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77.第 77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赵旭东接过女儿递过来的手串, 这是赵家的东西, 他不会记错!

    “这是你曾祖父的手串,他……”赵旭东突然哽咽了。

    他的爷爷,死的时候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听说是骗一个大队的日本人进山, 他和那些日本人永远的留在了大山中。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村民却因此幸存下来。

    看着黯然神伤的爸爸, 赵碧晨心中叹了一口气。

    “爸爸, 曾祖父还留了一样东西给我。我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接受自己所看到的东西。你闭上眼睛,我带你看看。”赵碧晨走过去拉着爸爸的手, 心里默念进去。

    当赵旭东身处碧晨的实验室的时候,他几乎目瞪口呆。

    这里该不会是天堂?

    墙面怎么这么白,还有头顶是的是什么东西, 发出这么亮的光?那些是柜子?这是桌子?

    它们都长得好奇怪!

    “曾祖父说这里是赵家的库房,将东西放在这里, 外人是没有办法拿走的。现在这个库房的进出权限在我这里。曾祖父还说了, 过一段时间形式会更加紧张。让我们尽快把家里的藏书都搬进来。”

    足足用了十分钟, 赵旭东才接受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他惊奇的看着这个神奇的空间里突然多出了许多书籍。

    将书房里的藏书搬进来不过是赵碧晨一念之间的事情。她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整理这些书籍。今天是来不及了,等以后每天晚上然然睡着了, 她再进来整理。

    因为空间和手串的出现,让赵旭东几乎一整夜都没有办法睡觉。罗淑芬不关心家里的藏书, 因此她根本不知道家里的书籍都被搬到了碧晨的实验室。

    事情的发生已经超过了赵旭东的想象,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女儿的秘密被别人发现。或许是幼时爷爷留给他的神秘彩, 让他丝毫没有妖魔化自己的女儿。

    于是, 第二天早上上工的时候, 他叫上碧晨和他一起。

    罗淑芬看出丈夫似乎有点心事,也就默许了他的行为。

    尝到了板栗滋味的赵尉然主动提出,他留在家里把剩下的板栗清理出来。他拿了一个簸箕,将背篓中的板栗倒出来。坐在赵家大门口,开始了剥板栗这个动作。

    他只需要将栗的板栗从它的外壳中剥离开来就行,留下栗的硬壳。很难想象,这里面的板栗肉竟然那么美味。

    “尉然,你这是在干啥呢?”王玉成双手背在身后走了过来。他奇怪的看着赵尉然手里的东西,赵家的日子已经艰难到这样的地步了吗?这些东西能吃吗?

    “我和姐姐去山里找了点吃的回来,成子哥,你手里拿着什么呀?”赵尉然奇怪的看着王玉成。

    “嘘!我们悄悄地,你看这是什么?”王玉成小心翼翼打开手中拿着的树叶包裹的东西。

    “肉……”赵尉然立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成子哥,你哪里来的肉呀?”赵尉然的声音非常小,似乎害怕被别人听到。

    “我爸爸昨天晚上在家里抓了几只老鼠。这是我给你留的,你尝尝?”王玉成想起昨天晚上吃到的老鼠肉,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真的是太好吃了!

    赵尉然昨天晚上才吃了一顿大餐,看着眼前的成子哥吃一点好吃的都给自己留一份,他心中颇为愧疚。

    早知道,昨天的鸡肉也给他留点。

    “成子哥,谢谢你,你对我真好。”赵尉然只用手撕了一点点肉放进嘴里,余下的都让王玉成吃掉了。

    王玉成吃完,舔了舔自己的手指。

    “尉然,你可以让你大伯看看你们家里有没有老鼠。现在冷了都这么好吃,你想想刚刚蒸熟的肉,就更加好吃了。”王玉成是个实在的孩子。

    为了让赵尉然能够早点做完事情,陪他一起玩,王玉成也跟着一起剥起了板栗。

    赵碧晨印象中,自己从来没有跟着爸爸一起放过羊。即便是很小的时候,她也是跟着妈妈待在家里或者一起去田地里上工。

    她从来不知道,清晨的山间,还可以吹这么大的风。

    寒风中,赵旭东挥动着手中的羊鞭,指引着羊群朝着大路走去。

    在将羊群赶到它们活动的区域之前,父女两人谁也没有说话。赵碧晨低头的瞬间,发现爸爸的鞋子竟然破了。他的大脚趾从布鞋中探出了头,看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因为放羊的缘故,爸爸每天要走很多的路。

