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80.第 80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中年妇女一看自己的宝贝鸟蛋被人拿走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赵碧晨顾不得地上大哭的中年妇女, 一把扣住拿鸟蛋的那个男孩子。因为用的巧劲, 男孩子根本挣脱不了。赵碧晨制服他的同时, 还不忘左右分别给了其他两个男孩子一个侧踢腿。

    男孩子们眼见自己打不过赵碧晨,坏心眼的将鸟蛋扔了出去。然后奋力挣脱赵碧晨的束缚,嘻嘻哈哈的跑开了。

    赵尉然眼尖,顺着他们扔鸟蛋的方向找了过去。果不其然, 他欣喜的从草堆里捡起还没有碎掉的鸟蛋。

    “姐姐, 还没有碎掉!”

    吕向阳听到妈妈的哭声,扔下背篓跑了过来。看到妈妈坐在地上哭得满脸的眼泪鼻涕,而赵碧晨和她的堂弟手里拿着的是自己早上给妈妈煮的鸟蛋。刚才发生了什么似乎已经不言而喻。

    一股无名之火冲上脑门,吕向阳冲过来一把将赵碧晨推了一个趔趄。

    “不要脸!竟然抢我妈的鸟蛋!”愤怒已经将这个少年点燃。

    “我不许你欺负我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赵尉然双手展开,护在了赵碧晨面前。他的对面,吕向阳一张国字脸气得铁青。

    “你误会了!”赵碧晨在愣了半分钟之后, 醒悟了过来。手里还握着刚才然然递过来的鸟蛋。

    吕向阳一把提起赵尉然将他扔开, 好在一旁就是草堆,摔下去的赵尉然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疼。可是, 他冲过去要打人的架势, 让赵尉然扯起嗓子哭了起来。

    “不许打我姐姐, 呜呜呜!打人啦!打人啦!”

    赵碧晨躲开吕向阳伸过来的手, 转身的同时一手扣住了他的右胳膊。吕向阳毕竟比她大, 一下子就挣脱了。眼见一个如同石头一般的拳头就要落在赵碧晨的肩上, 一个正处于变声期的鸭公嗓叫住了吕向阳。

    “向阳哥, 住手!”甄世嘉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眼前发生的一幕让他睁大了眼睛。表哥竟然动手打女孩子。

    吕向阳恶狠狠的瞪了赵碧晨一眼,到底刹住车,收回了拳头。转身扶起地上的妈妈,轻轻的给她拍掉身上的灰尘。嘴里还担心的问着:“妈,哪里疼?怎么哭了?”

    赵尉然从草堆里爬起来,小跑步到赵碧晨身边依偎着。

    “碧晨,你没事吧?”甄世嘉是赵碧晨的小学同学,中学这段时间停课了,他们只能在家里帮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要不是听见了赵尉然的哭声,他还不知道表哥竟然差点把赵碧晨给打了。

    “我没事。”赵碧晨看了看手里的鸟蛋,大步走过去,将鸟蛋递给中年妇女。

    看到甄世嘉,她忽然记起了这位中年妇女是甄世嘉的小姑甄珠。因为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所以智商一直停留在五岁左右的年纪。

    “下次记得别带吃的在身上,有人欺负你,你就大声喊出来。”将鸟蛋塞进中年妇女的手中,赵碧晨看都没有看吕向阳一眼。转身端起地上的木盆,身后跟着小尾巴赵尉然走向河边。

    “向阳哥,我看你是误会碧晨了,她怎么可能抢小姑的吃食?小姑,你说对吗?”甄世嘉询问的看向小姑。

    甄珠宝贝的将鸟蛋收起来,拍了拍手。

    “对的,对的。有人抢我的东西,她帮我抢回来了!我要去孵蛋了,明儿家里就可以多一只小鸟了。”甄珠自顾自的说着,似乎看到了鸟蛋孵出小鸟的那一刻。脸上还有泪痕,眼神却充满纯真。

    吕向阳皱了皱眉头,看着不远处的瘦瘦小小的背影。刚才看到妈妈坐在地上哭,而赵碧晨手里拿着鸟蛋,他也没有多想,直接冲了过去。看来可能真的是误会她了。

    不过,她刚才躲开的身子可真是灵活。

    “走了,表哥,我们还得上山砍柴火。”甄世嘉拉了拉身边的吕向阳,刚才他们正背着背篓打算去一公里之外的上山捡拾柴火。眼看着冬天到了,家里的柴火还远远不够。

    这个时候大人们都出工去了,所以河边只有赵碧晨一个人。

    当刺骨的河水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赵碧晨的手掌,她已经完全麻木了。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洗衣粉和洗衣液这样的洗涤用品,有的只是妈妈从皂角树上摘取下来的皂荚。

    赵尉然的床单和被套明显很长时间没有清洗过了,异常难洗。赵碧晨毕竟人小,力气有限,才刚刚清洗了一半,她就有点脱力了。咬咬牙,赵碧晨努力的跟手上的衣物抗争着。

    期间,还不忘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堂弟,“然然,想要尿尿吗?”

