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53.第 53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冬季了小动物们都长肥了。今天运气不错, 收获了两只野兔和两只野鸡。对了, 这里还有四个野鸡蛋。”吕向阳放下肩上的猎物,从口袋里掏出四个比家养的鸡蛋小一点的野鸡蛋,递给赵碧晨。

    “来, 拿着, 我来生火。咱们做点午饭吃。”吕向阳变魔术似的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掏出了一些不知名的野果。

    赵碧晨有注意到, 他的蓝布裤子的裤脚被荆棘划破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可见打猎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

    中午的午餐是两个玉米面馍馍, 外加一人一个野鸡蛋, 烤熟的山芋, 以及吕向阳摘来的野果。

    野鸡蛋和野果赵碧晨专门找宽大的树叶包了一些起来,打算给吕家大婶带回去。她看到了一定会非常开心!

    吃过午饭,吕向阳带着赵家姐弟来到一处干草丛生的平地。

    吕向阳随手用砍刀砍下一把干草,分成两股递给赵家姐弟。

    “你们闻闻,这个味道是不是很好闻?”

    赵碧晨接过干草,放在自己鼻子下面一闻。竟然有一股奇异的香味!这是什么植物, 她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身为农学博士,赵碧晨对于植物其实有一定的研究。

    “这是什么呀?向阳大哥,这个味道然然喜欢。”赵尉然问出了碧晨心中的疑惑。

    “我爸爸告诉我这是百香草。你们试一试,它们是不是很柔软, 一点都不刺激皮肤?”吕向阳刚才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片草地。

    “它们有什么用途吗?”赵碧晨不解的看向吕向阳。他带他们过来, 肯定是有目的的。

    “我们家的枕头和垫床都是用的百香草, 味道好闻、用起来很舒服的。你们也可以试试。”六十年代的农村, 棉花是最珍贵的东西。因为它可以帮助大家在冬天御寒。

    一般农村家庭的棉被都是祖辈留下来的, 而且数量非常有限。

    夏天倒是可以睡凉席,冬天不行。

    于是,大家想办法将谷草整理干净,经过阳光的暴晒之后,垫在床单下面。这样一来,冬天就不是那么难熬了。包括家里的枕头也是这样,极其少数的家庭可以用破旧不堪的衣服填充枕头。一般都是用的谷草。

    谷草有个最大的缺点,它不够柔软,味道也不是很好闻。

    找不到更好的替代,农村人家几乎每家每户都是睡的谷草铺的床,枕头巾里面填充的也是硬硬的谷草。

    “真的吗?向阳大哥,你们真是太聪明了!”说起来,赵碧晨最近浅眠还有一个原因。家里的谷草床垫和枕头她睡不习惯。

    接下来的时间,三人行动起来,很快就将这片百香草地割完了。

    赵碧晨也终于知道,百香草在这片山脉都是为数不多的植物。吕继山之所以认识百香草,也源于他之前的生活经历。

    这一次他们可谓是满载而归。吕向阳背了一大背篓柴火,四只猎物挂在腰间。赵碧晨背了半背篓的板栗,还有半背篓的百香草。连赵尉然肩膀上都捆了一捆百香草。

    回家的中途,赵碧晨遇到了因为不放心她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前来接她回家的妈妈。

    “晨儿、然然,把东西都给我,我来背。”罗淑芬看着自家孩子肩膀都被压弯了,心疼得厉害。

    往常收工之后,她都要在家里忙里忙外。但是,今天因为不放心碧晨。她一收工就向着上山的路走去,希望能够早一点看到孩子。

    吕向阳倒也不傻,下山之后就将猎物藏在了柴火之中。因此,大家只看到罗淑芬去接几个孩子回来。

    到了赵家,吕向阳将一半的柴火倒进了赵家的柴圈。

    “向阳大哥,够了。别倒了。”赵碧晨过意不去。连忙将自己背篓里的板栗到了一半出来,分给吕向阳。他知道板栗的吃法,倒也不用赵碧晨多费口舌。

    罗淑芬看着吕向阳留下来的猎物,心中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原本刚听说流言的她还打算少让晨儿跟吕向阳来往。可是,这个少年今天的表现让她在心中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有担当、为人踏实诚恳,待自家孩子真的挺不错的。她没有理由因为一些流言蜚语就干涉孩子们之间的往来。

    现在孩子都还小,好些事都还没有开窍呢!

