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81.第 81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晨儿, 你们回来了?妈妈刚才想把火吹旺一点, 结果让烟灰给眯了眼睛。”要强的罗淑芬不肯在女儿面前承认自己哭了。

    “妈妈,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的。我已经长大了, 不是小孩子了。”赵碧晨抱着妈妈, 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向来坚强泼辣的妈妈竟然哭了, 一定不是小事情。印象中, 几乎没有见过妈妈流泪的样子。

    甚至爸爸出事之后, 她也只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了。

    “晨儿!”罗淑芬长叹一口气。

    她要怎么跟女儿说?难道告诉女儿丈夫把家里为数不多的钱全部借给了别人。这个别人还是他曾经喜欢过的女人?

    “没事,妈妈真的没事。”

    赵碧晨见母亲不想说, 也没有逼问。自己毕竟才十二岁,妈妈可能也有她的顾及。

    “晨儿,妈妈回一趟外婆家, 明天一早就回来。你照顾好家里,知道吗?”罗淑芬想到丈夫拿钱走时的脸色, 心里的气愤一直堵到了喉咙管。那个女人的丈夫生病了, 自家丈夫眼巴巴的送钱过去。这是将自己置于何地?这是将整个家庭置于何地?

    赵碧晨欲言又止, 只能看着妈妈眼眶通红的离开了家。

    这个时候去外婆家,等妈妈走到天已经黑了。赵碧晨找不到理由阻拦妈妈,如果这是她想做的事情。

    记忆中好像有段时间妈妈和爸爸的确闹过不愉快, 可是因为什么缘故, 她记不清楚了。

    赵碧晨目送着妈妈从后门离开,看着她虽然才35岁, 却已经有一点佝偻的背影忍不住心酸。村里谁人不夸一句妈妈能干, 她的工分也是整个生产队女工最高的一个。

    可是, 赵碧晨却注意到。母亲的脸早已经被风吹日晒得失去了光泽,色斑和暗沉让她看起来如同四十多岁的女人一般。挺直的腰背,也有一点微微的扛了;这是过度辛劳的表现。

    “姐姐,然然已经收完了衣服和萝卜干。刚才我偷吃了一根萝卜干,真好吃。姐姐,你尝尝?”赵尉然从碧晨的身后跑了过来,手里还拿了一根萝卜干。

    这是前几天赵碧晨脚扭伤的时候在家里做的。大冬天和开春那段时间没有蔬菜可以吃,萝卜干也可以当一道菜品了。

    “嗯,真好吃。这些都是然然的功劳。”赵碧晨摸了摸堂弟的头,打算晚点问问爸爸究竟怎么了。

    可是,直到月亮升起来,也没有见到爸爸回来的身影。赵碧晨不由得有点担心。

    赵尉然已经去村子里的羊圈看过了,听村民说是下午的时候大伯已经把羊赶了回来。

    那么,爸爸究竟去哪里了?妈妈又为什么伤心流泪还跑回了外婆家?

    赵碧晨和堂弟填饱肚子,她让堂弟先上床休息。自己还要切猪草,喂猪,打扫屋子。一圈忙下来,赵碧晨不仅忙出了一身汗水,还喉咙发干,可别感冒了,赵碧晨连忙喝了一大碗温开水。

    估摸已经是晚上的八点了,赵碧晨从里面伸手将大门锁了,再将后门的门栓插-上。爸爸有家里的钥匙,他回来的话会自己开门。

    锅里烧了一锅的开水,赵碧晨打算洗个热水澡。今天在山里走了一大圈,加上回来忙得一身汗。要是不洗澡,晚上没办法睡觉了。

    用黑色的桶将一桶开水提进了小叔他们以前住的房间,这里因为没人住,所以暂时成了赵碧晨洗澡的地方。

    赵碧晨转身打算去拿洗澡盆的时候,意外听到了房屋背后的男声。

    “喂,你小声点。弄这么大的动静干什么?”这个声音夹着嗓子压得很低。

    “怕什么,赵家的大人都不在家。就两个小孩子,没有丝毫的威胁力。你确定他们家真的有古董?”回应的声音带着贪婪和急切。

    “我听刘艳说的,他们祖上可是老师,能够没有点积蓄?今天晚上可是很难得的时机,趁母老虎不在家。”

    声音似乎近在咫尺,赵碧晨握紧了拳头。自己家里果然势单力薄了点,不过是爸妈不在家而已,竟然有人生起了偷窃的念头。

    不过,家里的门都锁好了,他们怎么进来?

