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62.第 62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橙子, 你看这个。”甄珠将手中的小木桶放在桌上,揭开木桶的盖子。

    “哇, 馒头。”赵尉然咽了咽口水,白面馒头耶!

    “橙子, 给你吃。”甄珠将馒头推到赵碧晨面前。

    甄珠昨天回家之后,一直闷闷不乐。吕继山收工回来,看到妻子不开心, 清洗干净自己的手和脸, 他蹲到甄珠面前。

    “珠珠,你怎么不开心呀?”甄珠喜欢吕继山叫她珠珠。

    “橙子生病了,不能陪我玩。我喜欢橙子, 她对我好。”很难得甄珠可以说出这么一长串有逻辑的话,要知道她前几年还没有这么有条理的逻辑。看起来, 她也在长大。只不过缓慢了一点。

    吕继山自然知道爱妻口中的橙子是赵碧晨, 有人愿意善待他的妻子,他自然是高兴的。

    “你做点好吃的给她送去,让她早点康复不就行了。”

    于是, 才有了今天早上这一幕。

    这个小木桶可以看得出来是吕家人自己做的, 容积不大,里面正好装了三个大馒头。

    吕家人住在小河的对岸,说起来,他们家左右都没有邻居。河对岸的吕家是吕继山娶了甄珠之后, 依靠自己的能力修建的。当然老丈人和几个哥哥也是出了不少的力气。

    鉴于吕继山本来就有打猎的手艺, 他们家的日子不算是难过。虽然甄珠不能够参加劳动, 可是他们家能够算得上村子里过得很好的人家了。除了工分收入,吕继山去山上打猎获得的收入几乎占了家庭收入的一半。

    后来也有几户人家分家之后,搬到了河对岸。但是距离吕家还是有些距离的。农村人多多少少都有点迷信,甄珠的智商让大部分人都将她当做傻子。

    因此,大家并不清楚吕家的生活。倒是觉得有了甄珠这个负担,吕继山就算是再能干,他们家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赵碧晨感动的看着眼前的馒头。或许后世并不稀奇这样的食物,但是在六十年代,好些人家即便是过年都吃不上白面馒头。

    “吕家大婶,谢谢你的好意。你端回去给自己家里人吃吧。你看看,我已经好了,额头也不烫了。”赵碧晨还依稀记得自己昨天晕倒后听到了甄珠的尖叫。

    拉过甄珠的手,赵碧晨想让她确定自己真的不发烧了。

    “咦,橙子真的不烫了。馒头家里有,这个我们吃。”她拿起木桶里的馒头,塞了一个到赵碧晨手里,再塞了一个到赵尉然手里。最后的那一个,她欢欢喜喜的拿起来放进嘴里。

    “好吃,你们吃。”

    赵尉然看着手里的馒头,咽了咽口水。然后扭头看向赵碧晨,眼神询问着姐姐的意思。

    “吃吧!吕大婶给你你就吃。别忘记跟大婶说谢谢。”赵碧晨在堂弟眼中看到了渴望。

    “谢谢吕大婶!”赵尉然声音洪亮,脸上的笑容是赵碧晨从来没有见过的欣喜。

    “傻子,我说你怎么跑这么快,原来是来这里了。馒头!她手里捧的东西是馒头!”那天抢甄珠鸟蛋的几个小孩子从甄珠的背后跑了过来,口中还辱骂着甄珠。

    见到馒头,他们双眼放光,一下子就冲到了赵碧晨姐弟和甄珠的面前。

    赵碧晨立刻将甄珠和弟弟护在自己身后,同时将手里没有动的馒头放回了木桶里。三个男孩子贪婪的看向木桶,还有甄珠和赵尉然手中剩了一半的馒头。

    “把馒头交出来!”领头的是一个叫大勇的孩子,今年已经十岁了。其?嗔礁瞿泻⒆哟蟾乓簿褪瞧摺怂甑哪昙汀C终员坛恳皇毕氩黄鹄戳恕?

