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58.第 58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赵碧晨走近妈妈, 她正在用手擦自己脸上的泪痕。粗糙的大手全部都是老茧,因为冬天皲裂的手掌让赵碧晨看了心疼不已。

    “晨儿, 你们回来了?妈妈刚才想把火吹旺一点,结果让烟灰给眯了眼睛。”要强的罗淑芬不肯在女儿面前承认自己哭了。

    “妈妈, 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的。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赵碧晨抱着妈妈, 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向来坚强泼辣的妈妈竟然哭了,一定不是小事情。印象中,几乎没有见过妈妈流泪的样子。

    甚至爸爸出事之后, 她也只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了。

    “晨儿!”罗淑芬长叹一口气。

    她要怎么跟女儿说?难道告诉女儿丈夫把家里为数不多的钱全部借给了别人。这个别人还是他曾经喜欢过的女人?

    “没事, 妈妈真的没事。”

    赵碧晨见母亲不想说,也没有逼问。自己毕竟才十二岁,妈妈可能也有她的顾及。

    “晨儿,妈妈回一趟外婆家, 明天一早就回来。你照顾好家里, 知道吗?”罗淑芬想到丈夫拿钱走时的脸色,心里的气愤一直堵到了喉咙管。那个女人的丈夫生病了, 自家丈夫眼巴巴的送钱过去。这是将自己置于何地?这是将整个家庭置于何地?

    赵碧晨欲言又止, 只能看着妈妈眼眶通红的离开了家。

    这个时候去外婆家, 等妈妈走到天已经黑了。赵碧晨找不到理由阻拦妈妈,如果这是她想做的事情。

    记忆中好像有段时间妈妈和爸爸的确闹过不愉快, 可是因为什么缘故, 她记不清楚了。

    赵碧晨目送着妈妈从后门离开, 看着她虽然才35岁, 却已经有一点佝偻的背影忍不住心酸。村里谁人不夸一句妈妈能干,她的工分也是整个生产队女工最高的一个。

    可是,赵碧晨却注意到。母亲的脸早已经被风吹日晒得失去了光泽,色斑和暗沉让她看起来如同四十多岁的女人一般。挺直的腰背,也有一点微微的扛了;这是过度辛劳的表现。

    “姐姐,然然已经收完了衣服和萝卜干。刚才我偷吃了一根萝卜干,真好吃。姐姐,你尝尝?”赵尉然从碧晨的身后跑了过来,手里还拿了一根萝卜干。

    这是前几天赵碧晨脚扭伤的时候在家里做的。大冬天和开春那段时间没有蔬菜可以吃,萝卜干也可以当一道菜品了。

    “嗯,真好吃。这些都是然然的功劳。”赵碧晨摸了摸堂弟的头,打算晚点问问爸爸究竟怎么了。

    可是,直到月亮升起来,也没有见到爸爸回来的身影。赵碧晨不由得有点担心。

    赵尉然已经去村子里的羊圈看过了,听村民说是下午的时候大伯已经把羊赶了回来。

    那么,爸爸究竟去哪里了?妈妈又为什么伤心流泪还跑回了外婆家?

    赵碧晨和堂弟填饱肚子,她让堂弟先上床休息。自己还要切猪草,喂猪,打扫屋子。一圈忙下来,赵碧晨不仅忙出了一身汗水,还喉咙发干,可别感冒了,赵碧晨连忙喝了一大碗温开水。

    估摸已经是晚上的八点了,赵碧晨从里面伸手将大门锁了,再将后门的门栓插-上。爸爸有家里的钥匙,他回来的话会自己开门。

    锅里烧了一锅的开水,赵碧晨打算洗个热水澡。今天在山里走了一大圈,加上回来忙得一身汗。要是不洗澡,晚上没办法睡觉了。

    用黑色的桶将一桶开水提进了小叔他们以前住的房间,这里因为没人住,所以暂时成了赵碧晨洗澡的地方。

    赵碧晨转身打算去拿洗澡盆的时候,意外听到了房屋背后的男声。

    “喂,你小声点。弄这么大的动静干什么?”这个声音夹着嗓子压得很低。

    “怕什么,赵家的大人都不在家。就两个小孩子,没有丝毫的威胁力。你确定他们家真的有古董?”回应的声音带着贪婪和急切。

    “我听刘艳说的,他们祖上可是老师,能够没有点积蓄?今天晚上可是很难得的时机,趁母老虎不在家。”

    声音似乎近在咫尺,赵碧晨握紧了拳头。自己家里果然势单力薄了点,不过是爸妈不在家而已,竟然有人生起了偷窃的念头。

    不过,家里的门都锁好了,他们怎么进来?