    突然,赵碧晨想起了重生回来的第一天,自己也是锁好了门。结果刘艳第二天早上依然出现在了房间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自己一眼。那个女人,果然没安好心,还指使自己的骈头来家里行窃。

    赵碧晨心里一阵发慌,借着放在门口处的煤油灯,她四下查看着。

    外面的响动让她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向外的那一面墙。果不其然,在脚落里,她看到有几块泥砖是松动的。

    对面的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正在用工具撬动这个墙角。

    心里发紧,赵碧晨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她硬着头皮走到门口,故意大声说了起来;“爸爸,然然说晚上睡觉太冷了,我们再到小叔屋里抱床被子过去吧?可别给他冻感冒了。”

    “我来抱!”因为声音发紧,赵碧晨一点都不确定自己模仿得像不像爸爸的声音。

    “爸爸,你今天晚上回来得太晚了。我和然然两个人在家有点害怕。你慢点,我用煤油灯给你照着亮。”赵碧晨甚至一边说着一边提着煤油灯走了进去。

    刚才煤油灯放在门口,赵碧晨是为了拿东西方便,因为要进出好几趟,家里只有一盏煤油灯。放在门口的话,她可以里外都看清楚。不用搬来搬去。

    此时,煤油灯的光应该透过墙壁的缝隙露了出去。

    为了逼真,赵碧晨甚至故意一脚轻,一脚重,模仿着两个人走路的声音。

    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噗通,噗通,噗通!

    赵碧晨的心都快跳了出来。

    希望外面听到动静的人能够知难而退,赵碧晨竖起了自己的小耳朵,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撬墙角的声音也没有了。她不确定来人是走了,还是在外面。

    “这里,爸爸,搬这床被子过去,这床更暖和。”赵碧晨咬着牙继续演下去,不能露陷。

    实在不行,赵碧晨扭头看向房间里的一桶刚烧开没多久的开水。他们要是敢进来,自己就敢把开水泼过去!赵碧晨握紧拳头,指甲嵌入了掌心。

    每一秒钟的时间对于赵碧晨来说都是煎熬,她从来没有像这样紧张过。

    “碧晨,你在跟谁说话?”

    当房间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赵碧晨手中的煤油灯一下子落在地上。她整个人也虚脱似的靠在墙上。

    爸爸,他终于回来了!

    赵旭东诧异的看着女儿,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为什么刚才有她跟别人说话的声音。他似乎听到了爸爸两个字。

    “碧晨,你怎么了?”赵旭东走近了才发现女儿竟然满脸苍白一头虚汗。

    “你妈妈呢?她怎么不在家?发生什么事情了?”

    此刻,赵碧晨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对面的爸爸。他一直是自己心中的大山,可是为什么这一刻,她看不起这座大山了?

    赵碧晨一个字都没有说,而是扶起煤油灯,走到墙角,双手找到松动的泥砖往里面一拉。其实,这几块松动的泥砖已经被外面的人往里面推进来好些距离。

    赵旭东以为女儿中邪了,谁知道一分钟之后,自己面前的墙角出现了一个可以容纳一个人趴着进入的洞穴。更恐怖的是,外面还遗留着撬泥砖用的工具。

    他举起煤油灯走了过去,外面因为是走屋檐水的泥沟,上面还残留着新鲜的脚印。

    赵碧晨仰起头,就这么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爸爸。

    她和妈妈需要他的时候,他去哪里了?