    罗淑芬听说了百香草的用途,脸上露出了喜色。抓起一把百香草一闻,果然比谷草好闻多了,而且更加柔软细腻。当即安排两个孩子去把家里的枕头都换了。剩下的给姐弟两人的床铺垫上百香草就可以了。

    她还要切猪草,煮饭,煮猪食,自然忙得不可开交。

    赵旭东赶羊回村子的时候,被卢晓曦堵在了半路上。

    “旭哥,我……”卢晓曦看着对面曾经的恋人,怎么也开不了口。

    “咳咳,卢晓曦同志,请叫我赵旭东。你有事吗?”赵旭东虽然是个性格柔软的男人,但是发生在女儿身上的事情给他敲响了一次警钟。他自己的心意已经尽到,余下的事情,不该他来操心。

    卢晓曦咬了咬嘴唇,面露苦笑。

    她以为他跟别人不一样,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他跟别人没有不同,一切都是她自以为是。

    “我走了,再见!”卢晓曦留下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

    赵旭东的确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只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卢晓曦事件让他更加确定自己拥有一个非常好的妻子,以及一个聪慧可人的女儿和侄儿。

    以至于后来的日子听说卢晓曦抛下家中重病的丈夫和孩子跑了,他唏嘘不已。苦难最是考验一个人的人品。

    做晚饭的时候,罗淑芬心里一横。将兔子肉清理干净,用盐腌制起来,放着过年吃。而那只野鸡,被她放血拔毛破腹处理干净之后,直接放进锅里炖汤。

    因为害怕香味飘走,罗淑芬甚至都舍不得解开锅盖,就这么一直让它炖着。

    赵碧晨知道妈妈要炖鸡,连忙收拾出了一盆板栗。

    板栗炖鸡可是她的最爱!这道汤品不用添加多余的调料,只用撒上少量的盐,就可以享用的香甜糯香的板栗和鲜美的鸡肉。再喝一口清香中带着淡淡甜味的鸡汤,简直是舌尖上的美味。

    赵旭东一回家,鼻子嗅了嗅,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淑芬,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这是哪里来的鸡?”好久不见荤腥,赵旭东也馋得厉害。他连忙顺手将大门合上。这么香的味道,飘出去别家闻到岂不嫉妒?

    农村人可别指望有多好的素质,向来愿你过得比他差,见不得你的日子过得比他要好。

    “看把你们给馋的!”罗淑芬一边烧火,一边看向走过来的丈夫。两个孩子忙完事情一直守在灶台边上,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大伯,这只野鸡是向阳哥哥从山上打猎捉到的。还有一只兔子,大伯娘说等过年再吃。”赵尉然靠着罗淑芬坐在灶台面前,这里非常暖和。

    今天晚上,赵家的晚饭吃得格外晚。大家虽然饥肠辘辘,为了美食倒也都还稳得住。

    幸好赵家的厨房正对着竹林。而且因为他们家修建在村落最里面,所以飘到邻居家的香味并不太多。邻居们只是隐隐约约闻到了哪家人在炖肉,可是味道并不明显。

    “慢点吃,锅里还有呢!”赵碧晨喝完一口汤,看着堂弟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不由得酸涩不已。

    赵家饭桌上,唯一一个还算是有形象的人就数赵碧晨了。赵旭东和罗淑芬都被这样的美味所征服,虽然没有赵尉然的吃相狼狈,可到底显得有点迫不及待。

    但是,赵旭东和罗淑芬吃完一大碗板栗炖鸡之后,都停下了碗筷。

    “爸爸,妈妈,我去帮你们盛,锅里还有。”赵碧晨放下筷子,打算端起妈妈的碗。

    “不用了,晨儿。妈妈吃饱了。剩下的你和然然吃吧。”罗淑芬挪开碗,示意赵碧晨继续吃。自家孩子吃东西的样子真好看,一点都不像她这样粗鲁。这才是女孩子应该有的样子。罗淑芬对于自家女儿是越看越爱。

    “爸爸也吃饱了,你们快吃,别凉了。”赵旭东也看好了自己面前的碗筷,不然赵碧晨拿走。

    突然,赵碧晨因为抬手想要端碗露出来的木质珠串,吸引了赵旭东的目光。这个东西,好生熟悉。

    赵碧晨因为爸妈的行为鼻头一酸,这一顿晚餐,大概是她童年记忆中最好的一顿饭了。不行,既然重生回来了,她一定要让家里人都过上好日子。至少能够吃饱穿暖,再说吃好穿好的事情。

    吃过晚饭,赵旭东将女儿叫到了自己面前。

    “晨儿,你手腕上的珠串是哪里来的?”

