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92.第 92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你疯了吗?”

    刚才刘艳的架势, 可是要打死人的。她丝毫没有顾及到,对面的人是自己的丈夫,旁边还有家人和孩子。

    一股尿骚味从赵尉然的身下传来, 赵碧晨低头的时候看到堂弟已经被吓傻了。整个人瞪大眼睛, 张着嘴巴,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然然,然然, 回神!回神!你别吓姐姐!”赵碧晨的声音带着哭腔,堂弟的脸色白得吓人。

    下一秒,赵尉然晕倒在赵碧晨怀里。

    赵家堂屋里,刘艳摔打东西的声音传了好远。有好事者, 已经从自己家里跑过来看好戏了。不用说,一定是赵家老幺的媳妇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听说这个妇人可不老实。

    赵碧晨掐着赵尉然的人中,然而, 堂弟一点反应都没有。刘艳还在折腾, 赵启明和罗淑芬正在制止刘艳的破坏行为。

    “都给我停下!别闹了, 你们想看着然然出事吗?”赵碧晨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喊了出来, 她抱起堂弟往门外冲了出去。

    “成子,快去通知巫婆婆, 就说有人晕倒了!”邻居王叔捅了捅自己身边的儿子,刚才赵尉然的脸色青白青白的,看样子这一关不好过呀!这赵家人也真是的, 竟然忽略了孩子的状况。

    赵碧晨的声音惊醒了赵启明和罗淑芬, 他们没命的跟着跑了过去, 留下刘艳一个人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巫婆婆,救命!”赵碧晨跌跌撞撞的跑到巫婆婆的家门口,她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恐惧和颤抖。不会的,堂弟上辈子都还好好的,一定会没事的。她的心怦怦直跳,就好似要跳出自己的胸口。

    被叫做成子的大男孩提前一步来到巫婆婆家,因此赵碧晨抱着赵尉然进来的时候,巫婆婆已经做好了准备。

    快速的翻看了赵尉然的眼睛,她从一个木盒子里拿出一盒银针,手脚麻利的对着赵尉然身上的穴位扎了下去。直到他整个脑袋都布满了银针,巫婆婆才收手。看都没看赵碧晨一眼,巫婆婆念念有词的走到自己供奉的神灵面前。

    一小嘬香灰,还有一碗清水组成的混合液体,被巫婆婆给赵尉然灌了下去。不出一分钟,赵尉然哇的一下子侧过身子,吐了起来。看样子,他已经清醒了过来。

    “然然,你怎么样了?”赵碧晨蹲在堂弟面前,小心翼翼的拉着他的手。而她的背后,赵启明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罗淑芬见状倒是松了一口气,孩子没事就好。

    罗淑芬恭恭敬敬的走到巫婆婆面前,讨好的笑了笑。

    “巫婆婆,我们刚刚过来的着急,没带钱在身上。待会儿给您送过来。”

    巫婆婆是附近三个村子中唯一的一个巫医。谁不知道,巫婆婆的医术比镇上的医生还要好。虽然被称作巫医,但是她并不信奉封建迷信的方法。而是真真切切的会医治一些稀奇古怪的毛病。

    她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常见的小病不治;妇人的病不治;每次看病收取五毛钱的资费。

    巫婆婆闻言,挥了挥手,让他们把人带走。她喜欢安静,不喜人多。

    好些邻居一路从赵家跟到了巫婆婆家,听说赵尉然没事,有人甚至暗自念了一声佛。

    赵家人虽然势单力薄,没有其他的族人。但是,因其祖上是有名的私塾老师,教过好些村子里的老人习字念书,倒也积累了不少善缘。加之赵旭东、赵启明两兄弟为人慷慨大方,大家对于赵家的家风一致好评。

    “启明,你的婆娘跑了,你还不去追?”回去的路上,赵启明抱着赵尉然,他的身后跟着赵碧晨母女。邻居王叔好心提醒道。他刚才可是亲眼看到刘艳提了个包裹从后门走了。

    赵启明闻言,眉头皱得几乎可以夹死蚊子。长叹一口气,赵启明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他和刘艳的婚姻是村里的媒婆撮合的,加上那个时候父母身体不好,想要看到他成家。赵启明原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安稳的过下去,谁知道自己竟然娶了这样一个好吃懒做、牙尖嘴利的女人回来。

    罗淑芬一听说刘艳跑了,撇了撇嘴。

    不就是回娘家了吗?她们刘家的日子可比赵家艰难多了。

    回到家,罗淑芬安排赵碧晨烧火,搅了一锅玉米糊糊。没有办法,再去煮红薯已经来不及了。家里倒是还有一些米面,可是这都是为过冬和过年准备的。

    赵尉然醒过来之后,一直牵着爸爸的手不松开。他胆怯的模样,让赵启明看了眼眶一热。好好地一个男孩子,怎么变得比女孩还要害羞和内向?