    “然然,你去帮姐姐把外面晒着的衣服和萝卜干收起来,好不好?”没有点煤油灯的厨房仅靠着亮瓦透下来的光,赵尉然根本没有看清楚大伯母脸上的表情就被姐姐支了出去。

    “好!”赵尉然非常喜欢帮姐姐做事。他最崇拜的人除了向阳哥哥就是姐姐了,他们都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

    赵碧晨走近妈妈,她正在用手擦自己脸上的泪痕。粗糙的大手全部都是老茧,因为冬天皲裂的手掌让赵碧晨看了心疼不已。

    “晨儿,你们回来了?妈妈刚才想把火吹旺一点,结果让烟灰给眯了眼睛。”要强的罗淑芬不肯在女儿面前承认自己哭了。

    “妈妈,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的。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赵碧晨抱着妈妈,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向来坚强泼辣的妈妈竟然哭了,一定不是小事情。印象中,几乎没有见过妈妈流泪的样子。

    甚至爸爸出事之后,她也只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了。

    “晨儿!”罗淑芬长叹一口气。

    她要怎么跟女儿说?难道告诉女儿丈夫把家里为数不多的钱全部借给了别人。这个别人还是他曾经喜欢过的女人?

    “没事,妈妈真的没事。”

    赵碧晨见母亲不想说,也没有逼问。自己毕竟才十二岁,妈妈可能也有她的顾及。

    “晨儿,妈妈回一趟外婆家,明天一早就回来。你照顾好家里,知道吗?”罗淑芬想到丈夫拿钱走时的脸色,心里的气愤一直堵到了喉咙管。那个女人的丈夫生病了,自家丈夫眼巴巴的送钱过去。这是将自己置于何地?这是将整个家庭置于何地?

    赵碧晨欲言又止,只能看着妈妈眼眶通红的离开了家。

    这个时候去外婆家,等妈妈走到天已经黑了。赵碧晨找不到理由阻拦妈妈,如果这是她想做的事情。

    记忆中好像有段时间妈妈和爸爸的确闹过不愉快,可是因为什么缘故,她记不清楚了。

    赵碧晨目送着妈妈从后门离开,看着她虽然才35岁,却已经有一点佝偻的背影忍不住心酸。村里谁人不夸一句妈妈能干,她的工分也是整个生产队女工最高的一个。

    可是,赵碧晨却注意到。母亲的脸早已经被风吹日晒得失去了光泽,色斑和暗沉让她看起来如同四十多岁的女人一般。挺直的腰背,也有一点微微的扛了;这是过度辛劳的表现。

    “姐姐,然然已经收完了衣服和萝卜干。刚才我偷吃了一根萝卜干,真好吃。姐姐,你尝尝?”赵尉然从碧晨的身后跑了过来,手里还拿了一根萝卜干。

    这是前几天赵碧晨脚扭伤的时候在家里做的。大冬天和开春那段时间没有蔬菜可以吃,萝卜干也可以当一道菜品了。

    “嗯,真好吃。这些都是然然的功劳。”赵碧晨摸了摸堂弟的头,打算晚点问问爸爸究竟怎么了。

    可是,直到月亮升起来,也没有见到爸爸回来的身影。赵碧晨不由得有点担心。

    赵尉然已经去村子里的羊圈看过了,听村民说是下午的时候大伯已经把羊赶了回来。

    那么,爸爸究竟去哪里了?妈妈又为什么伤心流泪还跑回了外婆家?

    赵碧晨和堂弟填饱肚子,她让堂弟先上床休息。自己还要切猪草,喂猪,打扫屋子。一圈忙下来,赵碧晨不仅忙出了一身汗水,还喉咙发干,可别感冒了,赵碧晨连忙喝了一大碗温开水。

    估摸已经是晚上的八点了,赵碧晨从里面伸手将大门锁了,再将后门的门栓插-上。爸爸有家里的钥匙,他回来的话会自己开门。

    锅里烧了一锅的开水,赵碧晨打算洗个热水澡。今天在山里走了一大圈,加上回来忙得一身汗。要是不洗澡,晚上没办法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