    “哇,馒头。”赵尉然咽了咽口水,白面馒头耶!

    “橙子,给你吃。”甄珠将馒头推到赵碧晨面前。

    甄珠昨天回家之后,一直闷闷不乐。吕继山收工回来,看到妻子不开心,清洗干净自己的手和脸,他蹲到甄珠面前。

    “珠珠,你怎么不开心呀?”甄珠喜欢吕继山叫她珠珠。

    “橙子生病了,不能陪我玩。我喜欢橙子,她对我好。”很难得甄珠可以说出这么一长串有逻辑的话,要知道她前几年还没有这么有条理的逻辑。看起来,她也在长大。只不过缓慢了一点。

    吕继山自然知道爱妻口中的橙子是赵碧晨,有人愿意善待他的妻子,他自然是高兴的。

    “你做点好吃的给她送去,让她早点康复不就行了。”

    于是,才有了今天早上这一幕。

    这个小木桶可以看得出来是吕家人自己做的,容积不大,里面正好装了三个大馒头。

    吕家人住在小河的对岸,说起来,他们家左右都没有邻居。河对岸的吕家是吕继山娶了甄珠之后,依靠自己的能力修建的。当然老丈人和几个哥哥也是出了不少的力气。

    鉴于吕继山本来就有打猎的手艺,他们家的日子不算是难过。虽然甄珠不能够参加劳动,可是他们家能够算得上村子里过得很好的人家了。除了工分收入,吕继山去山上打猎获得的收入几乎占了家庭收入的一半。

    后来也有几户人家分家之后,搬到了河对岸。但是距离吕家还是有些距离的。农村人多多少少都有点迷信,甄珠的智商让大部分人都将她当做傻子。

    因此,大家并不清楚吕家的生活。倒是觉得有了甄珠这个负担,吕继山就算是再能干,他们家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赵碧晨感动的看着眼前的馒头。或许后世并不稀奇这样的食物,但是在六十年代,好些人家即便是过年都吃不上白面馒头。

    “吕家大婶,谢谢你的好意。你端回去给自己家里人吃吧。你看看,我已经好了,额头也不烫了。”赵碧晨还依稀记得自己昨天晕倒后听到了甄珠的尖叫。

    拉过甄珠的手,赵碧晨想让她确定自己真的不发烧了。

    “咦,橙子真的不烫了。馒头家里有,这个我们吃。”她拿起木桶里的馒头,塞了一个到赵碧晨手里,再塞了一个到赵尉然手里。最后的那一个,她欢欢喜喜的拿起来放进嘴里。

    “好吃,你们吃。”

    赵尉然看着手里的馒头,咽了咽口水。然后扭头看向赵碧晨,眼神询问着姐姐的意思。

    “吃吧!吕大婶给你你就吃。别忘记跟大婶说谢谢。”赵碧晨在堂弟眼中看到了渴望。

    “谢谢吕大婶!”赵尉然声音洪亮,脸上的笑容是赵碧晨从来没有见过的欣喜。

    “傻子,我说你怎么跑这么快,原来是来这里了。馒头!她手里捧的东西是馒头!”那天抢甄珠鸟蛋的几个小孩子从甄珠的背后跑了过来,口中还辱骂着甄珠。

    见到馒头,他们双眼放光,一下子就冲到了赵碧晨姐弟和甄珠的面前。

    赵碧晨立刻将甄珠和弟弟护在自己身后,同时将手里没有动的馒头放回了木桶里。三个男孩子贪婪的看向木桶,还有甄珠和赵尉然手中剩了一半的馒头。

    “把馒头交出来!”领头的是一个叫大勇的孩子,今年已经十岁了。其?嗔礁瞿泻⒆哟蟾乓簿褪瞧摺怂甑哪昙汀C终员坛恳皇毕氩黄鹄戳恕?