    见赵碧晨他们没有主动交出来的意思,三个孩子准备一哄而上,分别强抢他们手中的馒头。

    赵碧晨左手一拍,打掉想要拿木桶的手。右手一抓,一根扁担已经横在她的手上,她往前面一推,三个孩子都被推倒在地。

    还没等赵碧晨说话,他们中更小的那两个已经被听到声音快步走上来的吕向阳抓着衣领提了起来。

    “我警告过你们,别让我看到你们欺负我妈妈!这已经是第几次了?”那个还跌坐在地上的十岁大男孩瑟瑟发抖的看着高大的吕向阳,完了!被他发现了!

    吕向阳将他们放在地上,手上提着衣领的动作并没有松开。

    “你们相互给对方两个耳光,提醒对方要记住我说的话。”吕向阳沉着一张脸,表情严肃的说道。

    两个小男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也下不了手。

    “你们如果不打的话,那只有我亲自来了。我的手掌可不是吃素的!”吕向阳说完,垂眼看了下坐在地上的大勇。

    “你也是一样的,自己打自己两个耳光,听到没有?”吕向阳大声一喊,他手边和脚边的孩子都抖了抖。

    赵尉然握紧手里的馒头,靠近赵碧晨。向阳哥哥虽然很凶,可是他真的好厉害。这三个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小霸王,以前没少欺负他。现在看到他们的孬样,赵尉然只觉得解气。

    “我数三二一,你们不打那就我来。三,二……”

    啪啪啪扇耳光的声音响了起来。

    “太轻了,我没有听见!”吕向阳不满意的看了他们一眼。

    这一下,他们也不敢有水分,都用力的打了下去。

    “好了,你们可以滚了!下次再敢欺负我妈妈和赵家姐弟,小心我打得你们跟猪头一样。”吕向阳提着衣领子一甩,两个小男生差点没有站稳摔在地上。

    眼见终于脱离了恶魔,三个男孩子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要说之前他们只不过经常趁甄珠落单的时候,抢走她的食物,还警告她不许告状。现在甄珠经常都跟赵碧晨在一起,他们就不方便再下手了。毕竟吕向阳是真的非常凶。

    村子里谁不知道他年初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在山上猎了一头野猪回来。

    心中虽然不甘,但是在实力面前,他们不得不退避三舍。食物的诱惑太大了,那个傻子凭什么吃好吃的!

    “向阳大哥,这里还有一个馒头,你吃吧。”赵碧晨原意也是想要警告一下这些男孩子们。既然吕向阳做了,她也松了一口气。毕竟她担心这几个男孩子做出过激的行为,伤害到吕大婶和堂弟。

    “不用,这是妈妈一早起来特意给你们做的。你尝尝好不好吃?”吕向阳将馒头推了过来。

    现在妈妈经常跟赵碧晨来往,这让他和爸爸也放心了许多。

    爸爸要上工,不可能带着妈妈。他除了要做家里的事情,有时候还要上山打猎,自然对妈妈有照顾不周的时候。妈妈她不喜欢守着家,守着自己。她像一个真正的孩子,喜欢在外面玩。

    赵碧晨转身一看,吕大婶正在和赵尉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馒头吃得津津有味。

    “我明天一早要上山,你们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去?”吕向阳关心的看了看赵碧晨的脸色,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随即,说起了自己过来的目的。幸好自己收拾完家里的事情跟了过来。

    没有农户会嫌自己家里的柴火多,毕竟每家每户做饭都要用的。

    吕向阳考虑到赵家姐弟年纪太小,如果两人上山遇到什么事情不能够妥善的解决。于是才想到叫上他们一起,有自己看着,应该问题不大。

    “嗯,要去的。家里的柴火还远远不够。”赵碧晨点了点头。村子里的小伙伴大多也都是结伴同行,几乎没有哪个小朋友会单独跑到山上去,家里人也不放心。

    “吕大婶,明天你去不去?”赵尉然已经将甄珠当成了朋友。他悄悄的问道。

    “我,我不去了。给大山的鞋还没有做好,珠珠很忙。”甄珠吃完馒头,变戏法似的从自己身后的牛皮口袋里拿出鞋面样子。给大山的棉鞋已经纳好了鞋底,就差鞋面了。

    甄珠的妈妈因为担心女儿烧坏了脑子嫁不出去,所以从小就教她做手工。导致她现在即便是智商跟个孩子一样,手上的功夫可是一点都不差。或许是因为有一颗童心,她做的手工制品都非常漂亮。

