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63.第 63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赵旭东和赵尉然去拿工具去了, 所以这里只有赵碧晨一个人在。

    “哇,是只狗狗!”甄珠感叹道。每次跟赵碧晨在一起, 总有好玩的事情发生。

    十分钟之后, 因为外面下雪冷, 躲进漏阴沟的小狗被赵旭东用铲子铲了出来。

    “好可爱!”赵碧晨、赵尉然、甄珠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连赵旭东和吕向阳都被这只萌萌的小狗崽给收服了,露出了柔软的眼神。不过,这个小家伙恐怕不是狗崽子。

    “向阳,带着你妈妈进来坐吧!”罗淑芬没有想到,吕家母子竟然在这个时候过来了。

    “碧晨妈妈,你们家来了只小狗狗。”甄珠这段时间智商真的比之前进步了好多,不仅有了逻辑, 还有了简单叙事的能力。不过, 可别指望她能够理解大人的世界,她的心理还是个孩子。

    “说起来,咱们村子里没有人养狗吧?这个小崽子是哪里来的?”罗淑芬好奇的看向女儿怀里的小狗,看样子没出生几天,身上的毛还嫩嫩的。最主要是村子里连人都吃不饱,更别说有粮食能够养活狗。

    “说不定是从山上跑下来的。”赵尉然的童言童语提醒了赵旭东,该不会是只狼崽子?

    “明天给送回山里去吧!”赵旭东叹了一口气,家里实在是养活不了小动物。虽然, 这么小的崽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够独自存活下去。

    “不, 不要, 不要送走。珠珠养!”甄珠立刻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这么可爱的动物, 为什么要送走!

    “这?”赵旭东看了一眼吕向阳,这可不是狗崽子啊。

    “没关系,交给我们家来养吧。”吕向阳最像父亲的一点就是对于母亲的要求,几乎从来不说拒绝的话。他省出几口饭,总会养活这个小家伙的。吕向阳觉得这只小崽子跟他有缘。

    甄珠开心的抱着小家伙离开了赵家,临走的时候,罗淑芬为了感激她给女儿做的鞋子,特意将家里自己做的腌菜和萝卜干装了一大口袋让吕向阳带走。

    “姐姐,我以后可以去向阳哥哥家里看小狗吗?”赵尉然其实很喜欢这只小狗,可是他懂事的没有要求留下它。因为他知道家里没有多余的粮食。

    “然然,这双鞋给你穿,好不好?”赵碧晨摸了摸吕家大婶给她做的棉鞋,真的是既漂亮又暖和。堂弟的脚比自己的短不了多少。

    “不要,然然不穿绣花的鞋子。”赵尉然连忙摇头。小男子汉怎么能够穿绣花的鞋子。

    罗淑芬笑着从房间里拿出了一双给赵尉然做的棉鞋。

    “然然,大伯娘给你做了一双新鞋。你试试看合不合脚?晨儿,你看吕家大婶对你多好。平日里多看顾点她。我今年就不给你做鞋了。”罗淑芬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鞋子的价值倒是不贵,可是一针一线全都是做鞋人的心意。

    “谢谢你,大伯娘。”赵尉然迫不及待的换上新鞋,笑得合不拢嘴。

    很难想象,他在赵碧晨重生回来之前,一直都是个闷葫芦。成天低着头,也不爱说话,更加不爱笑。

    现在的他,恢复了一个孩子该有的天真和快乐。不得不说,这可全?慷际钦员坛康墓汀U孕穸丛谘劾铮闹蟹浅P牢俊?