    突然,赵碧晨想起了重生回来的第一天,自己也是锁好了门。结果刘艳第二天早上依然出现在了房间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自己一眼。那个女人,果然没安好心,还指使自己的骈头来家里行窃。

    赵碧晨心里一阵发慌,借着放在门口处的煤油灯,她四下查看着。

    外面的响动让她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向外的那一面墙。果不其然,在脚落里,她看到有几块泥砖是松动的。

    对面的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正在用工具撬动这个墙角。

    心里发紧,赵碧晨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她硬着头皮走到门口,故意大声说了起来;“爸爸,然然说晚上睡觉太冷了,我们再到小叔屋里抱床被子过去吧?可别给他冻感冒了。”

    “我来抱!”因为声音发紧,赵碧晨一点都不确定自己模仿得像不像爸爸的声音。

    “爸爸,你今天晚上回来得太晚了。我和然然两个人在家有点害怕。你慢点,我用煤油灯给你照着亮。”赵碧晨甚至一边说着一边提着煤油灯走了进去。

    刚才煤油灯放在门口,赵碧晨是为了拿东西方便,因为要进出好几趟,家里只有一盏煤油灯。放在门口的话,她可以里外都看清楚。不用搬来搬去。

    此时,煤油灯的光应该透过墙壁的缝隙露了出去。

    为了逼真,赵碧晨甚至故意一脚轻,一脚重,模仿着两个人走路的声音。

    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噗通,噗通,噗通!

    赵碧晨的心都快跳了出来。

    希望外面听到动静的人能够知难而退,赵碧晨竖起了自己的小耳朵,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撬墙角的声音也没有了。她不确定来人是走了,还是在外面。

    “这里,爸爸,搬这床被子过去,这床更暖和。”赵碧晨咬着牙继续演下去,不能露陷。

    实在不行,赵碧晨扭头看向房间里的一桶刚烧开没多久的开水。他们要是敢进来,自己就敢把开水泼过去!赵碧晨握紧拳头,指甲嵌入了掌心。

    每一秒钟的时间对于赵碧晨来说都是煎熬,她从来没有像这样紧张过。

    “碧晨,你在跟谁说话?”

    当房间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赵碧晨手中的煤油灯一下子落在地上。她整个人也虚脱似的靠在墙上。

    爸爸,他终于回来了!

    赵旭东诧异的看着女儿,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为什么刚才有她跟别人说话的声音。他似乎听到了爸爸两个字。

    “碧晨,你怎么了?”赵旭东走近了才发现女儿竟然满脸苍白一头虚汗。

    “你妈妈呢?她怎么不在家?发生什么事情了?”

    此刻,赵碧晨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对面的爸爸。他一直是自己心中的大山,可是为什么这一刻,她看不起这座大山了?

    赵碧晨一个字都没有说,而是扶起煤油灯,走到墙角,双手找到松动的泥砖往里面一拉。其实,这几块松动的泥砖已经被外面的人往里面推进来好些距离。

    赵旭东以为女儿中邪了,谁知道一分钟之后,自己面前的墙角出现了一个可以容纳一个人趴着进入的洞穴。更恐怖的是,外面还遗留着撬泥砖用的工具。

    他举起煤油灯走了过去,外面因为是走屋檐水的泥沟,上面还残留着新鲜的脚印。

    赵碧晨仰起头,就这么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爸爸。

    她和妈妈需要他的时候,他去哪里了?

    她有预感,爸爸借钱的人一定是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一定跟爸爸曾经有过瓜葛。

    妈妈她是如此爱爸爸,也只有这个原因,才会让她暗自流泪。

    这个时代的婚姻,有爱情吗?