    拜托赵碧晨多关照一下自己的妈妈,吕向阳也就离开了。家里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他们家的事情几乎都需要他来安排。

    石头墩子后面,大勇咬牙切齿的看着吕向阳走远。

    “哼,他妈妈本来就是个傻子,还不许别人说。傻子竟然可以吃这么好的东西,这不是浪费了吗?”

    之前见识过赵碧晨的武力值,还有她为赵尉然的雄辩,三个不甘心的男孩子到底是没有勇气再去找他们的麻烦。

    “大勇哥,我好想吃馒头。”

    “走,跟我来。我想到了一个可以弄好吃的主意。”大勇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他知道怎么惩治多管闲事的赵碧晨了!

    “珠珠,你怎么不开心呀?”甄珠喜欢吕继山叫她珠珠。

    “橙子生病了,不能陪我玩。我喜欢橙子,她对我好。”很难得甄珠可以说出这么一长串有逻辑的话,要知道她前几年还没有这么有条理的逻辑。看起来,她也在长大。只不过缓慢了一点。

    吕继山自然知道爱妻口中的橙子是赵碧晨,有人愿意善待他的妻子,他自然是高兴的。

    “你做点好吃的给她送去,让她早点康复不就行了。”

    于是,才有了今天早上这一幕。

    这个小木桶可以看得出来是吕家人自己做的,容积不大,里面正好装了三个大馒头。

    吕家人住在小河的对岸,说起来,他们家左右都没有邻居。河对岸的吕家是吕继山娶了甄珠之后,依靠自己的能力修建的。当然老丈人和几个哥哥也是出了不少的力气。

    鉴于吕继山本来就有打猎的手艺,他们家的日子不算是难过。虽然甄珠不能够参加劳动,可是他们家能够算得上村子里过得很好的人家了。除了工分收入,吕继山去山上打猎获得的收入几乎占了家庭收入的一半。

    后来也有几户人家分家之后,搬到了河对岸。但是距离吕家还是有些距离的。农村人多多少少都有点迷信,甄珠的智商让大部分人都将她当做傻子。

    因此,大家并不清楚吕家的生活。倒是觉得有了甄珠这个负担,吕继山就算是再能干,他们家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赵碧晨感动的看着眼前的馒头。或许后世并不稀奇这样的食物,但是在六十年代,好些人家即便是过年都吃不上白面馒头。

    “吕家大婶,谢谢你的好意。你端回去给自己家里人吃吧。你看看,我已经好了,额头也不烫了。”赵碧晨还依稀记得自己昨天晕倒后听到了甄珠的尖叫。

    拉过甄珠的手,赵碧晨想让她确定自己真的不发烧了。

    “咦,橙子真的不烫了。馒头家里有,这个我们吃。”她拿起木桶里的馒头,塞了一个到赵碧晨手里,再塞了一个到赵尉然手里。最后的那一个,她欢欢喜喜的拿起来放进嘴里。

    “好吃,你们吃。”

    赵尉然看着手里的馒头,咽了咽口水。然后扭头看向赵碧晨,眼神询问着姐姐的意思。

    “吃吧!吕大婶给你你就吃。别忘记跟大婶说谢谢。”赵碧晨在堂弟眼中看到了渴望。

    “谢谢吕大婶!”赵尉然声音洪亮,脸上的笑容是赵碧晨从来没有见过的欣喜。

    “傻子,我说你怎么跑这么快,原来是来这里了。馒头!她手里捧的东西是馒头!”那天抢甄珠鸟蛋的几个小孩子从甄珠的背后跑了过来,口中还辱骂着甄珠。

    见到馒头,他们双眼放光,一下子就冲到了赵碧晨姐弟和甄珠的面前。

    赵碧晨立刻将甄珠和弟弟护在自己身后,同时将手里没有动的馒头放回了木桶里。三个男孩子贪婪的看向木桶,还有甄珠和赵尉然手中剩了一半的馒头。

    “把馒头交出来!”领头的是一个叫大勇的孩子,今年已经十岁了。其?嗔礁瞿泻⒆哟蟾乓簿褪瞧摺怂甑哪昙汀C终员坛恳皇毕氩黄鹄戳恕?