    “淑芬,明天村里杀猪,你去买两条猪肉回来吧。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孩子们也该改善一下伙食。”赵旭东看着家里的孩子和爱人,想起队长通知的消息。

    “妈,我们家的猪什么时候买的呀?”赵碧晨想起自己家里还有两头猪呢。

    “今年开春的时候就买了。看看,这大半年的,可能才涨了四十斤不到。哎,猪光吃草根本不长膘。”罗淑芬叹了一口气,小猪仔买回来的时候接近十斤,可不便宜。

    赵碧晨无语,这年头,一百斤的猪基本上很少能够见到。能够养到七、八十斤,已经是顶好的猪了。

    “再养一年吧!看看能不能长到一百斤。”赵旭东盘算着,去买点谷糠回来,这样猪才肯长膘。

    吕家,吕继山一眼就看出了妻子怀里的是个狼崽子。身为老猎人,他怎么可能分不清楚狗和狼。其实,吕向阳也猜测这是一只狼崽子。不过,他同意妈妈将其带回来,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哪里捉来的小崽子?”吕继山一手提起了小狼崽颈窝后面的毛。跟领猫似的,将它提了起来。

    小家伙似乎饿了,四肢在空中滑动,嘴里还呜呜的叫着。

    “别,别欺负它。”甄珠立刻将小狼崽抢回了自己怀抱。

    “它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赵家的漏阴沟里,妈妈喜欢,我们就把它带了回来。”吕向阳放下手里的腌菜和萝卜干,刚才路上他已经尝了一块萝卜干,似乎跟别人的做法不一样。麻麻辣辣的,味道很不错。

    “这倒也行,好好训练一下,正好它可以保护你妈妈。”吕继山同意了收养这只小家伙。他们家里还不至于养不起一个小崽子。

    “儿子,明天去割点肉给你外公家送去。”吕继山一直很感恩自己的岳父和岳母。他们不仅同意将甄珠嫁给了他,而且在他成家立业这个道路上,给予了很多帮助。

    何况,甄珠的哥哥们都待她极好的。他娶甄珠之前,两个哥哥甚至已经商量好了。妹妹要是嫁不出去,就由他们两家人共同承担起照顾她的责任。

    村子里的孩子们最喜欢的莫过于杀猪的日子,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吃到好几个月都吃不上的猪肉。

    甚至有孩子看着生猪肉都会流口水,他们对于围观杀猪和卖猪肉这件事也非常感兴趣。

    再穷苦的人家,也会在过年之前买一点猪肉。除了包饺子,家里过年必定是要有一道红烧肉的。这意味着明年家里将会红红火火,经常吃到猪肉。

    “大伯娘,快点,快点。已经开始分猪肉了,别错过了大伯说的肥肉。”赵尉然飞奔着跑回来,传递着“前线”的最新讯息。

    赵旭东叮嘱自家婆娘,选肉的时候,一定要选择膘肥的,下手一定要快!

    农村人难得见油荤,自然是喜欢油滋滋的肥肉,吃起来满口都是油的感觉真的不要太好。尤其是那些好几个月没有吃肉的人家,看到肥肉几乎双眼冒绿光。

    “这块,我要这块。”

    “对,肥肉多一点。老李你的刀别下歪了!”

    “你们都别想分了,这一块是我的。”

    赵碧晨在买肉的队伍里一直排着队,周围全部都是大嗓门的大婶子们,她几乎快要受不了这里的喧哗的时候,妈妈终于赶来了。

    “老李,宝肋肉,给我来两条!”罗淑芬的声音,明显盖过了她身边的所有人。

    说来也巧了,刚好轮到她的时候,宝肋肉正是最肥的时候,排在她后面的人都羡慕不已。

    “两块肉一共四斤,满了四斤我们给送一个扇叶子骨头。来,提好了。”老李是村子里的杀猪匠,不过他现在只是业余的杀猪匠。因为根本没有那么多猪让他每天都可以杀。

    甄朝选笑眯眯的看着大家买肉的场景,真希望村子里每天都可以有这样的场景。

    “队长,你家不买肉吗?”有人跟甄朝选搭话。

    “不买啰,我外孙刚刚给我买了六斤肉。”言语中,全是自豪。谁家的女儿女婿会大条大条的肉往娘家送的?