    或许是有的,但是少之又少。

    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里,爱情成了最奢侈的东西。

    现在然然已经很少尿床了,但是赵碧晨已经养成了习惯,一晚上总是要问他好几次。所以,赵碧晨自从重生回来,睡眠一直不是太好。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她眼睛下面挂了两个青黑的眼袋。连赵尉然都关心的问她昨天晚上是不是没有睡好觉?

    赵旭东一早起床找队长甄朝选去了,昨天晚上自己家里发生的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无法想象,要是碧晨没有发现异常,昨天家里会遭遇什么?两个孩子会不会受到惊吓甚至是侵犯?

    昨天晚上睡不好觉的人,岂止是赵碧晨。赵旭东和罗淑芬几乎都一晚上没有睡觉。

    赵碧晨打开房门,闻到了玉米糊糊的味道。她高兴的跑到厨房一看,果然是妈妈回来了。跑过去从后面抱住妈妈,赵碧晨空落落的心里一下子就被填满了。

    “妈妈,你别走。”

    “晨儿乖!妈妈不走。”罗淑芬回家的时候,赵旭东出门找队长去了。所以,他们夫妻两人还没有见面。她也不知道昨天女儿遭遇了一场惊吓。

    转过身的罗淑芬失声叫了出来。

    “晨儿,你的眼睛怎么了?”就像是一整晚没有睡觉的样子。眼睛浮肿还带着血丝。

    “妈妈,晨儿好害怕。”赵碧晨总归是没有忍住哭了出来。别看她芯子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在昨天那样的状况下,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撑多久。也不会知道对方是不是相信了她的话。

    昨天在赵旭东面前,她没有流泪。那是因为她对爸爸失望了,所以根本不想在他面前表达自己的情绪。

    妈妈不一样,在妈妈面前,她永远都是被保护的孩子。

    “发生什么事情了?晨儿,你别吓妈妈。”罗淑芬不知所措的安抚着女儿,看样子昨天自己离家之后家里发生了大事。

    “姐姐!大伯娘,姐姐怎么了?”赵尉然的出现让赵碧晨止住了哭声。

    “没事,然然,姐姐做噩梦了。”赵碧晨并不想在孩子面前说昨天晚上的事情。赵尉然本来就敏感,他才五岁,说了他晚上肯定更加害怕。

    队长甄朝选的家,他听赵旭东说了昨天夜里的事情,表情非常严肃。

    “你说说你们当家长的,怎么就放心把两个孩子扔在家里?要是出了事情,怎么办?我看你们后悔都来不及!赵旭东,你这是怎么搞的?”甄朝选比赵旭东大几岁,他一直将赵旭东当弟弟来看。

    “我,昨天我不是知道晓曦的丈夫生病了,所以过去看看吗?”卢晓曦是赵旭东的初恋,可是因为她们家里是地主成分,所以赵旭东的父亲坚决反对他们在一起。

    正好卢家人也看不起假清高的赵家人。

    如此一来,一对恋人就这么被拆散了。卢晓曦嫁给了邻村的木匠,孩子只比赵碧晨小一岁。

    “你啊!糊涂!昨天罗淑芬就是因为这件事回的娘家?我看恐怕不止如此吧!”罗淑芬这个人比较简单,甄朝选看得透透的。她是一心跟着赵旭东过日子的好女人。

    “我,我把家里的钱借给了晓曦。”赵旭东说完之后,突然觉得自己没有了昨天跟罗淑芬说这件事的理直气壮,反而有点心虚。

    “赵旭东,我一直拿你当弟弟。这件事,我可直说了。你做错了!大错特错!”甄家和赵家的长辈关系就跟好,到了甄朝选和赵旭东这一辈,良好的关系也延续了下来。

    赵旭东的父亲离世的时候,还特意恳求甄家人多看顾点自家的晚辈。赵家毕竟在甄家湾太单薄了。

    “哎!”赵旭东抱着头,昨天晚上他的心理一直都不平静。晓曦的丈夫眼看着不行了,她就要成寡妇了。到时候一个人带着女儿,她应该怎么生活?

    要说赵旭东有想要出轨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他爱自己的妻子,也爱自己的女儿。

    可是,卢晓曦不是别人,她是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看着她现在过得这么糟糕,他只是想要搭一把手而已,别无他求。

    “旭东,你抬起头来看着我。只有这一次,帮了也就仁至义尽了。再多了,即便是你没有想法,你能够确定别人没有想法,你能够保证你家人没有想法?跟你生活一辈子的还是你的妻子。你给我弄清楚主次、轻重!”

