释了一下。

    小叔刚回屋没过多久,他们房间里就传来了摔打东西的声音。

    刘艳的声音即便是关着门,也清晰的传了出来。

    “出门一个月,一分钱都没有拿回来,你还是个男人吗?我问你,你关心过我和孩子的死活吗?”

    “小声?我凭什么要小声一点!你们家的日子我是过不下去了!”

    “赵启明,你给我滚出去!”

    嘭的一声,房间门打开又被用力关上的声音传了过来。赵碧晨一心想着小叔和刘艳的事情,连火烧到了灶门口都没有发现。

    “晨儿,干啥呢!你看你烧的这叫什么火!”罗淑芬怎么可能没有听见妯娌的指桑骂槐,她大手挥在赵碧晨的肩膀上,示意她看看灶门的火势。

    赵碧晨连忙将手里的蒿草塞了一团进去,重新将灶膛里的火引燃。该如何让大家知道小婶子偷人的事情?关键是还不能让外人知道,不然小叔的脸往哪里放?

    也不清楚小叔是怎么安抚的刘艳,反正到了吃饭的点,小叔和刘艳已经能够平静的坐在堂屋的餐桌上吃饭了。

    他们的儿子赵尉然小脑袋瓜垂着,双眼通红,显然刚才哭过。赵碧晨定睛一看,小脸上还有一个明显的巴掌印。这一定不是小叔打的!小叔怎么舍得下手这么狠。

    赵碧晨想要开口说话,却被自己的妈妈拉了拉衣角,使了个眼色。

    刘艳稀里哗啦喝了两碗玉米糊糊,碗筷一摔,招呼也不打就回房了。殊不知,罗淑芬是看在小叔子回来的份上,才做多了一碗。她倒是不客气,三下五除二端过来就吃了。

    五岁的赵尉然怯怯的看了一眼桌上的大伯父和大伯母,他们似乎因为妈妈的行为不高兴了。

    当他的视线看向堂姐的时候,意外收到了她温暖的眼神。

    “然然,够不够吃?姐姐这里还有。”赵碧晨将自己碗里的玉米糊糊赶了一些到堂弟的碗里,他瘦得跟个猴子似的,看着都让人心疼。殊不知,此时的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晨儿,你吃你的。尉然不够我这里还有!”赵启明欣慰的看着自家侄女,碧晨从小就懂事。

    罗淑芬吃过早饭,侍弄起了家里的两头猪。虽然现在还是生产队一起干活,可是已经允许自家养一些家禽了。这两头猪可是家里人过冬的指望了!

    赵碧晨主动捡起桌上的碗筷,虽然她现在比灶台高一个头,可是如果洗碗的话,还需要搭一个小板凳才可以。赵启明原本是打算来帮忙的,却被小侄女推到了一边坐下。

    于是,堂屋中,赵启明拉过自己的儿子赵尉然。

    “赵尉然,你告诉爸爸,为什么你现在五岁了还要尿床?”

    一听到爸爸提起尿床这件事,赵尉然小脸涨得通红。都怪妈妈,把这件事到处说。害得村子里的小伙伴都知道他这么大了还要尿床。

    小孩子的自尊心尤其强,赵尉然死死的咬住嘴唇,就是不开口。

    “你是个男子汉,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垂着头干什么?抬起头来,看着我!”赵启明颇为生气,声音也就大了一点。谁知道赵尉然哇的一下子哭了出来。

    他是真的伤心!

    妈妈只会骂他,从来不给他换洗,害他身上一股尿骚味,大家都不喜欢跟他玩。爸爸很久不回家,一回来就是凶他!

    赵碧晨连忙放下洗碗的丝瓜布和碗筷,将手上的水渍在围裙上擦了擦,走到赵尉然的身边护着他。

    “小叔,我听我们老师说过有一种情况跟然然的很相似,叫做遗尿。听说是没有养成好的习惯导致的,让我来教他吧,你别凶他。”赵碧晨小学刚毕业,平日里说话就很有条理。

    这一番话倒也不算是语出惊人,大家怎么可能知道她心里住了一个四十岁的自己。刻意让自己的解释听起来通俗一点,也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

    “哎!”小叔没有说话,只是抱住了自己的头。

    罗淑芬匆匆忙忙交代赵碧晨记得打猪草,就跟着一起上工了。连懒惰如刘艳,都不得不听从队长的哨声拖着脚步走了出去。

    赵旭东是村子里的放羊倌,所以他吃过早饭就出门了;而赵启明现在可以算得上采石场的一名工人,不过他劳动也是可以换取工分的。所以,他也没有闲着,扛着锄头跟着一起劳动去了。

    家里就只剩下了赵碧晨和堂弟赵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