    见赵碧晨他们没有主动交出来的意思,三个孩子准备一哄而上,分别强抢他们手中的馒头。

    赵碧晨左手一拍,打掉想要拿木桶的手。右手一抓,一根扁担已经横在她的手上,她往前面一推,三个孩子都被推倒在地。

    还没等赵碧晨说话,他们中更小的那两个已经被听到声音快步走上来的吕向阳抓着衣领提了起来。

    “我警告过你们,别让我看到你们欺负我妈妈!这已经是第几次了?”那个还跌坐在地上的十岁大男孩瑟瑟发抖的看着高大的吕向阳,完了!被他发现了!

    吕向阳将他们放在地上,手上提着衣领的动作并没有松开。

    “你们相互给对方两个耳光,提醒对方要记住我说的话。”吕向阳沉着一张脸,表情严肃的说道。

    两个小男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也下不了手。

    “你们如果不打的话,那只有我亲自来了。我的手掌可不是吃素的!”吕向阳说完,垂眼看了下坐在地上的大勇。

    “你也是一样的,自己打自己两个耳光,听到没有?”吕向阳大声一喊,他手边和脚边的孩子都抖了抖。

    赵尉然握紧手里的馒头,靠近赵碧晨。向阳哥哥虽然很凶,可是他真的好厉害。这三个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小霸王,以前没少欺负他。现在看到他们的孬样,赵尉然只觉得解气。

    “我数三二一,你们不打那就我来。三,二……”

    啪啪啪扇耳光的声音响了起来。

    “太轻了,我没有听见!”吕向阳不满意的看了他们一眼。

    这一下,他们也不敢有水分,都用力的打了下去。

    “好了,你们可以滚了!下次再敢欺负我妈妈和赵家姐弟,小心我打得你们跟猪头一样。”吕向阳提着衣领子一甩,两个小男生差点没有站稳摔在地上。

    眼见终于脱离了恶魔,三个男孩子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要说之前他们只不过经常趁甄珠落单的时候,抢走她的食物,还警告她不许告状。现在甄珠经常都跟赵碧晨在一起,他们就不方便再下手了。毕竟吕向阳是真的非常凶。

    村子里谁不知道他年初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在山上猎了一头野猪回来。

    心中虽然不甘,但是在实力面前,他们不得不退避三舍。食物的诱惑太大了,那个傻子凭什么吃好吃的!

    “向阳大哥,这里还有一个馒头,你吃吧。”赵碧晨原意也是想要警告一下这些男孩子们。既然吕向阳做了,她也松了一口气。毕竟她担心这几个男孩子做出过激的行为,伤害到吕大婶和堂弟。

    “不用,这是妈妈一早起来特意给你们做的。你尝尝好不好吃?”吕向阳将馒头推了过来。

    现在妈妈经常跟赵碧晨来往,这让他和爸爸也放心了许多。

    爸爸要上工,不可能带着妈妈。他除了要做家里的事情,有时候还要上山打猎,自然对妈妈有照顾不周的时候。妈妈她不喜欢守着家,守着自己。她像一个真正的孩子,喜欢在外面玩。

    赵碧晨转身一看,吕大婶正在和赵尉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馒头吃得津津有味。

    “我明天一早要上山,你们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去?”吕向阳关心的看了看赵碧晨的脸色,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随即,说起了自己过来的目的。幸好自己收拾完家里的事情跟了过来。