    甄朝选其实最高兴的是,看着甄珠过上好日子。以前,因为甄珠的事情,他没有少被大家嘲笑。多少个夜里,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幸好,老天爷是公平的。

    买肉的队伍里没有几个人的时候,李阿广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中。

    “哟,这不是我们的阿广来了吗?”最近,李阿广是大家话题的焦点。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带回来的小媳妇,美得让男人们神魂颠倒。

    “李叔,我买两斤肉。”李阿广笑了笑,算是跟大家打了个招呼。

    “阿广,你来晚了,肥肉都卖完了,只剩下瘦肉了。”卖猪肉的李大叔其实是李阿广的远方大伯。

    “没关系,瘦肉也给我来两斤。对了,叔,你把猪油给我称上,我一并买了。”

    李阿广刚说出口,周围还没有走的村民们就议论了起来。

    “阿广肯定是买个小媳妇吃的。”

    “可不是吗?以前可没见阿广这么大手笔过。”

    李阿广父母早逝,他自己住着破旧的老房子,日子在村里算是过得中等偏下。他还有个姐姐,因为嫁得比较远,来往非常少。当然,最大的原因是他姐姐家也穷。

    突然,他刚带回来没几天的小媳妇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远远地,大家看到了她略显凌乱的衣衫和头发,她的手还紧紧地攥着自己的领口。顿时,大家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热切起来。李阿广家的小媳妇出事了?

    “阿广,你家媳妇来了!”人群中,有人推了一把李阿广。

    他回头一看,顿时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头来。他不过是刚刚离开了半个小时,杨柳就被人欺负了吗?肉也不要了,他大步跑向杨柳。

    杨柳是他从城里带回来的女人,那天他突然从唱戏的地方路过,谁知道一大群肩膀上贴着袖标的人冲进唱戏的地方开始打砸。他好奇的跟了进去,正好看着两个老大妈拉扯着杨柳的头发。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一把拉起地上的杨柳,抱着就往外跑。

    直到跑了很远,他才因为耗尽力气停了下来。

    后来得知杨柳是个孤儿,从小被卖到了戏班子唱戏。城里的气氛比农村紧张多了,唱戏的被看做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是要被抓住关起来的。杨柳感激李阿广救了自己。

    是她请求李阿广带她回乡下的。因为,除了戏班子,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去哪里。

    杨柳虽然在戏班子长大,但是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唱戏上面。做下这个决定,其实她为自己选择了一条出路。

    甄家湾这个地方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可是今天她深切的感受到了这个山野村庄的可怕。

    “杨柳,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李阿广上下打量着杨柳,只见她因为恐惧和害怕浑身发抖。

    “阿,阿广。家里,家里突然闯进来一群陌生人。他,他们……”杨柳一见到李阿广,整个人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李阿广一见杨柳的模样,气得掉转头操起杀猪匠老李的杀猪刀,大步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跑了过去。

    刚才刘艳的架势,可是要打死人的。她丝毫没有顾及到,对面的人是自己的丈夫,旁边还有家人和孩子。

    一股尿骚味从赵尉然的身下传来,赵碧晨低头的时候看到堂弟已经被吓傻了。整个人瞪大眼睛,张着嘴巴,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然然,然然,回神!回神!你别吓姐姐!”赵碧晨的声音带着哭腔,堂弟的脸色白得吓人。

    下一秒,赵尉然晕倒在赵碧晨怀里。

    赵家堂屋里,刘艳摔打东西的声音传了好远。有好事者,已经从自己家里跑过来看好戏了。不用说,一定是赵家老幺的媳妇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听说这个妇人可不老实。

    赵碧晨掐着赵尉然的人中,然而,堂弟一点反应都没有。刘艳还在折腾,赵启明和罗淑芬正在制止刘艳的破坏行为。

    “都给我停下!别闹了,你们想看着然然出事吗?”赵碧晨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喊了出来,她抱起堂弟往门外冲了出去。

    “成子,快去通知巫婆婆,就说有人晕倒了!”邻居王叔捅了捅自己身边的儿子,刚才赵尉然的脸色青白青白的,看样子这一关不好过呀!这赵家人也真是的,竟然忽略了孩子的状况。

    赵碧晨的声音惊醒了赵启明和罗淑芬,他们没命的跟着跑了过去,留下刘艳一个人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巫婆婆,救命!”赵碧晨跌跌撞撞的跑到巫婆婆的家门口,她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恐惧和颤抖。不会的,堂弟上辈子都还好好的,一定会没事的。她的心怦怦直跳,就好似要跳出自己的胸口。