    见赵碧晨他们没有主动交出来的意思,三个孩子准备一哄而上,分别强抢他们手中的馒头。

    赵碧晨左手一拍,打掉想要拿木桶的手。右手一抓,一根扁担已经横在她的手上,她往前面一推,三个孩子都被推倒在地。

    还没等赵碧晨说话,他们中更小的那两个已经被听到声音快步走上来的吕向阳抓着衣领提了起来。

    “我警告过你们,别让我看到你们欺负我妈妈!这已经是第几次了?”那个还跌坐在地上的十岁大男孩瑟瑟发抖的看着高大的吕向阳,完了!被他发现了!

    吕向阳将他们放在地上,手上提着衣领的动作并没有松开。

    “你们相互给对方两个耳光,提醒对方要记住我说的话。”吕向阳沉着一张脸,表情严肃的说道。

    两个小男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也下不了手。

    “你们如果不打的话,那只有我亲自来了。我的手掌可不是吃素的!”吕向阳说完,垂眼看了下坐在地上的大勇。

    “你也是一样的,自己打自己两个耳光,听到没有?”吕向阳大声一喊,他手边和脚边的孩子都抖了抖。

    赵尉然握紧手里的馒头,靠近赵碧晨。向阳哥哥虽然很凶,可是他真的好厉害。这三个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小霸王,以前没少欺负他。现在看到他们的孬样,赵尉然只觉得解气。

    “我数三二一,你们不打那就我来。三,二……”

    啪啪啪扇耳光的声音响了起来。

    “太轻了,我没有听见!”吕向阳不满意的看了他们一眼。

    这一下,他们也不敢有水分,都用力的打了下去。

    “好了,你们可以滚了!下次再敢欺负我妈妈和赵家姐弟,小心我打得你们跟猪头一样。”吕向阳提着衣领子一甩,两个小男生差点没有站稳摔在地上。

    眼见终于脱离了恶魔,三个男孩子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要说之前他们只不过经常趁甄珠落单的时候,抢走她的食物,还警告她不许告状。现在甄珠经常都跟赵碧晨在一起,他们就不方便再下手了。毕竟吕向阳是真的非常凶。

    村子里谁不知道他年初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在山上猎了一头野猪回来。

    心中虽然不甘,但是在实力面前,他们不得不退避三舍。食物的诱惑太大了,那个傻子凭什么吃好吃的!

    “向阳大哥,这里还有一个馒头,你吃吧。”赵碧晨原意也是想要警告一下这些男孩子们。既然吕向阳做了,她也松了一口气。毕竟她担心这几个男孩子做出过激的行为,伤害到吕大婶和堂弟。

    “不用,这是妈妈一早起来特意给你们做的。你尝尝好不好吃?”吕向阳将馒头推了过来。

    现在妈妈经常跟赵碧晨来往,这让他和爸爸也放心了许多。

    爸爸要上工,不可能带着妈妈。他除了要做家里的事情,有时候还要上山打猎,自然对妈妈有照顾不周的时候。妈妈她不喜欢守着家,守着自己。她像一个真正的孩子,喜欢在外面玩。

    赵碧晨转身一看,吕大婶正在和赵尉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馒头吃得津津有味。

    “我明天一早要上山,你们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去?”吕向阳关心的看了看赵碧晨的脸色,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随即,说起了自己过来的目的。幸好自己收拾完家里的事情跟了过来。

    没有农户会嫌自己家里的柴火多,毕竟每家每户做饭都要用的。

    吕向阳考虑到赵家姐弟年纪太小,如果两人上山遇到什么事情不能够妥善的解决。于是才想到叫上他们一起,有自己看着,应该问题不大。

    “嗯,要去的。家里的柴火还远远不够。”赵碧晨点了点头。村子里的小伙伴大多也都是结伴同行,几乎没有哪个小朋友会单独跑到山上去,家里人也不放心。

    “吕大婶,明天你去不去?”赵尉然已经将甄珠当成了朋友。他悄悄的问道。

    “我,我不去了。给大山的鞋还没有做好,珠珠很忙。”甄珠吃完馒头,变戏法似的从自己身后的牛皮口袋里拿出鞋面样子。给大山的棉鞋已经纳好了鞋底,就差鞋面了。

    甄珠的妈妈因为担心女儿烧坏了脑子嫁不出去,所以从小就教她做手工。导致她现在即便是智商跟个孩子一样,手上的功夫可是一点都不差。或许是因为有一颗童心,她做的手工制品都非常漂亮。

  http://www.9xds.com/book/3230/85957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