    没有农户会嫌自己家里的柴火多,毕竟每家每户做饭都要用的。

    吕向阳考虑到赵家姐弟年纪太小,如果两人上山遇到什么事情不能够妥善的解决。于是才想到叫上他们一起,有自己看着,应该问题不大。

    “嗯,要去的。家里的柴火还远远不够。”赵碧晨点了点头。村子里的小伙伴大多也都是结伴同行,几乎没有哪个小朋友会单独跑到山上去,家里人也不放心。

    “吕大婶,明天你去不去?”赵尉然已经将甄珠当成了朋友。他悄悄的问道。

    “我,我不去了。给大山的鞋还没有做好,珠珠很忙。”甄珠吃完馒头,变戏法似的从自己身后的牛皮口袋里拿出鞋面样子。给大山的棉鞋已经纳好了鞋底,就差鞋面了。

    甄珠的妈妈因为担心女儿烧坏了脑子嫁不出去,所以从小就教她做手工。导致她现在即便是智商跟个孩子一样,手上的功夫可是一点都不差。或许是因为有一颗童心,她做的手工制品都非常漂亮。

    拜托赵碧晨多关照一下自己的妈妈,吕向阳也就离开了。家里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他们家的事情几乎都需要他来安排。

    石头墩子后面,大勇咬牙切齿的看着吕向阳走远。

    “哼,他妈妈本来就是个傻子,还不许别人说。傻子竟然可以吃这么好的东西,这不是浪费了吗?”

    之前见识过赵碧晨的武力值,还有她为赵尉然的雄辩,三个不甘心的男孩子到底是没有勇气再去找他们的麻烦。

    “大勇哥,我好想吃馒头。”

    “走,跟我来。我想到了一个可以弄好吃的主意。”大勇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他知道怎么惩治多管闲事的赵碧晨了!

    谁知道,就在她许愿这一刻,一颗流星划过天际。

    赵碧晨是被冻醒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四周却没有丝毫的温度。

    脚上一踢,赵碧晨的心里暗道一声,糟糕!这一踢,还不得从实验台上摔下来?

    然而,她睁开眼的时候,直接傻掉了。这里不是实验室!她明明趴在实验台上睡着了,怎么醒来躺在了一间黑漆漆的房子里?

    活动了一下手脚,没有束缚感,说明自己没有被绑架。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有一种稻草的味道和空气不流通造成的略微酸腐的气味。左右一看,赵碧晨吃惊的坐了起来。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里是老家,她住了十八年的房间。

    厚重的蚊帐即便是冬天也没有取下来,因为它可以遮挡一部分来自房顶的灰尘。瓦房房顶的正中央,有三匹亮瓦,一缕月光顺着亮瓦照进了房间里面。

    适应了黑暗的赵碧晨举起自己的手臂,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这只手掌属于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

    身上的凉意让她浑身一个战栗,这该不是在做梦吧?

    摸索着找到放在枕头边上的棉衣,赵碧晨立刻将它裹在了身上。可是,已经又破又旧的棉衣根本抵御不了空气中的寒冷因子。就在这个时候,赵碧晨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噜的声音。

    完了!又冷又饿,这就算是在梦里,赵碧晨也清楚的感受到了来自胃和身体的抗议。

    套好衣服和棉裤,赵碧晨摸索着下了床。四周看了看这个不足十五平米的房间,她终于确定,这里真的是老家的房子。尤其是放在床头边上的立柜,这可是妈妈结婚时候外公外婆送的陪嫁,她不可能看错。

    伸出手腕,狠狠地咬了一口。

    疼!赵碧晨抽了一口气,再看看周围的环境。没有变,自己不是做梦,而是真的回到了老家。究竟只是空间变化了?还是时空都发生了变化?赵碧晨不敢确定。

    “吱呀!”一声,赵碧晨打开了自己的房间门。

    从她的房间门出来转个弯就是厨房,赵碧晨打算给自己弄点开水喝。再不来点热乎乎的东西,她整个人都快僵掉了。

    熟门熟路的找到瓜瓢,从石缸子里舀了两瓢水倒进锅里。赵碧晨一看放柴火的地方,全部都是大柴,没有引火的蒿草。于是,她只得自己到房子背后的柴圈里去拿点过来。

    厨房出来廊下不过五米就是赵家的后门。赵碧晨庆幸自己还记得老家的格局!

    不过,这个后门的门栓怎么没有挂上?