    被叫做成子的大男孩提前一步来到巫婆婆家,因此赵碧晨抱着赵尉然进来的时候,巫婆婆已经做好了准备。

    快速的翻看了赵尉然的眼睛,她从一个木盒子里拿出一盒银针,手脚麻利的对着赵尉然身上的穴位扎了下去。直到他整个脑袋都布满了银针,巫婆婆才收手。看都没看赵碧晨一眼,巫婆婆念念有词的走到自己供奉的神灵面前。

    一小嘬香灰,还有一碗清水组成的混合液体,被巫婆婆给赵尉然灌了下去。不出一分钟,赵尉然哇的一下子侧过身子,吐了起来。看样子,他已经清醒了过来。

    “然然,你怎么样了?”赵碧晨蹲在堂弟面前,小心翼翼的拉着他的手。而她的背后,赵启明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罗淑芬见状倒是松了一口气,孩子没事就好。

    罗淑芬恭恭敬敬的走到巫婆婆面前,讨好的笑了笑。

    “巫婆婆,我们刚刚过来的着急,没带钱在身上。待会儿给您送过来。”

    巫婆婆是附近三个村子中唯一的一个巫医。谁不知道,巫婆婆的医术比镇上的医生还要好。虽然被称作巫医,但是她并不信奉封建迷信的方法。而是真真切切的会医治一些稀奇古怪的毛病。

    她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常见的小病不治;妇人的病不治;每次看病收取五毛钱的资费。

    巫婆婆闻言,挥了挥手,让他们把人带走。她喜欢安静,不喜人多。

    好些邻居一路从赵家跟到了巫婆婆家,听说赵尉然没事,有人甚至暗自念了一声佛。

    赵家人虽然势单力薄,没有其他的族人。但是,因其祖上是有名的私塾老师,教过好些村子里的老人习字念书,倒也积累了不少善缘。加之赵旭东、赵启明两兄弟为人慷慨大方,大家对于赵家的家风一致好评。

    “启明,你的婆娘跑了,你还不去追?”回去的路上,赵启明抱着赵尉然,他的身后跟着赵碧晨母女。邻居王叔好心提醒道。他刚才可是亲眼看到刘艳提了个包裹从后门走了。

    赵启明闻言,眉头皱得几乎可以夹死蚊子。长叹一口气,赵启明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他和刘艳的婚姻是村里的媒婆撮合的,加上那个时候父母身体不好,想要看到他成家。赵启明原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安稳的过下去,谁知道自己竟然娶了这样一个好吃懒做、牙尖嘴利的女人回来。

    罗淑芬一听说刘艳跑了,撇了撇嘴。

    不就是回娘家了吗?她们刘家的日子可比赵家艰难多了。

    回到家,罗淑芬安排赵碧晨烧火,搅了一锅玉米糊糊。没有办法,再去煮红薯已经来不及了。家里倒是还有一些米面,可是这都是为过冬和过年准备的。

    赵尉然醒过来之后,一直牵着爸爸的手不松开。他胆怯的模样,让赵启明看了眼眶一热。好好地一个男孩子,怎么变得比女孩还要害羞和内向?

    回到房间,赵启明四下看了看。刘艳收拾了几件衣服,别的她也没有什么可以带走的了。他的心里现在无比庆幸自己的工钱都给了大哥,不然以刘艳的性格,肯定会把家里的钱财一分不剩的全部拿走。

    “尉然,从今以后你就跟爸爸一起生活,好吗?”赵家人即便是身在农村,受家庭环境的影响,说话总是得体斯文。

    “妈妈呢?”赵尉然仰起头看着自己的爸爸。

    “她,大概是想要过不一样的生活。”赵启明从来没有此刻这么后悔娶了刘艳。此时的他,已经决定了要跟刘艳离婚。今天的事件只是一个□□,有那样的妻子,赵家注定会成为村民的谈资笑料。

    然而,事情的变化往往来的太过突然,让人措不及防。

    冬日里,天色黑得早。赵启明和罗淑芬从地里收工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碧晨,你爸爸还没有回来吗?”罗淑芬奇怪的看着只有两个小孩在家。往常这个时候,当家的已经把羊赶回了羊圈。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莫不是出事了?