    回到房间,赵启明四下看了看。刘艳收拾了几件衣服,别的她也没有什么可以带走的了。他的心里现在无比庆幸自己的工钱都给了大哥,不然以刘艳的性格,肯定会把家里的钱财一分不剩的全部拿走。

    “尉然,从今以后你就跟爸爸一起生活,好吗?”赵家人即便是身在农村,受家庭环境的影响,说话总是得体斯文。

    “妈妈呢?”赵尉然仰起头看着自己的爸爸。

    “她,大概是想要过不一样的生活。”赵启明从来没有此刻这么后悔娶了刘艳。此时的他,已经决定了要跟刘艳离婚。今天的事件只是一个□□,有那样的妻子,赵家注定会成为村民的谈资笑料。

    然而,事情的变化往往来的太过突然,让人措不及防。

    冬日里,天色黑得早。赵启明和罗淑芬从地里收工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碧晨,你爸爸还没有回来吗?”罗淑芬奇怪的看着只有两个小孩在家。往常这个时候,当家的已经把羊赶回了羊圈。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莫不是出事了?

    罗淑芬心慌慌的,想要去大队的羊圈看看。

    赵家大门口,一个小男孩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赵大婶,快去,快去河边的竹林看看,你家出大事了!”小男孩手脚慌乱的比划着,脸上还带着奔跑后的潮红。

    罗淑芬连忙大步跑了出去,赵启明交代赵碧晨看好赵尉然也跟着追了过去。

    赵碧晨看了一眼锅里的土豆烧豆角,确认已经做好。将柴火从灶膛里拿出来熄灭,牵着赵尉然锁好门也跟了过去。黑漆漆的天空,隐藏了许多污秽和不堪。

    还没有跑近,一阵撕扯打闹的声音已经传了出来。

    “你这个贱人,整天到处抛媚眼。看看你这对奶-zi,肯定是被男人揉大的吧!瞧你的双腿夹得这么紧,一看就是荡-货!”农村妇女骂人的话,哪里有这么多顾及。

    “啊!放开,你放开我。我的衣服,还给我。”这个声音赵碧晨很熟悉,是刘艳的。

    “咳咳,好了!张家的把人放了,好好说事儿。”甄朝选身为队长,此时不得不站出来主持局面。他也刚到不久,身边的村民早就七嘴八舌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通。

    原来,赵旭东赶羊回村子里的羊圈打算回家。路过河边的竹林,碰到一位熟人,非要拉着他说下午发生在赵家的事情。结果,话才说了一半,张家的媳妇就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她的目标是据说在林子里偷吃的丈夫。

    赵旭东原本打算回家问个究竟,谁知道被张家媳妇从竹林里拖出来的衣不蔽体的女人竟然是自家弟媳。赵旭东满脸涨得通红,他尴尬得无地自容。

    “队长,偷吃的不是你家婆娘,你倒是没事儿人似的。在以前,像这样的破鞋是要拉去沉塘的!”张家的本就长得牛高马大,一脚踹过去直接提在刘艳的脸上。

    “张家的,说什么浑话!”甄朝选脸一沉,村子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说出去他们甄家湾的人家还要不要脸了?以后村子里的年轻人的婚嫁都会受到影响。

    人群之外,赵碧晨已经猜到了始末。她捂住赵尉然的耳朵,“然然,他们在吵架,咱们不听。”

    赵旭东走到队长边上,低声说了几句。他担心的看了一眼双眼通红,握紧了拳头的弟弟。

    人群的中间,张富贵低着头,衣衫尚且完好;而刘艳在张家媳妇的撕扯下,连遮羞布都没有留一片,只能用自己的手捂着,同样低着头。

    队长听了赵旭东的话,停顿了一下,点点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启明站了出来。

    “姐姐,还没有碎掉!”

    吕向阳听到妈妈的哭声,扔下背篓跑了过来。看到妈妈坐在地上哭得满脸的眼泪鼻涕,而赵碧晨和她的堂弟手里拿着的是自己早上给妈妈煮的鸟蛋。刚才发生了什么似乎已经不言而喻。

    一股无名之火冲上脑门,吕向阳冲过来一把将赵碧晨推了一个趔趄。

    “不要脸!竟然抢我妈的鸟蛋!”愤怒已经将这个少年点燃。

    “我不许你欺负我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赵尉然双手展开,护在了赵碧晨面前。他的对面,吕向阳一张国字脸气得铁青。

    “你误会了!”赵碧晨在愣了半分钟之后,醒悟了过来。手里还握着刚才然然递过来的鸟蛋。