    赵碧晨愣愣的看着虽然合拢,但是没有从里面上门栓的后门。

    随即,她了然的看了看后方十米远的小叔家。一定是他们昨天晚上忘记锁门了!

    赵家前面住的是赵碧晨一家三口;厨房出来一条过屋檐水的小沟渠之后,就是赵碧晨小叔赵启明一家三口的住所。赵家上面的长辈都去世了,只留下赵碧成的父亲赵旭东和弟弟赵启明。

    因此,赵家两兄弟即便是各自成家,依然没有分家。

    轻轻的推开后门,赵碧晨借着淡淡的月光,走到了柴房门口。然而,里面传来的动静让她定住了脚步。

    “别弄了,我受不了了!”

    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可是赵碧晨一时之间并不能够确定。不过,单凭动静已经知道了柴房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样?还是我更厉害吧?我跟你说,赵启明他就是个孬种。放着这么好的肥田,真是可惜了。我来帮他犁田,他得感激我!哦,放松一点,别这么紧!”

    赵碧晨握紧了拳头,真的是小婶子!

    她怎么敢?

    克制住自己想要扔石头进去的冲动,赵碧晨轻手轻脚的走了回去。临到后门口,她想起刚才听到的男声,利落的将后门插上。

    靠在后门上,赵碧晨想起了自家郁郁寡欢的小叔。他自从父亲走后,一直供养着自己念书。哪怕小婶子经常因为这件事跟他闹腾,他也执意要承担起自己这个大侄女的费用。

    就算是后来自己终于有了出息,小叔也从来没有对自己提过任何要求。

    反倒是经常打电话给她,让她在外面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

    麻木的走到堂屋中,四处张望的赵碧晨希望自己能够找到一点时间的线索。此刻,她的心里乱极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婶子竟然在自家的柴房里偷人!

    “嘶!”赵碧晨在条桌上翻找东西的时候,手指不小心被剪刀划破了一道小口子。

    就在这个时候,红光一闪。堂屋里面已经没有了赵碧晨的身影。

    当赵碧晨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实验室。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的一切都是个梦吗?

    很快,她就发现了异常。原本实验室是有一道进出的大门,可是这个跟实验室一样的地方四面都是墙壁。这个五十平米的空间中,头顶是电灯,四面都是墙壁。门和窗户都消失了!

    “滴!”电脑发出的声音,惊动了赵碧晨。

    她来到电脑面前,发现黑色的屏幕上显示了一串白字。

    “恭喜你!你已经被系统选中,成为第九十九个可以穿越时空回到小时候的幸运儿。你穿越之前的实验室,也就是你现在所处的这个空间作为赠品附送给你。只要你在心里默念三声进去或者出去,就可以任意出入随身空间。其他功能尚在开发中。温馨提示:你重生到了1966年,请做好心理准备。”

    还没等赵碧晨细读第二遍,电脑屏幕已经恢复了黑色。而且,看样子它似乎已经陷入沉睡,无论赵碧晨怎么按动开关机按钮,它都没有反应。

    “见鬼!”赵碧晨原本打算一脚踢向电脑主机,结果一不小心提到了实验台上。顿时,她抱着脚跳了起来。此时的她才发现,身上的破棉袄可真是破啊!补丁紧贴着补丁,脚下的棉鞋也是往年的,已经有点夹脚了。

    跌坐在实验室的地板上,赵碧晨环顾着四周除了书籍就是书柜,除了实验台就是各种实验器具的地方。早知道要重生,她怎么也得多囤点物质进来。

    足足在地上坐了十分钟,赵碧晨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就着实验台上杯中冷水喝了一大口。

    透心凉的感觉刺激了她的神经,她可没有忘记自己刚才在柴房听的的声音。

    赵碧晨抓住实验台上笔筒里的签字笔,开始在一个崭新的笔记本上写下自己关于过去的记忆。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1966年的冬天,小叔去了采石场上班。几乎要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

    爸爸和妈妈只生下了她一个女儿,因为妈妈在生她的时候伤了身体,这辈子都不能再有孩子了。然而爸爸并不在意这一点,反而宽慰母亲有一个女儿他已经很满足了。

    零零总总,赵碧晨如同回忆录一般,写了好几页。放下笔的那一刻,赵碧晨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不就是重新再活一回吗?