    罗淑芬心慌慌的,想要去大队的羊圈看看。

    赵家大门口,一个小男孩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赵大婶,快去,快去河边的竹林看看,你家出大事了!”小男孩手脚慌乱的比划着,脸上还带着奔跑后的潮红。

    罗淑芬连忙大步跑了出去,赵启明交代赵碧晨看好赵尉然也跟着追了过去。

    赵碧晨看了一眼锅里的土豆烧豆角,确认已经做好。将柴火从灶膛里拿出来熄灭,牵着赵尉然锁好门也跟了过去。黑漆漆的天空,隐藏了许多污秽和不堪。

    还没有跑近,一阵撕扯打闹的声音已经传了出来。

    “你这个贱人,整天到处抛媚眼。看看你这对奶-zi,肯定是被男人揉大的吧!瞧你的双腿夹得这么紧,一看就是荡-货!”农村妇女骂人的话,哪里有这么多顾及。

    “啊!放开,你放开我。我的衣服,还给我。”这个声音赵碧晨很熟悉,是刘艳的。

    “咳咳,好了!张家的把人放了,好好说事儿。”甄朝选身为队长,此时不得不站出来主持局面。他也刚到不久,身边的村民早就七嘴八舌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通。

    原来,赵旭东赶羊回村子里的羊圈打算回家。路过河边的竹林,碰到一位熟人,非要拉着他说下午发生在赵家的事情。结果,话才说了一半,张家的媳妇就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她的目标是据说在林子里偷吃的丈夫。

    赵旭东原本打算回家问个究竟,谁知道被张家媳妇从竹林里拖出来的衣不蔽体的女人竟然是自家弟媳。赵旭东满脸涨得通红,他尴尬得无地自容。

    “队长,偷吃的不是你家婆娘,你倒是没事儿人似的。在以前,像这样的破鞋是要拉去沉塘的!”张家的本就长得牛高马大,一脚踹过去直接提在刘艳的脸上。

    “张家的,说什么浑话!”甄朝选脸一沉,村子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说出去他们甄家湾的人家还要不要脸了?以后村子里的年轻人的婚嫁都会受到影响。

    人群之外,赵碧晨已经猜到了始末。她捂住赵尉然的耳朵,“然然,他们在吵架,咱们不听。”

    赵旭东走到队长边上,低声说了几句。他担心的看了一眼双眼通红,握紧了拳头的弟弟。

    人群的中间,张富贵低着头,衣衫尚且完好;而刘艳在张家媳妇的撕扯下,连遮羞布都没有留一片,只能用自己的手捂着,同样低着头。

    队长听了赵旭东的话,停顿了一下,点点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启明站了出来。

    不出一分钟,赵尉然被他们合力从陷阱里拉了起来。赵碧晨一把抱住堂弟,手臂竟然忍不住颤抖。这是用力过度的表现。要是吕向阳不来的话,单凭她一个人的力量,几乎不可能把赵尉然从陷阱里拉出来。

    “向阳哥哥,谢谢你救了我。姐姐,我没事,你放心。”赵尉然崇拜的看向吕向阳,企图把自己的裤子藏在姐姐身后。要是被他发现自己竟然尿裤子了,那该有多丢人。

    可惜,下一秒,赵碧晨已经喊了出来。

    “然然,你把裤子尿湿了?”

    赵尉然此时恨不得跳进陷阱里,姐姐就不能悄悄地假装没有看到吗?