    别人穿一年才穿烂的布鞋,他可能不到半年的时间就穿破了。

    常年被风吹日晒,赵旭东的脸异常的粗糙。不过三十五岁的年纪,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赵碧晨的脑海里浮现了妈妈的脸庞和身影。

    他们都是最最辛勤的劳动者,凭借自己的双手,养大了她。

    “晨儿,你知道吗?这些羊可聪明了,它们能够找到山里还没有枯萎的草,可以在山林间找到喝水的小溪。爸爸从五岁起开始放羊,那个时候比现在的日子还艰难。羊吃草,爸爸就吃草根。”

    赵旭东还记得女儿那天晚上的眼神,如同一根鞭子,抽打在他的身上。

    身为男人,很多时候他的感情隐藏在心里。他是真的爱自己的妻子,也爱女儿。至于卢晓曦,她是他的过去。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她有什么,初初听到她的消息,他头脑一热就将家里所有的钱送了出去。

    现在想起来,他这么做的确不太妥当。

    男人跟女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他们有一种天然的担当在骨子里。总觉得自己可以拯救世界,自己拥有掌握和控制的权利。

    “爸爸,日子会越来越好的。”赵碧晨肯定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嗯,我们会越来越好。晨儿,爸爸今天让你跟着一起出来,是想让你看看,世间万物都有它自然的规律。太阳东升西落,植物的生长离不开土壤。其实,人也是遵循规律而活。”

    “你知道爸爸为什么拒绝了民兵连长的职位吗?因为,你爸爸是坐不稳那个位置的。我知道自己不擅长和人打交道,不懂得人情世故。在其位,如果不谋其事,还不如退位让贤。你爸爸这辈子最拿的出手的事情,就是放羊。这是我从小一直都在做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赵碧晨忽然理解了父亲的意思。

    以前,在她的眼中,父亲是一座大山。

    可是不久之前,这座大山倒塌了,他在自己心中不再是那么高大。

    现在,她到觉得父亲像是一条河,他的胸怀中,有着包容和善良。

    或许,这就是妈妈爱他的原因?父亲的哲理来得如此简单,他做事全凭自己的良心。印象中的父亲沉默寡语,却常常一语中的。他对家里人,往往是做的多,说得少。

    “爸爸,你放心。我会守好自己的秘密,保护好自己的。”赵碧晨这是继那天晚上之后,第一次对父亲露出了笑脸。

    沿途,赵旭东将自己小半辈子积累下来的生活经验,都告诉了女儿。

    怎么判断一种植物它到底可不可以食用,有没有毒?怎么样在大山中分辨方向?如何寻找水源?

    赵碧晨并没有空手而来,她背了一个小背篓。而此时,她的背篓里装满了各种野菜。可别小看了这些野菜,在明年开春的荒月,家里人可都要依靠这些野菜生活下来。

    接过女儿背上的背篓,赵旭东可舍不得让背篓压弯女儿还在茁壮成长的身子。

    木耳、菌子、野菜、山药蛋子,凡是能吃的东西,赵碧晨一样也没有放过。其实,赵旭东每天放羊的时候,都会背一个口袋。里面都是他在放羊路上的发现。

    父女两人的一次放羊之旅,算是解开了他们心中的疙瘩。

    当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的时候,王家湾猫冬的日子开始了。这也意味着,离农历的新年没有几天了。

    年底是每家每户最开心的日子。生产队里的东西交足了国家的,剩下的都由每个生产队按劳分配。在这个时候,那些工分高的人就该挺直了腰背说话,毕竟因为他们的能干,家里能够多分到食物。

    开会分配钱财和食物这一天,大家脸上的笑容比过年还多。早早地,甄朝选家里就挤满了前来开会的村民。

    “大家别拥挤,都有份,都有份啊!”负责维持秩序的人声音都喊哑了,依然没有控制住大家的激动。

    “甄三娃子,你说我们能不激动吗?家里的婆娘还等着我拿钱、拿肉回去过年呢!”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壮年男子大声一吆喝,大家都跟着响应起来。这次大会,每家每户只需要派一个代表过来就行。

    “咳咳,大家听我说。面朝会计的方向,都站好了。叫到一个名字,就上来领钱领粮。没叫到的人,都给我安静一点。别到时候没听见叫你的名字,你就只有最后领了。”甄朝选站在一张凳子上,大声的喊道。

    大勇虽然才十岁,可是因为家里太穷,直到现在他都还跟自己爸妈睡一张床上。自然,夫妻之间的那些事,他即便是不懂,也看了个七七八八。为了报复吕向阳和赵碧晨,他竟然生出了如此龌蹉的主意。

    张大婶眼睛一转,脸上笑着说道:“大勇,我家还有点蜂蜜。待会儿回家拿给你们分了。不过,你要帮我盯着他们,一旦有什么消息,就立刻来告诉我,知道吗?”