    甄朝选不愧是队长,对这件事分析得透透的。当然,他也不是每一家人都会操这份心。

    得到了甄朝选关于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的处理意见,想通了的赵旭东慢慢的走回了家。不知道淑芬现在回来没有?

    走到家门口,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淑芬,你回来啦?”赵旭东主动笑着招呼道。但是,罗淑芬仿佛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的喝着玉米糊糊。

    堂屋里的空气有一瞬间的凝固。

    赵尉然站起身子,拉着赵旭东坐下。

    “大伯,你坐下来。然然给你端玉米糊糊去。”赵尉然只是觉得家里的气氛怪怪的,他并不清楚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啪的一声,罗淑芬喝完玉米糊糊将手里的筷子拍到了桌上。

    “赵旭东,你给我听好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昨天晚上,罗淑芬想了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她没有办法阻止。钱她并不是很在意,她在意的人是丈夫、是家里的孩子。

    如果自己跟赵旭东为此事大吵大闹,别人看笑话不打紧,这样可能把他推得更远。

    别看罗淑芬没有念过几年书,行事颇为泼辣。其实,她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

    丈夫如果非常完美,没有一丝缺陷,倒显得自己配不上他。犯错误没有关系,考虑不周全也没有关系,关键是认识到自己的鲁莽和错误,以后不再犯了,才是最重要的。

    赵尉然被大伯娘的发火吓了一大跳,赵碧晨安抚的将他带到自己身边,用眼神告诉他没事。

    “我知道,我知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才是。”赵旭东被甄朝选一训斥,对于妻子的发火也就能够接受了。

    上辈子,没有窃贼事件,赵旭东也没有因为卢晓曦的事情找过甄朝选。夫妻两人因为这件事冷战了一点时间,后来关系虽然恢复了,可是大家心里都有心结。

    “你刚才去甄家,队长怎么说的?”丈夫伏低做小的态度让罗淑芬有点诧异,以前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一起生活了十多年,赵旭东的脾气她还是清楚的,倔强得跟头牛似的。

    “队长说今天上工的时候召集大家开个会。准备提议弄个巡逻队,正好响应政策的号召,打击不法行为。”赵旭东偷偷的看了一眼妻子的脸色,眼见她发作过去,他提起来的心也就放下了。

    罗淑芬这个人真的很简单,发作出来就好了,有事情从来不会藏在心里,更不会翻旧账。

    说起来,这么爽利、能干的女人竟然被自己娶回家了,也是自己的福气。

    更别提她还帮自己生了这么一个聪慧的女儿。赵旭东从来没有小看女儿的智商,就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女儿的应对可以说非常棒!

    罗淑芬原本张了张嘴想提刘艳的事情,可是考虑到孩子们还在饭桌上,她收回了原本想说的话。

    “吃了饭出工去呀!还愣着干什么?”罗淑芬白了一眼赵旭东,自己当初是看上他哪里了?明明又呆又笨,还尽做些惹自己生气的事情。

    “好,好,我这就吃,这就吃。”因为放羊的缘故,赵旭东中午都是随意解决的。因此,他早饭必须得吃饱。为了他的肠胃着想,罗淑芬也不允许他中午吃冷食。勒令他必须在外面自己生火做点吃食。

    原本这件风波就这么过去了,可是这天上午赵碧晨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晕倒了。

    “啊!啊!啊!”甄珠本来在跟赵碧晨说话的,看着她晕倒,她手舞足蹈的大声喊了起来。

    “嘘,大婶小声一点。你来看!”赵碧晨冲甄珠招了招手。

    甄珠二话不说,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身边的儿子。跟赵碧晨一起趴在了地上。

    原来,当赵旭东终于将家里的扬尘收拾干净的时候,赵碧晨突然听到了漏阴沟里传来了细微的小动物的声音。这才有甄珠和吕向阳过来的时候看到的这一幕。

    赵旭东和赵尉然去拿工具去了,所以这里只有赵碧晨一个人在。

    “哇,是只狗狗!”甄珠感叹道。每次跟赵碧晨在一起,总有好玩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