    心里默念了三声出去,果不其然,一阵强烈的光芒之后,自己回到了堂屋。手指上的血已经被她在实验室里找到的医药箱给消毒止住了。摸索着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这个年轻而又熟悉的身体让她不是特别适应。

    直到鸡叫的声音再次将赵碧晨惊醒。

    一个翻身,赵碧晨麻溜儿的穿好了衣服、叠好被子。她倒是要去看看,小婶子怎么解释自己昨天晚上不在家这件事。前后门都锁好了,她应该是进不来了!

    西南大山脚下的农村虽然质朴,可是家家户户晚上都是要从里面将门反锁好的。

    “晨儿,今天这么早就起床了?”赵碧晨刚从房间里出来,就碰到了同样刚从房间里出来的妈妈。听着她那敞亮的嗓门,赵碧晨不由得有点鼻酸。上辈子爸爸放羊的时候不小心从山上滚落下来摔死了,妈妈也就因此倒下。不到一年的时间,两人相继离自己而去。

    “妈,我被饿醒了!”赵碧晨上辈子一直觉得妈妈凶巴巴的,现在看到妈妈,她自然的走过去抱住了妈妈的腰。长大以后才知道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行了,小丫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妈妈去给你做玉米糊糊。”罗淑芬用她的大掌抚了抚女儿的头发,女儿自小就不爱撒娇,今天倒是奇了怪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扣扣索索的撬门声从后门传了过来。因为是清晨,所以声音特别明显。

    “嘘!”罗淑芬惊觉的抬起头,竖了一根食指在嘴前,示意女儿禁声。抄起墙角的扁担,罗淑芬蹑手蹑脚的往后门走去。

    “大哥,你现在每天放羊也就才十个工分,这已经是队里最高的工分了。大嫂也是极其能干的,一天能够拿到七个工分。但是,你想过没有,你们加起来还挣不到三毛钱。年头不好的话,更少。”赵启明早就有想法,只是离婚这件事让他明白了很多东西。

    赵旭东闻言,皱紧了眉头。现在的光景的确不好,可是一家人能够在一起,难道不好吗?

    “如果可以,我希望碧晨继续上学。我希望尉然也能够多读点书。除了学费,我希望家里人能够吃饱、能够穿暖。大哥,我要是去外地,工资会更高的。你放心,我没事。赵家的男人,可不是没有担当的!”

    赵启明的话触动了赵旭东,现在的日子太艰难了。上次生产队分的布票,他主做让罗淑芬全部卖掉了。不然,家里连玉米糊糊都吃不上。生产队分的粮食,他们已经尽量挑粗粮,这样可以多分一点。可惜,孩子们依然面黄肌瘦。

    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才十二岁,为了打猪草,把脚都扭伤了。赵旭东身为一家之主,怎么能够不明白弟弟话里的意思?

    “淑芬,把我的酒拿出来!我要跟启明喝一杯。”赵旭东虽然没有直接回答,赵启明已经明白了大哥的意思。

    酒在农村是极其珍贵的,毕竟连粮食都吃不饱,哪里来闲的粮食酿酒?这瓶酒还是当初表彰赵旭东功劳的时候,一个部队的领导带过来的。剩下了半瓶,他一直没舍得喝。

    第二天赵碧晨醒来的时候,没有在床上看到赵尉然,吃惊的坐了起来。

    “然然,然然?”赵碧晨裹好衣服,一蹦一蹦的跳了出来。

    在后门的门槛上,赵碧晨找到了堂弟。此时的他,在冬天的寒风中流着眼泪。

    “姐姐!”赵尉然一把抱住碧晨,伤伤心心的哭了起来。

    “妈妈,妈妈不要我了;爸爸,爸爸也不要我了。姐姐,我是没人要的孩子!”小小的赵尉然虽然不懂得离婚的含义,可是昨天从村里孩子的嘲笑声中,他知道妈妈永远不会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