    其实遗尿症并不是什么大的毛病,关键在于要给孩子养成良好的习惯。小孩子很容易被其他事情吸引了注意力,从而忘记自己想要尿尿。等他发现自己尿急的时候,已经尿在了裤子上。

    赵尉然放下手里戳蚂蚁的小木棍,认真的点了点头。姐姐不提醒的话,他又要忘记了。

    小小年纪的赵尉然已经知道了男女有别,他背过身去,对着一棵樱桃树嘘嘘起来。

    赵碧晨见状,松了一口气。记忆中,堂弟一直到十岁,才彻底没有遗尿的毛病。为此,他也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内心敏感的孩子。这辈子,她希望堂弟能够不被这个问题所困扰,健康快乐的成长。

    好不容易洗完衣服,赵碧晨一看日头,估摸着现在差不多快要十一点了。从地窖里捡了五个大红薯,削皮洗净准备放在锅里蒸熟。这也是妈妈临上工之前交代的任务。

    爸爸是村里的放羊倌,中午一般不回家吃饭。妈妈和小婶子她们大概要中午12点才回收工,赵碧晨做饭的时间还很充裕。

    将潲桶里面的猪食喂了一些给猪圈里的大花猪,赵碧晨用扫帚将家里房前屋后都清扫了一遍。好久没有这么劳动过,等她直起腰的时候,忍不住用手锤了锤。

    咕噜噜!肚子里又唱空城计了!

    中午做饭需要柴火,赵碧晨来到屋后的柴房,忍不住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听到的声音。小婶子的声音他不会听错的。

    在蒿草堆里,赵碧晨弯腰抱柴火的时候,赫然发现了一条女人的内裤。

    这个时候女人的贴身内衣都是自己亲手缝的,赵碧晨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条大红色的裤衩就是小婶子刘艳的!

    不过,她昨天晚上是怎么进来的?明明前后门都已经锁好了。连小叔早上想要撬门进来都没有成功。

    指挥赵尉然抱了其他轻巧的柴火进厨房,赵碧晨咧了咧嘴,嫌弃的将这条内裤用蒿草包裹起来,藏在了柴房一个隐秘的角落里。说不得哪天可以派得上用场。

    看着已经没有多少柴火的柴房,赵碧晨琢磨着明天是不是要跟着小伙伴们一起上山捡拾柴火,毕竟冬天需要储备多一点柴火才能安然度过。

    等罗淑芬和赵启明两口子收工回家,家里已经飘起了蒸红薯的香味。

    然而,对于刘艳来说,她最讨厌的就是红薯的味道。

    “怎么又吃红薯!”刘艳洗过手,看着饭桌上的红薯撇了撇嘴。

    “家里什么光景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你挣的那点工分,红薯恐怕都吃不上。”罗淑芬已经忍这个妯娌很久了,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依照她的个性,这已经是很客气的说法了。但是,刘艳并不能够接受。

    “哟呵,都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们赵家给我穿了什么?吃了什么?我男人挣的钱呢?我一分都没有看到!我吃闲饭了?我还不能够说话了?”刘艳脾气一上来,将桌上的红薯全部都掀在了地上。

    当白白净净的红薯裹上泥土,赵碧晨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这可是粮食啊!

    罗淑芬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在桌上。

    “刘艳,我忍你很久了。今天咱们也不废话,分家!你爱吃什么吃什么去,我管不着,我也懒得受你这份气。”颤抖的手臂,说明了她的气愤。世道本来就艰难,她和丈夫一心为了这个家好,到成了弟媳的眼中刺。

    赵启明也是气得脸上青筋暴起,他们赵家祖上书香门第,还出了好几个举人。家训第一条就是不得浪费粮食,第二天就是不得忤逆长辈。现在父母不在了,哥哥嫂嫂就是他们的长辈。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到了刘艳的脸上。

    赵家的男人是出了名的谦和,这打人恐怕还是第一遭。赵启明放下打人的右手,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要是待不下去了,可以滚!”

  http://www.9xds.com/book/3230/85960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