    大勇和他的小伙伴们一听说有吃的,连忙点头。

    集体劳动也是有休息时间的,当然,这得听队长的统一安排,不是你想休息就能休息的。

    队长哨声响起来的时候,张大婶的心思立刻活跃起来。她放下锄头,向着生产队最喜欢八卦的人群走了过去。

    “哟,张大姐,你们家的蜂蜜锁好了没?别又被孩子偷吃了。哈哈……”她还没走近,有人已经打趣起来。

    “是啊,蜂蜜还好点。要是猪油被偷吃了,那你还不得心疼死。”

    “你们当家的看好没有,别又出去偷吃了。嘻嘻……”

    张大婶心里几乎气得吐血,可是一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她装作无所谓的捋了捋头发。

    “我们家好着呢,不就一罐子蜂蜜吗?我家还有好几罐呢!可别说我家男人偷吃,是那个贱人勾引他的!听说那个贱人有好几个骈头。赫赫……指不定还有些被蒙在鼓里的人。对了,我刚才听说了一个秘密。”

    张大婶故作神秘,说完还左顾右盼了一下,似乎害怕旁的人听见似的。

    “你能够有什么秘密?是你家鸡婆又下了双黄蛋了?还是你家母猪怀上了?”张大婶嘴碎这件事,村子里谁不知道。表面上不屑于张大婶的秘密,实则大家都竖起了耳朵。

    “切,你要是不想听可以捂住自己的耳朵。”张大婶一副我知道天大秘密的样子。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农村妇女最感兴趣的,莫过于这样的小道消息。这也算是劳碌中难得的一点乐趣了。

    “你快说,卖什么关子。等会儿队长吹哨可又要上工了!”有人心急,等不及催道。

    “我刚才不是请假回去了一趟吗?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吕向阳竟然搂着赵碧晨在亲嘴!啧啧啧,难怪这傻子没事就往赵家跑。原来是给自己找儿媳妇去了。”张大婶说得就跟自己亲眼看见了一般。

    “你莫不是看错了。赵家的家风一直都很正的。”有人不相信。

    “你不信就算了,难不成傻子天天围着赵碧晨打转的事情你们没有看到?我可是亲眼看到赵碧晨跟傻子有说有笑的。”张大婶不满的看向质疑她的人。

    人群中,有几人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还不时有人点点头,似乎在肯定什么。

    “我前不久看到吕向阳给赵家的柴圈里背了好几次柴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有人犹豫了一下,说出自己看到的事情。

    “可不是吗?那天,我听我家小崽子说吕向阳抱着赵碧晨回来,我还不相信。现在看起来,这两人之间,的确有猫腻。”

    “听说不是碧晨的脚扭了,才抱的吗?”有人替碧晨说话。

    “哪有这么巧,她一扭脚,吕向阳就出现了?这里面说不得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说起来,吕家和赵家在咱们甄家湾都是单门独户的。家世倒也匹配,只不过这个碧晨有点太小了?才十二岁,就开始想男人了?还没有来事儿?”

    一石激起千层浪,如果说张大婶刚开始的话,大家都还不相信。那么接下来人群中这些七嘴八舌的声音,让这件事似乎有了来龙去脉和支撑。好似真有这么件事情一般,大家都看到了。

    话还没有说完,队长的哨声响了起来。

    “上工了,上工了!还有什么话说不完的。”甄朝选瞪向张大婶她们这群人,说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她们这群婆娘最得劲。

    赵家,赵碧晨哪里知道别人对她的编排。她将剩下的馒头分成两半,分别递给甄珠和赵尉然。看着她们吃得香甜,赵碧晨忍不住长叹一口气。早知道就应该在实验室里多放点吃的。

    不过,她哪里知道自己会回到小时候?

    视线落在书本上的出版时间,赵碧晨突然想起来,还有半年就会发生大的运动。其实现在,各个方面的形式已经非常紧张了。当务之急是处理好家中的藏书。

    赵家人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宝贝,就是书房里的那两墙壁的书。其中好多都是孤本,却在上辈子的时候遭遇了大火的洗礼。

    赵碧晨刚会学认字不久,就被爸爸带着认识了家中所有的藏书。听说,爸爸小时候也是被爷爷拉着讲这些书的历史。即便是现在,赵碧晨也可以清楚的说出哪些类型的书籍放置在什么位置。...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http://www.9xds.com/book/3230/85959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