    “向阳大哥,谢谢你。”赵碧晨感激的看向吕向阳,要不是有他在,自己和然然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此时,吕向阳借助自己带来的工具,就地清理了一个安全地带。在这个不太规则的圆形中,他升起了一堆柴火,而火堆旁边架着的就是赵尉然尿湿的裤子。

    赵尉然用吕向阳的外套裹着自己的光屁股,低着头用脚在地上画圈圈。

    “不用谢,我刚才路过,正好看到了你的背影。能够帮助到你们,说明我今天没白出来。喏,我已经在山上转了大半圈,还是没有找到猎物。”吕向阳的爸爸吕继山是一个很好的猎人,连带着将自己的技术传给了儿子。

    因此,年仅十五岁的吕向阳是仅次于父亲的好猎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咕噜噜的肚子唱歌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不用找了,是我的肚子饿了。”赵尉然双手扒拉着身下的衣服,满脸的害羞。

    “正好生了火,我给你们弄点吃的。”吕向阳拿出随身携带的小锄头,就近将刚才赵尉然想要去摘叶子的芋头刨了出来。挑选大小适中的芋头,吕向阳将他们直接埋进了火堆中。

    他将剩下的芋头全部提过来,让赵碧晨扒拉干净泥土,把它们从泥土中清理出来。自己拿出弹弓向着不远处走了过去。

    “向阳哥哥好厉害!”赵尉然亲眼看到他不过是挥了几下锄头,芋头就连泥土带果实一起被连根拔起。他羡慕吕向阳可以拥有这么大的力气。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长大。

    唧唧叽叽几声鸟叫的声音传了过来,赵碧晨和赵尉然一抬头,就看到吕向阳提了几只鸟过来。

    赵碧晨心里乐开了花,刚才还想着可以吃鸟肉来着,没想到现在就实现了。虽然没有二两肉,可总算是见了荤腥。可怜见的,最近她晚上睡觉的时候心里猫抓似的难受。

    赵尉然甚至连口水都流出来了,有鸟肉可以吃了!

    吕向阳选了一处本就湿润的泥土,将自己随身携带的竹筒拿出来,到了一些水在上面。然后他将打湿的泥土和成稀泥,用稀泥将死去的鸟儿裹了起来。

    处理完毕之后,他在柴火堆旁边挖了一个坑,将四只鸟儿放了进去。然后将柴火堆移了过去。

    转身的时候,诧异的发现赵家姐弟都双眼放光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心里有点好笑。

    “再过半个小时,我们就可以吃东西了。”吕向阳看了一眼赵碧晨装柴火的背篓,里面只有非常少的柴火。于是,他主动背起背篓,将周围的枯枝都用柴刀砍成统一的大小,捆好放进了背篓里。

    因为赵碧晨接过了照看好火势的任务,所以她只能感激的看着吕向阳,他真是个好人!

    对于吕向阳来说,砍柴就是小菜一碟。但是对于赵碧晨来说,将枯枝拖下来,再将它们肢解,归置在背篓里,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她手臂上的力量小,所以吕向阳半个小时就装了大半背篓的柴火,如果是她来弄的话,两个小时都未必能够搞定。

    吕向阳单手提起背篓,从远处走了过来。估摸着,柴火里面烤的东西应该熟了。

    “来,交给我吧。我看看应该可以吃了。”吕向阳走过来,放下背篓。接过赵碧晨手中的烧火任务。

    他熟练的将火堆再一次移开,这个过程中,他扒拉出了最先扔进去的芋头,然后是裹着泥巴的鸟儿。他的身后,换上烤干裤子的赵尉然已经跃跃欲试了。烤芋头和烤鸟儿的香味,让他不停的咽口水,肚子也叫得更欢了。

    连赵碧晨的肚子都跟着一起唱起了歌,可见这个味道真的非常吸引人。

    “别急,我给你们弄好。”吕向阳拿过刚才准备好的芋头叶子,包裹住还有点烫手的泥团子,用力一掰,泥土之中,香喷喷的鸟肉露了出来。因为羽毛都被泥土给剥离开了,只剩下干干净净的鸟肉。

    “呐,这个给你。”吕向阳首先递给了赵尉然。

    谁知道,赵尉然竟然将到手的鸟肉递给了赵碧晨。

    “姐姐,你先吃。”

    这一刻,吕向阳有所触动。赵尉然竟然能够忍住自己的口-欲,第一个想到自己的姐姐。赵家的家教真的很不错!

    “然然乖!你先吃,姐姐等会儿再吃。”赵碧晨何尝不感动,单是这个简单的动作,足以看出赵尉然的品质。

    赵碧晨话音刚落,吕向阳已经把一个剥开的鸟肉递到了她的面前。

    “谢谢你,向阳大哥。”赵碧晨感激的接了过来。

    姐弟两人吃得正开心,却发现一旁的吕向阳吃起了烤芋头。

    “向阳哥哥,你怎么不吃鸟肉。很香的,很好吃。”赵尉然停下啃食的动作,奇怪的看向吕向阳。

    “哥哥不喜欢吃鸟肉,我喜欢吃芋头。这里还有两只鸟,待会儿你和你姐姐一人再吃一只。”吕向阳的嘴角还有一点因为咬烤芋头而留下的污渍,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一脸的阳光。

    赵碧晨闻言,嘴里的咀嚼停了下来。如果她真的是十二岁的女孩子,一定会以为吕向阳说的是真的。

    可惜,她不是。

    阳光从树林的间隙洒落,自己身旁的这个拿着芋头啃食的少年浑身仿佛自带光环。

    他是如此的不同,赵碧晨听见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吕向阳见赵尉然吃完了,又给他剥了一只泥团子。赵尉然毕竟只有六岁,哪里能够忍得住美食的诱惑。他已经足足有两个月没有吃过肉了,难得的美味让他幸福的小脸上笑开了花。

    赵碧晨阻止了吕向阳伸向最后一个泥团子的手。

    “最后这一个,留着带回家给吕大婶吃吧!”

    这个时代,物质真的是太贫乏了。赵碧晨真诚的看着对面的吕向阳,甄珠大婶看到鸟肉一定会很开心的。

    “好!”吕向阳在女孩的眼里看到了执着,于是同意的点了点头。

    今天在上山转了一圈,还没有什么收获。正好可以把这个拿回家给妈妈。

    接下来的时间,吕向阳不仅帮助赵碧晨姐弟打了很多柴火,他自己也弄了一大捆枯枝。尤其是在一堆枯枝后面,赵碧晨惊喜的发现了一堆木耳。

    木耳可是个好东西,晒干了可以放置很久。最简单的吃法就是用水焯一下,然后用小米椒加醋凉拌着吃。

    爽脆中带着酸辣的口感,就着干饭赵碧晨可以吃两大碗。

    可惜,现在没有大米饭可以吃。不知道过年的时候,妈妈会不会舍得做一点干饭?

    重生之前,赵碧晨除了醉心研究之外,排在第一位的爱好就是制作各种美食。

    然而,在六十年代的现在,能够填饱肚子已经很不错了。那些好吃的只能在脑海中想想。

    赵碧晨心满意足的采摘了所有的木耳,并且阻止吕向阳将长木耳的枯枝拖走。做上记号,过一段时间应该还可以过来摘一些。

    “这些东西可以吃的吗?”吕向阳看着黑乎乎的木耳,他只知道爸爸说的一些没毒的菌子可以吃。

    “很好吃的,等我做好了端给你们尝尝。”赵碧晨发现了野味,心情愉快的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忍不住上扬。

    下山回家的时候,赵碧晨才知道自己真的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半背篓的柴火要背着下山,难度系数对她来说还真的挺大的。吕向阳似乎也看出来了,他毫不犹豫的接过了赵碧晨的背篓,将自家的柴火横着放在背篓上面。

    “你可以吗?”赵碧晨担心的看着他背后高高的柴垛。

    “没问题。”吕向阳轻松的背了起来。这些东西对他来说真的是小意思。有一次他独自打了一头野猪,本来打猎的时候消耗了很多的体力,再把野猪背起来的时候他脚下闪了闪。

    到了山脚下,赵碧晨执意要自己背柴篓。吕向阳没有拒绝,顺从的将背篓放了下来。三人各自带着一些柴火就这么回家了。挖出来的芋头一家一半,连之前摘的橘子赵碧晨也分了一半给吕向阳。

    赵碧晨没有想到,将柴火放到柴房之后。和堂弟一起高高兴兴回家的她,意外看到母亲竟然坐在灶台面前暗自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